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 > 第91章 逆袭87薇薇安与祭祀

第91章 逆袭87薇薇安与祭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刚踏入黑暗神殿时已经听到了,此刻再听一遍,我的心情却由震撼变成了恐惧。

    是的,恐惧。

    我生活在一个信仰缺失的时代,无论是神殿还是神职都沦为了空有其表的花架子,大部分时间里只是起到了心理安慰的作用,真到了关键时刻,估计就连现任光明教皇在殉教面前也会踌躇不前。

    毕竟神明早就已经死了啊!

    可眼前这群人不同,他们生活在神代文明最辉煌的年代,神明不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而是日日侍奉的对象,信仰的力量已经深深根植于骨髓之中,为了荣耀与信仰而舍弃生命并不是一句激励的空话。

    在林斯特国度的那场战役,假如光明教会的红衣主教团真的舍命往前冲,哪怕我和霍华德联手也要元气大伤,亡灵天灾根本不会成为气候,可他们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强大以后,他们就明智的撤退了。

    我毫不怀疑,倘若当时的对手换成了眼前这群面对死亡也无所动摇的黑暗神职,我估计就没命在这里絮絮叨叨了。

    身为曾经的七勇者,在那场抗魔战争中,我并不是没有见过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但人性本就贪生畏死,别说是普通的冒险者,哪怕是我自己,被路德维希所杀时产生的不甘依然被铭刻在身体里,回想起来依然会浑身战栗。

    我曾经以为,“甘心赴死”只不过是修饰美化后的泡影,亦或是甜美的自我麻痹,然而今日,在这段远古的回忆里,从黑暗神殿数百名神职的脸上,我第一次见识到了这四个字的魔力,或许这是那个时代独有的精神风貌。

    不,就同光明教会在濒临灭亡时想的是存续一样,其他教会只怕也在思考着差不多的事情,神代结束后,各大教会得以重建,唯有最负盛名的黑暗神殿成为了历史的尘埃,被掩埋在了幸存者讳莫如深的言语里,乃至在万年后,是否真的存在也被人打上了疑问号。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许多学者苦苦思考而不可得的真相:他们已经全部战死,一个不留。

    哪怕是以神代的标准,黑暗神殿也是疯子与狂信徒的集合,癫狂又义无反顾,无愧他们的信仰之名。

    得到了满意答复的塞西莉亚放下了高举的手臂,她没有再说什么,或许也确实已经无话可说,只见她再次如摩西分海般穿过肃立的人群,只不过这一次,其他人沉默而有序的跟在了她身后。

    向下、向下、向下。

    我和路德维希跟在塞西莉亚翻飞的衣袍后面,跟着她穿过了神殿幽深的走廊,沿着螺旋的楼梯拾级而下,来到了不知距离地表多远的地底,来自太阳的光线在这里被尽数吞没,只有幽幽的魔火在独自支撑着光明。

    而在这条道路的尽头,在摇曳的火光之中,是一扇敞开的大门。

    昏暗的光线模糊了门上繁复的纹路,黑暗神职们在圣女的带领下鱼贯而入,跨过门后是一间超乎想象的宽敞厅堂,天花板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则是闪烁的星空和明亮的银河,悬挂的纱幔布满了整个房间,被星光沾染上点点银色。

    如此美丽恢弘的场景,却让我汗毛倒竖。

    在纱幔层层包围的深处,有个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可怕存在,它的力量充斥着混乱与暴力,一*打在一层淡黄色的光膜上宛如怒吼,虽然只能让光膜泛起淡淡涟漪,冲击的余波却让满屋子的纱幔凌空乱舞。

    厅堂内早已有人在忙碌,三位祭司打扮的人在地面上勾画着一个复杂的法阵,而站在法阵中央的则是一个黑衣男人。

    据我的审美来说,小伙子长得很帅。

    “西里尔,”塞西莉亚开了口,“你准备好了吗?”

    男子微微一笑,神色闲适:“在我成为魔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准备好了。”

    “塞莉,”一名祭司停止了手下的动作站了起来,若不是喉结暴露了真实性别,他简直就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安吉丽娜都有所不及,他声音压得很低,若不是凑的够近,连我都听不分明,“混沌神将吾神困住的封印十分强力,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为了以防万一,一会祭祀开始的时候,你最后一个进。”

    塞西莉亚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左右:“火球呢?”

    “在这里!”

    一个人从阴影里一溜小跑了出来,那是一个穿着灰色法师袍的清秀青年,若不是塞西莉亚准确喊出了他的名字,我很难将他与亡灵国度那个破破烂烂的巫妖联系起来。

    “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赶快离开吧。”塞西莉亚说道。

    “不行!”火球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老师让我看着你,我不能食言。”

    “哥哥已经死了!”

    女子提高了音量,而青年则是愣住了。

    “我能感觉到,哥哥已经死了,”塞西莉亚闭了闭眼,似乎是在抑制着什么,“你不是死神的信徒,也不归属于黑暗神殿,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

    “可是我……”

    青年还想再说什么,被西里尔挥手打断了。

    “你去告诉光明教会,吾神会如约到达战场,”他的语调温和却不容拒绝,“活下去吧,塞西维尔,就当是为了你的老师和塞西莉亚。”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最后还是火球败下了阵,他沉默着转身离开这间孕育着绝望与疯狂的殿堂。

    随着他的离开,魔法阵的最后一笔也顺利完成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复杂的法阵,它几乎霸占了整个地面,华丽的魔纹让人多看一眼都会头脑胀痛,我曾经听老师说过,高级的魔纹本身就具备着强大的魔力,没有相应实力的话连看一眼都会丧命,只是这些在远古司空见惯的东西在如今已经失传的七七八八了。

    “他们打算干什么?”我忍住了作死的*,转而去问见多识广的随身老爷爷。

    路德维希也果然没让我失望:“非常高级的血祭召唤,可以直接召唤神祇降临现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打了手势,“这里就是所谓的神见之间,而黑暗神就被封印在了房间与神国相连接的地方,他们现在想要通过血祭召唤打破道路的封锁,让黑暗神降临。”

    “神明不是不能降临人世吗?!”

    要是能够直接降临的话,我们在这里累死累活的到底干嘛啊!

    “如果有非常强力的祭品的话,强行血祭也可以成功。”

    我明白了,就像我们现在搜集神明尸体的行为一样,黑暗神殿的召唤也要付出非常高昂的代价,他们可无法用神明的尸体代替祭品,结合塞西莉亚在中庭的喊话,所谓的“强力祭品”从哪里来就不言而喻了。

    “时机已到。”

    美丽的祭司宣布道,他与其余两名祭司回到了队伍的最前列,法阵中央仅剩塞西莉亚和西里尔两人。

    “反正已经没有来生了,”他捧起塞莉的脸颊,与她额头相碰,“我就先过去等你吧。”

    “好。”塞西莉亚回答。

    等到她退出了魔法阵的范围,等待在一旁的祭司便高声宣布:“祭祀开始!”

    话音未落,整齐排列的祭司与骑士就一同念起了祷告词,在他们对神明的赞美声中,源源不断的力量从西里尔身上涌进脚下的巨型法阵,头顶银河的星光与法阵的光芒交相辉映,组成了堪称梦幻的光幕。

    他竟然仅凭一人之力就支撑起了整个神降法阵。

    力量的汇集与激荡引起了帘幕深处的注意,撞击光膜的行为变得越加激烈。

    众人的祷告声越来越大,西里尔身上的光芒越盛,暗黑色的魔火从他脚下生起,抖动的火苗从他的腿部攀附而上,最终布满了整个身躯,漆黑的火舌舔舐着他的面庞。

    而西里尔本人双目紧闭,似乎完全感受不到被火焰烧灼的蚀骨疼痛,任凭自己被火焰吞噬,被烧化的身体化为点点金光,一连串的飞向了帘幕深处。

    当男子彻底在火焰中消逝时,魔火已经变得一人高有余,金光也已经连成了一道接通法阵与光幕的桥梁。

    “进!”塞西莉亚高声朗道。

    肃立的队伍开始动了,站在首列的三名长老率先走进了火焰里,与西里尔不同,他们转瞬之间就化为了金桥的一部分,随后又有神职补充了进去。

    这是极度压抑和可怖的一幕,祭司和骑士们一个接一个走进法阵,没有人犹豫,没有人惨叫,他们面容平静的迎接着灭亡,连祈祷的声音都不曾有一丝颤抖。

    渐渐的祈祷声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火焰燃烧的噼啪声。

    原本人满为患的宫殿里只剩下了塞西莉亚一人,她站在火焰边缘,,明明暗暗的火光模糊了她的表情。

    她转过头,眼睛正对着我和西里尔的方向,沉静的目光似乎穿透了万年光阴的阻隔与我对视,我屏息静视,她却展颜一笑,走进了火焰之中。

    随着塞西莉亚的身影被魔火吞噬,帘幕深处的咆哮声停止了,淡黄色的光膜被撑大近乎透明,没有维持多久便像过度吹气的气球般四分五裂。

    令人窒息的威压从深处传来,一双穿着靴子的脚踩上了金桥的另一端。

    黑暗神冲破封印出来了!他们成功了!

    我在心底大喊,下一秒就感到威压如水般褪去,眼前的画面定格褪色,最后像镜面一样布满了裂纹,化成千千万万的碎片。

    仿佛有人将蒙眼布从我眼前抽开,万年前的回忆化成的镜像世界破碎,我发现自己还站在神殿的入口处,只是没有了白茫茫的迷雾,仅仅留下帐然若失的感受。

    路德维希站在我身边,表情严肃的直视着前方,我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颗人头漂浮在五米开外的空中,乍眼一看称得上惊悚。

    那是一颗属于男人的人头,等我看清楚男人的面目,心陡然如坠冰窟。

    虽然只是在最后一刻惊鸿一瞥,但我依然能认出,这是黑暗神的头颅。

    是啊,他们成功了,他们也失败了。

    黑暗神通过血祭确实脱困了,可即便脱困了也没有扭转叛乱失败的命运。

    话又说回来,黑暗神确实是所有神祇里最强的那一个,但从蕴含的魔力强度来说,他的头颅远胜战神右手和死神左腿,比起光明神的躯体还要略胜一筹。

    这么危险的一个东西肯定不能随意让我上手拿,路德维希走上前,用银色的光芒隔空包裹住这颗头颅,方才十分谨慎的伸出手,将它摘了下来。

    “我有件事想不通,”我凑上前仔细端详路德维希手上的头颅,“战神被砍断了右手,死神则是左腿,光明神更惨,直接被削成了人棍,可他们三个都没有保留下首级,我本来以为这是混沌神用来表达背叛者无面目见人的意思,然而黑暗神偏偏保留了头颅?”

    多年的厮杀经验告诉我,每个人的杀人方式和习惯都能显现出其人的性格和作风,难道混沌神就可以例外?还是说他干脆把每个神都分尸了,我们能找到哪个算哪个?

    “那是因为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的脸啊。”

    回答我的并不是路德维希,我转身看向突兀声音的来源,却看到一个老熟人正倚在黑暗神殿的门框上,而我们俩竟然无一察觉!

    “好久不见啊,剑圣大人,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啊。”

    露出爽朗笑容的大男孩这么说着对目瞪口呆的我挥了挥手。

    “联盟的军队已经团团围住了这里,干脆束手就擒怎么样?”

    “杰瑞?!”

    我震惊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换来了对方更加开心的挥手。

    “联盟的军队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到达,你是怎么做到的?”路德维希冷静的问道。

    “我想让他们在这里,他们自然就会在这里。”杰瑞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明明是阳光的外表,这动作却硬生生的让他多出了一分媚意。

    “因为这个世界,都是我的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海派蜡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派蜡烛并收藏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