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68章

第6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施凉愣怔。

    容蔚然呆滞,“有什么了?”

    他徒然紧抓施凉的手臂,呼吸粗重,“去检查,现在就去!”

    匆匆说完,容蔚然立刻开车带施凉去镇上的小医院。

    做了检查,医生看着报告单说施凉没有怀孕,她恶心反胃是假孕现象,太想有孩子了,就产生一种心理暗示的孕吐反应。

    施凉坐在椅子上,神情复杂,不太能接受这个说法。

    “假孕?”

    “对,”医生说,“像你这种情况,也不是特例。”

    “有的出现假孕后不久,就真的怀上了。”

    施凉问道,“我的身体有其他问题吗?”

    医生说,“从你刚才所做的那几项检查的数据来看,都很不错。”

    “只是有点贫血,多吃些瘦肉,菠菜,加强锻炼。”

    施凉掐了一下太阳穴。

    医生将病历本给她,说道,“每个孩子都是上帝送的礼物,这个讲究缘分。”

    车里,气氛压抑,施凉捏着报告单,眼帘低垂,一言不发。

    容蔚然强行把那张纸从她手里拿走,“没怀上,就说明我们努力的还不够。”

    施凉揉额角,她是太想有孩子了,每天都热切的渴望着,去医院的路上,心情激动到呼吸都不平稳。

    可是坐在诊室里,听完医生说的,她就跟被人泼了盆冰水一样,心口都是冷的。

    “头一次知道还有假孕这个说法。”

    容蔚然摸着她的手,“孩子会有的,现在只是时机不到。”

    他安慰情绪低落的女人,“没事的。”

    施凉靠着椅背,脸对着车窗,“回家吧。”

    容蔚然揉揉她的头发,低声说,“别难过。”

    施凉说,“我不难过。”

    她只是有点不开心,还有几分忧虑,怕自己不能带孩子奔跑。

    容蔚然知道。

    从容蔚然带施凉去医院后,刘老就在院子门口站着,眼睛看着前面的路,车子一开回来,他就连忙走过去问。

    “大宇,出结果了吗?”

    容蔚然降下车窗,把事情简短的说了。

    刘老听的不怎么懂,只知道儿媳没怀孕,他叹口气,带着难掩的失望,嘴里的话却没有埋怨。

    “你们还年轻,最重要的是把身体调养好,孩子迟早会有的。”

    “嗯,知道的。”

    容蔚然把施凉抱回房里,拍着她的背部哄她睡着,就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

    隔壁的房里,黄金殊在吃儿子啃的乱七八糟的苹果,刚才外面的谈话声她听见了。

    之所以没出去,是觉得现在不合适,晚点再去比较好。

    王建军整理皮箱里的衣物,“你不是正怀着吗,干脆多住些天,把你的肚子传染给阿凉。”

    黄金殊声音模糊,“你知道个屁。”

    王建军瞪她,“孩子在呢,你注意着点。”

    黄金殊扇自己嘴巴,“都怪你,逼我犯规。”

    “我又不是什么病毒,还能传染?”

    王建军听不得她那么说自己,玩笑都不行,“胡说八道什么呢!”

    黄金殊哼哼,脸有点热。

    她看了一眼在玩小汽车的儿子,人都快趴地上了。

    “豆豆,别玩了。”

    “不要。”豆豆撅着个屁股,“我要玩!”

    黄金殊头疼,她摸摸肚子,非常希望老二是个贴心的小棉袄,可别再是调皮鬼了,不然她肯定会提早步入老年。

    片刻后,黄金殊说,“建军,你看着豆豆,我出去看看。”

    她闻着烟味走到容蔚然旁边,“阿凉呢?”

    容蔚然吞云吐雾,“睡了。”

    黄金殊看看地上的烟头,“她还好吗?”

    “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容蔚然说,“睡一觉应该能好受些。”

    黄金殊隔着烟雾看他,“你不失望?”

    容蔚然手夹着烟,将烟灰弹开,“孩子永远排在她后面。”

    黄金殊听着,意料之中,“那个,你现在的情况……”

    容蔚然侧头,眉峰一挑。

    心头一凛,黄金殊斟酌了一下,“阿凉需要人照顾,她离不开你。”

    言下之意,是担心容蔚然突然发病,施凉没办法面对。

    容蔚然淡淡道,“只要她在,我就不会有问题。”

    黄金殊抿嘴,没有再说什么。

    这两个人就像藤蔓,越缠越紧,已经不可分离,生,是一起,死,也是一起。

    第二天,施凉的情绪好了很多,不再去纠结,就像医生说的,那是缘分。

    她眼下还是要练习,迈开第一步,恢复成原来的行动自如。

    “干妈!”

    豆豆迈着小短腿蹬蹬蹬的跑过来,举高手里的一张纸,“送给你!”

    施凉拿过去看,纸上有两个歪歪斜斜的小人,涂了颜色,模样可爱,周围是小花小草,后面是蓝天白云,还有个太阳。

    看着就能让人心情很好。

    “那个红衣服,头发长的的是干妈,蓝衣服,头发短的是干爹。”豆豆小朋友垫着脚,手费力的往纸上指,“还有还有,太阳就是现在的太阳,天空就是这个天空。”

    施凉夸道,“豆豆很棒。”

    豆豆美滋滋的,笑弯眼睛,“那我再去给干妈画画,好不好?”

    施凉笑起来,“好啊。”

    豆豆高兴的回去继续创作了。

    施凉的视线落在小男孩的身影上面,眼神温柔,她久久都没有收回目光。

    那副画被施凉叠起来,收在抽屉里。

    午后,几人去海边散步。

    黄金殊落后一大截,她走的慢且稳,注意着脚下,“慢点跑!”

    前头的王建军追着撒开脚丫子狂奔的儿子,他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肚子上的游泳圈都在高频率颤动,一条老命都快没了。

    容蔚然推着施凉,远远的望着沙滩上的一家三口,令人羡慕。

    施凉感慨,“建军真的要减肥了。”

    容蔚然说,“是不是觉得你男人的身材接近完美?”

    “不是接近。”

    施凉说,“就是完美。”

    容蔚然咳了一声,耳根子发红,这女人一撩,他就毫无招架之力。

    “知道我最喜欢你身上哪两个部位吗?”施凉挑唇,头一次说起这事,“大腿和臀|部。”

    “你那两个地方的肌|肉充满爆发力,具备强劲的动力,每次发力都很持久,关于这点,在拉斯维加斯那一夜,我就感受到了。”

    容蔚然又咳,脖子都红了。

    施凉侧头,“头低一点,让我吻你。”

    她的眼前出现一片阴影,熟悉的气息卷进口鼻。

    在海风里,那个吻温柔的不像话。

    黄金殊一家住了十天才回去,走时还恋恋不舍,觉得镇上特别舒适。

    “阿凉,以后你要是在这里养老,带上我。”

    施凉说,“可以啊,这里的屋子给你留着。”

    “还是你对我最好,”黄金殊抱抱她,“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看海,冲浪。”

    施凉嗯了声,“好。”

    黄金殊偷瞄旁边的那位,她耍流氓,飞快的在施凉面颊亲了一下,“我走了。”

    捕捉到这一幕,容蔚然的面色阴沉。

    施凉的眼睛扫过,“好了,别绷着脸了,难看。”

    容蔚然擦她的脸,“回去再洗洗。”

    施凉不想搭理。

    “昨晚你还说,你是我一个人的。”

    容蔚然的眉头打结,刚才那女人往她脸上涂口水,还得意洋洋,要不是考虑到是孕妇,他都想把人拎起来丟海里。

    “我说那句话了吗?”施凉,“我不记得了。”

    容蔚然的唇角一抽。

    回去就打水给施凉洗脸,还用了洗面奶。

    入冬后,施凉可以走动了,只是很慢,她扶着能扶的所有东西,一点点往前走。

    容蔚然站在阳光里,期待的对她张开手臂。

    施凉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高大身影,脚下不稳,她在摔下去前被稳稳的抱住。

    “比昨天多走了六步。”

    容蔚然拿手掌顺过她额前的湿发,低头亲了亲,“要不要喝口水?”

    施凉点头,“歇会儿。”

    她喝水,容蔚然就蹲在地上,把她的腿放自己身上,手法娴熟的。

    不远处,小元跟小邱望着眼前的情形,她们这段期间目睹了施小姐的努力和坚持。

    有那种非常人的毅力,在岛上的三年,肯定早就能恢复了。

    原来施小姐是可以走的,只是先生不想她走。

    施凉的例假推迟,她等了等,还是没来,心里有了个猜测,就去找容蔚然。

    书房里,容蔚然在练习毛笔字,刘老说以前过年,春联都是大宇写的,现在他已经给他儿子张罗了好多生意。

    施凉进去的时候,容蔚然刚写毁一副,他赶紧毁尸灭迹。

    “你怎么过来了?”

    施凉说,“先别写了,你出去买个东西。”

    容蔚然放下袖子,“买什么?”

    施凉说,“验孕棒。”

    容蔚然和她对视两秒,快速去拿大衣,“我马上去。”

    施凉帮他穿上,“冷静点,也许还是跟上次一样。”

    容蔚然摸她的脸,“亲爱的,我觉得这回是真的。”

    他连烟都戒了,每天就是吃饭睡觉,做运动,尤其是施凉排卵期,更是牟足了劲,这还不中,那他都要怀疑人生了。

    等容蔚然买了东西回来,施凉验完,两人盯着那上面的两条红线,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这东西会有假的吗?”

    “应该……没有吧。”

    容蔚然拿近点看,傻不愣登的,喃喃,“真有两条。”

    施凉哭笑不得,“别再往前凑了,那东西上面还有味儿。”

    容蔚然狠狠把人抱怀里,心里灌进来什么,让他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阿凉,真的是两条红线。”

    “对,是两条。”

    施凉把验孕棒往桌上一按,“走,上医院去。”

    从医院确认了回来,容蔚然路过书店,去买了本字典,饭也不吃了,觉也不睡了,就一手捧着字典,一手拿着纸笔,给孩子取名字。

    “孩子要到明年夏天才会出生。”

    施凉拿走他的字典,“时间还有很多。”

    “不多了,”容蔚然又给拿手里,皱眉道,“取名字很麻烦的,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要准备两个。”

    “你别坐这儿,去把汤喝了,喝不完就放着,一会儿给我喝。”

    施凉满眼笑意的支着头,看男人认真的侧脸,觉得他最迷人的时候就是现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