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一剑的光芒 > 七、奇遇

七、奇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常小飞看着不说话却眼睛直直盯着前方的徐青山,竟感觉这人实在奇怪,他有时候那样善谈,有时候却沉默不语,他的额头和脸上已有了皱纹,但一双眼睛犀利逼人,威气摄人,这双眼睛又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这人实在奇怪。常小飞心头已对徐青山增了好几分亲近感。

    徐青山突然转过了头,看着常小飞,微笑,问道:“刚才听常兄弟说,你被柳惊魂逼下了悬崖,却是怎么回事?”常小飞便将身坠悬崖前的事告诉了徐青山。徐青山喟然长叹一声,道:“似柳惊魂这样的人,骇人的不一定是他的快剑,而是他的心计。”

    徐青山又看着常小飞,疑惑道:“摩天崖高不可测,以下更是深不见底,常兄弟身入无底之壑,竟安然无恙,却也是奇事。”

    常小飞苦笑一声:“常小飞出来江湖,本不知害怕是什么东西,直到柳惊魂对我说了那些话,才让我感到了恐惧,而当我的身体坠落而下的时候,逆风而上,那是多么的寒冷,多么的刺骨,那时的恐惧是起初恐惧的百倍。而却也是常小飞命不该绝,竟坠入一条湖中,湖水极深。常小飞自幼熟悉水性,是以活了下来。”

    徐青山高兴非常,道:“如此说来,自当是常兄弟本性善良,自有此福报,实是值得高兴之事。”

    常小飞道:“大哥可知道我活下来之后遇到了什么事?”

    徐青山道:“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常小飞道:“我游上了湖水之后,见有一个山洞,外面杂草乱生,洞口几近遮挡不见。我拨开了杂草,进了山洞,漆黑一片,于是我顺着山壁,慢慢往前走,渐渐却有了亮光,而也越来越宽,到了最后,变得很宽敞,很明亮,原来在那一头有阳光照入。”

    徐青山道:“常兄弟到了这么一个山洞,却不知接下来遇到了什么?”

    常小飞道:“一具尸骨。”

    徐青山奇问:“一具尸骨?”

    常小飞变得严肃起来,且带着忧伤之情,道:“就是一具尸骨,在仰坐着的尸骨旁,有一个木盒子,上面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木头已腐朽。”

    徐青山问道:“却不知盒子里所放何物?”

    却说常小飞见了这盒子,于是轻轻开启这盒子,你道里面是何物?乃是一个玉佩。常小飞一见这玉佩,感觉是那么熟悉,却原来与自己身上带着的一模一样。而这个玉佩上的两行行楷小字是:“海誓山盟皆可断,斯缘深深无尽头。却正于自己所拿的玉佩互成一对,他将两块玉佩左右一合,竟就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形,两行行楷小字亦相对为双,就在这时,只听卡隆一声,地上尸骨左侧的地面就裂开了一道口子,却见里面放着一块叠成方形的黄绸锦,常小飞取出绸锦,掀开才发现是一本书,上写四个字:玄天九诀。而书的底部却附着一张纸,行楷书写着一段话,如下:

    小飞吾儿,见字如父。为父不知是否汝可寻得此处,见父之言。然为父与汝母分别携带父之玄天玉珏,父得雄珏,汝母得雌珏。汝母定会将此珏交于汝,是以为父在此设此机关,吾儿或可见此玄天九诀。父为恶徒所害,殒命身死,望吾儿能习得为父之武功,传吾之志。为父平生最恨且耻者,剑魔洪荒,恶徒郝天存也。为父有愧者,汝母、汝、冷如霜三人也,然冷如霜致我身坠悬崖,为父遂无愧疚于她,惟汝母之恩未报,汝之养育未施,吾儿如若身入江湖,万不可有恐惧心理,江湖之险恶,不在武力,在于人心,吾儿当牢记,汝父遗言。

    却说常小飞读完这话,又见完整之两块玉珏,才知此就是自己的生父,顿时向尸骨瞅去,竟悲从心起,呜咽起来。最后将那尸骨负出去,埋于洞外,坐着一直发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而又回想了父亲后面说的那些话,再联想到了将自己打下悬崖的那个人,乃顿悟了许多,竟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亦不再有一丝难过和忧伤。于是将那玄天九诀装到了胸中,起身大步而去。

    徐青山听了常小飞的所遇后,大为惊讶,道:“如此说来,常兄弟为玄帝之子是没什么错的了。玄帝近十年绝迹江湖,武林中人都以为玄帝是归隐了,谁知道有这样的事。常兄弟也不要难过,人死不能复生,你好好地活着,才能让你父母在九泉之下瞑目,常兄弟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徐青山,我徐青山定会尽力而为。”

    常小飞见徐青山言辞恳切,又正气凌然,对徐青山更是增加了万分好感,正要说些感谢的话,却听徐青山道:“听玄帝遗言,却应该就是被昔日玄道门的郝天存和冰宫宫主冷如霜阴谋打下摩天崖了。而这郝天存和冷如霜亦消失了有十年时间了,却不知身在何处。”徐青山说完,却见常小飞露出忧伤之容,遂不再说这些事,道:“常兄弟,走,咱俩喝酒去。”常小飞本就苦闷心伤不已,遂道:“好,徐大哥,咱俩喝个痛快。”

    二人向胡老爹的酒馆走去,胡老爹肯定准备了很好的酒,但喝了酒,前面的路还是得走,徐青山心里也很苦,他何其盲目,何其无助,然而路还得走。常小飞不知道玄帝是什么人,但他是他的父亲,一个人没见过他的父亲一面,突然见到了父亲的尸骨,该是怎样的感觉?这伤痛难道是能用酒抚平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一剑的光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1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12并收藏那一剑的光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