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空间大玩家 >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惊乱了一夜,终于撑到恶灵退去。静静立在山坡上的viewpointhotel,终于褪去黑暗,迎来了第一道曙光。

    金色的阳光穿破重重迷雾,满天的霞光群山披上金色的外衣,阳光柔柔的从东方洒遍世界,天地间一片祥和,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很难想像就在两小时前,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岳悠然站在窗前,在遥远的蓝色苍空之上,有一小块银白隐隐显在天空之中,形容险峻,虽在白云之中,却与形状柔软的云朵完全是两个世界。

    那是珠穆朗玛,世界最高之颠。几乎每一个上去的人,都是抱着赌命的心思。

    也正如酒店里这一行人,身在世界知名的旅行圣地,却历经一夜惊魂。

    天亮之后没多久,警察这才姗姗来迟,他们查看了旅馆以及周围的林地,将他们认为可疑的东西都围了起来,不许人触碰。

    房间也被搜了个透彻,羽眉的尸体被带走,同时在林地中,他们也发现了被小鱼儿射杀的意大利女人,那个意大利女人的死状非常诡异,明明是新死,却已是黑色炭化的焦尸状态,又明显不是被火烧的。

    这实在是很令人费解的状态,警察将旅馆里的所有人都带回去问话,可是这件事本来就很邪乎。很难向普通人解释这一切,小鱼儿那形状怪异的弓箭,林雪的蓝莲花身份,都是不能亮出来见人的,就算是用中文对答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四五来,何况还用带着咖喱味的英语。

    所以她们并没有多做解释,只说昨夜听到有女孩子的惨叫,以及一个意大利男人追赶着与他同来的女人跑出去了,她们见到了尸体很害怕,在大厅里呆了一夜,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从出入境管理处查他们的身份,都是一群通过旅游签证入境的人,这几天的住宿记录和行径,也证明了他们的行为与普通游客无异,实在很难说他们是来做什么祸国殃民的事。

    但是房间里的法阵、刻在羽眉脸上的符咒,还有那个意大利女人尸体的样子,尼泊尔警方通过国际渠道多方查证,确认那两个意大利人确属撒旦教成员,这些东西都是黑弥撒的仪式。他们下令缉捕那个逃走的男人,由于并无实据证明这事还与其他人有关,所以在警局里录口供的四个人也被放了出来。

    那两个姑娘身心俱疲,好不容易出来之后,马上搭上最近一趟回国的飞机,远远离开了是非之地。

    站在警局门口,林雪看着大大伸了一个懒腰的小鱼儿:“你也要回去了吗?”

    “开什么玩笑,小刀和老叶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当然要把他们找回来。”小鱼儿一撩头发,“走,咱们再回那喀阔特去。”

    林雪连忙追上。

    ===============================

    滞留在废弃行宫里已经是第二天了,岳悠然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身子虚软,行动不便,如果不是叶波这两天的尽心照料,可能她早已经被其他动物吃了,而不是在吃其他动物,这边山里食物并不多,有眼力见的大型动物早在泥石流来临之前就跑了,现在能找到的都是身体轻灵,不受地型变动影响的小动物。

    不知道为什么叶波身上居然会有一包盐,这几顿的食物虽然只是在烤各种不知名的动物,但是有了盐之后,味道倒也可以接受。

    “看不出来,你一个城里人还会做陷阱抓这些东西,你为什么会带着盐?”岳悠然坐在窗前,隔窗与叶波聊天,他正蹲在地上收拾那些精巧的小玩意儿。

    “盐是个东西,不管在什么地方,可以洗伤口可以做调料,还可以少等一个小时。”他头也没抬,正努力的削树枝,岳悠然想起刚来的时候,店主的确是让孩子下山买包盐就用了一个多小时,不禁莞尔。

    叶波接着说:“小时候我们那边的男孩子常玩这些,电子游戏什么的都是很后面的事了。要是这回的事发生在二十年以后,说不定你就只能看着我在开心农场里养的植物和动物,画饼充饥了。”

    “你们那边是哪里啊,我身边的男孩子最多也就是趴在地上拍画片,打弹子,别说做这些了,就连野生动物也没见到什么。”岳悠然对叶波的童年十分好奇。

    “说明你那里生活质量高啊,画片和玻璃弹子是要钱的,这些不要钱,拿把菜刀随便削削就行了。”说话间,一把弩就已经做好了,叶波又开始削竹枝做弩矢。

    岳悠然看的目瞪口呆:“你在哪儿弄来的铁丝做机簧?”

    “你口袋里的。”

    “啊?哦……”岳悠然突然想起自己带来了几个铁钩子,打算晾衣服,没想到被他掰成弩上的机簧,她探头仔细看:“这个竹子做的行不行啊?会不会断?会不会……”

    叶波站起身,摆摆手:“我又不是奉了始皇的命令攻打六国,随便能弄来几只,解决掉午饭不就行了。我先出去试试。”

    看着他走出门去,门扇发出轻轻的一声关合声,岳悠然突然觉得两人好像是过着史前生活的两个人。

    “亲爱的我出去弄点吃的,你在家里好好呆着。”

    等等,都不知道叶波是什么人,怎么就想到这些上面去了。难怪人家说旅途多艳遇,在这种环境下,不得不在一起的两个人,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愫出现,而回去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在日常的柴米油盐里,激情往往被消磨。

    所以,也没几个艳遇是有好下场的。

    胡思乱想了半日,叶波也没回来。

    也不知道他走到哪里去杀生,岳悠然慢慢挪到窗前,懒洋洋的坐在地板上,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很舒服,“如果再来杯咖啡或者奶茶就好了。”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似乎已经忘记身处在怎样的环境里。

    雨后森林里特有的清新气息充满了整个屋子。她不由想到,这王室真会享受,在这里修行宫,空气好,地势高又不会太潮湿。如果再有仆从如云,有电有网,有吃有喝,那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跑了一夜,也不知道这里离viewpoint到底有多远,林雪与小鱼儿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已经回到加德满都了。

    过了很久,叶波还是没有回来,太阳当空照,估计时间已经过了得有三四个小时,岳悠然有些担心他的安全,是遇到了什么厉害的野兽,还是路滑难行,一时无法回来?

    她勉强站起身,向屋外走去,这才发现,这里除了他们上来的那条路,周围是一片原始森林的模样,根本没有路。

    奇怪,王室出行都是前呼后拥,在这种没有路的地方,得怎么样才能把吃喝玩乐的东西送上来,还有那一大堆仆人侍从之类的,光是修这屋子的人也得成百上千吧,要是没有路,这一切都不可能做到。

    也许是天长日久路被堵住了?

    她摸着那些树,随便一棵都是一人抱不过来的粗细,也许在热带,树都长得很快,木质松软?

    想到了就要去做,她当即拿起叶波方才用来削弩的那把刀向树干狠狠砍去,没想到这树干很密实,她用尽全力砍下去的一刀,也只不过在树干上留下浅浅一道痕迹。

    勉强可以看出刀痕之下已是两三圈的年轮。从这里推断,这些树少说也有五六百年的历史,如果说这是行宫,那只能是沙阿王朝或是更早的玛拉王朝。

    但是从这建筑制式也不像啊,里面有明显的近代英式风格。岳悠然敢以自己的专业知识打包票,这房子最多只有两百年的历史。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叶波离开的时候,腿上还有伤,看那鲜血渗出的程度,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也许是因为腿上的伤痛又犯了,才会让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万一,他腿上的血腥气引来什么食肉动物……岳悠然想到这里,更加担心了。

    不对!

    她忽然想起,叶波离开房间的时候,从门外的地板上还传来了他的脚步声,虽然只有几步,但是声音均匀,并没有因腿伤而造成的声音轻重不一样的情况。

    “哼,骗子!”岳悠然咬牙。

    她打定主意,如果叶波再不回来,她就自已离开,反正太阳在天上,随着山势往下走,总归能找到路。大不了找到昨天泥石流的痕迹,沿着跑过来的路再走回去就是了。

    终于当岳悠然耐心耗尽,准备独自下山的时候,叶波回来了,他看见岳悠然的样子,忙问:“你要去哪里?身体还没好呢。”

    倒真会装好人,岳悠然冷笑一声:“这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回事?”

    叶波一愣,她知道什么了?知道多少?

    “你跟我说这是行宫?哪代尼泊尔王的行宫?这附近的树有五六百年的历史,而这房子是近两百年的制式,你告诉我,这时间差是怎么回事?”

    见他半天不回答,岳悠然也不想再多说话,继续向前走,叶波赶上前拉住她:“不要走,听我解释。”

    岳悠然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编啊,你接着编啊。”

    那种明显不信任的神情让叶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岳悠然一脸嘲讽的表情:“要是没有好听的故事,我就先走了,您留在这里慢慢想,下回骗人的时候就知道该怎么说了,加油看好你哟。”

    “不能走!”叶波急了。

    岳悠然转过身:“怎么,想用强了?把我腿打断,就走不了了。”

    “我不管你怎么想,这三天都不能离开,否则我真会把你的腿打断,断腿还能治,没了命,就找不回来了。”叶波一脸认真狠厉,看得岳悠然心里不由一跳。

    但是她又岂是会被人三言两语吓住的女人,她毫不示弱的反击,一脸士可杀不可辱的模样:

    “如果要我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就说一个合适的理由,不,哪怕是合理的故事也行,用这种弱智低能的手段想骗我,那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叶波不知道什么才合适,不过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错,少不得被岳悠然夹枪带棍的一通讥讽。

    太阳已经西斜到山的那一边,只留下天际一片赤红色。山风穿过森林,树叶发出如海浪一般的声音,在这响亮的声音之下,岳悠然的听觉敏锐捕捉到了一丝几不可闻的异响,好像是某种大型动物的嚎叫。

    “你也听到了?”叶波看着她,“如果你现在出去,会成为它们的粮食。”

    看他一脸担忧,岳悠然冷笑:“不成为它们的粮食,也会成为你的猎物,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嗯……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叶波有些苦恼的回答。

    “姐姐我就算是跳悬崖也得是睁着眼睛跳,看清楚我到底是栽在什么上面的,平生最爱听八卦,自己成了八卦的中心更要仔细听,想要瞒着我做些与我相关的事,就不要怪我不配合。”岳悠然挑起眉毛,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说着强撑起虚软的身体,大步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就要往外走!

    叶波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从来没见过这么拧的女人!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只得说:“泥石流惊动了很多这里的山灵,你又体质特殊,被恶灵袭击之后,那些山灵都闻着你的味儿来了。”

    岳悠然冷笑一声:“那我在这里呆着岂不是更危险?我说你的故事就不能编的圆一点吗?”

    “你看背后这房子像什么?”叶波指着这栋深山里的别墅,在天边微弱光线的照耀下,如同一个巨大的黑影,莲花型的黑影。

    “莲花,那是佛教的圣物,佛祖的象征,这里数千年前是佛教圣地,所以,留在这里,等你的身体恢复了,我们再走。”

    岳悠然望着他,突然笑起来:“佛教圣地是英式建筑?真有意思,就凭这个就能镇住妖魔鬼怪,你骗三岁小孩子呢?说吧,佛骨舍利是不是已经在你手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空间大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兰花疏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花疏影并收藏空间大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