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觅路 > 第2章

第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研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泄她底的必然是赵燕晰,那个恋爱脑卖了自己,还连她也卖了,看来被洗成脑残指日可待。

    被吐槽的赵燕晰这会儿正在玩牌,除了她还有另外一男一女和那个阿山。

    组长过去对阿山说:“下午你和小陈带这两个小妹去上课,还在昨天那地方。”

    阿山点头应了。

    下午出门坐的是面包车,车停在巷口,他们过去时车里已经坐了三个人,门口还站着两个。

    赵燕晰的男朋友陈渠就坐在车里,大家陆续上车,到最后剩两个位置,都在后排。

    梁研坐进去,阿山跟着上来,坐在她右边。

    他身体高高大大,一坐进来,位子就显得挤了,又是夏天,车里本就热,他穿着灰色工装裤,腿上的热量传过来,像温烫的暖水袋贴着。

    梁研往左挪,坐在里边的姑娘叫唤:“哎呀,你挤着我了。”

    “……”

    梁研又挪回去。

    身边男人动了一下。

    梁研一看,他并腿往窗边靠了靠。

    他们之间终于空出一点缝隙。

    他面朝窗外,从梁研的位置只看到小半边脸庞。兴许是光线的原因,他的脸看着比昨晚要黑一些,下颌的线条显得有些坚硬。

    陈渠和赵燕晰在前面小声讲话,另几个人也在聊天,但这个阿山,他没有讲话。

    梁研想起他的声音,觉得他还是不开口最美好。

    二十分钟后,车开到一家宾馆,一车人下来了。

    上课的地方在宾馆二楼,竟是像模像样的小会场。

    会场大门紧闭,里头七八十人,男的、女的、年轻的、年长的,有人体面一些,有人很落魄,但他们都一样兴奋。

    一些新人起先被现场气氛吓到,但很快就投入。

    台上人激动分享成功之路,台下人欢呼鼓掌。

    他们很懂炒气氛,讲话煽情,动作夸张,梁研诡异地怀念起她的毛概课老师,那老头每次激情澎湃都给第一排同学贡献一脸唾沫。

    大课结束后人很快散了,面包车停在宾馆后头,要从外面绕过去。

    赵燕晰粘到陈渠身边,没说上话,梁研就过去了。

    梁研说要上厕所。

    陈渠皱眉说:“你忍忍,先回去。”

    “憋不住,尿裤子你负责?”

    “……”

    陈渠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梁研没什么反省的自觉,抬手指右边,“那不是公厕么。”

    陈渠朝阿山看一眼,阿山点了头。

    陈渠说:“山哥,那你们先上车等着。”

    陈渠领着赵燕晰和梁研去了公厕。

    女厕这边排了几个人。陈渠对赵燕晰说:“你陪她进去吧。”

    前面的人完事了,空出一个隔间,梁研将赵燕晰拉进去。

    公厕嘈杂,气味难闻,赵燕晰捂住口鼻:“我又不用上。”

    梁研关上门,靠门板上看她:“赵燕晰你听好,我要走了,那个胖子你小心点,我劝你告诉陈渠,他有责任保护你。”停了下,摇头,“算了,这是你们的事儿,你保重吧。”

    赵燕晰愣呆呆没回神,“你你、你今天就要跑?”

    “嗯,马上。”

    “梁研……”

    “我回去退屋子,你东西我寄你姥姥那儿,给你报的课我转给别人,书本不寄了,你也用不上,门口小张收废品,我拿去称称。”

    赵燕晰张着嘴,慌了,“梁研……”

    梁研转身开门。

    赵燕晰拉她,“梁研?”

    梁研往外走,赵燕晰怂了,“你别这样,我、我……我跟你回去呗……”

    梁研回头,眉眼带笑,“反悔友尽。”

    赵燕晰:“……”梁研,你这大尾巴狼!

    陈渠看到她们出来,催促:“快点,人都等着你们。”

    “陈渠……”赵燕晰的表情不大自然。

    “走吧。”

    陈渠有些着急,步子走得大,走两步,回头催一声:“快点。”

    “哦。”

    赵燕晰抬头看他背影,心里矛盾得很。

    过马路时,梁研牵住赵燕晰,后者正慌乱矛盾,下意识挣了一下,梁研将她的手捏紧。

    梁研的手劲比她大多了,赵燕晰苦着脸,愧疚地瞅着陈渠的后脑勺。

    正望得出神,耳边传来话:“走了。”

    声音没落,她人已经被拽着冲上马路牙了。

    “哎——”赵燕晰张开嘴,风灌了一嗓子。

    梁研腿长,赵燕晰几乎是被她拖着,两只脚差点打架,身后传来陈渠的呼喊:“燕晰——”

    赵燕晰心口一抽,脚慢了。

    “不许回头。”梁研将她捉紧。

    “燕晰!”陈渠紧追不放。

    赵燕晰上气不接下气:“梁研……”

    梁研充耳不闻。她看着前面出租车停车点,有几辆车在那儿。

    大热天,路上来往的几乎都靠轮子,再不济也晓得骑自行车戴遮阳帽,几个走路的行人更是撑伞防晒,单见俩姑娘光头光脸在烈日下狂奔,身后还有个男人追。

    自然有人好奇看着。

    梁研额上的汗珠落下来,挂在眉尾。

    陈渠仍猛追不停,似乎真要将她们揪住不可,赵燕晰气喘呼呼,没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看,梁研的速度被拖慢了。

    没几秒,陈渠加速冲过来,拽住赵燕晰的胳膊,但他下一秒就松手了——

    梁研一脚踹了他胸。

    陈渠没站稳,梁研送上第二脚,这回算彻底倒了。

    “陈渠!”赵燕晰惊叫。她根本没料到梁研会动手。

    陈渠手臂刮破,当即掉了层皮,赵燕晰看到那伤处冒血,脸色大变,“陈渠!”

    梁研去拉赵燕晰,却被推开,赵燕晰跑到陈渠身边,“你怎么样?”

    陈渠痛得骂了一声,“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么!”

    赵燕晰瘪着嘴,眼睛红了。

    梁研再次上前拉她:“走。”

    “你放开我!”赵燕晰一甩手,隔一秒,掉眼泪了,“都怪你!你跑就跑,干嘛打人哪,他都流血了,你怎么这么狠呢。”

    围观的人也看到了那两脚,议论纷纷。

    赵燕晰不再看梁研,取出纸巾帮陈渠擦伤口。

    没一会,阿山和另一个秃顶男人不知怎么就找过来了。秃头从人群里挤进来:“这咋回事?”

    陈渠一看,立刻爬了起来,赵燕晰忙着扶他。

    陈渠瞬间换了副表情,拍拍屁股后灰尘,说:“没啥事儿,俩小姐妹闹矛盾了,害我夹中间吃了点儿苦头,这不……摔得都破皮了!”

    秃头看看赵燕晰,又看梁研。

    陈渠将赵燕晰一推,“快,你先给人道个歉啊!”

    赵燕晰情绪还没缓过来,两眼泛水光,抽着鼻子愣愣看了陈渠一眼。

    陈渠见她如此呆傻,只好亲自上阵,打着哈哈对梁研道:“是燕晰说话重了,你别跟她计较了,天这么热,咱们也别杵在这了,先回去吧。”

    说完又推了下赵燕晰。

    这回赵燕晰脑子已经转过了弯,连忙抹了把眼泪。见梁研一言不发,她顿时生怯,犹豫两秒,过去拉梁研的衣服,小声说:“回去吧。”

    一旁的秃头见俩女的这么磨叽,有些不耐烦,“没事儿就赶紧走了,车上人都等着呢。”

    他说完喊了阿山,“走了!”

    赵燕晰又拉了拉梁研,梁研将她的手推开,当先走了。

    陈渠拉着赵燕晰跟上去。

    回到车里,仍是之前的座,其他人仍然聊天,但车里气氛与来时已有不同。

    晚上赵燕晰跟梁研求和,被梁研无视了。

    八点,梁研洗过澡,湿着头回卧室。

    赵燕晰蹭地从席子上坐起,翻出干发巾递上去,“擦头发吧……”

    梁研没接,赵燕晰犹犹豫豫,“那……我给你擦?”

    她在梁研身边坐下,刚要动手,毛巾就被梁研扯过去。

    赵燕晰见她低头擦头发,默默松了口气。

    “你晚上没吃几口呢,饿吗?”

    梁研没答,赵燕晰扁了扁嘴,“别生气了行么。”

    没等到回答,就有一个圆脸女孩推门进来,“哎,你俩好了没,出来玩了!”

    梁研抓了抓头发,起身出去了。

    这里玩的游戏都挺弱智,什么猜谜语、数蝴蝶,要不就是打牌,输了就真心话、大冒险,没多大意思,纯粹消磨时间,把人聚一块儿,不给独处。

    一屋人围圈坐在泡沫板上,玩了一轮猜谜语,没猜出的两个人都要受惩罚,一个是赵燕晰,另一个是个男的,胖子。

    有人喊:“罚什么,你们选!”

    赵燕晰还没作声,胖子开口了:“大冒险吧。”

    “好!”几个男人拍掌起哄,讨论着怎么罚,其中一个笑着说,“两人一块儿罚吧,来来,就罚你们嘴一个。”

    “喔!”众人哄笑,“嘴一个!”

    赵燕晰脸腾地红了,皱着眉看着他们:“你们别这样!”

    圆脸姑娘也说:“这不合适吧,人有男朋友的!”

    男人们不以为然,“玩游戏呢!这有啥呀!快,可不许耍赖,亲一个!”

    胖子嘴咧到耳朵根了。

    赵燕晰又气又窘,习惯性地朝梁研看去,后者面无表情。

    胖子乐呵呵过来,伸手要拉她,赵燕晰往旁边躲。在旁人的喧笑声里,胖子再次靠近,但他没碰到赵燕晰。有两个人同时阻止了他——

    阿山挡了他的手,而梁研一拳抡他脸上。

    胖子痛得嚎了一声。

    看戏的人都被这变故惊得起身。

    梁研将呆傻的赵燕晰拉开,上前加送一脚,胖子跌到阿山身上。

    “操,你妈——嗷!”

    梁研的拳头追来,胖子摔到泡沫板上,嗷嗷叫着,反手撞梁研一肘子,梁研硬生生挨了那一下,直接拿膝盖跪他啤酒肚上,上来就抽脸。

    场面顿时混乱,女孩子尖叫,男人们却惊得下巴都要掉下——

    特么这姑娘好生彪悍!

    震惊过度,甚至没人想起拉架。

    赵燕晰显然也吓得不在状态,愣愣站着,直到看见胖子将梁研撂开,拳头击到梁研嘴边,她惊叫着上前。

    然而有人比她早一步将梁研拉开,又挡住胖子的拳头。

    “山哥你松手,我他妈揍死她,个臭.婊.子——”

    阿山没松手,其他人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帮忙,女的拉住梁研,男的拽住胖子,总算将两人隔开。

    胖子怒火难抑,成串脏话直冒。

    梁研脸色铁青,嘴角肿了,下唇破了块皮,血丝挂那儿。

    赵燕晰手足无措,哭起来:“梁研……”

    “没事吧?”旁边两个姑娘松开梁研,都看她的伤。

    梁研拿手背揩了下嘴唇,对胖子说:“再有下次,我捅了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觅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约并收藏觅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