69书吧 > 你是谁 > 第46章

第4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凉到的时候,party正热闹着,男男女女搭配着,萨克斯声萦绕,氛围很放松,并不|淫|靡。

    刘诺和周长明在打台球,刘诺已经输的裤子都快保不住了,有女人上前和他们说笑,尺度在和矜持之间。

    里面有张沙发,男人深坐着,一只手随意搁在腿上,另一只手撑着额角,视线所及之处是虚空某个点,疑似发呆。

    没有人在他附近打转,不是不想,是不敢。

    “那边的,别伤春悲秋了,看谁来了?”

    听到刘诺的喊声,萧荀漫不经心的扫过去,看到出现的女人,他脸上的线条变的柔|软,周身气息从冰天雪地到暖阳春风。

    “你怎么来了?”

    施凉走到萧荀身旁,“诺诺约我来的。”

    萧荀看了眼刘诺。

    刘诺一个劲的挤眼,“阿凉难得不忙,我看她闲着也是闲着,就约出来一起聚一聚。”

    推掉饭局过来的施凉,“……”

    她脱掉大衣,饶有兴致的说,“我来玩一局。”

    刘诺有被虐的心理阴影,他立刻把球杆一扔,“我正好累了,你跟长明玩。”

    周长明的面部肌|肉抽抽,他也不想的好么?!

    干咳一声,周长明说,“那个,我肚子不舒服,去一下洗手间。”

    施凉说,“反了。”

    周长明默默掉头,换了个方向。

    “噗——”刘诺憋不住的哈哈大笑,他指指萧荀跟施凉,“你们两口子以后还是自己关起门来玩吧。”

    这话一出,有些异样的东西在周遭散开。

    施凉的球技是萧荀教的,只要先开球,对手就不会有碰球杆的机会。

    她把桌上的酒杯端起来,喝了剩下的酒,“好玩吗?”

    萧荀揉眉心,“不好玩。”

    施凉倒酒,满了推给他,“那你上这儿干什么?回家还不是一样能发呆。”

    萧荀的面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施凉感到稀奇,她伸手去拉萧荀,“脸红了?”

    萧荀偏开头。

    施凉古怪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这是怎么了?难道她错过了什么?

    “你有喜欢的人了?”

    气压骤然降低。

    萧荀抿口酒,表情不变,眼底无光,“为什么这么说?”

    施凉轻笑,“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你这样。”

    萧荀淡淡的问,“哪样?”

    施凉调侃,“发呆,脸红,别扭……”

    酒杯扣在桌上的声音沉闷,打断了她。

    萧荀抬眼,嗓音暗哑,“我以为这些年做的,已经很明显了。”

    施凉从他眼中抓捕到一丝受伤和失望。

    “是我?”

    萧荀后仰一些,眼帘阖起,遮盖了所有激烈翻涌的情绪。

    “不是。”

    施凉的心头隐隐有松口气的感觉,却在下一秒听见男人说,“你有见过我的身边出现过你以外的任何异性吗?”

    这句话近似告白,突如其来,她毫无防备。

    男人闭着眼睛,侧脸俊朗,下颚绷着,施凉根本无法获得想要的东西。

    在她眼里,这个男人不需要情爱,也不会想要。

    因为他太强大了,没有人可以走进他的眼里,和他并肩。

    施凉不能接受,也平静不了。

    她总以为,萧荀把自己当小孩子,捧在手心里,一旦她想跳下来走走,对方就会收紧手指。

    不论是当年毅然决然的私自离开,还是跟容蔚然的过往,他都没有发火。

    施凉觉得那样的包容,超过所有界限,不是男女之间可以有的。

    因此在大家说笑时,施凉都没当回事。

    气氛僵了,和四周的玩闹格格不入。

    刘诺过来问,“你俩干嘛呢,吵架了?”

    施凉沉默。

    萧荀也是如此。

    刘诺眼珠子一瞪,卧槽,他好心办坏事?这下子完了。

    他赶紧偷偷给周长明和陈沥沥发短信,请求支援。

    不多时,几人坐在烤肉店里。

    桌上弥漫着肉香,把一片肉丢上烤盘,看着它滋滋冒烟,等待的过程轻松惬意。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不吃啊?”刘诺说,“看着肉就能饱?”

    他给施凉夹了一片,“阿凉,咱俩吃。”

    施凉心不在焉,就要往嘴里送,一只手把她拉住了。

    “烫。”

    萧荀搁凉了,再放到她的碟子里。

    另外三人见怪不怪。

    氛围好了些,

    施凉跟刘诺是纯肉食动物,俩人不相上下的你夹一片,我夹一片,进村似的扫荡,片甲不留。

    “老萧,你管管你家的,懂不懂尊老啊?”

    “她不懂,”萧荀说,“那你就爱幼。”

    刘诺,“……”

    没天理了!

    周长拧跟陈沥沥退到同一战线,一起鄙视他的智商。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下个月的情人节。

    这里有三石单身狗,另外两个,早就被他们合二为一。

    刘诺对陈沥沥有意思,也表示过,但陈沥沥拒绝了。

    两人尴尬了一段时间,又恢复成朋友关系。

    听到刘诺问情人节,施凉说,“情人节是什么东西?”

    “……”

    萧荀的沉默非常可疑。

    眼珠子转转,刘诺的桃花眼一眯,他脱口而出,“老萧,你不会是想在那天对阿凉求婚吧?”

    一定是吧,这段时间都不对劲,感觉在密谋着什么。

    “阿凉还没跟那容家小少爷离婚,得先把婚离了,才能再结啊。”

    几双眼睛齐刷刷扫向他。

    刘诺的脚被踩,腿被踢,不知道是谁干的。

    他后知后觉自己闯祸,脸都白了,“我想起来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就溜。

    周长明咽下嘴里的食物,“最近有个台在热播一个抗|战|剧,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回去陪我爸追剧了。”

    他的理由是打亲情牌,比刘诺高明一点。

    之后是陈沥沥,说自己吃饱了,去外面透透气。

    桌上就剩施凉跟萧荀。

    “诺诺口无遮拦。”

    “我不当真。”

    萧荀的眉峰一皱,没说什么,“不吃了?”

    施凉摇头。

    萧荀拿出帕子,擦掉她嘴上的油渍,“那回去吧。”

    外面的陈沥沥看见他俩出来,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路上有点塞车,电台主持人在那滔滔不绝。

    逼仄的空间,容易让人喘不过来气。

    前面的陈沥沥时不时用余光留意后视镜。

    施凉忽然说,“路边停一下。”

    车一停,她就冲出去,半蹲着干呕,肉吃多了,那股油腻在胃里累积,又赶上塞车,停一会儿走一会儿,不太舒服。

    一只手按在施凉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好些了吗?”

    施凉嗯道,“吃多了。”

    萧荀叹息,“回去喝点温水,别再吃东西了。”

    他把施凉抱起来,放进车里,对司机说,“从西宁路走。”

    司机应声,多绕了大半个小时,但是没停停走走,一路很顺畅。

    到了酒店,萧荀说,“今晚我就不上去了,你早点睡。”

    “你也别太晚了。”

    施凉进了房间,就喊住陈沥沥。

    陈沥沥停住了。

    施凉用的是笃定的语气,“你有事瞒我。”

    陈沥沥抿嘴,“姐,今天上午你走后没多久,前台转交给了我一个包裹。”

    她顿了顿,“那里面……”

    施凉问,“是什么?”

    陈沥沥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被抽走,“一只死猫。”

    她很喜欢猫,也养了几只,当时她吓的扔掉箱子,慌忙打给家里的阿姨,确定猫都没事后,才把提上来的心放回原处。

    施凉拧眉,“问过了?”

    陈沥沥点头,“前台说是一个男的给的,指名给你,还说是你定的。”

    还好看到箱子的是她。

    施凉说,“你爸爸那边我会多排人看着。”

    “我给你的,你放好了吗?”

    陈沥沥说,“放好了。”

    姐妹俩四目相视,有一个人从彼此的脑海里窜出来,裹挟着一些事。

    “我就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

    陈沥沥说,“姐,盛馨语会不会已经跟赵齐搭上了线?”俩个疯子疯起来,比一个疯子要麻烦些。

    施凉说,“有可能。”

    陈沥沥的脸上出现一丝厉色,“当初就不该把她交给警|方。”

    “别担心。”

    施凉给萧荀打电话,把陈沥沥收到死猫的事说了,要他去调酒店的监控录像,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那头的萧荀说,“去开门。”

    施凉打开门,人站在门口,“你没走?”

    萧荀笑的温柔,“走不动了。”

    一怔过后,施凉把人放进来。

    陈沥沥悄悄对施凉眨眼,“姐,萧大哥,那我就先回房间了。”

    施凉说,“有事叫我。”

    “嗯。”陈沥沥笑笑,“我知道的。”

    带上门,陈沥沥脸上的笑意不见,她这条命也是赚的,盛馨语想玩,她会奉陪到底。

    萧荀联系酒店,很快就调出上午九点半左右的监控画面。

    施凉也在看,那是个陌生男人,不是盛光德的侩子手,也不是赵齐。

    她肯着食指关节,眼睛眯成一条狭窄的缝隙那里头有寒光闪烁。

    萧荀把她的那只手拿开,握在掌心里。

    施凉,“查查。”

    “已经让人去查了,”萧荀柔声说,“丫头,你太紧张了。”

    施凉低头,额头抵着萧荀的手,她不能再失去了。

    萧荀的人给了消息,那男的说是他在街上走路,有个人给了他一百块钱,叫他帮忙把东西送进酒店。

    对方戴着口罩和帽子,长什么样并不知道,只知道是个男的。

    施凉又想咬食指关节,萧荀没准,她难耐的喘口气,“你昨天不是说盛馨语有消息了吗?”

    萧荀淡声说,“一个朋友在b市有一批交易,说是对方身边带了个女人,像盛馨语。”

    施凉抬头,“军|火?”

    她幽幽的说,“你不是商人吗?”怎么会跟那种人打交道?

    萧荀笑看她,“我是。”

    施凉对这个男人无语,行吧,你说是就是。

    “如果抓到盛馨语,不能让她再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萧荀理了一下施凉耳边的发丝,温和道,“我会让她当场毙命。”

    施凉瞥他一眼,“你是个商人。”

    萧荀微笑,“嗯。”

    良久,施凉说,“萧荀,你不要有弱点。”否则就是把三寸暴露出来了,给对手捏住命脉的机会。

    萧荀注视她的目光深邃而温柔,早就有了。

    之后一切都很平静,什么事也没有。

    施凉飞回a市的当天,大雪纷飞。

    接机的是公司总经理姜淮,精明能干已经成了他身上唯一的标签。

    施凉知道姜淮是管理方面的人才,又对公司很熟悉,最重要一点,她知道,姜淮不会背叛自己。

    公司虽然大清洗过,一些能力和人品过关的,都被施凉留下来了。

    譬如张范,他还是财务总监。

    施凉是用人不疑。

    去公司开了个会,天都快黑了,冬天日照短。

    施凉请姜淮跟张范俩人吃饭,去的就是当年姜淮带路的那家餐馆。

    “张范,听说你当爸爸了,恭喜。”

    “别提了,”张范苦不堪言,“那小王八蛋就是上帝派来坑我的。”

    他倒豆子似的说了一大通,什么小孩子屎尿多啊,那味道有多怪啊,还发酸。

    正在吃菜的施凉跟姜淮默默放下了筷子。

    张范嘴巴都干了,“对不住啊二位,我这已经是走火入魔了。”

    话是那么说的,他的嘴角却一直扬着,当了父亲,总归是不一样的。

    饭后,姜淮目送施凉上车离开。

    张范也跟着看,“说起来,你还欠我一套文房四宝。”

    姜淮说,“明天上班带给你。”

    “别了,我怕哪天就被我儿子给丢了,”张范说,“你还不死心啊?”

    姜淮问了别的,“有盛馨语的消息了吗?”

    张范摇头。

    姜淮一脸沉重,时间过得很快,又很慢,五年前的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盛家没了,他怕盛馨语做出伤害施凉的事。

    张范拍拍姜淮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怎么着的。”

    “施凉身后有那个人,要动她,得做好把命丟了的准备。”

    姜淮推推眼镜,就怕出现不要命的。

    两年前,施凉在a市买下一栋独立别墅,依山傍水,图的就是清净。

    她每年回来的次数不多,曹峰住在里面,还有一些佣人和保镖。

    因为那只死猫,施凉又加了器,摄像头是全方位的监|控,别墅前后左右都有人把守,确保万无一失。

    陈沥沥一见到施凉,就匆忙跑上前,“姐,你快去看看萧大哥。”

    施凉一句话没问,就跟上陈沥沥。

    萧荀站在雪地里,不知道站了多久,已经是一头白发。

    施凉学他,仰起头,面朝漫天雪花,密密麻麻的冰凉覆盖上来,视野里都结了冰。

    “a市下这么大的雪,很少见。”

    “我见过更大的。”

    萧荀吐出白气,他说话的时候,神情和往常不同,又难以用具体的词语形容。

    施凉听完他的描述,“是三十年前的雪灾吗?”

    她听妈妈说过,那场雪灾是百年一遇,当时受灾区域很多,重灾区伤亡情况非常严重。

    萧荀,“嗯。”

    施凉没再问下去,“陪我堆个雪人?”

    就在她不抱希望时,耳边响起声音,“好。”

    施凉抬眼,难以抑制的兴奋,“那我们开始吧。”

    萧荀蹲下来捏了个雪团丢给施凉,叫她滚个雪球再回来。

    “要多大的啊?脑袋还是肚子?”

    “肚子。”

    施凉踢着雪团,冲屋里喊,“沥沥,你去拿胡萝卜和黑豆。”

    陈沥沥转头去厨房。

    房里的曹峰听着动静出来,“怎么了?”

    陈沥沥一手是胡萝卜,一手是黑豆,“姐在院子里堆雪人呢。”

    曹峰来了精神,“推我去看看。”

    陈沥沥说,“爸,外头下着雪,风很大。”

    “没事,”曹峰固执道,“爸的身子骨不至于差到那个地步。”

    劝不住他,陈沥沥只好腾出手去推轮椅。

    门一打开,冷风和冰雪就扑面而来,毫不留情。

    陈沥沥把轮椅推在屋檐下,接过佣人递的厚毯子搭在父亲腿上。

    曹峰望着雪地里的两个人,他混浊的目光停在其中一个身上,干瘦苍老的脸上出现柔和的表情。

    “萧荀是个可以托付的人。”

    “是啊,”陈沥沥说,“不知道姐是什么想法。”

    曹峰叹道,“她么……”

    “喜怒不形于色,把什么都藏在心里,不会拿出来跟谁分享。”

    陈沥沥欲言又止,“爸,我担心姐姐。”

    “缘分自有天定,”曹峰知道她想说什么,“你呢?”

    陈沥沥的脸色微变。

    “爸爸老了,”曹峰长叹,脸上的沟壑很深,老态越发明显,“想在世的时候看到你有个家。”

    “我现在就有,”陈沥沥搂着他的脖子,“我就想陪着你和姐姐。”

    曹峰说,“沥沥,你是不是还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陈沥沥矢口否认,“没有。”

    曹峰拍拍她的手背,“一辈子很长的,两个月只是沧海一粟。”

    陈沥沥垂眼嗯了声。

    眼看雪人已经推起来了,曹峰叫陈沥沥推到过去。

    施凉拍掉手上的雪,“沥沥,你怎么把你爸推出来了?”

    “是我的意思,”曹峰咳嗽两声,温声道,“看不出来,萧先生还会堆雪人。”

    萧荀笑着说,“是阿凉指导有方。”

    施凉看看雪人圆滚滚的脑袋和肚子,一双眼眸明亮透澈,映出些童趣的味道,“还缺眼睛和鼻子。”

    陈沥沥会意的把胡萝卜和黑豆放上去,雪人更加逼,她赞叹道,“好可爱。”

    “可惜是雪堆的,不能一直保存。”

    施凉遗憾的说了一句,她把围巾围在雪人短短的脖子上,又伸手把萧荀的帽子拿下来,给它戴上。

    他们围着雪人,拍了张照片。

    画面里的雪和人都在此刻永远定格了,雪不会融化,人不会老去,死去。

    第二天,萧荀拿给施凉一个盒子,包装的很精致。

    施凉正在整理衣橱,她看了眼问,“提前给的新年礼物?”

    “不是。”

    萧荀把盒子搁桌上,“今天的礼物。”

    门关上,施凉停下叠衣服的动作,她拆开盒子,里面是个小胖子,戴着黑色的帽子,围着红色的围巾,活脱脱就是院子里那个雪人的双胞胎兄弟,是能一直保存下去的材质。

    施凉拿在手里,份量很沉,她差一点就没拿住。

    过了一会儿,施凉没再看了,就把小胖人放在架子上,和照片放在一起。

    七号晚上,地产业龙头在酒店举办宴会,同时邀请了容氏和吴扬。

    可以那么做,也能够做到的,屈指可数。

    两家在五年里没有过任何合作,也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酒店门口,施凉脚一顿,前面的容振华也停了下来,他挥手支开助理,神色复杂的看过来。

    空气在霎那间凝固。

    施凉先开的口,“伯父,当年谢谢您在最后关头出手相助。”

    她用的是吴建成孙女的身份,而非如今的吴扬董事长,更不是容家的挂名儿媳。

    “无需客气。”容振华疏远且冷硬道,“你也履行了承诺。”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

    见施凉要走,容振华突然叫住人,“不问问他的情况?”

    施凉侧头,眉梢微挑。

    容振华说,“他在国外开了家公司,事业做的风生水起。”

    “那我应该恭喜伯父。”施凉的唇角一勾,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贵公子如您所愿的成才了。”

    容振华瞧着那笑容,一口气吊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的,怪不舒服,想到已经过世的老伴,他的声音更加冷了,“几年不见,你的事我听过不少,我看你过的也不错。”

    施凉说,“托福。”

    容振华心里五味杂陈,盛光德玩的一出好计,他们容家也和外界一样,被蒙在了鼓里,错把冒名顶替的当未来儿媳对待,而对着真的吴家外孙女,他们没给过好脸色。

    本来容家就是对不起老吴家,有愧在先,按理说,那次应该是理所应当的出手,但他还是做了小人,因为他不想小儿子再被这孩子算计,用来对付他的父母,对付容家,那太残忍。

    哪晓得,竟做了悔恨终生的决定。

    如今两家的缘分淡然无存。

    容振华闭了闭眼,好半天才硬邦邦的说,“他前些天回来了。”

    施凉无端想起那通陌生来电,下一刻就听到容振华说,“不是一个人。”

    她的眉头动了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容振华说完了,就一直暗自观察施凉的表情变化,却捕捉不到一丝有价值的痕迹,这孩子要么是太会掩藏自己,要么就是真的事不关己。

    后者的可能性占百分之九十,毕竟当年就是一个下棋的人和一颗棋子而已。

    容振华不愿意去回想五年前那个夜晚,更是害怕去想那之后的整整一年,他很后悔没有及时把小儿子绑出国,否则就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老伴也不至于操劳过度,发生意外。

    “难得碰上,该办的手续还是办了吧,”容振华面无表情,“后天上午九点?”

    “可以,”施凉很平静,“我会准时到的。”

    容振华还想说什么,施凉已经转身走了,从头到尾都没露出情绪波动。

    到了当天,施凉起的很早,确切来说,是一夜没睡。

    她去浴室泡澡,空腹加上没休息,起来时双脚发软,有些头晕眼花,差点摔地上。

    定的闹钟响了,施凉抓着门,把湿拖鞋丟掉,打着赤脚走出浴室。

    寒冬腊月,卧室的空调关了,温度低的能把人骨头都冻着。

    施凉倒是不在意,她把桌上的空酒瓶收拾了,就去刷牙洗脸,再给自己弄早餐。

    一点东西不吃就出门,她怕自己低血糖犯了,再出个什么笑话。

    八点四十,施凉的车停在民政局外面,她降下车窗,左右看路况,里出现一个男人。

    他立在台阶一侧,单手插兜,身上穿着裁剪得体的休闲西服,衬衫颜色不再是鲜艳的粉,变成稳重的炭灰,额前碎发也没有随意不羁的散下来,而是全部梳到脑后,露出凌厉冷峻的眉眼。

    长大了,也长高了。

    施凉关上车门,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