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70章

第7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吓到孩子。”

    施凉说完,肚子里的小家伙动的更活泼了,小包在这儿鼓一下,那儿鼓一下,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他喝醉了?”容蔚然无语,“昨天也没见这么闹。”

    施凉的眉眼带笑,“估计是坐了飞机,来了别的地方,高兴的。”

    容蔚然追着鼓起来的小包摸,“小鬼,我是你爸,你给我老实点,很晚了,你妈要睡觉了。”

    孩子不动了。

    施凉看看趴在自己面前的大孩子,“我想洗个澡。”

    容蔚然亲着她,“不洗了吧。”

    “出汗了,不洗难受,”施凉推开他下床,“我自己去。”

    容蔚然赶紧去搂她,“姑奶奶,你走慢点啊,我给你拿睡衣,你就站这儿,别自己进去放水,听见没有?”

    “算了,你跟我一块儿去,拿了睡衣再去洗澡。”

    施凉头疼,“我这才六个月,还没有那个地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容蔚然一手拿着睡衣,一手揽着施凉,“你乖一点,别让我担心。”

    施凉拿她的男人没办法。

    酒店的浴室很整洁,很快就有水汽氤氲。

    洗漱用品都是带的,容蔚然挤出洗发精,揉在施凉的头发上面,他的动作熟练,神情温柔,认真,似乎她的任何事,都是大事。

    施凉的头皮被按揉的舒服,她往后一些,把自己靠在容蔚然宽厚的胸膛里。

    容蔚然的呼吸一顿,唇贴上她的后颈。

    前一刻才舒缓过,又来势凶猛,太想念了,还得忍忍。

    怕施凉缺氧,容蔚然没有让她洗太长时间,就给她擦干身上的水,穿上睡衣出去。

    等他把她的头发吹干,她已经睡了。

    容蔚然低头,深情地凝视着眼前的女人,喃喃道,“我还觉得是在做梦……”

    得偿所愿,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

    他竟然拥有了。

    静默了许久,容蔚然亲亲女人的嘴唇,他的嗓音低低的,眼眸微红,“老婆,你辛苦了。”

    睡着的人无意识的发出梦呓,“容蔚然,你给孩子取的那几个名字都好难听……”

    容蔚然满脸黑线。

    婚礼前一天,施凉和容蔚然去了温家。

    施凉跟温父是棋友,好些年没见了,可惜这次她身体不便,坐不住太长时间,也就没在棋盘上交流。

    “叔叔阿姨,我妹妹吃过很多苦,她自尊心强,不太愿意提起过去,如果你们有想知道的,可以来问我。”

    温父发话了,“我们不管她以前的事,只想一家人把日子过好了,别的,不重要。”

    温母也道,“是啊,你温叔叔说的对,过去的,就过去了,不但我们不会提,亲戚们那边也会交代的。”

    她笑着说,“往后沥沥那孩子就是我们的女儿。”

    施凉拢了拢发丝,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日子,她必须去相信,去祝福,不能去对那番话加以揣测。

    坐在旁边的容蔚然不|插|话,他孩子般的低头捏施凉的手指玩,乐此不疲。

    施凉坐的有点不舒服,容蔚然就让她靠自己身上。

    饭后,他们就离开了。

    婚礼当天,施凉作为陈沥沥的亲人,和温父温母坐在一起。

    前来参加婚礼的都是亲朋好友,没有掺杂名利场上的风气,难得的简单。

    以温家的家世,这样做,是考虑到新郎新娘的感受,结婚就该有结婚的气氛,生意场上的那套不该混进来。

    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一切都是西方的流程。

    都说女人穿婚纱的时候,是一生当中最美的,当陈沥沥一身白色婚纱出现时,她的一抬眉,一弯唇,都证实了那个说法。

    新郎温柏安气质高贵,内敛,裁剪得体的西装被他穿出成熟男人的那种英俊。

    幸福的声音悄无声息的敲响,祝福此时此刻的一对新人。

    教堂所有人都保持应有的尊重,安静的目睹神圣的一刻。

    陈沥沥和温柏安面对面站着,他们四目相视,在神父的见证下,向彼此宣誓,戴上戒指,亲吻。

    之后,来宾们的掌声响起。

    底下,容蔚然把施凉的手握住了,用温热宽大的手掌包裹,他还欠她一个浪漫的婚礼。

    施凉知道他心中所想,“形式而已。”

    容蔚然抿唇,“那是最重要的关节。”

    “你别又偷偷背着我捣鼓,”施凉小声说,“我现在穿不进去婚纱。”

    容蔚然看她隆起的肚子,笑的跟什么似的。

    婚礼结束,施凉跟容蔚然在教堂里散步,他们在树荫下停歇。

    施凉看着眼前的景色,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你把结婚证放哪儿了?”

    上回他们回a市扫墓,把证办了,再回来,证就不见了,她找了也没找到,长翅膀飞走了。

    容蔚然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嗯?”

    “别把那本子藏着藏着,就给忘了。”施凉说,“以后要用到结婚证的地方有不少。”

    容蔚然懊恼,他真给忘了。

    施凉看他那样儿就猜到了结果,“你是猪吗?”

    容蔚然,“……”

    他揉额角,“老婆,我要是猪,你呢?”

    施凉,“饲养员。”

    容蔚然嘴一抽,“行吧,你养我。”

    “不想养了,”施凉没好气的说,“回去再找。”

    容蔚然哄她,“不生气了啊。”

    施凉撑着腰坐到长椅上,她不气,就是无奈。

    杵边上把有些刺眼的阳光遮了,容蔚然沉默不语,他当年就藏结婚证,现在还是那毛病,改不掉了。

    总是下意识的觉得,那么做,会有安全感。

    患得患失恐怕会跟容蔚然跟到后半辈子,那是他的病。

    “你坐那儿,我给你拍照。”

    容蔚然来了兴致,他为施凉拍了很多张,就一个画面,却一点都不觉得枯燥乏味。

    倒是施凉累了,她换了几个姿势,“拍好了没有?”

    “好了。”

    容蔚然坐过去,身子紧挨着她,一张张地翻着照片,“回头我洗出来一些放相框里。”

    施凉说,“家里有个大活人,不比照片好看?”

    “出差看不到,”容蔚然说,“相框在全国各地都能看。”

    施凉扫他一眼,唇角微勾,“随你吧。”

    照片里,女人的脸上有着母爱的光晕,她是那么柔美,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悲痛与黑暗。

    能面对生活,重新开始向往,是施凉最成功的一件事。

    回镇上没多久,施凉就接到喜讯,黄金殊的第二胎生了,还是儿子,王建军给施凉打电话。

    “大的小的都很好。”

    施凉松口气,手机那头换成黄金殊的声音,说她想要个小棉袄,买了好多小花裙子,洋娃娃。

    “阿凉,我觉得你那个肯定是个小棉袄。”

    “难说。”

    施凉摸了摸肚子,“我看十有*是容蔚然的缩小版。”

    黄金殊在那头哈哈大笑,中气十足,完全听不出刚生产完的虚弱,“那你就有的忙了。”

    “容蔚然那个护妻狂魔,还不知道能整出多少事来。”

    施凉一脑补,太阳穴都疼起来了。

    要是女孩可能还好一点,如果是男孩,估计要在他爸的醋味中长大。

    月份越往后,施凉就越不想动了,往哪儿一坐都行,她整个人都臃肿了一大圈。

    容蔚然拖她出去晒太阳,“你要补钙。”

    施凉不情愿,“我吃的不少了。”

    “那都不如阳光的照射,”容蔚然皱眉,语气温和,“听话。”

    施凉被他拉着,在院子周围晃悠,没多久就气喘吁吁,要歇。

    容蔚然扶着她坐稳了,拿水给她喝。

    施凉腰酸背痛,感觉自己扛了几百斤的重量,浑身就没一处舒服的地方。

    “屁股疼。”

    “那我给你揉揉。”

    容蔚然说着就上手,“还有哪儿疼?”

    施凉说,“哪儿都疼。”

    腿根那里就跟要裂开了一样。

    她的肚子发紧,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放到容蔚然胳膊上了。

    “我发现自己怀个孕,有了矫情的毛病。”

    容蔚然笑道,“我求之不得。”

    “阿凉,怀孕对谁来说,都是很累的,你这样,是正常的。”

    施凉被安慰了。

    “晚上你给我揉揉小腿,很疼。”

    “好。”

    施凉的肚子显怀,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别人见了,都以为她马上就要生了。

    每次她都要解释一下。

    天气炎热,进入一年当中最热的阶段,施凉开始行动吃力,做什么都不方便,睡觉是最痛苦的,怎么躺都难受,好不容易睡着了,不是被尿意胀醒,就是饿醒,更麻烦的是,连翻身都要容蔚然帮忙。

    施凉失眠,容蔚然也睡不了,两人都等着他们的小宝宝出来。

    同样在期待的,还有刘老,王奶奶,小元小邱,以及a市算着时间的几人。

    施凉以为自己不会换上产前忧郁症,她高估了自己。

    怎么都没办法忽略那种焦虑感。

    施凉撑住额头,工作上的事,她都能应付的游刃有余,这件事,让她忐忑不安,也没那么从容淡定。

    “你也会像黄金殊那样,平安顺利的。”

    容蔚然把她的头按向自己,和她抵在一起,“不要胡思乱想。”

    施凉有些后悔,“我运动量不大。”

    “够了,”容蔚然说,“我问过王建军,他说黄金殊怀孕后基本都在家里窝着,床上躺着,只在最后的时候走了走,镇上有这种情况的也有不少,主要还是看体质。”

    “你的胎位正,各方面检查都没问题。”

    施凉想想也是,她又一次被这个男人安慰了,似乎只要是他说的,都有一种力量,“我想听你唱歌。”

    于是容蔚然去拿吉他,坐在她身边,唱歌给她听,还是那首《月半弯》,他们都熟悉透了,无数次在午夜梦回时,会忍不住去哼唱,回忆过往。

    听一首歌,爱一个人,就这样一辈子。

    黄金殊家老二办百天的时候,施凉被推进待产房,快生了。

    容蔚然在外面听着她的叫声,唇线绷的紧紧的。

    他来回走动,不停看腕表,每一分钟都那么难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