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 > 第22章 逆袭22薇薇安与侯爵

第22章 逆袭22薇薇安与侯爵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反对!”

    霍华德的话音未落,我身旁的安吉丽娜就扔掉了手中修甲锉猛地站了起来。

    “光明神在上!薇薇安刚刚经历那样的事情啊,指挥官!我反对让她这么快就重新投入战斗!”

    被誉为“光辉之女”的光明牧师少见的在公共场合展露了性格中强势的一面,她几乎可以说是柳眉倒竖的怒瞪着传奇亡灵法师。

    “冷静点,安娜小宝贝,”霍华德嘴角噙着冷笑,右手食指扣了扣桌面,“伟大的教皇就是这么手把手交给你什么叫做教养的吗?”

    “呵,神说,跟巫妖这样的亵渎者讲教养完全是白费力气。”安吉丽娜自然也不甘示弱。

    好吧,神职人员和亡灵法师天生的不对盘发作起来可真是没完没了。

    “冷静点,安吉丽娜冕下。”弗朗特维奇侯爵缓缓开口,他的神色似乎又阴沉了几分,说老实话,这可相当不容易,要知道他之前就已经够阴沉了。

    “我也赞成由薇薇安冕下去追回封印阵图。”

    “什么?!你这个阴沉的老蝙蝠,真的变成肮脏的吸血鬼了吗!”

    “安吉丽娜!”这次出声的是哈文,作为七人中最近年长的大哥,他严厉的喝止了安吉丽娜不恰当的发言,“你怎么能这么跟指挥官和侯爵阁下说话!还不坐下!”

    出于对大哥的尊敬,美丽的牧师气鼓鼓的重新回到了座位上,我知道安吉丽娜今天之所以这么直接的顶撞霍华德和侯爵完全是为我着想,虽然她从未真正的说出口,但是我一直清楚她其实是相当反对我与路德维希来往的。

    如果说在座有谁真的想让我借此与过去一刀两断,过着清清白白的生活,那肯定就是安吉丽娜。

    “好了,哈文,漂亮的女孩子总有点脾气,这可是她们的特权。”安吉丽娜最忠诚的追求者吉德罗耸了耸肩,说完还调皮的眨了眨眼。

    “梅丹佐冕下,弗朗特维奇阁下,请原谅安吉丽娜情急之下的无礼,”科威尔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水晶镜片的反光遮住了犀利的眼神,“说实话,我也不太赞同让薇薇安再去冒险,要知道她的现在的状态更需要好好静养,我能知道两位要她非去不可的理由吗?”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霍华德对科威尔的欣赏成就了对他格外高的容忍度,要是换了个人去这么质疑,大概我们就有幸看到某些不太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血腥画面了。

    “薇薇安,霍华德叔叔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如今这个决定对你而言有些难,”传闻中冷酷无情的巫妖把那双号称“鬼神之眼”的银白色眼眸转向了我,神情却是出乎意料的柔和,“我之所以会这么建议,是因为从实力上来考虑,你确确实实最合适不过,你有着追捕需要的速度与灵巧,又不惧于正面对敌,从各方面考虑,都是最优人选。”

    霍华德*梅丹佐是老师的好友,对我而言也一直是一位亲切的长辈,除开他酷爱折腾尸体这一项的话。

    “那么弗朗特维奇侯爵阁下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半精灵安奈尔轻声说道,“如果仅仅从实力考虑,在下觉得自己也可以胜任。”

    “哼,”比真实年龄看上去更加苍老的侯爵发出了一丝冷哼,因为艾薇儿的事情,这位大人从来对我没有一丝的好脸色,“真是让人感动的同伴情谊,很可惜,这件事一定要薇薇安冕下去办才行。”

    “侯爵阁下,您是否有些咄咄逼人呢?”艾维斯皱起了漂亮的眉头。

    “咄咄逼人?真正咄咄逼人的是你们才对!”弗朗特维奇侯爵大声的说道,“你们一直在强调薇薇安冕下现阶段不适宜投入战斗,为什么不适宜?不就是因为她与那个肮脏的魔族的事情!”

    “亚力克!”传奇巫妖不赞同的看向他。

    “我说错了吗,霍华德?”侯爵苍白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个丝毫不带笑意的笑容,“恕我直言,薇薇安冕下,在这件事情上,我作为联盟的负责人之一,不得不怀疑您有勾结魔族的嫌疑!”

    “你是老糊涂了吗!薇薇安为了联盟浴血奋战了多少次!你怎么能如此侮辱她!”安吉丽娜看样子恨不得把修甲锉直接扔到这个老不死的脸上。

    “薇薇安冕下为联盟做的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甚至我的女儿还欠着她的救命之恩!”侯爵看上去勃然大怒,“但是一码归一码!身为联盟的负责人之一,我有责任为联盟负责,哪怕不得不去怀疑揣测我的恩人!”

    “薇薇安冕下,”他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转向我,“为了证明你的无辜与忠诚,请将那个无耻的叛徒兼小偷带回来吧。”

    我细细的打量着这个中年男人,像是从未真正认识过他。

    “好啊。”我笑着回答。

    追捕阿泽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即使有着会议耽搁时间,追上那个奇怪的地精制品依然没有花多少时间。

    “你知道我帮他给剑圣送礼物的时候内心是多么崩溃吗!!”那个胖乎乎的魔法师简直要以头抢地了。

    得了吧,你知道我发现他让一个名字这么奇葩的玩家当联络员时内心是多么崩溃吗!【基友团团长接班人】是什么鬼名字!天知道每次强迫自己不笑场的念完你的名字会花费我多少力气!

    “好在最后证明这确实是一个针对薇薇安搞的大阴谋啊。”阿泽如此安慰他。

    确实,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灌了*汤,老娘竟然不明不白的就去主动强上了他,真特么的亏大了!

    “呵呵,你信?搞个美人计还需要军团长亲自出马?路德维希那个阴暗的家伙能去牺牲美色?我觉得现在这个阴谋论纯粹就是因为策划的脑洞跑马跑的追不回来之后做的补救!”

    没错,路德维希那个麻烦精,不仅性格阴暗还一肚子坏水,更要命的是个无法拯救的强迫症患者,有时候我真心觉得这家伙真的是除了脸一无是处,当初酒馆那次一见钟情一定是脑洞开到能跑马了,可又在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一次又一次重复酒馆心动的过程。

    “可是让魔族第七军团长和剑圣相恋有什么意义呢?”

    “妹子喜欢。”

    “这么说来,军团长真是个……心机婊啊。”

    “是啊,你看剑圣薇薇安,身材脸蛋一级棒,结果竟然这么被渣了。”

    哦哦,一直等待的插话机会终于来了!不枉我在这里站了这么久!

    “是啊,竟然就这么被渣了。”

    我轻声说道,对两位玩家露出了矜持的笑容,然而换回来的却是对方见鬼一样的表情。

    呵呵,不想要命了是吧,小婊砸。

    一脚把发动装置跺坏,我反身跳下飞毯,这点距离足以把那两个小贱人摔个七晕八素。果不其然,就剩一层血皮的小鬼头们躺在地上动也动不了了。

    唔,该怎么样自然的把他们赶到魔族的领地呢?

    我从善如流的接下这个任务自然不是为了证明所谓的无辜和忠诚,实际上勾结魔族、消极怠工我是一样不落,哪里有什么无辜和忠诚可言?

    自从明白我们的人生来源于他人的安排,我所能忠诚的,也仅剩自己的心了。

    也许是迟到了很久的叛逆期终于来了,也许是单纯的逆反心理,游戏官方越想干什么,我就越要对着干,而阿泽,就是我为这场大戏选中的最棒的执行者,在其他人都张的太丑了的前提条件下。

    到底怎么样才能不引起怀疑的把这两个蠢货扔到对面去呢?假装是魔法飞毯爆炸的冲击波把他们推过去了?反正地精工程制品不稳定整个大陆都知道。

    可是就算能骗过其他所有人,也骗不了霍华德,这个老狐狸对我的实力一清二楚,不好对付的很。

    真可谓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布莱梅高原的黑龙克罗索斯的登场真是让我惊喜交加,真是恨不得扑上去狠狠亲一口。

    奇怪的是,克罗索斯霸占了布莱梅高原不挪窝能有几百年了,时间甚至长到了我们把挑战黑龙写进了成年传统。这样的一只一年也翻不了一次身的大懒鬼,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关卡正好助了我一臂之力?还是说,它很早以前就跟魔族勾搭上了?

    无论如何,这对我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我收回指着阿泽喉结的杜兰达尔,向后跳到几米开外,摆出一副备战的架势。

    “小鬼们,”黑色巨龙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隆隆的雷鸣,“自己爬起来跨过那条线。”

    我看着【阿泽】和【基友团团长接班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往边界线狂奔而去,完全看不出来刚刚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龙语魔法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克罗索斯!你竟然……”

    我这句台词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的打断了,因为克罗索斯那头畜生竟然对我喷了一口货真价实的龙息!

    卧了个大槽!

    被龙息喷个正着的感觉,真是谁被喷过谁知道。

    等到炽热的火焰熄灭,我身上的那套为了追击才换上的新衣服也化为了到处都是焦黑破洞的犀利乞丐装。如果被喷的人不是我,估计现在也就只剩一把黑灰了。

    身上的火苗熄灭了,心中的火苗却还在不断燃烧,甚至有越烧越烈之势。

    “克罗索斯,你准备好受死了吗?”我用右手捂住半张脸,简直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和杀意。

    “薇、薇安?你怎么了?怎么突然生气了?”黑龙那张巨大的龙脸挤出了一个鲜明的“囧”字。

    “这是路德维希给我买的衣服,我才穿这了一次,你这个混蛋竟然毁!了!它!受死吧!”我举起了手中的杜兰达尔和尼格霍德。

    克罗索斯:qaq!!

    “等等!薇薇安你听我解释!我这是为了逼真的效果!哎呦!看在我帮了大忙的份上别打脸!这样我会毁容的!嗷嗷嗷!放开我的尾巴!”

    回到芬里尔要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我随便抢了一个卫兵的披风在身上简单的缠了缠,总算是看上去不那么像难民了。

    说起来也是巧,在回宿舍的走廊里,我与弗朗特维奇侯爵碰了个正着,他少见的独身一人,没有带那些形影不离的侍从。

    “薇薇安冕下,”他向我点头示意,带着贵族特有的傲慢,“听说您出师并不顺利。”

    “格莱美的那头黑龙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魔族混到了一起,它出面阻拦了我,救走了那两个无耻的小偷。”我解释道。

    “原来如此,您最好在接下里的时间里抓紧机会,如果您最后无法证明自己的忠诚,到时候等待着您的惩罚会是你我都不愿看到的残酷。”

    侯爵冷冷的说完便要离开,在擦肩而过的那一霎那,我猛地抓住他的肩膀,将他狠狠的贯到了墙上,右手一把撑住墙面,左手揪着衣领强迫他弯腰看向我。

    哦,这可真是个好姿势,我笑了,温热的呼吸吹拂在他的脸上。

    “残酷的惩罚?这可真有意思,您要怎么惩罚我呢?不身体力行可不行,不如我帮您想一个吧?正面上我怎么样?”

    弗朗特维奇侯爵吃惊的看着我,像是从未想过会从我这里听到这样的话,脸上毫无反应,可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耳廓却慢慢的红了起来。

    切,流氓如我还能治不了你?

    大获全胜的我得意的松了手,转身打开了旁边的房间门就要进去,突然被人一把抱了起来,抱着我的人直接进入了房间,顺着手把我扔到了整洁的床铺上,用脚顺势关上了房门。

    伪装成弗朗特维奇侯爵的男人此刻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把外套脱下往地上一扔,正在慢条斯理的解真丝衬衣的领扣。

    路德维希解开了三颗珍珠扣子,露出了漂亮的锁骨,对我微微一笑。

    “好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海派蜡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派蜡烛并收藏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