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 > 第38章 逆袭38薇薇安与文森特

第38章 逆袭38薇薇安与文森特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我间接搞死的女神有个弟弟,现在那个弟弟在我面前黑化了,我该怎么逃出生天,在线等,挺急的!

    如果脑内可以上网发帖,阿泽一定会把这个题目加黑加粗再标红,最后挂上个100万的悬赏震慑群雄。

    然而现实中并没有如果,泽哥还是保持着被文森特以不符合魔法师身份的怪力压制在原地的柔弱姿态。

    假如不是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他真的很想拍拍眼前这位英俊青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告诉他:

    “大哥!你这个怪力还算是没有天赋?!你们家的其他人都是怪物吗?!”

    光是文森特将他直接贯到地上的力道和技巧,就能碾压90%的近战玩家,身为一名以皮糙肉厚著称的圣骑士,哪怕堕落了,也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某个叫做“男性300多种自尊”的宝物永远的粉碎了一角。

    一个在与魔法师的近身搏击中一败涂地的圣骑士,他存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当然了,能存活还是要存活的。

    沉浸在丧姐之痛里的文森特对此似乎有不同看法。

    以前认识他的人已经很难将那个天真的逃家法师跟眼前这个憔悴青年联系在一起了,眉宇间的阴郁代替了开朗的笑容,逼问阿泽时,那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甚至有着神经质般的癫狂。

    这是他游戏生涯最惊险的时刻……泽哥悲哀的发现自从开始玩这个破游戏,他游戏生涯最惊险的时刻已经被刷新了好几次,完全停不下来。

    现在并不是哀叹自己倒霉的游戏经历的时候,头顶已经传来了文森特的催促。

    “怎么不说话了?是答不上来了吗?”

    最简单的回答当然是实话实说,直接把“杀你姐姐的是你姐夫!”扔到他那张小白脸上,看着他痛苦震惊,然后走上杀尽天下魔族的道路,真是爽快又简单。

    爽快又简单个鬼哦!因为一点点威胁就把顶头boss供了出来,那还能有好?

    只怕文森特还没有杀尽天下魔族,他就被第七军团给杀尽了。

    既然不能把真凶供出来,那就不得不采取策略了。

    痛定思痛,阿泽决定发动霸道总裁的天赋技能——呵!朕怎么会错呢?都是你们的错!

    “杀死薇薇安冕下的难道不是你们吗?”摆出一张嘲讽脸,他开始倒打一耙,“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强迫她按照你们的意愿行动,无视她的想法和精神状态,一味的下命令让她进行追杀任务的不正是你们吗?”

    压在他身上的手猛地僵住了。

    有门!阿泽精神一振。

    “你看看你,文森特,就算是我这种小人物都知道,利卡罗斯特家族历代的继承人都是长子,而你呢,因为姐姐是个优秀的天才,你就把重任一股脑的推了过去,连非男子不可得的‘格莱梅的雄狮’称号都是薇薇安冕下保住的,”他露出了轻蔑的表情,“而你呢,受了点挫折就离家出走,一身轻松的活在了你姐姐拼命维护的荣耀之下。就连与魔族的战争,也是她在前线浴血奋战,而你在安全的后方追求所谓的魔法理想。”

    阿泽此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身后是千千万万的家庭狗血伦理剧!

    “而薇薇安冕下为之战斗至死的联盟呢?就更好笑了。”

    “那些贵族什么时候把冒险者的生命看在眼里过?所谓的七勇者只不过是七个好用的战斗工具,无论拥有多高的功勋,为联盟为大陆做出了多少牺牲,永远都是上位者随意抛弃的工具。”

    “她爱上了路德维希大人,他们说这是背叛;她不得不与爱人刀剑相向,他们又怀疑她通敌叛国。就像你说的,我们两个只是她随手就能捏死的垃圾,这种程度的目标哪里用得着剑圣出手?这个所谓的追杀任务,只不过是那群贵族老爷下的强迫命令而已。”

    阿泽这通话纯属胡说八道,仗着自己多年来饱读狗血小说和遍览神剧的丰厚经验,可谓是张口就来,没成想瞎猫碰见了死耗子,竟然真的让他说中了七八分。

    文森特对于长姐的感情本来就难说清,一面觉得被对方耀眼的光环压得喘不动气,一面又觉得姐姐无所不能,嫉妒、懦弱、自私、喜爱、向往、崇拜都混杂在一起,被一起投进了女巫的坩埚里,并最终煮出了一锅叫做“盲目信任”的魔药。

    姐姐是无所不能的——这个蒙住他视听的迷障直到长姐去世才被猛然击碎。

    就算强如薇薇安,每一场战斗也是挣扎在生死一线,如此简单的道理,学费却高昂的让人无力支付。

    “薇薇安冕下死于与魔族的对战,而你和联盟都是帮凶,”圣骑士的笑容分外讥讽,“这样的你竟然跑来质问我谁是凶手,不觉得可笑吗?”

    感觉到对方辖制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超水平发挥的阿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的表现并不多么出彩,好在正好戳中了文森特最痛的地方,心神恍惚下自然没有心情去琢磨这套说辞的逻辑漏洞,惊险的被他蒙混了过去。

    感谢cc□□,感谢纠纷调解栏目组,感谢狗血天雷电视剧,感谢所有奋斗在创作豪门纷争、家庭伦理作品第一线的文艺工作者们!

    泽哥的表情不动,内心那叫一个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甚至还配上了迎风招展的小彩旗。好歹度过了一次秒杀危机的高富帅决定下线就去投资一部豪门狗血剧来压压惊,彻底壕无人性一把。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里,危机还没有真真正正的渡过去,要是文森特来一句“那我就先杀了你!”一下子把玩家掐死,那泽哥的努力也是白搭,毕竟这孩子正处于非常激动的状态,又遭受了一轮语言刺激,就算他还能考虑到留阿泽一条小命慢慢逼供,实际也可能忍不了那么久。

    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救反派于水火之中的猪队友了。

    “文森特?你怎么了?”

    在一旁与其他人相聊甚欢的主角终于注意到了自家基友和陌生男人之间的奇怪气氛,文森特压制阿泽的手法很巧妙,并没有激动的肢体冲突,不凑近看的话,只会以为这是男孩之间普通的玩闹而已。

    大概源于小时候的训练,文森特总是与他人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就连对待铁哥们也不例外,现在却跟一个陌生人凑在一起,还是在失去姐姐的敏感时刻,着实让杰瑞吃了一惊。

    看到杰瑞注意到这边,阿泽一开始是万分紧张的。

    杰瑞是谁啊!

    根正苗红的下一代男主角!

    这样一个正派人物跟魔族阵营的玩家有着天然的敌对立场,在他身份被文森特看穿的如今,再跟主角对上可就真的不容乐观了。

    出乎意料的是,杰瑞刚把脸转过来,文森特的手就由抓变成了搂,真的做足了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这是阿泽,你之前大概没有见过,他是我和姐姐的熟人,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文森特勉强笑了笑,说到“姐姐”那里还有些黯然魂伤的味道,把强颜欢笑的姿态做了个十成十。

    真不愧是亲姐弟,你如今的演技很有令姐当年的风范啊!

    阿泽在心底感叹了一句,有对文森特隐瞒他真正身份感到奇怪。要知道这位魔法师可是官方盖戳的主角好基友,虽然人设由开朗追梦少年崩成了苦大仇深,但是与主角之间的深厚情谊却不会泯灭。

    以此为基础,文森特在阿泽坐到身边之后的一系列举动就很可疑了。如果说直接剖析内心想法和戳破阿泽身份还能说是报仇心切,那么糊弄杰瑞和隐瞒阿泽身份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直觉告诉阿泽,文森特比起他,更加防备杰瑞。

    这就很匪夷所思了。

    上次在药剂店的时候不是还gaygay的吗?怎么几天不见就貌合神离了?现在的年轻人分手(?)这么快?

    孤寡老人泽哥不禁陷入了沉思。

    有了文森特打掩护,泽哥顺利的以他幼年熟人的身份混进了这家商队。当初被魔法师一眼认出,阿泽还以为自己的通缉令已经遍布大陆,就连卖菜大妈也要向他投掷厌弃的烂菜叶,成为过街老鼠,过上人人喊打的心酸日子。可是在旁敲侧击之下,他却发现并非如此,由于远离中央大陆,这里的人们对于联盟发布的通缉令持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漠视态度,很是方便了他这样的人族叛徒。

    在这个商队里知晓文森特身份的人不多,杰瑞、西蒙还有商队主人,算上他和文森特本人,勉强凑一个五指之数,每当有雇佣兵提到震惊大陆的剑圣之死,阿泽就忍不住用眼偷偷去瞄神色晦暗的魔法师,生怕他受刺激过多会当场发飙。

    就这么在商队里接接任务升升级,阿泽总算让自己达到了大陆冒险者的基本武力值——满级。他前脚刚被系统的恭贺音轰炸,后脚商队的主人就派人来喊他。

    被派来喊他的冒险者是一名身材矮小的盗贼,明明满级之前对他都爱答不理,今天就跟换了个人一样热情,没办法,npc就是这么现实。

    商队主人是一名有着闪亮脑门的大汉,哈哈大笑起来简直就像是雷神在世,揽着自己漂亮的未婚妻出门时,气势大到走路都带风。

    因为他的名字发音实在太难念,不像西蒙那样还可以起个谐音,我们还是叫他商队主人好了。

    在被随便决定了的名字的商队主人爽朗的笑声中,阿泽终于搞懂了一件事:原来在大陆之间倒卖货物只是这个队伍的副业,他们的本职是探索遗迹的冒险团,这一次能在机缘巧合之下救起重伤的泽哥,也是因为这附近有一处刚被发现的神秘遗迹,由他们接下了探索任务。

    泽哥想了想营地里堆积成山的货物,觉得他们这个本行也隐藏的太特么的深了,一看就不赚钱。

    被好心救治的玩家腹诽养家能力的商队主人对此毫不知情,不然他就不会是拿出了冒险协会给出的任务资料而是直接给这个忘恩负义的玩意一记重拳。

    商队主人没有夸大其词,这真是一处刚刚被发现的遗迹,新到任务资料只有短短的几句,内容大意就是怀疑遗迹建造的年代可以追溯到神祇时代。

    阿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战神殿。

    位于沙漠之舟、被怀疑与神祇时代有关,难道真的这么巧?

    游戏任务哪里有什么巧合,有的只是精心安排的必然。

    话都说到了这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商队主人向阿泽抛出了一起探索的橄榄枝,面对如此经典的rpg任务环节,阿泽欣然应允,他在这个商队里折腾了这么些天,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可惜因为任务有了新进展而春风得意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阿泽一出帐篷就遇到了路过的杰瑞和文森特,被蒙在鼓里的主角对他笑得一脸灿烂,衬得旁边板着脸的魔法师目光又阴森了一些。

    被这个小插曲一闹,多么兴奋的心情也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完全飞扬不起来了。

    神秘的上古遗迹就在营地东南方不到三百米处,阿泽这些天专注于升级,竟然没有发现这个庞然大物。

    都说是庞然大物了,自然规模不会小。在出发之前,他都已经做好了会看到金字塔或者狮身人面像的心理准备了,可是真的看到时,仍是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任谁看到在沙漠中央的绿洲上矗立着一座希腊风神庙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这乱搭风到底是什么鬼!美工你出来,我给你看一个宝贝。

    只见无数根希腊式环型立柱托着雕刻着精美浮雕的尖顶,组成了一座宏伟的长方形建筑,在神庙的前方,有一座大型雕塑,雕塑的下半截被黄沙掩埋,只能依稀看出最中央的是一名持剑的男子,正在接受围绕在其周围的信徒膜拜。

    按理来说,如此宏伟的建筑怎么也不会如今才被发现,只是整个神庙所在地势凹陷,阿泽他们所在的断崖与神殿的尖顶齐平,若是说之前一直被掩埋在沙漠中倒也说的过去。

    “看这个风格,上古时期的西南大陆,一定不是沙漠。”用白纱将自己从头报道脚的西蒙感叹道,作为队伍里弥足珍贵的治疗师,她获得了拥有一头专属骆驼坐骑的殊荣。

    阿泽原本想要掏出研究笔记来仔细对比一下,可毕竟被商队的成员包围着,不好正大光明的拿出来,虽说那座一群男人狂热膜拜另一个男人的雕塑就已经让他断定这里八成就是战神殿,可上古时期的风俗谁也说不好,万一就是流行这种调调呢?

    就在他打定主意要找个机会偷偷翻开笔记时,文森特拎着法杖走了过来。

    “一会进入了神殿,要跟紧大部队,我在远程队伍里,你要自己小心别脱队,我们是探索这座神殿的第一支队伍,万事小心。”他像一个真正的好友一样叮嘱道。

    “放心吧,文森特,我也在进战队里,会努力照看阿泽的!”杰瑞咧嘴一笑,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

    对于好友热情的保证,魔法师如往日一般,温柔一笑。

    真是让人会心一笑的画面,就差立一条写着“友谊地久天长”的横幅了,可是阿泽知道,文森特真正想说的是“进入神庙甩开其他人跟我走”,与字面意思可谓是天差地别。

    至于他为什么要瞒着杰瑞,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大约是拖了准备充分的福,众人进入神庙的过程很顺利,没有想象中的守护兽,也没有冒险小说中必备的诡奇机关,这座疑似战神殿的建筑以近乎门户大开的姿态迎来了多年后的一批访客。

    其实谁晓得是不是真的是第一批呢,反正冒险史会写着他们是第一批,这就足够了。

    但是因此就认为探索神庙如探囊取物,那就太天真了。

    门户大开的神庙一上来就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原本还在考虑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脱队的泽哥,在踏入神庙大门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白担心了。前后左右的同伴在进门的那一刻集体消失的画面,换个承受力不好的来绝对要胡思乱想个半天。

    早就被文森特提前打了预防针的阿泽脸上毫不见慌张,哪怕他此刻正以倒掉的姿势挂在神庙大殿的神像上,而原本应该在机关的作用下与他分开的文森特则站在神像脚下,认真的往地上画着魔法阵图。

    这座神庙从外面看保存的可谓是相当完整,但是经历过无数岁月的风霜,实际上风化的厉害,没有遮挡的门窗更是让大殿里除了重量不小的神像外空无一物。

    这就给文森特提供了很好的发挥空间。

    阿泽抱着神像的胳膊折腾了半天,终于把头和脚倒了过来,好在游戏里不会感觉到脑袋充血,不然非晕不可。

    文森特能够在所有人都被拆散的情况下迅速找到阿泽的原因很简单,将这座出现在沙漠中央的神秘遗迹上报给冒险协会的正是他和杰瑞,只是与为自己竟然有幸能名留冒险史而兴奋不已的好友不同,文森特的注意点明显有些跑偏。

    “这里的死气浓郁到了令人惊讶地地步,足以让我这样的初学者也能完成高级的法术,”他从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掏出了一小瓶灰色的粉末,沿着描绘出的线条洒到了画好的魔法阵上,“这件大殿里肯定死过相当多的人,奇怪的是,这些亡灵并没有留念人世的意思,不然留存到现在,怎么也要是个君主级别了。”

    泽哥想象了一下一进门碰到一屋子亡灵君主幽幽看着你的场景,毫无疑问,这绝对就是一个“死”字。

    文森特并没有把自己的发现给好基友杰瑞分享,而是自己在之后又偷偷潜进神庙数次,直到确认这间大殿除了死气浓郁之外毫无危险后,方才下定了决心。

    这个由他亲手描绘完成的魔法阵,就是他的决心,也是他欺瞒好友的原因。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魔法阵,正确来说,是一个召唤阵,再详细点的话,就只能称呼它亡灵专用召唤阵了。

    文森特想要召唤谁简直不言而喻。

    手脚并用的爬下神像,阿泽对着已经趋于完成的召唤阵皱了皱眉,虽说他俩仗着文森特熟悉地点的优势先一步在这里汇合,可保不齐还有其他人误打误撞找过来,时间实在是紧张得很。

    那厢阿泽紧张的计算着时间,这厢准备妥当的魔法师开始了仪式。

    “亲人之血开启大门。”

    文森特高声朗诵道,拿着一把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掌,殷红的血滴在魔纹上,激起了阵阵涟漪似的波动。

    “仇敌之血指引道路。”

    阿泽识相的把左臂凑到了匕首锋利的刀尖下,毕竟对方保他一命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他的自动送上门打破了魔法师的一筹莫展。

    “对生者的嫉恨啃食灵魂,”文森特在炫目的光芒中继续吟唱,“对死后的安宁不屑一顾。”

    “听从我的召唤,顺从我的意志,从冥神的怀抱中归来吧!”

    “薇薇安*利卡罗斯特!”

    在魔咒的作用下,一道裂缝凭空出现,逐渐张开,露出了里面漆黑的通道,阿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盯着通道连眼都不敢眨。凭借特殊环境才勉强完成了高级亡灵召唤的魔法师已是强弩之末,精神力严重透支,豆大的汗珠从发迹滑落,瘦削的躯体止不住的颤抖,他同样全神贯注的看向阵法中央,屏息等待着。

    然而,什么都没有出现,召唤已经进行到了最后,裂缝逐渐愈合,道路慢慢消失,可薇薇安依然没有任何降临的迹象。

    召唤失败了。

    凭借地利强行施展的越级法术,加上施法者并不是正统的亡灵法师,就算召唤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阿泽几乎不敢去看文森特脸上的神情,开始盘算自己现在就逃跑有几分胜算。

    通向亡灵国度的通道已经缩小到只留下一条缝隙,眼看就要完全消失了。

    就在这时,一直惨白的手从中探出,卡在了缝隙中央,不一会儿,另一只同样惨白的手也伸了出来,两只手把住缝隙的两边,开始向外撕扯,而通道竟然真的随着撕扯得举动重新出现了。

    阿泽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明明是蜉蝣撼树一般的举动,却强行逆转了施法进程。

    随着通道的逐渐扩大,双手的主人也出现在了二人面前,那是一名有着棕色长发的漂亮女人,只是她的脸色与双手一样透着青白。

    女子抬步迈出了通道,对着呆若木鸡的二人点了点头。

    她说:“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海派蜡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派蜡烛并收藏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