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一剑的光芒 > 十四、昔日旧事

十四、昔日旧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常小飞被敲门声惊醒,又听门外凌厉的声音,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推开门一看,见一个高大威武、青面阔口的黑衣大汉怒视着他,乃不知此人就是薛迎,开口道:“你是谁?”薛迎见是一个英俊的年轻小子,更生了几分怒气,呵道:“你又是什么人,怎么在这里,苏眉和你什么关系?”常小飞道:“她对我很好,我对他也自然很好,你为什么要问?”薛迎嘿嘿两声,道:“你是不是和她睡过觉了?”常小飞一听怒极,呵斥道:“请你说话尊重点。”话未落,薛迎的长刀已扫向常小飞,出刀之快,难以形容。而刀却在眨眼间长在了常小飞的两指中,薛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根本没看见常小飞如何出手的,只是现在他的刀已无论如何动不了了,他本暴躁性急之人,一声大喝,一用力,刀竟断了,一截掉在了地上,另一截捉在自己手里,他拿着这一截断刀开始发呆,而常小飞已向屋子走去。突然薛迎攥着一截断刀,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样冲向常小飞,常小飞一转身,那断刀便在他胸膛划了两下,而常小飞一时急迫,伸手便夹住了薛迎的手腕,只听咔嚓一声,薛迎的右手齐腕而断,带着那半截断刀,掉在了地上,鲜血肆流,人却已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呻吟嘶叫。常小飞看着薛迎的惨状,乃道:“我放过了你,你却又要杀我,我才伤了你的。”话刚说完,却见薛迎突然爬了起来,拿起地上的断手断刀,踉跄走了出去。常小飞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可怜,一个人一旦成了一个无用的废人,本就会十分可怜的。

    薛迎歪扭着走了好久,却见前面背身站着一个身材美妙的人,是个女人,这女人转过身,却是苏眉。薛迎此时见到了这个被他肆意蹂躏的弱女子,竟心里生出了几分恐惧,而此时他已没有丝毫勇气去对她发号命令,甚至都不敢去看她。她笑得很开心,她看着他昔日怒睁着而此时呆滞无光的眼睛道:“你怎么会输在他的手里,他只不过是个孩子。”薛迎看着她的脸,竟有几分可怖,但他总觉得她不过是个小女子,他虽然那样对待她,但他也是为她做了很多事,她应该不会遗弃他的。但是他错了,她从不会要一个无用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在生理方面还算是个男人。她笑着道:“你走吧,从此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薛迎突然觉得自己已变得一无所有,右手已废,已不能捉刀,而这个被他占有的女人亦轻易就遗弃了他。他带着哀求的语气道:“我还可以为你做事,相信我。”她笑得很灿烂,道:“那么我问你,你还能为我做什么?对了,那件事你还是可以做的,你是不是自认为在那方面很厉害?告诉你,你是我遇到的男人里面最不中用的。”薛迎如同身入深渊,他已绝望到了极点,他想冲上去撕碎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又觉得没什么意义,当然他确实已做不到。他突然用左手捡起了眼前的断刀,一抬手就插进了自己的胸膛,这是他此时唯一能办到的事。苏眉是个爱干净的女人,所以她很快就将这一具尸体埋进了土里,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流,她见了血会头晕,会感到恐惧。她擦了擦汗,满意地舒了一口气,便去找常小飞,她看见常小飞仍在出神,问道:“我在路上竟看到了薛迎的尸体,他的右手断了,是谁杀了他?”常小飞才知刚才之人就是薛迎,道:“他刚才来找我,在我跟前侮辱你,我很生气,是他先拔刀要杀我的,我夹断了他的剑,刚要离开,他却又向我冲来,当时情况危急,出手竟夹断了他的右手,最后他拿起断手就跑走了。”常小飞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战战兢兢地向家长报告事情的经过,但他哪里知道,这个女人怎么会介意他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苏眉道:“那他应该就是自杀了,你要知道,让一个成了废人远比杀了这个人更严重。但薛迎这样的人,死了活该,小飞,以后咱俩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我真的很高兴。”常小飞也高兴了起来。

    却说公孙红离去之后,贺老先生才道:“徐大侠,你可知这位道长是谁?”徐青山道:“如果晚辈没有猜错,眼前这位道长便是名动武林的四大高手之一九华真人。”老道人正色道道:“少侠猜的不错,但少侠可知贫道此来的目的?”徐青山沉吟良久,乃道:“昔日我师傅曾受教于真人,而师傅刚刚罹难,真人此来,莫不是为了这事?”九华真人立时道:“道兄,那就带徐少侠内室说话吧。”却说贺财道老先生与九华真人一同起身,徐青山跟在后面,三人穿堂到了内室,却见到一面棺材,徐青山立时掀开棺盖,里面正是万俊风的尸体。徐青山突然见到师傅的尸体,竟悲痛不已,于是跪在棺旁,几近哽咽。

    许久,徐青山才起身,慢慢合上棺材,便问道:“却不知真人何处觅得先师遗体。”九华真人怅然道:“几日前的一个夜里,有人于夜里来到九华山,口里含糊不清地喊叫着,贫道出去一看,乃是你师万俊风,而当时他满身是血,已然奄奄一息。贫僧见他面象赤红,而左手心发黑,正是中了昔日神宫梅水毒。但神宫已于十年前消失于江湖,神宫宫主更是不知所踪,却何故梅水毒又重现江湖?贫道又仔细检查,确定为梅水毒无异,梅水毒为武林不治之毒,贫道亦难以治愈,是以很快你师便离世而去。次日,就传来神剑门罹难的消息。于是贫道便负着你师之尸体来找你,只因你是神剑门唯一嫡传弟子。”徐青山道:“神宫既已消失于江湖十年,而神宫梅水毒重现江湖,难道是神宫宫主重出江湖?而下毒之人又是如何下的毒?但我看所有尸体上都有剑伤,却显然是厮杀所致。”九华真人道:“我们现在尚不能断定神宫宫主是否重出江湖,但这件事一定与神宫有渊源。所下毒之人,必是让神剑门没有防备之人。还有,中了梅水毒,往往会神志错乱,杀戮自残,重者自震心脉而暴毙。是以神剑门弟子身上的伤,实际是互相杀戮所致,你师傅功力较深,乃强力驱毒,不致心性大乱,他一路坚持到九华山,本想告知贫道什么,只因梅水毒毒性之大,已耗尽他所有功力,最后毒性侵遍全身而死。”

    徐青山叹道:“早闻神宫之梅水毒毒性之大,天下少有,原来不是虚言。敢问真人,神宫宫主冷如霜是怎么样一个人?”九华真人长叹一声道:“冷如霜本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弱女子,却因一个人而变得十分可怕。”徐青山那天听常小飞于玄帝的遗书中提到冷如霜,于是问道:“这个人是不是玄帝?”九华真人奇道:“你又怎么知道?”徐青山遂将常小飞的经历告诉了九华真人,九华真人一阵唏嘘,脸上露出悲伤之情,竟陷入回忆,怅然道:“他竟已经不在人世了,他竟已经去了。”念叨了很久,才回过了神,道:“玄帝仁义有德,为武林人所敬仰,亦是贫道之至交。谁知却因早年风流之事付出了生命。刚才你说那位小友的母亲叫做常婉柔,那便是了。”

    徐青山道:“但求真人讲一讲这段故事。”九华真人怅然长叹,道:“当年玄帝远赴科考,邂逅一富家小姐,美貌贤淑,爱怜不可自拔。那女子亦深爱玄帝潇洒大气,从此如胶似漆。但玄帝生性风流,竟又迷恋上了那富家女子的一个丫鬟,此事最后被那女子发现,顿时发怒。最后这女子让玄帝在她和那丫鬟之间做个选择,玄帝答应不和那个丫鬟来往,但不许那女子惩罚那个丫鬟,那女子答应了玄帝的条件。谁知在一个夜里,玄帝居然带着那个丫鬟偷偷逃离出去,再也没有音讯。那女子一时悲愤交加,在一个夜里亦离家出走,再无音讯。”

    徐青山道:“不知后来的事如何?”

    九华真人道:“后来玄帝创立玄道门,成为一代武学宗师,他的夫人,便是当年那个丫鬟,她的名字叫做常婉柔。而同时,江湖有一个组织,一直跟玄道门过不去,玄帝曾遭多次暗杀,而这个组织的名字,就叫做神宫,这神宫的主人,便是一个叫做冷如霜的女人。”

    徐青山道:“敢问真人,这冷如霜是否就是昔日被玄帝抛弃的女子?”

    九华真人道:“不错,冷如霜多次刺杀玄帝未成,远赴塞外,练得奇毒梅水毒,竟遣人混入玄道门,在玄道门下毒,而常婉柔身中神水毒,不治而死,玄帝一时悲愤不已,心灰意懒,终在十年前退隐江湖,再无其踪迹,玄道门亦从武林消失,而与此同时,冷如霜与她的神宫亦消失于武林,再无音讯。”

    徐青山道:“但从玄帝遗书上所说,玄帝夫人竟没有死,而是与她和玄帝的儿子一起生活,书中又说玄道门郝天存与冷如霜合力将他打下悬崖,却有这样的事。”九华真人道:“玄帝用半生时间创出玄天九诀,而玄天九诀中最厉害者,乃是玄天一指,那位小少年指发如此厉害,则为玄帝之子亦大有可信之处。但常婉柔身中梅水毒,怎能复生?郝天存为玄道门大弟子,颇得玄帝之学,然其与冷如霜合力对付玄帝,实在出人意料。如此的话,冷如霜与郝天存则尚在人间了。”

    徐青山思索片刻,道:“那日晚辈眼见师门罹难之后,遇见丐帮柴潇长老,乃认为神剑门灭门之事为魔道门所为,意在夺取名剑,一统武林,真人以为如何?”

    九华真人道:“洪荒痴迷剑招,几近入魔,其唯一的目的,便是打败所有高手,成为武林第一。昔日与玄帝一战,成为轰动武林之战,玄帝败在了他的手里。但此人近十年内再没有出现在江湖,据说一直深居魔道门,要说此事乃魔道门所为,贫道倒觉不然,以洪荒这样的人,绝不会轻易出手,而且如此招祸,冒天下大不为之事,他决不会做。他一出手,便要一击必中。”

    徐青山道:“如此说来,当非魔道门所为,那么却到底是何人所为,难道真的是冷如霜吗,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九华真人轻捋胡须,道:“凡事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们还是让你师傅入土为安为好。”

    徐青山道:“真人所言极是。”贺老先生亦点头称道。

    徐青山带了两个人,告别了九华真人和贺老先生,抬着棺材向贺府而出,待到大门处,听到一女子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徐青山回头,却是贺蓉蓉,仿佛几年前的模样,徐青山一时看得痴了,好久才开口道:“蓉蓉,你还好吗?”

    这女孩就像一个永远快乐的天使,无论她的心里多么悲苦,她的笑容总是挂在脸上,竟连别人都会因她而不再悲伤。她道:“我很好,只是这几年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样。”

    徐青山道:“蓉蓉,你可知道我为什么离你而去?”

    贺蓉蓉笑了,笑得很凄凉,道:“我知道,我昨天见到他了,只有他那样的人,才配做你的朋友。但于我,更应该感激他,几年前他救了我一命,几年后他又为保护我而来到贺府,我更不是草木,怎会无动于衷。”

    徐青山叹息一声:“公孙红经历了太多的苦痛,他一次次从别人的鄙夷与轻贱中站了起来,蓉蓉,公孙红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我不想朋友难过,不想朋友失落,你能明白吗?”

    她笑了:“我明白,你去做你的事吧,多一些公孙红这样的朋友,路便也好走。我不会选择你,更不会选择公孙红,我只希望你们平安回来。”她笑得很开心,谁又知道她心中的苦。

    他终于头也不回地走了,到了完全看不见那楼阁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独自发着呆。

    徐青山蹲在师傅的坟头,看着这一片同门的坟冢,满是凄凉与伤感,终于,他向师父同门辞了行,向大道上走去,他走得不慢也不快,真正的行路者都是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在保存体力的同时又不浪费时间。他已不知道自己到底走过了多少路,然而走了数不清的路,路依然没走完,这只因为本就没有能走完的路,即使生命的结束,路亦不可能走完,只不过走路的人就换成了另一个人而已,正因为这样,人世才会世代兴替。

    徐青山继续往前走着,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老人坐在地上,不断地咳嗽着,他的身旁躺着一个人,一个死人,这死人是屠海。而这老人,竟是那么熟悉,但是记忆中他好像没有这么苍老,憔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一剑的光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1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12并收藏那一剑的光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