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49章

第4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花还在慢悠悠的飘着,寒冷却在这一刻往骨髓里钻。

    广场后面静悄悄的。

    消声枪的两次响声来的突然,消失的彻底,并没有在这块角落滞留片刻。

    如果不是地上的不明事件。

    倒像是两段感情,三个男女的首次碰面。

    难言的死寂过后,萧荀动了一根手指,身后的属下上前,将地上的人带走。

    他的枪法精准,也有足够的时间阻止对方打出那一枪,可就在他准备那么做的时候,他看到容蔚然跟施凉调换位置,用身体去挡。

    在那种危机时刻,施凉做出和容蔚然相同的举动。

    所以萧荀是在容蔚然中枪后才有动作的。

    萧荀应该留活口,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是不知道。

    但是在那一瞬间,他脑子里有什么轰然倒塌,那一枪打出去,是对容蔚然的警醒,还有……

    萧荀的目光扫到施凉身上,对她的愤怒。

    察觉到萧荀的视线,如芒在背,施凉的理智告诉她,必须马上把靠在她肩头,用力勒着她的人推开,最好在他的伤口上再撒把盐。

    这么做才是对容蔚然最有利的,也是平息萧荀心头的那把火,阻止局面恶化的唯一方法。

    但她仅有的一点感性在做垂死挣扎,两者都想支配她的大脑。

    容蔚然咳了一声,后心被血浸湿,他吸一口气,缓缓抬起眼眸,与萧荀对视。

    十几岁的年龄差距,注定萧荀的阅历和魄力在容蔚然之上,同样也注定,他没有了容蔚然的那种视死如归,以及对待感情的激烈,狠决,不顾一切的疯狂。

    容蔚然扯了扯沾血的嘴角,向自己的情敌打了个招呼,他的脑袋又搭回去,搁在施凉的肩窝里,脸上的神情温柔,安宁,就那么死了,也是幸福的。

    萧荀还是没有表情。

    寒冷的空气凝结成冰,又四分五裂,化作冰棱,悬在上空,一触即发。

    萧荀向施凉伸出没拿枪的那只手,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甚至眼角的细纹都是温暖的,“过来。”

    施凉拉住站不稳的容蔚然,“先送他去医院。”

    萧荀重复一声,眼中没有波澜,看不出是什么情绪,“过来。”

    施凉知道,萧荀动怒了,也动了杀念。

    她试图去推容蔚然。

    手指紧紧的抠住怀里人的腰,容蔚然咳出血,“不要……过去……”

    施凉的太阳穴跳动,冷声命令,“给我闭嘴!”

    她的脖子里有柔|软的触|感,之后是温热的液|体,不知道是容蔚然吐出的血,还是他眼中流下来的泪。

    “容蔚然,我告诉你,你死了,我对付容家会更顺利,很快就会让容家步上盛家的后尘,到时候我连你的名字都给忘掉。”

    施凉用只有容蔚然能听到的音量说,“如果不想我称心如意,就听我的。”

    “我……我听你的……”容蔚然边咳边喘,呼吸如同破旧的拉风箱,“咳……你这次别……别想再甩掉我了……”

    他咳出一大口血,眼皮往下沉,像是在自言自语,“就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

    施凉怔住了。

    等她回过神来,萧荀已经不知何时走近了,就停在她的面前,仿佛在看着一个不听话的孩子,眼里有失望,怒意。

    施凉的视线从萧荀手里的|枪|上移过,“我跟你回去。”

    容蔚然死死的抱着她,根本就推不开。

    施凉在萧荀看不到的角度,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容蔚然。

    半响,容蔚然松开手,砰的倒在地上,他仰着头,眼睛看着施凉,那里面是一片血色,在血色背后,是飞蛾扑火的可怕执念。

    施凉偏过头,拿走萧荀手里的那|把|枪,气息也随之变的平稳,“走吧。”

    萧荀没动,他面朝着容蔚然的方向,侧脸线条冷冽。

    施凉的唇角猝然就压了下去,就在她想出十几二十个对策,再一一排除的时候,萧荀迈开了脚步。

    一路无言的回到住处。

    佣人们个个都有一副好眼力,他们察觉出不对劲,连忙去叫人。

    房里,萧荀坐在椅子上,单手按着眉心。

    施凉清楚,这个男人在压制着脾气,她应该保持沉默才是,可她这回是受到容蔚然的影响,没控制住,“几年前,你是不是删过我手机里的一些短信和未接来电?”

    萧荀没有任何变化。

    男人的沉默就是答案,施凉翻出烟盒,发现里面空了,她烦躁的把烟盒捏扁,大力扔了出去,烟盒可怜巴巴的掉在角落里,和其他家具一起,承受着房里的沉闷。

    施凉在房里乱翻,发泄着什么。

    萧荀叹息,“我这还没发火,你就开始扔东西了。”

    施凉紧抿唇,牙齿深陷进去。

    “这就跟我较上劲了。”萧荀摇摇头,“烟在架子上。”

    施凉去拿烟,背后传来声音,“给我一根。”

    她下意识的问,“不戒了?”

    萧荀的目光深沉,“你想让我戒吗?”

    施凉低头拿烟,自己点了一根,没给萧荀,“身体健康了,就能活的长点。”

    “如果没有了追求的目标,”萧荀望向虚空一处,低低的说,“那活长点,又有什么意思。”

    施凉隔着缭绕的烟雾看过去,她从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伤感,还有一丝寂寞。

    不是第一次看见了,在施凉的记忆里,好像每年的冬天,萧荀都会有这样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定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你对那小子上了心。”

    耳边冷不丁出现一句,施凉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萧荀并不给她开口辩解或承认的机会,“在离开c市之前,你没有接触过其他异性,突然接触了,产生好奇,受到点诱|惑,一时犯迷糊也是正常的。”

    “差不多就行了,别在上面浪费更多的时间。”

    那副口吻,好似是在教导偷果的小朋友,尝过味道是酸是甜以后,就该丢掉了,别抱着不撒手,不然作为家长,会采取必要的措施。

    “我知道怎么做,”施凉垂眼抽烟,“这件事就到这里,以后不要再干涉进来了。”

    萧荀说,“那要看你。”

    “我不是你的东西。”

    “我没当你是。”

    “可你这些年做的,哪一件不是把我当你的东西对待?”

    施凉脸上的神情被烟雾遮的模糊不清,“萧荀,我不想把外面的那副面孔拿来对你。”

    “还想说什么,一次全说出来。”

    “我这条命是你给的,我会拿我这一生来报答你,也毫无怨言,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擅自……”

    萧荀挥手,桌边的烟灰缸掉在地上,打断了施凉的声音。

    “命是我的?五年前你给容然挡刀,我可以认为那是你的一计,是你那盘棋中的一部分,今天你要我怎么想?”

    “你知道我看着你要给容蔚然挡枪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萧荀的手猛地一收,手指骨节突起,“我在想,等我老了,给我送终的人都没有了。”

    指间的烟掉下去一撮灰,施凉哑声说,“当时情况混乱,我没想那么多。”

    “没想那么多?”萧荀站起来,那身强大的威势散发出去,“假如今天是你跟我遇到那种情况,你也会那样做?”

    施凉抬眼,“你不会让自己和我面临束手无策的险境。”

    她的信任让萧荀有些哭笑不得,“丫头,我再强大,也是人,难保不会有疏忽的时候。”

    施凉抽一口烟,“你没及时出现,我跟容蔚然都会死。”

    “哪天你疏忽了,我们遇到类似的情况,结局也是一样。”

    萧荀冷声说,“你倒是想的开。”

    他摸了摸施凉的头发,“今天我要是动了容蔚然,你会跟我闹吗?”

    施凉夹开烟,“你不会那么做的。”

    “今天我不会,”萧荀的嗓音冰寒,“下次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施凉差点被口腔的烟味呛到。

    萧荀把施凉抱在怀里,“如果将来在我跟他之间,你只能选一个活,你选谁?”

    “我选他。”

    施凉平静的给出答案,“再跟你一起死。”

    “这条命是你的。”

    “够了!”

    门外,陈沥沥跟曹峰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动静,父女俩都吓一跳,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那两个人这么僵过。

    “爸,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姐跟萧大哥会闹的更厉害。”

    曹峰沉吟,对陈沥沥说了几句。

    陈沥沥把他推回房间,就跑过去敲门,“姐,不好了,我爸他晕过去了!”

    门打开了,施凉担忧的问,“怎么回事?”

    陈沥沥飞快的往里面瞥了眼,没进去就能感觉到那股让人喘不过来气的压抑,她赶紧把施凉拽走。

    “是我爸想的招,我们担心你跟萧大哥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施凉脚步一顿,“谢谢。”

    “萧大哥平时和和气气的,脸上总带着笑,刚才真把我们吓到了,”陈沥沥也没问是什么事,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很复杂,“你们先冷静冷静。”

    施凉撑住额头,指尖还有点抖,差点就跟萧荀吵起来了。

    也许是在此刻,或者是很早以前,施凉知道容蔚然和萧荀这两个人在她心里的不同定位。

    她可以对容蔚然打骂,也可以跟他调侃,逗乐,冷嘲热讽,多的是心思,对着萧荀,却只有尊敬,畏惧,仰望。

    施凉再回去的时候,萧荀不在房里。

    她问过佣人,才直到在自己离开后不久,对方就出门了。

    鼻端有淡淡的血腥味,施凉的眼睛扫视四周,停在桌面上,她拿手摸了一下,手心湿湿的,全是血。

    施凉给萧荀打电话,提示已关机,她微愣,想象不到那个男人会做出这样赌气的行为。

    思虑过后,施凉给周长明打了电话,又给刘诺打过去,同样的交代了声,“他要是去找你,你就帮我看着点他,我怕他出事。”

    刘诺不比周长明的淡定,他在那头惊道,“你又对老萧怎么着了?”

    “阿凉,也许你会遇到比老萧更爱你,更懂你的,但你不会再遇到第二个像他那样,毫无保留去包容你的人了。”

    “挂了。”

    施凉搁下手机,觉得自己深陷泥沼,这回没有人会伸过来一双手,把她拉起来了,她只能靠自己了。

    要么爬出来,要么被埋。

    医院里,容蔚然刚做完手术,失血过多,他的气色很差。

    病房外,容振华问容斌,“查过了吗,是谁送老六来医院的?”

    容斌说,“是他自己打的120。”

    “爸,你说这件事会不会跟施凉有关?”

    容振华背着手来回踱步,“除了她,还有谁可以有那个能耐,让老六不人不鬼?”

    容斌揉额角,“我以为老六想开了……”

    “你爸我也那么以为,”容振华说,“离婚了还不能结束,那要怎么样?非要闹到你死我活,才能收场?“

    “五年了,我们容家欠她的,不家破人亡,她是不会罢休的。”

    容斌犹豫道,“爸,要不让老六去劝施凉放下?”

    “放下?”容振华就跟听到什么笑话似的,“那孩子目标明确,睚眦必报,她对自己亲爹都能下手,怎么可能放下!”

    他沉沉的叹息,“我现在更担心的是老六的安危,你觉得萧荀能在一边看着他往施凉身上凑?”

    容斌面色凝重,老六受伤,会不会就是萧荀干?

    应该不是吧,如果是萧荀,老六恐怕就没有运气躺病房了。

    容振华叫大儿子回去,他自己推门进去,“老六,你是怎么会受的枪|伤?”

    容蔚然闭着眼睛,没有反应。

    容振华重重的哼道,“你不说爸也能猜到。”

    容蔚然还是那样。

    “我听你大哥说了,既然你已经知道前因后果,就应该明白,施凉要我们容家走上盛家,赵家的那条老路。”

    容振华见小儿子那副漠然的样子,气的手都在抖,“她想要你爸的命,你是不是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容蔚然没有血色的嘴唇动动,“爸,能让我休息会儿吗?”

    “那你休息吧,休息好了,我们父子俩再好好说说话。”

    容振华转身出去,他开门时丢下一句,“儿子,这都是命。”

    病房安静了短暂时间,又响起脚步声,来人刻意放的很轻。

    “人都走了。”

    “还差你。”

    “没良心。”

    楚禾说,“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不会烦你。”

    容蔚然的态度冷淡,“你现在就在烦我。”

    楚禾瞪眼。

    可惜对方眼睛闭着,也看不到。

    “容蔚然,你连唯一一个真正关心你的都要赶走?”

    “慢走不送。”

    楚禾气结,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几瞬后,容蔚然抿紧的唇线缓缓放松,什么声音都会让他暴躁。

    他就想安安静静去回忆过去那段时光,谁也别来打扰。

    施凉得知容蔚然的伤情,她松口气,又蹙紧眉心。

    五年后,还是要面对最棘手的局面。

    现在已经不是她想回头,就能回头了。

    第二天还是没有萧荀的消息。

    他不想见任何人,谁都不可能找的到他。

    除了施凉。

    但是施凉没去找。

    萧荀在生气,发怒,不想伤她才一个人离开的,她现在过去,就是给双方找不痛快。

    周一上班的时候,施凉听陈沥沥说,有个称是楚禾的女人要见她。

    “让她上来。”

    陈沥沥去通知前台。

    不多时,楚禾站在诺大的办公室里,“施小姐,你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吗?”

    施凉靠着真皮椅背,“为的容蔚然。”

    “没错。”楚禾说,“那你知道容蔚然在国外的这五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

    “事业有成,英俊多金,你是不是也和外界的人一样,都这么以为?”

    施凉不答反问,“难道不是?”

    楚禾靠近办公桌,一字一顿,“他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她看到椅子上的女人露出震惊的表情,尽管只是转瞬即逝。

    “我第一次见到容蔚然的时候,他快死了。”

    办公室仅有楚禾不快不慢的声音,“那是个雨天,我穿过大铁门,听见了一个人的嘶吼声,之后我就在花园里看到了容蔚然。”

    “当时有几个人在试图钳制他的行动,他像一头发疯的困兽,逮着谁就拳打脚踢,嘴里翻来覆去的吼着,他要回去。”

    楚禾停顿了一下,“是他眼睛里的东西震撼到了我。”

    “熄不灭的火,透支生命燃烧,你见过吗?”

    施凉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楚禾。

    “从那天起,我对他产生了好奇,我观察他,接近他,跟他做朋友。”楚禾说,“慢慢的,我就对撑起他那股意念的人有了兴趣。”

    “也就是你。”

    “你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强势,虚伪,自私。”

    施凉没理会这些评价,只是问,“病因是什么?”

    楚禾淡淡的说,“容蔚然出车祸,受伤期间日夜都想逃跑,伤口好一点就裂了,一直好不了,他的母亲累倒了,发生的意外。”

    “家里人伤心难过,嘴上不说,心里都在怪他,容蔚然自责愧疚,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对他们。”

    “让他彻底陷入绝望的是,他答应自己的母亲,要忘了你,重新开始生活,可他却做不到,于是他挣扎,自我厌恶,折磨,痛苦,压抑。”

    施凉听到背后的声音,“支撑他这五年的,根本不是对你的恨。”

    办公室静了下来。

    楚禾坐到沙发上,话说多了,嗓子不舒服,还有点缺氧,她从包里拿出块薄荷糖,剥了糖纸,把糖丟嘴里。

    “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很羡慕你。”

    “容蔚然一年四季都穿长袖,我从来没见过他把袖子卷起来,我想他的手臂上应该有属于你们的定情记号,比如彼此的名字这种幼稚的东西。”

    施凉的左臂上一处条件反射的发麻,袖子遮的严实,还是觉得凉丝丝的,被扒出来放在冰天雪地里。

    “他后来是怎么走出来的?”

    楚禾的一边脸颊鼓出一小块,“我告诉他,只有变强,才能做自己想做的。”

    “病情好转以后,他就开始不要命的创业,短短五年拥有自己的公司,一份很好的事业,就是你现在看到的。”

    施凉捏着手指,“国外更适合他。”

    楚禾突兀的问了声,“施小姐看过飞蛾吗?”

    施凉的呼吸轻微一滞。

    “容蔚然在自我欺骗,用谎言麻痹自己,他说回来是看看家人,待几天就走,”楚禾冷哼,“订的是前天的机票,我在机场等他,他跑去见你了。”

    “事实上,在他回国后,他的病情就加重了。”

    施凉想起第二次去民政局那天,容蔚然额头的伤。

    楚禾似是猜到她所想,“就是容蔚然自己撞的。”

    “说出去不会有人相信,像他那样外形出众,家世显赫,事业有成,受众多女士青睐的男人,会为了谁痴狂到这个程度。”

    施凉没有情绪的开口,“说完了?”

    “如果已经说完了,请楚小姐离开,我还有个会要开。”

    楚禾满脸的不敢置信,她盯上去,像是要在施凉的背上盯出俩个窟窿。

    “五年前的事我都知道,从头到尾都是你操控全局,你根本就没考虑过他的意愿和感受。”

    施凉心想,都知道?你能知道什么?

    “楚小姐,这次说完了吗?”

    “容蔚然原本过的逍遥快活,就因为你的出现,你对他处处算计,他才会有今天。”楚禾拔高声音,嘲弄道,“你把他毁了,又不想管他,论起残忍,我没见过能超过你的。”

    施凉心里的那根刺又隐隐作痛,她转身,冷冷的说,“你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些?”

    楚禾同样也是没给好脸色,“看来我需要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

    她从沙发上起来,“楚禾,容蔚然的心理医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