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一剑的光芒 > 三十三、正与邪

三十三、正与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青山道:“这位毒功姥姥,难道比洪荒还厉害?”

    何不知道:“毒功姥姥身处天山,很少露面,但昔日的华山妙手石不语中了她的蚀骨功,顷刻间就骨消而死,石不语当年可是和铁琴先生齐名的高手。”

    常小飞在外面走了整整两天,既不知疲倦,亦没感到饥饿,但他终于感觉到了有一点点口渴,水是最美好的,温柔,细腻,正如常小飞印象中的苏眉,他终是忘不了她。他走进了一家茶馆,刚坐下,就看见有人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开始窃窃私语,然后都神色慌张地走出了这茶馆,最后竟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那伙计端来了一壶茶,战战兢兢的,将茶水洒到了桌子上,很快就匆忙地钻到了里面去,再也不出来。

    常小飞只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是他这么可怕,将所有人吓跑了?他喝了几杯茶,扔下了一两银子,就起身离开了。

    他走在路上,正经过一片树林,只听一阵风声,几个人已围在了他的周围,竟是一些粗壮彪悍的大汉,刀剑俱在手,都怒目向着他,与常小飞正对着的一个大汉道:“各位兄弟,你我就算战死,亦不能放过此人,此人已投靠洪荒,日后定会为害武林。”这话之后,刀剑已闪电般自各个方向而来。

    常小飞本无心与这些人为敌,更没想着伤害他们。但是这几人出手,俱是不留余地的手法,而且乃是夹击而来。危急时刻,常小飞闪开几人的攻击,左手夹住了一人的剑,右手夹住了一人的刀,一用力,刀剑俱断,但两人持断刀断剑直刺常小飞,显是不要命的手法,而且此时身后的刀剑也已向他而来,常小飞乃绕开这一断刀与一断剑,伸出左右手两指,戳向两人胸膛,两人惨叫一声,常小飞一个翻身,翻到了远处,躲过了身后四人的刀剑,那两人已倒在了地上,立时身亡。

    那四人见两人已死,一齐喊道:“好兄弟,走好。”乃齐身向常小飞而来。这时,只听一人道:“四位英雄且慢。”四人刚住手,已见一白须抚琴老人站于身前,四人中为首一大汉道:“原来是铁琴先生。”

    铁琴先生道:“四位英雄,且将两位英雄安葬了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那大汉道:“但是,我两位兄弟已死于他的手里,我四人誓与兄弟报仇。”

    铁琴先生道:“死者已矣,你等且退,我自会给你等有个交待。”

    那大汉其实已然知道并非常小飞的对手,之前还要顾着面子,现在见铁琴先生这样说,亦有了台阶可下,立道:“既然铁琴先生这样说,我等亦没有什么说的,告辞。弟兄们,抬上两位兄弟,我们走吧。”这四人两两抬起了一人,朝着林外走去。

    铁琴先生看着常小飞道:“老夫万没有想到,小兄弟竟做了洪荒的鹰犬。”

    常小飞道:“老先生为何如此说,我是去过魔道门,但并不是洪荒的什么鹰犬。”

    铁琴先生怒道:“你还在这里巧舌如簧,昆仑六杰已有两人死于你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常小飞道:“是他六人非要置我于死地,我一时没办法,才杀了两人。”

    铁琴先生道:“你已杀了人,说什么已于事无补。”手拨琴弦,几根银针应声而出,常小飞飞身而起,躲过了这飞针,乃一跃到铁琴先生跟前,铁琴先生持琴横扫,琴弦如刀,嗡嗡有声,琴把似剑,煦煦生光,这一扫,竟使常小飞无出手之余地。常小飞躲过了这琴,终在这琴离了铁琴先生身体的时候,伸出了右手两指,抵到了铁琴先生的胸膛,但铁琴先生的身子飘了出去,躲过了常小飞的这一击,拨动琴弦,几根银针又已发出,常小飞闪躲间,伸右手两指夹住了一根银针。待落到地上,只觉两指隐隐做痛,很快便疼痛难忍,再见手指,已呈暗黑色,乃惊道:“这针上有毒。”

    铁琴先生道:“鄙人的银针从不喂毒,但若对付洪荒之流,喂毒亦有什么不可。”

    常小飞已跪倒在了地上,正在这时候,却听一人道:“铁琴先生自诩正义仁厚之人,却也会如此厚颜无耻地对付一个晚辈,当真让江湖之人耻笑。”只见一白眉毛的中年人已站于常小飞的身旁,正是白眉诸葛周正。

    铁琴先生脸现惊惧之色,但很快恢复了平静,道:“怎么,周诸葛要替他出头不成?”

    周正笑道:“我若杀你,亦不是什么难事,何况还有洪门主在附近。”

    铁琴先生一听洪荒,心下盘算,立时就跃身而起,消失不见了。

    周正笑着道:“愧你是江湖成名人士,却也是这般胆小。”负起常小飞,飞身而起。

    周正负着常小飞,转眼就到了魔道门,将常小飞扶了进去,乃于一木箱里取出两根银针,扎到常小飞的两个手指上,很快这银针就呈黑色,然后取下银针,找了药布,将两根手指包扎了起来。常小飞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许多。

    周正看着常小飞道:“你看这些所谓的江湖正派,不问青红皂白,就下杀手,你可看清楚了,你只不过来过魔道门一回,他们就认定了你已成了魔道门之人。如此混账不堪,辣手无情,实在不知道他们如何为江湖正道?”

    常小飞道:“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邪恶,在这血腥的江湖,我亦杀了好些人,我又能不能算得上正义之人?这些人忠邪不辩,就妄下杀手,他们难道是正义之士?”

    周正正色道:“其实,没有什么正义,亦没有所谓的邪恶,在江湖,只有当你拥有一切的时候,当你超越所有人的时候,你所说的就是真理,这道理你是否会懂?”

    常小飞道:“我已经懂了。”他的眼中燃起了一片火焰,乃是涉世未深的单纯又夹杂了几分难以形容的颜色,竟是说不出的骇人,这颜色在周正的眼中亦能看到,只不过周正眼中的这种颜色较常小飞更深。

    常小飞恢复了平静,他眼中的火焰已经熄灭,但那种颜色仍在,那是一种暗灰色,已将常小飞的眼睛遮蔽得不再那么清澈,也让他变得深沉难测。

    周正看着常小飞,道:“你现在走出魔道门,杀你的人会更多。”

    常小飞道:“我会在他们杀我之前杀了他们。”

    周正道:“但你总会有手软的时候,你一旦手软,别人就有机会杀你。”

    常小飞道:“我绝不会手软,只因我已知道,我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我。”

    周正道:“但我总觉得你不擅于杀人?”

    常小飞咬牙道:“杀人本就是一件极难的事,但一旦到了该杀人的时候,自然就能杀人了。”

    周正道:“你若已认定杀人是极难的事,那么你无论如何都学不会杀人。”

    常小飞道:“好像你对杀人很在行。”

    周正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你?”他的眼中已带上了那慑人的光,常小飞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惊慌,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似乎能随时将一个人唤醒,或者覆灭。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这句话,他终于保持了沉默,因为只有沉默,才能不让这个人看见自己内心的东西。

    周正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不敢回答我的问题吗?只因为你已开始恐惧,一个人一旦有了恐惧,随时都能被别人杀掉。”

    常小飞不语,他的眼睛的瞳孔开始收缩,那黑色在慢慢减小。

    周正又道:“你若要杀人,首先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一旦你在气势上没有压倒他,你就已经处在了被动地位。”常小飞眼睛的瞳孔又慢慢放大,那黑色又在慢慢增多。

    常小飞正要说话,周正又道:“我能不能杀你?”

    常小飞道:“你未必能杀的了我。”

    周正道:“你又错了,你应该说我杀不了你,气势若能强一分,总是有用的。”

    常小飞眼睛的瞳孔又开始放大,眼里那让人看不清的黑色已几乎和周正一样多。

    周正又道:“我能不能杀你。”

    常小飞道:“我能杀你。”

    周正满意地笑了,但他的手已握成了拳头,眼睛也已和常小飞的眼睛对望着。

    常小飞道:“但我不杀你。”

    周正的拳头已松开,道:“我很相信你,你也不用说。”

    周正又道:“那么你代表的是正义,还是邪恶?”

    常小飞道:“我既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邪恶,我只是我。”

    周正道:“那么我呢?”

    常小飞道:“你也只是你自己。”他说完这话,转身就走,很快就绕过了这大厅,看不见了。

    洪荒又坐在了那躺椅上,道:“他总是和我们不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一剑的光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1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12并收藏那一剑的光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