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一剑的光芒 > 十八、身脱盗名

十八、身脱盗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青山与慧性、慧禅进了大雄宝殿,乃见盘膝闭目而坐的慧灯立时起身,慧性、慧禅合掌向掌门行礼,慧性道:“掌门师兄,失窃之经书已于密室寻回,乃在徐施主之手,不知掌门师兄以为如何?”慧灯双目看向徐青山,合掌道:“阿弥陀佛,徐施主已然得手,为何仍处狼室,老衲实在不解。”徐青山道:“我若说盗取少林经书的不是我,大师便信不信?”慧灯道:“徐施主须知,一切罪孽谎言都逃不过我佛如来的法眼,徐施主若并非盗经之人,又何须在乎老衲信与不信。”徐青山道:“只可惜要向我问罪的是大师你,并非如来佛祖。”慧灯道:“施主口舌之利,亦非常人能及,且以徐施主的为人,贫僧自然不信此事乃施主所为。”徐青山正要说话,却听一中年僧人道:“方丈,武林群雄已在殿外相候。”慧灯道:“慧性、慧禅两位师弟,你二人出去会客,老衲与徐施主稍后就到。”慧性看了看徐青山道:“但徐施主剑法高深,掌门师兄......当......”慧灯道:“像徐施主这样的人,如若不是自愿来少林寺,怕也没人能请他来这里,徐施主绝不会为难老衲,只管去就是。”慧性、慧禅合掌行礼,出了大殿。

    慧灯道:“此次盗经杀人一事,若真与徐施主无关,则或可为何人所为?”

    徐青山道:“此事徐某亦无头绪,屠海挖掘地道偷得经书,已是事实,但幕后操纵却是何人?少林寺里可有此事之参与者?”

    慧灯道:“少林寺内绝无盗经之参与者。”

    徐青山问道:“敢问大师,何人可进入少林寺藏经阁?”

    慧灯大师道:“能进入藏经阁者,除了老衲,还有三人,乃是慧性、慧禅、慧悟三位师弟,其余弟子皆不可进入藏经阁。”

    徐青山道:“藏经阁一般为何人看管?”

    慧灯大师道:“藏经阁自老衲做了方丈之后,一直为慧悟师弟看管。”

    徐青山道:“慧悟大师如今却在哪里?”

    慧灯道:“经书失窃之后,慧悟师弟悔罪不已,已自行辞去职务,面壁思过去了。”

    徐青山问道:“如此说来,四位大师应都有盗经之嫌疑?”

    慧灯道:“不错。但我师兄弟四人已在少林寺相处不下二十载,而猜忌同门亦为本寺不许,是以老衲亦不敢在三位师弟身上去推测。”

    徐青山笑道:“但如若真是四位大师中之一位,那么不去深究,则盗经之人永远不会被人知晓,武林之劫难怕是再难以化解了。”

    慧灯道:“但老衲实在想不出会是寺内何人所为?”

    徐青山道:“在下似乎听说慧性大师乃是二十年前出家,而慧禅与慧悟大师乃是自小出家。”

    慧灯大师道:“不错。”

    徐青山道:“慧性大师出家之前却是何人?”

    慧灯略有所思,道:“慧性师弟入寺时,年方三十岁,为神武镖局少镖主史凡,只因被仇家追杀,父兄皆死于仇人之手,自己拼死逃出,无奈之下来到少林寺。”

    徐青山道:“昔日神武镖局一夜间从江湖上消失,确有此事,而此事确乃二十年前之事。”

    慧禅道:“是以慧性师弟绝不是盗经之人。”

    徐青山道:“慧性大师逃到少林,可再有仇家寻至?”

    慧灯道:“慧性师弟乃是在混乱中逃出,仇家并不知其到了少林寺,而慧性师弟自后以经书佛语为伴,世上早已不知道之前的史凡这个人,亦再不会有仇家。”

    徐青山道:“大师可知二十年前神武镖局的仇家到底是谁?”

    慧灯道:“老衲实在不知。”

    徐青山道:“想必昔日武林中之神宫,大师应有所闻吧?”

    慧灯道:“确有所闻,其与玄道门之恩怨老衲亦知晓。”

    徐青山道:“江湖早就盛传,玄帝归隐之后,神宫冷如霜一心要找出玄帝,而玄帝生前与神武镖局史道非为至交,冷如霜竟一时迁怒于史道非,遂有神武镖局之灭门之祸,而事后,铁琴先生等几位前辈亲历现场,史镖头三个儿子的尸体俱被认出,哪有一个幸存?”

    慧灯大惊:“如此说来,难道......”

    徐青山道:“必是慧性来少林时说了谎,他自知少林寺不知江湖事,遂借以神武镖局做为幌子,却不知没有不透风之墙。”

    慧灯道:“那么慧性师弟入寺之前到底乃何人?”

    徐青山道:“不知慧性身上可有特别之处?”

    慧灯道:“特别之处,不错,慧性师弟的左胸前乃有一火烧印记,皮已烧掉,留下一块伤疤。”

    徐青山道:“当年神宫之男弟子,皆在左胸处刻有一玄字,乃是冷如霜对玄帝怀恨在心之意。”

    慧灯大师惊道:“竟然会是他!”

    徐青山道:“敢问大师,少林寺经书失窃之事之前可有发生过?”

    慧灯沉思片刻,才道:“这本是少林寺不愿公开之事,但对于徐施主,老衲亦没有所回避的了。之前确还有经书失窃之事,那时老衲还未做上方丈,而看守藏经阁的乃是慧贤师弟。经书失窃之后,慧贤师弟一时难辞其咎,竟如疯癫一般,掌毙两名弟子,最后竟自震经脉而亡。”

    徐青山道:“不知后来之事如何?”

    慧灯道:“安葬慧贤之后,却无一丝线索,当时的方丈空戒师叔便下令全寺不得将此事传出,并对外说慧贤师弟乃是圆寂而去了。”

    徐青山略一思索,道:“大师可听说当年神宫有一奇毒叫做梅水毒?”

    慧灯道:“自然听过,玄帝夫人便是命丧此毒。”

    徐青山道:“在下听说中了此毒,便会心性大乱,任意厮杀自残。那位慧贤大师或就是中了梅水毒。”

    慧灯道:“但下毒之人,慧性......”

    徐青山方要说话,就听一沙弥道:“启禀方丈,几位施主已在殿外等候多时。”

    铁公子、柴潇等人坐于殿外,慧性、慧禅相陪。只听一沙弥道:“方丈到。”众人齐起身,只见慧灯合手走来,慧性立时合手道:“掌门师兄,徐施主何在,他是否已承认了盗经之事乃他所为?”慧灯道:“徐施主自然没有承认,只因徐施主并非盗经之人。”

    慧性异色道:“不是徐施主,却是何人?”

    慧灯道:“是你。”

    慧性脸色大变,道:“掌门师兄何故如此说,我怎会是盗经之人?”

    慧灯道:“少林此次被盗经书为两本,一本为大力金刚手,一本为无相功,大力金刚手已找回,徐施主乃是去找另一本去了?”

    慧性道:“却是去哪里去寻了?”

    慧灯道:“无相功除了历代方丈,其余弟子皆不可练习,你知是不知?”

    慧性道:“慧性自然知道。”

    慧灯道:“那么你为何已练习无相功?无相功秘籍又从何得来?”

    慧性脸色大变,道:“掌门师兄,我何时练习无相功了?”

    慧灯道:“前日达摩堂较武,你与慧禅师弟交手,你使出一招“普渡众生”你可记得?”

    慧性道:“自然记得。”

    慧灯道:“普度众生”乃金刚伏魔功里最为强劲的掌法,但你使出来时,乃是带着一股绵力,完全是无相功里“佛问众生”的掌法,这两招本就极为相似,但区别就在于一刚一柔,你虽将无相功隐藏的很好,但你就错在不该出那一掌。当时我与慧禅师弟都已觉出不对,但又觉得或可为你随意使出的,直到徐施主来少林寺,我才知盗经之人就是你。”

    慧性道:“那一掌实是我随意使出,不料师兄竟想到了盗经之事,至于徐施主,他怎么就能证明是我盗的经书?”

    慧灯道:“你初到少林寺,乃说自己为神武镖局少镖头,然听徐施主所说,神武镖局灭门之后,铁琴先生等武林名家亲眼见到三位少镖头之尸体,这又作何解释?”

    慧性脸色漆黑,道:“纵然我说了假话,但,但那也只是为了要少林寺收容于我,这亦不能说明我就是盗经之人。”

    慧灯道:“我佛以讲诚信为根本,你欺骗同门,违背我佛之本意,且将你逐出门墙,你已不再是少林门人。”

    慧性道:“这,这,好,既已如此,我这就离开少林寺。”只见他脱去身上袈裟,便开步向前方走去。只听一人道:“且慢,你这样就想脱身?”

    慧性回头一看,正是徐青山,他看着满脸惊惧的慧性,道:“如今你虽已不是少林寺之人,但慧性大师的房里却放着一本经书,这不知与你有没有关系?”

    慧性愕然,道:“你,你。”但见他一时腾空而起,身已高过围墙,但他身子刚起,便有一人与他同时到了空中,慧性立时攻出一掌,但那人伸出右手两指,将他右掌夹与手指间,只听慧性大叫一声,身体立时跌落下来,倒在了地上,而那人轻轻落地,众人一看,正是常小飞。

    这时,慧灯大师已自一偏房出来,道:“果然是你偷的经书,你还有何话说。”

    慧性已蜷伏在地上,显是右掌被常小飞夹的万分疼痛,根本就没有听见慧灯大师的话。

    常小飞看着徐青山,眼神里带着几分歉意,道:“你果然不是盗经之人,至于小眉说的那个,今后再也不要提就是,就当没有发生过。”

    徐青山道:“只要有你这个朋友就行了,至于别的,我希望你多去留意就行了。”徐青山一想起那个女人,心里便为常小飞而担忧起来。

    慧灯大师合手道:“徐施主当真聪慧过人,竟能判断出慧性未将此本经书转移走。”

    徐青山道:“在下只不过是听大师说他露出此秘籍上的武功,是以推测,此经书必在其身,乃每日观阅。如今他已非少林之人,且如何处置才是?”

    慧灯道:“此人隐伏少林寺二十载,已盗经两次,共窃取经书五本,今次两本已找回,而早年之三本已找不到,只怕有幕后主使,意图大的阴谋。”

    只见柴潇突然起身,走到慧灯大师跟前道:“大师说的不错,盗经之主使并非慧性。”慧灯大师道:“不是他,却是何人?”柴潇手指在前方一指,道:“就是他。”众人一齐朝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乃见只是一堵围墙,更无人影。”

    慧灯大师只觉后背一凉,便已动弹不得,而脖子已被一手按住,正是柴潇之手。慧灯道:“原来丐帮长老竟是他的帮手。”柴潇呵呵一笑,道:“田玉,快走。”原来这昔日之慧性名叫苏玉。苏玉起身,一跃而起,已翻墙而出。

    柴潇待苏玉走远,道:“都快让开,不然慧灯方丈之命休矣。”众人让出一条路。这时,只见天空一道白影掠来,柴潇大叫一声,倒于地上,慧灯方自脱身,已被几个沙弥搀扶着走开。而众人的中间已站着一白须白服的华发抚琴老人,琴声悠扬婉转,极为好听,徐青山一看这老人道:“铁琴先生。”

    琴声顿住,老人笑道:“有位故友让我来解徐青山之困,谁知此困已解,但却也没有白跑一趟。”

    众人见躺着的柴潇,口里流出了血,胸膛赫然一根银针,正是铁琴先生之夺命银针。只见铁琴先生在柴潇的脸上瞅了很久,乃俯身于其耳前揉捏,一抬手,竟撕下一层皮,柴潇之容貌立时改变,铁琴先生道:“果然是昔日之郝天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那一剑的光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1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12并收藏那一剑的光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