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48章

第4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一年的年末,上班族最期待的就是年会,奖品,美女,吃的玩的看的,应有尽有。

    施凉以往几年是不过问的,都由姜淮负责,萧荀不喜欢她回a市,慢慢的,她就成了个甩手掌柜。

    “t台秀?”

    “女同事们可以展现自己,享受被注目,体验当明星的感觉,男同事们能在现场一饱眼福,一举两得。”

    施凉翻着策划案,“去年也是这样?”

    “考虑到年会的创意度,”姜淮推推眼镜,他喝口咖啡,“每年都不一样。”

    施凉把策划案放回桌上,“那就按照目前的这个方案执行吧。”

    “好,我会交代下去的。”

    姜淮说,“鑫锐那个项目合|同|修改的一些事宜,林氏那边的人会在下午三点过来。”

    施凉靠着沙发,“我知道了。”

    姜淮应声,他漫不经心的把剩下的咖啡喝了,而后才起身出去。

    两点四十,林氏的人来了,这次来的不止是项目经理和相关人员,林竞竟然也出面了。

    林家现在是林竞当家,他过来,目的很明显,是私事。

    “施姐姐,好久不见。”

    施凉没打算去纠正那个称呼,意义不大,“要喝点什么?”

    林竞深深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目光近似实质化的寸寸,“我不渴。”

    施凉在他身上嗅到一种反感的味道,人还是五年前的人,又不是了,“那就去会议室吧。”

    “合同方面,我可以同意不作修改,”林竞说,“施姐姐,我是来表态的。”

    施凉抬眼,“哦?”

    林竞的目光没有收回,依旧肆无忌惮的停留,他认真道,“只要我还在那个位子上,无论是林家,还是林氏,都不会有和你为敌的那天。”

    施凉勾了勾唇,“话不要说太满了。”

    “你妈巴不得我早点死,好给她的哥哥陪葬。”

    “做主的是我,不是她,”林竞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有些入神,“施姐姐,我说到做到。”

    施凉不做回应。

    世上充满太多未知,这是生存法则,自然规律,从来就不允许任何绝对的东西存在。

    你要,我有,这两个点构成一种关系。

    “你不信我没关系,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林竞轻叹,“前两年,我总是会想,你怎么就成了我的表姐。”

    他自言自语,神情苦涩,“后来我想通了,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施姐姐,你说人……该不该信命?”

    这句话是意有所指,还是随口一说,并不难区分。

    施凉的烟瘾犯了,潮涌般扑向她,以可怕的速度吞噬她的意识,理智,以及思绪,她拿到烟盒,快速点开了根烟,直到尼古丁的味道在舌尖上跳跃,弥漫,她脑子里的那根神经末梢才慢慢放松。

    “看自己是怎么想的,是否愿意。”

    林竞低着声音,“那你愿意去信吗?”

    施凉吸一口烟,“信,或者不信,都改变不了什么。”

    眼底一闪而过深意,林竞失笑,“施姐姐,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看见桌上的打火机,“我还以为你早换了。”

    施凉把打火机放进抽屉,淡淡道,“这东西换再勤也是点火用的,没坏就行。”

    “也是。”

    林竞的面部掠过一丝讥讽,容蔚然,你的结局还不是跟我一样。

    合同不需要修改,两方都挺惊讶的,上次开会的时候,还提出好几条意见,差点不欢而散,今天就是一家亲。

    众人的视线不停扫动,表姐弟又和好了?

    他们转而一想,五年都过去了,该死的也死了,那是罪有应得啊。

    施凉昂首,“林总,如果没有什么不满意的,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尽早动工?”

    林竞享受着此时此刻,他喜欢在这个骄傲的女人眼里只看到自己的身影,那是一种和拿下百万美金的项目都不能比的成功感。

    项目经理放低音量喊了一声,回过神来的林竞伸手,助理递过去钢笔,他很爽快的签上字。

    会议一结束,施凉就把林竞送走了。

    陈沥沥端着温水进来,“姐,近年发展壮大的白吉集团已经跟林氏搭上了线,林竞和白倩正在交往,年底就会举行婚礼。”

    施凉揉揉眉心,“早有预料。”

    陈沥沥说,“这几年林氏的规模虽然更胜从前,可是名声却差了,林竞此人处事方式极为阴险,不适合成为长期的盟友。”

    施凉的脑子里窜出黄金殊对林竞面相的评价,她喝了一口水,“放心,我有数的。”

    “只要是站在利益的头顶,就没有所谓的朋友。”

    陈沥沥欲言又止,“林竞虽然跟容蔚然在生意上没有交集,但他和容斌的交情一直不错。”

    “他是个两面三刀的人,”施凉嗤笑,“真到了那时候,林竞不会引火烧身,他只会隔岸观火,等我们两败俱伤了,就出来做做样子,表一表兄弟情,姐弟情。”再羞|辱一下容蔚然,把被压了这么多年的恶气发泄出来。

    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就会树敌太多,不想哪天被人踩在脚底下,必须要让自己变的强大。

    施凉站起身,手拍拍陈沥沥,安抚道,“没事的,不要多想。”

    陈沥沥松口气,“姐,你对林竞有提防就好。”

    手机响了,施凉接了个电话,她对陈沥沥说,“下班后跟我去一个地方。”

    又说,“换身衣服,打扮一下。”

    陈沥沥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职业套装,“好吧。”

    到了那儿,陈沥沥见到朝她们的方向看过来的陌生男人,她立刻扭头,面色古怪,“姐,你带我来相亲?”

    施凉嗯道,“曹叔的意思。”

    她理顺陈沥沥肩后的头发,“我也想你能够幸福。”

    陈沥沥抿了抿唇,看着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和施凉打了招呼,便向陈沥沥伸出手,“你好,我姓温,温柏安。”

    很好听的声音。

    陈沥沥半响才和男人握手,不太自然,“你好。”

    她一手的汗,对方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

    温柏安三十出头,常年定居在国外,自幼学习大提琴,现在是一名大学老师。

    他的气质和谈吐很好,笑起来很温暖,整个人的感觉都非常亲切。

    温柏安虽然回国的次数不多,但一直跟国内的朋友有联系,因此对五年前盛晖的事,也有所耳闻。

    既然来了这里,就说明还是想看看眼缘,试一试合不合得来,并不在意那件事,毕竟谁都有过去。

    坐下来后,施凉几乎不主动说话,只是偶尔在需要开口的时候,调节一下气氛。

    主场留给了陈沥沥和温柏安,他们才是主角。

    温柏安似乎对陈沥沥的第一印象很满意,都是他找话头。

    陈沥沥却有些局促,更多的是排斥,这从她的坐姿,手放的位置都能看的出来。

    “陈小姐不喜欢吃牛排?”

    “还行。”

    温柏安说,“你一口没动。”

    陈沥沥尴尬,把切的乱七八糟的牛排往嘴里送。

    温柏安眼神询问施凉,他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妥当。

    施凉轻摇头,问题出在沥沥身上。

    将近一小时后,这场相亲收尾,温柏安说,“陈小姐,希望下次还有机会一起吃饭。”

    那是一种信号,表示愿意往下发展。

    陈沥沥笑笑,有点僵硬,“好。”

    人一走,她就活了。

    施凉目睹她的变化,有些无奈,“我跟温柏安的父亲是棋友。”

    “每次去温哥华出差,都会碰个面,他人不错。”

    “沥沥,你怎么想的?”

    陈沥沥艰难的开口,“我怕跟异性有近距离接触。”

    施凉一愣,以为她只是不喜欢温柏安这一款,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什么时候发现的?”

    陈沥沥沉默了。

    她的沉默让施凉变了面色,心口也堵上了。

    “看过医生了吗?”

    “没看,”陈沥沥拿湿纸巾擦手,“我知道是心理原因。”

    “明天是周六,你也休息,去医院看看吧,”施凉说,“我陪你去。”

    陈沥沥挤出笑容,“好。”

    医院每天都跟嘈杂融为一体,挂号排队,看病拿药的,把环境搅的混浊。

    周六人更多,随意一扫,都是大人孩子,他们在这个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儿,共存着新生和死亡的地方说笑打闹。

    三楼,容蔚然坐在椅子上,长腿叠着,背脊挺直,打扮休闲,那张脸很养眼。

    楚禾从诊室出来了,手里拿着病历本,已经被她卷成万花筒了。

    容蔚然放下腿,“看完了?”

    楚禾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嗯。”

    容蔚然看看她肿起来的半边脸,“什么毛病?”

    楚禾惨兮兮的,“医生说我是上火了。”

    容蔚然,“……”多大点事。

    楚禾叫苦连天,“好惨啊,我一回国就遇到这么大的劫难。”

    她把脸凑近,戳戳自己肿着的那边,“你看看,我都变丑了。”

    容蔚然还停留在劫难这两个字上面,他都快不认识这个词了,“你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去下洗手间。”

    楚禾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是你眼瞎心盲,这么个大美人在你面前,你都看不见。”

    洗手间散发着一股子檀香,混合着其他气味,更加刺鼻。

    容蔚然从里面出来,对面的女厕也刚好出来一人,他的身形猝然滞在原地,眼中涌出诸多情绪。

    施凉视若无睹的洗手,整理头发。

    问诊的时候沥沥一开始很抗拒,后来就慢慢放松了,医生说她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恢复的几率很大,主要还是要多尝试,迈出第一步,后面就好了。

    前一刻,施凉的心情还很不错,现在冷不丁砸过来一块大石头,她五脏六腑都疼。

    容蔚然不自觉的往前走,停在洗手台边,他低头洗手,眼帘微垂,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克制着什么,又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水流哗啦作响,有人经过,没让这小小洗手台陷入压抑的气氛里。

    施凉转身就走,背后响起一道声音。

    “你为什么会在医院?”

    施凉的脚步不停,她的手被抓住了,力道极大。

    “是不是眼睛不舒服?”

    施凉的眉心几不可查的蹙了一下,没回头。

    她听到后面的人在粗声喘气,呼吸频率极不正常,随时都会绷断。

    那是一种只有濒临死亡的野|兽才会有的痛苦。

    肩膀被扳过去,施凉面向容蔚然,对方混乱的气息全部扑在她的脸上。

    容蔚然弯着腰背,头低了几分,注意到施凉左边眼角的疤。

    他的喉咙难受的滚动,嘴里发苦,仿佛是失去了声音,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施凉说,“松手。”

    容蔚然纹丝不动。

    施凉一根根掰他的手指。

    容蔚然的面部有些扭曲,唇色发白,他似乎是在挣扎。

    “我见过小虾了……”

    施凉的动作一顿,更大力的去掰。

    容蔚然的手指头背掰出可怕的弧度,他好像也不知道疼,眼睛都不眨一下。

    “蔚然……”

    楚禾的声音传过来,她眨眨眼睛,“怎么了?”

    施凉的眼睛扫过楚禾,另一只手把容蔚然推开,一言不发的离开。

    楚禾拽拽不动的男人,“出去站行吗?洗手间好难闻。”

    容蔚然大步出去。

    楚禾在后面喊,“喂,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

    她追上去,人又不动了。

    容蔚然站在电梯那边,目光死死的盯着一处。

    楚禾沿着他的视线去看,“那就是你前妻啊?”

    “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楚禾不指望他回个声,自顾自的说,“我还以为你喜欢温柔似水一类,好驾驭的。”

    “刚才那位,一看就是女强人,在事业和生活上都很强势。”

    “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被她掌|控了吧?”

    容蔚然冷睨她一眼,眼眶还有些充血,呼吸已经不那么急促了,显然平复了不少。

    楚禾安静了两三秒,原形毕露,“看在我牙疼还说这么多,就为了转移你注意力的份上,陪我去看演唱会吧。”

    容蔚然看她,“演唱会?”

    “对啊。”楚禾满脸期待,“我回国冲的就是去现场看我家小鲜肉。”

    容蔚然突然又往洗手间方向走,“你自己去。”

    “出口在那边,”楚禾喊,“你干什么去啊?”

    容蔚然不吭声,步伐很快,他走进洗手间,看到还放在台子上的手机,还好没被人拿走。

    回去的路上,施凉发现手机丟了,她想到什么,顿时就心烦气躁起来。

    萧荀的电话打到陈沥沥的手机上,“你的手机怎么不接?”

    施凉半阖着眼,“调成静音了,没听见。”

    萧荀温声说,“那现在在哪儿,还在医院?”

    “出来了,刚过一个十字路口。”

    说完就惊觉自己的回答太大意了,施凉习惯的去|咬|食指环节,她没查过手机,但她断定,萧荀清楚她的行踪,甚至还清楚更多。

    现在只要手机还开着,他就一定知道具体在什么方位。

    那个蠢货绝对会拿着手机等她。

    到时候,等来的就是萧荀。

    挂掉电话,施凉让陈沥沥先回去,她一个人原路返回。

    洗手间外面,容蔚然靠着墙壁,耷拉着头,一副沉郁的样子。

    “手机给我。”

    听到声音,容蔚然转头,走到旁边无人的诊室里面。

    施凉的眼角抽了抽,抬脚跟上去。

    诊室的门关上了,和走廊的一切声响隔绝。

    容蔚然一瞬不瞬的盯着施凉,“为什么?”

    他的声音低沉,“不喜欢我,那你哭什么?”

    “我就算是当场溅出脑浆,身体被压成一滩子拖一地,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到后面,容蔚然的嗓子嘶哑,“你哭什么啊?”

    施凉没有情绪起伏,“是个人看到那样血腥的场面,都会受惊讶。”

    “所以你是吓哭的?”

    “是。”

    容蔚然的眼睛钉在她脸上,“吓的把我抱在怀里?”

    施凉不咸不淡的说,“都吓到了,脑子也就不好使了,哪还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

    容蔚然要看施凉的左臂,施凉挣脱开了。

    他又去抓,再次被施凉挣脱了。

    几次都不得逞,容蔚然就发狠了,面色狰狞的吼,“操,老子还就要看了!”

    霎那间,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施凉恍惚间,她的面前还是那个认识的,熟悉的人。

    容蔚然的脸色阴晴不定。

    他瞪着面前的女人,胸口大幅度起伏,一时间也分不清是恼怒,还是什么。

    施凉趁机把手伸进他的裤兜里,拿了手机就走。

    容蔚然被碰到的地方好似是通了电,又麻又疼。

    他闭上眼睛,缓缓地从喉咙里碾出声音,“骗子……”

    没有回应,人已经走远了。

    容蔚然垮下肩膀,喃喃自语,“怎么办?”

    他压抑着哽咽,“施凉,你告诉我,我们要怎么办……”

    现实狠狠给了容蔚然一刀,那把刀就在他的心口上,随着每次呼吸,都疼的他受不了。

    容蔚然迷茫,悲痛,感到无望。

    却又不想放手,就此认命。

    离开医院,施凉就立刻把车往市里开,萧荀的电话没再打来,她心神不宁,拨了过去。

    “我在商场,你要带什么东西吗?”

    “站在原地等我。”

    施凉听出一种错觉,萧荀已经知道了,“你也在附近?”

    那边挂了。

    施凉看手机,五分钟左右,萧荀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手套怎么没戴?”

    “搁车里了。”

    萧荀握住施凉的手,“你是寒性体质,一到冬天,手脚就容易冰凉。”

    “以前你睡觉的时候,总是会把手塞我怀里,脚放在我的腿中间。”

    他叹一声,“长大了,嫌我老了。”

    施凉听着这种养儿不孝的口吻,一阵无语,“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嫌了?”

    萧荀看着她,浅灰色的眼瞳里有什么划过,“那怎么回来了,就要跟我分房睡?”

    施凉瞥他,“平时我们也没睡一个房间。”

    萧荀的眉峰一挑,“也是。”

    他笑着说,“那回了c市以后,就这么来吧。”

    施凉的高跟鞋一歪,被萧荀扶住了,“在街上还走神。”

    “你怎么在这附近?”

    “路过。”

    施凉说,“我想吃四季锦的蛋糕。”

    萧荀说,“给你买了。”

    施凉,“鸭脖子也买了?”

    萧荀的嗓音里带笑,“还有葡萄。”

    施凉顿住了,“你要永远把我当小孩子吗?”

    萧荀牵着她的手,眸光柔和,“这样不好?”

    施凉想,幸亏她不是天上的鸟雀,没有翅膀,否则也会被萧荀捧的不知道怎么飞翔了。

    年会办的很成功,抽奖活动更是把年会推向另一个高峰。

    概率分布不均匀,有的桌上一个没抽到,有的桌上全抽到了。

    拼人品就是这时候。

    施凉上去讲了几句话,就把现场交给姜淮。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天上飘着小雪,刚落下来就化了。

    不知走了多久,施凉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走到广场后面。

    “你想跟我到什么时候?”

    后面的脚步声沉稳有力,伴随一道没有温度的声音,“我妈死前想见你最后一面,我给你打电话,发短信,我求你,你为什么都不回?”

    施凉的眼睛微闪,似是疑惑。

    她不说话,这在容蔚然的意料之中,“我妈是睁着眼睛走的。”

    施凉依旧沉默。

    容蔚然走到她面前,“当年的事我都知道了。”

    “我明白,我爸犯下的错已经不能弥补了。”

    施凉终于开口,“那你还来找我?”

    那几个字穿透飘过的雪花,沾上刺骨的凉意,一头扎进容蔚然的怀里,他冻的四肢僵硬。

    容蔚然是已经自立门户,可以不要在容氏所占的股份,却也改变不了他是容家人的事实,不可能坐视不管。

    到那时,他们要以什么面目面对彼此?

    施凉忽然就拽容蔚然,被掩藏的愤怒冲出,“为什么要回来?”

    她将计就计,选择用一把双刃剑亲手砍断这个人的念想,不给他留任何希望,为的把他推出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里,等到那一天,容家交锋时,才不会出现失控的场面。

    他竟然回来了。

    疯的程度更深从前。

    那她当年那么做,伤人伤己,还有什么意义?

    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句话,就那么几个字,却化作利刃刺向容蔚然,他痛的揪住胸口,“是啊,我为什么要回来?”

    “我在国外有事业,有朋友,我还回来干什么?”

    施凉看他弓着脊背,喘不过来气,“容蔚然,我有我的路要走,你也有你的桥要过,我们各走各的。”

    “至于是继续恨我,还是诅咒我,怎么都行。”

    “你敢不敢把你心里的话说出来?施凉,你就是个骗子,骗我一次不够,还想骗我一辈子!”

    容蔚然抬头,视线越过施凉,他的瞳孔紧缩,想也不想的就用了恐怖的力气把人拉怀里,和她调换位置。

    施凉的头被摁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容蔚然突然的举动告诉她,她的背后是致命的危险。

    那一瞬间,施凉做出和当年一样的举动,她抓紧容蔚然的后背,欲要将他往自己身后拽。

    但是容蔚然和当年不同,他的身手已经远在施凉之上。

    施凉听到了一声枪响,耳膜都受不了的发生刺痛,那种痛感极速涌进心脏。

    容蔚然的身子震动,他闷哼一声,双臂更紧的搂着施凉。

    下一秒,施凉又听到一声枪响,从自己身后传来,子弹擦过空气,呼啸着袭向某一处。

    一切都安静了。

    施凉从容蔚然怀里抬头,看到容蔚然后面的那人眉心开出血窟窿,倒地身亡,她转身,萧荀站在不远处,手上拿着|枪|,面无表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