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77章

第7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凉二胎很顺利,生了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名字是刘老取的,容慎言。

    刘老希望孙子以后去了外面,到大城市里发展的时候,能够像他父亲那样,做到谨言慎行,即便事业没有多大的成就,做人方面,也会是成功的。

    老二的小名叫肉肉,这是他亲姐取的,说他身上肉乎乎的,很软,很好捏。

    做了姐姐,容唯一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更懂事了。

    虽然家里人都没提任何要求,她却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再像过去那么任性,吵闹了,因为弟弟要睡觉的,那样才能快快长的跟她一样高,变成大孩子。

    “唯一真是个好孩子,知道想着弟弟了。”

    谁都这么说。

    容唯一会不好意思,还要小大人似的说,“我是姐姐,姐姐要照顾弟弟的嘛。”

    长姐如母,容唯一自己还是个小屁孩,就要抢妈妈的活干。

    施凉要给儿子喂水喝,容唯一爬上床,把脑袋凑过去,问东问西,然后就爬下床去拿奶瓶倒水,严肃的试水温。

    确定是妈咪说的温的,容唯一才拿给弟弟喝,“他好小哦。”

    “妈咪你看,他的脚只有这么点大。”嘴里说的,还拿手比划,“手也是,太小了。”

    施凉说,“你以前也是这么小。”

    “是么?我不记得啦。”容唯一看着弟弟喝水,“妈咪,他饿不饿啊?”

    “我有好多吃的可以给他吃,有牛奶……草莓棉花糖……果冻……甜甜圈……还有蛋糕!”

    施凉觉得有必要跟女儿讲明一点,她的脸一扳,“唯一,弟弟还小,不能吃你吃的那些东西,会拉肚子的。”

    容唯一哦了声,“知道啦。”拉肚子很难受的,她不会让弟弟难受。

    施凉说,“出去玩吧。”

    容唯一走到房门口了,又蹬蹬蹬的跑回来,拽着施凉的衣服说,“妈咪,以后你管着爹地,肉肉由我来管,好不好呀?”

    施凉听了,好半天都没回神,她把这句话说给容蔚然听,“是不是你教她说的?”

    容蔚然放下文件,“不是。”

    施凉蹙眉,一脸怀疑。

    容蔚然无奈的表态,“如果是我说的,就让我一周都不行。”

    这誓发的太大了,还毒。

    施凉暂且信了。

    容蔚然把她拥进怀里,下颚抵着她的肩膀,“姐弟俩的感情肯定能从小好到大。”

    施凉的眉心舒展,“你继续忙吧,我去看看唯一,她正是乱疯的时候,一会儿就能跑没影。”

    容蔚然拉她,“唯一都让你管我了。”

    施凉斜眼,“容先生,你多大了,还要人管?”

    容蔚然把她拉到腿上,手臂圈在胸膛里,“家里有三孩子,你说的,我可还记着呢,记一辈子。”

    施凉说,“我去拿扫帚。”

    容蔚然疑惑,“干嘛?”阿姨打扫的很干净,也没弄脏。

    施凉说,“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容蔚然,“……”

    他挠施凉的痒痒肉,胳肢窝,脖子里,都是她受不了的几个点。

    施凉很怕痒,她笑的前俯后仰,趴在容蔚然身上快笑岔气了,求饶了才被放过。

    “我没劲了,你去看看唯一。”

    容蔚然没动。

    施凉踢他,没用什么力道,又在他唇上亲了亲,“快去。”

    容蔚然去了,很快就回来了,“没事,小元小邱陪她在院子里跳绳子。”

    “老二睡了,有阿姨看着。”

    施凉放心了,她在卧房的衣橱上面第二个柜子里拿出一个袋子,坐沙发上捣鼓了起来。

    容蔚然看清是什么后,他的唇边一抿,憋着什么,“老婆啊……”

    “唯一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看你在绣这个了,现在唯一她弟都出生了,你还在绣。”

    施凉把图摊开,“太难了,我当初应该买个简单点的。”

    容蔚然说,“我记得我有跟你提议。”

    施凉瞪他。

    容蔚然咳了一声,“慢慢绣,不急,什么时候绣好了,就什么时候去裱了挂客厅里。”

    “今年我不忙,能绣完的,”施凉翻着袋子里一股股的线,“过来给我穿针。”

    容蔚然的视力很好,比施凉好了不是一星半点,他利索的穿针,看了眼图,忍不住说,“老婆,一共五个字,你才绣了两个。”

    施凉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驳,“背景的花我绣的多,很复杂。”

    容蔚然看她拿着针,一脸无从下手的样子,就知道说今年能绣完纯属扯|蛋,“那就让小元小邱她们去绣。”

    施凉说,“不行。”

    她的态度坚决,“换了人,这图就没什么意思了。”

    “你别坐这儿了,去书房吧。”

    容蔚然不走,手摸着她的腰,“我不说话,还不行么?”

    “不行,”施凉说,“你喘气都能影响到我的发挥。”

    容蔚然的面部一抽,还发挥呢,拿针的姿势都不对,往下戳来戳去的。

    他硬是没走,坐旁边看施凉绣十字绣,又去看她,眼神温柔,深情。

    绣了一会儿,施凉的眼睛酸涩,叫容蔚然去卫生间拿眼药水,她滴了两滴,舒服了些。

    容蔚然摸着她眼角的疤,“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发现?”

    施凉说,“发现了也不会怎么着,那时候你恨不得掐死我。”

    容蔚然皱眉,“谁说的。”

    他捧住爱人的脸,“阿凉,我掐死自己,都不可能掐死你。”

    施凉把针戳到手指头了,她将图和针线收进袋子里。

    容蔚然看她,“这就不绣了?”

    施凉说,“不绣了。”

    她坐到容蔚然身上,轻车熟路的去解他的衣扣,皮带,唇压了上去,沾上他的气息,撬入。

    情感支配着行动,这是施凉现在最想做的。

    容蔚然在她热情的间隙里低笑,胸口发出愉悦的震动,喃喃的说了声,“妖精……”

    老二会走路以后,施凉觉得她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安宁的境地,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着孩子们长大成人,等着她跟容蔚然老去。

    施凉在盛夏的一个晚上,事后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深蓝色绒面的小盒子,对着吃饱喝足,神情慵懒的男人说,“容蔚然,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容蔚然愣怔半响,哑声说,“愿意。”

    下一刻,他恼怒,眼中是藏不住的激动和狂喜,“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

    施凉的眉梢轻挑,难以遮掩的笑意,“都一样。”

    容蔚然无语,完全不一样好吗?

    他们还差一个婚礼,一个誓言,这些年总是在忙,忙着工作,孩子的养育,想起来的时候顺再推推,一推就推到现在。

    “老婆,要不重来一次,换我……”

    容蔚然的鼻尖上一软,他什么话都没了。

    抵着他的额头,施凉的指尖划过他的喉结,“我查了日历,也问过金殊了,这个月十七号那天的日子不错,你把那天空出来。”

    “十七号?”容蔚然说,“那不就是一周后吗,匆忙了,来不及准备。”

    “没关系,”施凉在他的下巴上咬了一口,“我都筹备好了。”

    “你只要准时以新郎的身份出席就好。”

    容蔚然,“……”

    他怎么会有一种即将要嫁人的感觉,紧张,还有点兴奋。

    婚礼就在镇上,不邀请生意场上的那些人,这是施凉的意思,容蔚然没有意见。

    以他们夫妻俩在商界的地位,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

    前来的只有施凉和容蔚然这一路风风雨雨的走来,依然在他们身边的人,黄金殊一家,陈沥沥一家,还有姜淮和张范一家。

    楚禾也来了,她是容蔚然邀请的,接到电话后就将工作重新做了安排。

    姜淮远远的就看到楚禾了,他点头打招呼。

    张范一脸暧|昧,“认识?”

    “她是容蔚然以前的主治医生,楚禾,”姜淮说,“一年多以前,我在a市碰过一次。”

    张范哦道,“就记到心里了?”

    姜淮抽嘴,不想搭理。

    “老哥们,我家妞妞上学了,你连个暖被窝的都没有。”

    张范摇摇头,“等着,我帮你一回。”

    姜淮叫不住,眼睁睁看着张范往楚禾那里走去了。

    他按额角,这都什么事啊。

    张范去的快,回来的慢,婚礼快开始了才见着人,“不问问我都跟他聊了些什么?”

    姜淮看花看小草,看风景,耳边的一句话拽住他的注意力,“她还是单身。”

    “你这样的奇葩,我竟然又遇到了一个。”张范说,“人是长的小了点,但是该有的都有,尺寸也可以……”

    “对了,她家里一直在给她安排相亲,有那心思就赶紧的。”

    姜淮抬脚走了。

    张范闷声笑,哥们,祝你好运。

    婚礼的流程很简单,与其说是婚礼,不如说是老朋友间的一场聚会。

    施凉穿上婚纱,丝毫不比豆蔻年华的女孩子要差,她的身上有上位者的气息,更多的是求而得之的幸福。

    旁边的容蔚然依旧挺拔修长,轮廓清晰,岁月带给他的东西都凝聚成魅力,在他的眉目之间。

    也就是施凉有那个自信,也放心,否则换个女人,会成天担心自己丈夫会被其他人勾|搭上。

    婚礼结束以后,施凉跟容蔚然走在花开遍野的小路上,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眼前有蓝天白云,嬉闹的蝴蝶,和那片海。

    施凉张开手臂,“我爱这座小镇,我爱这片大海。”

    她侧头,音量轻下去,宛如亲密的呢|喃,“我最爱的,是你。”

    容蔚然捏着施凉的下巴,热切又不失温柔,吻,情炙热,他们会永远这样下去,到天荒地老。

    容唯一上小学的时候,容慎言会跟在她屁股后面,软糯糯的喊“姐姐”了。

    放学回家,容唯一有气无力的把书包一丟,趴在桌上叹气,“不想写作业。”

    容慎言拽她的手,“姐姐,我们去玩吧。”

    “不玩。”容唯一换了一边的脸搭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姐姐还有好多好多好多的作业。”

    容慎言不高兴的扁嘴,他也不吵不闹,就安安静静的靠门站着,头抵着,手攥在一起,特别可怜。

    容唯一抓抓头,“走,去玩。”

    容慎言吸吸鼻子,立马就扬起笑脸,“嗯!”

    姐弟俩去海边捡贝壳,找蟹子,堆城堡,没过一会儿,就有个男孩跑过来了。

    容慎言不喜欢纪白杨,因为他总是跟着自己的姐姐,是跟屁虫,大家都这么说。

    “姐姐,你不要跟他玩了。”

    “不行啊,”容唯一说,“他长的那么黑,又丑,只有我愿意跟他玩。”

    容慎言顿时觉得纪白杨没那么讨厌了。

    他找到一个很漂亮的贝壳,开心的捧着,“姐姐,这个给你。”

    容唯一说,“好好看。”

    她装不下了,就喊了声,“小黑,给我收着,回去了再给我。”

    纪白杨黑着脸,“噢!”

    三个小孩在沙滩上玩了一身沙子,坐地上脱鞋子,把里面的沙子往外倒。

    容慎言擦着小脸,“春阿姨说海上有个岛,妈咪就是从岛上出来的仙人,她说岛上还有其他仙人。”

    容唯一,“你想去岛上玩吗?”

    容慎言用力点头,“想!”

    “姐姐也没去过,也想去,”容唯一托着下巴,“游过去吗?好远哎。”

    闷不做声的纪白杨发出声音,“去年有船从岛上出来了。”

    容唯一睁大眼睛,拉他的手问,“什么时候?”

    纪白杨的脸有点红,“就是……就是……你请我吃蛋糕的那天……”

    容唯一想了想,那不就是妈咪过生日的时候吗?

    纪白杨低头看被拉的那只手,恨不得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偷听我爸跟叔叔说话,下个月他们会上岛。”

    容唯一眨眼,“不是去不了吗?”

    纪白杨也不懂是为什么,只是说,“现在好像可以去了。”

    “我听我爸说过,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去过一次,说岛上很漂亮,有很多你家院子里的那种花。”

    “比我家院子里的还要多吗?”

    “多,”纪白杨说,“大片大片的。”

    这句话让容唯一有了很大的决心,她一定要去看看,“纪白杨,你想办法,要是你能让我去岛上玩,我就……”

    纪白杨傻愣愣的,“就什么?”

    容慎言也是那表情,姐姐不会要把她最喜欢的娃娃给他吧?

    容唯一认真的说,“就把你当做我最最好的朋友。”

    容慎言松口气。

    纪白杨满脸涨红,“行!”

    回家,他就在爸爸身边打转了,愁眉苦想。

    “爸,如果已经答应了别人,是不是就一定要做到?”

    “那是当然,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好吧,纪白杨咬咬牙,学习都没这么努力过。

    到了那天,码头真有一艘要出海的船,一些人在搬着东西,三个小孩躲过大人的视线,顺利混上船,找到藏身的位置。

    大人发现的时候,船已经到了岛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