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一剑的光芒 > 六十七、英雄之死

六十七、英雄之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青山拉紧披风,喘息了很久,对旁边的夏侯霸道:“夏侯兄,我们走吧。”

    夏侯霸道:“好,我们走。”他们又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继续着他们的寻找,他们已经找了三天,而这三天他们也只才吃了三顿饭,一顿饭吃下去的量堪比往日两顿饭的量,他们似乎就成了骆驼,能将粮食贮藏体内慢慢消耗。每天省下两顿饭的时间用来找人,但这样做,并没有找到一丝线索。

    他们刚穿出人群,就看到了一个驼背的少年走了过来,交给了徐青山一张折叠着的纸条。徐青山将这纸条慢慢展开,上面赫然写着:三清破庙,有公孙红。徐青山脸现异色,将这纸条交给了夏侯霸,立问这少年:“这是谁交给你的?”这少年道:“我也没有注意,他只让我将它交给你,很快就走了。”

    徐青山已开始猜测,这纸条上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公孙红在那三清庙,还是公孙红已被人挟持在三清庙?如若公孙红被人挟持,这人会是谁呢,铁公子,魔道门的人,还是那已经入关的剑尊?夏侯霸收起纸条,道:“徐兄,我们即刻赶往那三清庙。”他说的自然没错,只有去了,才会知道一切,徐青山应声道:“好。”

    徐青山和夏侯霸站在三清庙的外面,这败落的墙垣,可怕的沉寂,阴森的气息,都让他们感到这庙中的危机。徐青山道:“夏侯兄,你在这里,我进去,一旦有什么异常,我自会喊出声音,你再进来。”夏侯霸立道:“徐兄,我觉得还是咱们一起进去为好,以有个照应。”徐青山道:“你我若一同进去,一旦有什么异常,只会一起受困。如若一人守在外面,一有情况,再即刻进去施援,情况会大不一样。”公孙红道:“既如此,你守着,我进去。”徐青山微微一笑,道:“我进去,你守着。”他已朝着破庙走了过去,夏侯霸看着他走去,乃站定,随时等着冲进去。

    徐青山一入庙门,就看到那地上的鲜血,而在鲜血的旁边,倒着一个人,正是公孙红。徐青山急奔了过去,伏身看着气息虚弱的公孙红,道:“公孙兄,这是什么情况?”

    公孙红半睁着眼睛,微微道:“白眉诸葛易成贺小姐容貌,封住我的穴道。他便欲以我来要挟你,再将你除去。但他却不知,就在他出手点我穴道之前,我已觉出他并非贺小姐,但为时也已晚了,白眉诸葛出手之快,绝不下于你我。但我却在那一瞬间急运起一股内力,抵抗了他的立道,是以他点穴的力道并没有全部用上,所以我也很快就冲开了穴道。我两人交手,他中了我一剑,我吃了他一掌,但我本可以不吃他这一掌的,只因我用内力抵抗他点穴的力道,又以内力冲开穴道,是以消耗内力极多,所以才,但他中了我的一剑,伤的自然也不轻,便仓皇逃走了。”

    徐青山扶起公孙红,乃欲用内力为他疗伤,公孙红道:“徐兄,你不必如此。”

    徐青山惊道:“这是为何?如今你气息虚弱,若不以内力替你疗伤,将十分危险。”

    公孙红慢慢道:“周正的掌力本就极重,但若不是我自断经脉,或可以免除一死。”

    徐青山一听他说自断经脉,惊道:“你自断经脉,这是为何?”以进来站于一旁的夏侯霸也大惊。公孙红看到了夏侯霸,微微道:“夏侯兄,我想和徐兄单独说会话。”夏侯霸脸带郁色,道:“好。”转身走了出去。

    公孙红见夏侯霸已出去,乃道:“我之所以自断经脉,只因为,只因为我还是不能原谅我自己,我实在不该做那个交易。虽然常小飞终摆脱了洪荒,但我一想到贺小姐,我就不能原谅我自己,我从来没有那样爱过一个女孩,我一直不敢承认这就是爱,但我今天终于愿意承认了。虽然说,我活着是为了我自己的剑,但我今日才发现,这爱也是一个人活着的理由,但爱若爱得让人为难,让人煎熬,总不是好事情。我终不能忘掉那件事,有了那件事,我已再也不敢将贺小姐放在心里,但一旦她不在我心里,我便也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失落。我也曾想一心用在我的剑上,但我又发现,剑招实在太繁复杂乱了,就算我再多练一辈子,我也不能将这无穷无尽的剑招全挖出来,但我的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我实在已不想再去拿这把剑了。”

    徐青山慢慢道:“我只知道,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你不想看我为了蓉蓉肝肠寸断,你只不过是想让我不再有愧疚,也不让蓉蓉再为了我而孤单思念,你,你”他已哽咽着说不出了。

    公孙红淡淡一笑,道:“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对贺小姐,她受的煎熬不比你我少。将我的剑和我放在一起,将我的尸体送到我姐姐那里,我死了也要守护我的姐姐。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剑招却是无限的,也许,只有死了之后,才能一心去研究这浩如烟海的剑招。”

    徐青山已泣不成声,公孙红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君子剑客就这样陨落,他确实配得上君子的称号,也诠释了剑客的精神。他对剑道的理解已超越了常人,他对剑的热爱已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但他一身的正气,和那不屈的精神,也正是一个普通的剑客所缺少的,他属于剑客中的侠客。他是用精神去理解剑的意义,用精神去驾驭这没有生命的剑,也让剑有了生命。

    他抱着公孙红走了出去,离开了洛阳,向着长安而去,他到了那满山的田垄,那个妇人站在田垄的尽头,直到徐青山走到他身边,她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哭出一声,更没有走动一步,她只是淡淡地问道:“他死的值不值得?”

    徐青山道:“他的死正是英雄的死法。”

    妇人道:“那他才不愧是公孙红。”她带着无限的悲伤,也带着无限的自豪。

    公孙红和他的剑葬在了一起,他将在无限的生命里尽情舞动他的这把剑,舞出世上最精妙的剑招。

    深秋已过,初冬已来,天地冰冷,万物沉睡,徐青山已仿佛受不了这刺骨的寒冷,剑尊已入关,邵荣雁和常小飞在哪里?何先生又在哪里?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一剑的光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1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12并收藏那一剑的光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