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家生活录 > 第十章 佛亦有怨忿妖也有仁心

第十章 佛亦有怨忿妖也有仁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佛法无边!”

    那舍利慧星陨落一般,带着本纯积攒数百年的怨忿,化作一尊怒目金刚,直朝胡阳撞去!

    环绕东城半岛的江水腾起半天!

    蓝月郑修能飞身后退!

    面带惊骇,再看重新被一道白浪包裹的胡阳已是看死人一般!

    佛家舍利与道家金丹都是炼神还虚境界的标志!

    同是修家三宝凝聚,一身道果凝结!

    本纯舍利虽只是虚影,但已入了还虚境门槛!

    加之其数百年经验,本纯的虚影舍利绝不比成形的舍利差!

    修家四境,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前两重之间还不到天渊之别的差距,所以胡阳能以法力逼退化神境的郑修能,但到了第三重……

    修行界有言:“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的修家都还在人的范畴之内,炼神返虚之后,却已经不能完全称之为人了!

    没人认为,胡阳受得住这一击!

    哪怕三江水脉总图是灵宝,就算挡下了这一击,法力对冲的反震力也能要了他半条命!

    尤其他怀里还抱着个刚出世的孩子!

    他不死,他儿子也活不下来!

    “滚回去!”

    就在众人以为胡阳绝无活路之时,之前震惊江城,险些灭了飞来寺的功德法宝凌空出现!

    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影挡在胡阳前面!

    姒九!

    那个化气境一重,被琉璃画舫的人当众打得衣不蔽体,还是胡阳出面解围才得以离开的水脉府伙计!

    竟然就是那个隐身幕后,始终未露面的功德法宝之主!

    轰的一响!

    鱼篓代替三江水脉总图与怒目金刚相撞!

    姒九浑身颤栗,七窍流血,淌血倒飞!

    胡阳惊色未散,白浪一卷,赶忙将姒九接住,喂了颗护心护脉的灵丹!

    “你他妈是不是傻!”

    姒九半张脸越发恐怖,只剩黑的眼珠红的血。

    “老子敢设局坑人,就有把握收局!不过一个虚影舍利,就是他本纯和尚把弥勒法相搬来,老子也能分分钟让他躺下!用你******拿命来填!”

    气急败坏冒出来的一句话,引来的不是众人的嘲笑,而是本纯彻底的爆发!

    原来招呼都不打就要灭了他飞来寺的,也是水脉府的人!

    新仇旧恨,癫狂上脸!

    “爆!”

    轰轰然,一股毁灭的法力瞬间炸裂!

    本纯直接引爆了快成形的舍利!

    在场众人一退再退!

    只有胡阳,又要抱儿子,又要顾忌伤员,退是没得退了,而且,他也没想过退!

    就像他说的,他自己设的局,就一定兜得回来!

    一动念,身外白浪化作浩瀚烟波!

    铺天盖地,五色流转,须臾将舍利引爆之后的法力全数包裹!

    纵使炸得烟波翻腾,浊浪滔天,可所有动荡都一丝不剩被圈在烟波之中!

    再看胡阳,一身大汗!

    气喘吁吁,再无之前从容!

    但这才是最吓人的!

    能吞没湮灭舍利爆发过后的法力的,只能是返虚境及以上境界的力量!

    若这是三江水脉总图本身作为,那是此宝神异,真是灵宝无疑!

    可若三江水脉总图不是灵宝,只是法宝,从最开始到现在,一切都是胡阳御使而成呢?

    看胡阳表现,分明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那……

    他现在可才化气境三重!

    似蓝月、郑修能二人,真真正正吓到了!

    烟波收敛,白浪一道,环环绕绕。

    “还有谁?”

    声音虽有些低沉,听着像是脱力,但无人敢趁虚而入!

    今日已经领教了胡阳的心机和手段,谁敢保证他现在是真的没有还手之力!

    胡阳环视一圈,视线最终停在面如金纸的本纯和尚身上。

    “本纯方丈再养个几十年,或许还能跟我儿子拼一拼。”

    本纯喷出一口老血,彻底瘫了下去!

    “小心!”

    胡阳听见韩胖子声音时,出气多进气少的姒九已经鱼跃而起,抱着鱼篓站在他背后!

    他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拳头大的透明圆球冲进了鱼篓,姒九就被带着直往后飞!

    半天之上,一道绝对超过本纯自爆舍利的狂暴雷电在鱼篓中爆发!

    功德玄光摇曳!

    雷电冲霄而起!

    整个江城上空,一丝云气都不剩了!

    “胡俊!你找死!”

    等胡阳回过神来,底下先前木木呆呆的胡俊已是满眼血红,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旁边韩胖子并一众结缘居伙计全都心有余悸的看着他!

    是谁人动的手,一目了然!

    “韩老板帮我把他抓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胡阳话没说完,人往姒九落处飞去!

    等他找到姒九的时候,姒九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活不了了!

    胡阳看他第一眼,脸色就变得极为不正常,用白浪将他一裹,匆匆带回水脉府。

    水脉府外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已渐渐散去,郑修能等人也没了踪影,韩梁一个人站在院门口,看他回来,尴尬得很:“不好意思胡先生,人没抓住,被救走了。”

    “韩老板看清是谁救的吗?”

    “幻术遮面,没看见长相,但应该是名女子。”

    “女的?”到底姒九的命重,反正胡俊今天走了肯定还会来,胡阳便不再追究,“还是麻烦韩老板了。”

    “不敢当。”今夜过后,韩梁对胡阳的评价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加了三分小心,三分戒备!

    瞥见胡阳身后气若游丝的姒九,韩梁自动自觉告辞,还殷勤留话,若有需要,胡阳只管向结缘居开口。

    胡阳客套谢过,关门送客。

    起了封门阵,给儿子施了个安神咒放进婴儿床,搬出个澡盆,又跑厨房拿了个葫芦。葫芦盖一揭,飘出来股氤氲烟气,一会儿灵芝,一会儿宝参,药香瞬间填满整个水脉府。

    葫芦里装的是水脉府熬了六七百年的老汤,拢共就这一葫芦。药性醇和,一丁点药毒都没有,全是各种灵药宝材的精华,真正保命的好东西!

    来不及心疼,胡阳转眼就放了满满一盆。

    这才收了三江水脉总图,把姒九扒了个精光,摆成五心朝天沉进澡盆。尔后运起所剩无多的法力给他推血过宫。

    可法力一进到姒九体内,胡阳脸色再变,险险忍住,稳了稳心神,继续给姒九保命。

    见得氤氲烟气不断往姒九鼻孔里钻,药汤里的精华经由穴窍直入筋肉骨髓,身上数不过来的伤口开始愈合,胡阳才停了法力,于一旁打坐调息。

    等到旭日东升,金鸡啼鸣,澡盆里的姒九睁了眼,首先看见坐在他对面的胡阳,接着看见所处的环境,明白了大概怎么回事。

    “醒了。”

    “我昏了多久?”

    气若游丝。

    “不长,大半夜。”

    “我本已油尽灯枯,风中残烛,就算你治好我身上的伤,我也没什么活头,你不该救我。”

    “不听你亲口把事情说明白,我心里不舒服。”

    姒九一笑,笑得比哭难看:“果然是老板个性,财大气粗。”

    胡阳笑不出来:“说吧。”

    “你想从哪儿听起。”

    “就从你一妖族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在鱼城流宝之时到江城来说起。”

    妖族!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

    胡阳让人吃惊吃够了,也该换成他吃惊了!

    姒九居然是妖族!

    和人族从上古开始,就有洗不清的血仇的妖族!

    即使如今人间修行界风气是跟从前大不同了,修家对妖族的宽容仍然有限!没走明路的妖族出现在世俗,但凡有一点行为不轨,打死活该!

    之前姒九有功德法宝护身,绝无泄露妖族身份之虑,可就在接下胡俊一击之后,功德法宝不稳,妖气外泄,幸好胡阳去得及时,以三江水脉总图封了妖气,要不然昨晚还不算完!

    “报恩。”

    这次姒九倒是干脆。

    “谁的恩?”

    “你爷爷的。”

    “什么恩。”

    “活命之恩。”

    “活命之恩?你就要一命换一命?”

    姒九笑答,就像在说别人的事儿一样:“我已经快要散形了。”

    散形,死的另一种说法,形散魂不散,跟散文差不多意思。

    特指妖族。

    “我知道。先天阴阳玄机相冲,势若水火,熬得精血枯竭,你活着就是一个奇迹。”

    姒九慢慢往后面靠在澡盆上:“你爷爷是我这辈子唯一欠的人。我既命不长久,就来把账还了。”

    “有这闲心到我店里打工当伙计还账,你就不想法活下来。有功德法宝随身,想你也不是个穷困潦倒的。”

    “办法早就想遍了,但凡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等死。”姒九指了指放在旁边的鱼篓,“这是太公直钩钓文王时随身之物,有点纪念价值,给你儿子做个玩物。”

    “你死之后,什么都是我的。”

    “我不还没死吗。”

    “快了。”

    习惯了胡阳的臭嘴,姒九倒是处之泰然了。

    “是啊,快了。老天也算待我不薄,临死之前,还能遇上你这么有趣的人。”

    “有趣?”

    “是。”动了那么一下,姒九就有些气喘,“昨夜之事虽有执法局背锅,众修白跑一趟的罪过怪不到你身上,可你露了三江水脉总图与鱼城流宝之间的关系,往后定不清净。我知你必有对策,但多嘴劝你一句,强己为上,借势次之,避祸最下,万事当以保全自身为先。”

    胡阳不置可否,姒九又道:“修行界,终归是个弱肉强食的圈子,你带个孩子,还是小心些。你爷爷就你一支传承,莫要断了。”

    一个断字,也像是断了姒九的呼吸。

    脑袋耷下去,话断成字,一个一个往外蹦:“我,生来不祥,犯了天忌,死,不入轮回,魂魄见不得天光。求你一事,我死之后,魂魄打灭,省得沉沦无边地狱,永不超脱。这副皮囊,打熬许久,权当做劳务费,任你处置。”

    胡阳走过去,居高临下,左右手拇指分别和中指相扣,浑身法力震荡!

    姒九低垂的脸上露出一丝解脱!

    “皮囊你自己留着,老子不稀罕。”

    “轰!”

    水脉府闪过一道并不亮眼的光华,姒九的眼睛却亮得不像话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修家生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船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船家并收藏修家生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