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觅路 > 第7章

第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研一愣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一句也不多问,转头对赵燕晰和池宪说:“跟上!”

    “哦!”

    懵懵的两人啥也不问了,难得机灵地跟上去。

    沈逢南领路。

    他显然对这山林很熟,脚步极快,头也不回地跑在前面。

    后头三个身影跟随他在林间穿梭。

    山上杂草荆棘多,但这时候谁也顾不上这些,赵燕晰和池宪穿的是短裤,小腿剌了几道印子都没叫唤,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气喘呼呼跑了一路,穿过林子,总算看到下山的路。

    沈逢南突然停下,一转身,梁研没刹住脚,直接撞他怀里。

    沈逢南握住她手肘将人扶稳。

    梁研跑得脸颊通红,额头鼻尖全是细腻汗珠,头发被树枝刮乱了,两片黄叶子贴在发顶。

    沈逢南手掌一抚,树叶掉下,梁研的头发也顺了。

    她抬头,喘着气看他。

    他脸上也都是汗,黑黑的眉毛都是湿的。

    沈逢南扶着她的肩,“看到了么,那条河?”

    他手指向山下,梁研一看,山下真有条河,她反应过来,这并不是上山走的那条路。

    “下山后沿着河往东边跑,看到小桥就停下,上石子路,有人在那,你说我名字,他接你们走,”沈逢南语速很快,报完车牌号,说,“记住了?”

    他们靠得很近,梁研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热气。

    她转头看他,“你名字?”

    “沈逢南。”

    没等她应,沈逢南塞了样东西到她手里,“帮我带给他。”

    梁研低头看,是只录音笔。

    池宪拖着赵燕晰追上来了。

    赵燕晰累得快瘫倒,池宪到底是男的,比她好多了。

    “咋不跑啦!”池宪急火火地过来看着他们。

    沈逢南松开梁研,走到池宪身边。

    “朝这打一拳。”他指着自己的脸。

    池宪一愣,“啊?”

    “用力点。”

    池宪没这个胆子,转头看梁研。

    梁研点了下头。

    池宪咬牙,捏着拳头朝他右脸一抡,见他踉跄了下,池宪有点慌,条件反射般迅速跳开,生怕人家像秃子一样反手就揍他。

    他跑到梁研身后再去看沈逢南,见他舔了下嘴角,并没有要打他的趋势,松了一口气。

    沈逢南催促他们快走。

    梁研说:“你小心。”

    他应:“嗯。”

    梁研看了他一眼,没耽搁,拉上赵燕晰。

    三个人飞快地往山下跑。

    一路奔到山脚,按沈逢南说的,沿着河跑了七八分钟,果然看到石桥。

    石桥那边是石子路,一辆旧吉普停在那。

    三个人都已经满头满脸的汗,力气也没剩多少。

    池宪扶着赵燕晰,梁研上前敲窗。

    里头司机在玩手机,听到动静一看,眼睛亮了:“嘿,还真来了!”

    窗户降下一半,梁研说:“你好,沈逢南叫我们来的。”

    “你好你好,我是南哥朋友张平,”司机咧嘴一笑,“快快快,先上车!”

    池宪将筋疲力尽的赵燕晰扶到后面,梁研直接开门坐上副驾,将录音笔交给张平。

    张平一看,很惊喜地接过去:“还真带出来啦。”

    他赶紧将东西收好,见后面两人也已坐好,就发动了车。

    这车虽然破旧,但开起来倒不慢。

    车一路前行,池宪和赵燕晰渐渐从紧张和疲惫中缓过来,兴奋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大树,终于相信是真的跑出来了。

    池宪如同死而复生,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话唠得可怕,一路都在跟张平讲话,一口一个“张哥”,问东问西。

    张平也好脾气,两人一问一答,开了一段路就称兄道弟了。

    车上气氛不错,赵燕晰忍不住也加入了他们的聊天。

    “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去城北火车站那儿,”张平说,“旅馆我都订好了,今晚先过去歇着,你们要回家还是要去哪怎么也得明天了。”

    池宪说:“那咱们能先吃顿好的吗?我这两天简直像活在猪圈里,哦,还不如猪圈呢,那饭菜真不如猪食!”

    张平听了哈哈地笑,“可不是吗?南哥在那四个月,瘦了快十斤了,你算走运了,就偷着乐吧。”

    池宪感叹:“真没想到啊,张哥,你跟南哥简直是我再生父母!”

    赵燕晰斜了他一眼,觉得这人唯一特长就是抱大腿了,这才多一会,他就跟着人家叫南哥了,也不想想昨晚他还吐槽“秃子凶神恶煞,那个阿山看着也不像好人,就咱研哥一看就是江湖少侠”。

    这才多久,就换条更肥的大腿了。

    偏偏池宪被鄙视了还不自知,继续说:“张哥,讲真,你们可真厉害,咱南哥潜伏得也太好了,我愣是没看出来,瞧你俩这里应外合的,我真当你俩干卧底出身的哩!”

    张平被夸得美滋滋,谦虚道:“哪能呢,南哥干卧底还算有点底子,我就是个打下手的,你不知道,早些年,咱南哥二十多岁那会儿做记者,干的就是这种事儿,什么传销窝、假药厂就不说了,“毒窝”他都跟拍过,谁让他演技好嘞,后来他转方向跑去驻外混战地了,听说我们老大惋惜得三天没吃饭呢。”

    池宪一听,惊奇:“这么说南哥还做过战地记者啊。”

    “是做了几年。”

    池宪八卦地问:“那怎么不做了呢,怎么又回来卧底啦?”

    “这事说来话长,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卧底这事纯粹是被我们老大坑的。”

    “啊?”

    车下了坡,张平左转开上了大路,说:“你们不知道这个传销团伙多庞大,都跨省市了,我们老大两年前就注意上,之前安排了一个人来卧底,你猜后来搞出了啥事?”

    赵燕晰也听得好奇,插嘴,“出了啥事?”

    张平笑了两声,“那小子可真厉害,没摸出料也就算了,自个还被人洗脑了,工作也不要了,待在那死也不回来,家里人来我们报社闹,我们老大找了人来解救,刚带回去没一个月,人又跑回去,你说这脑子秀逗的!”

    池宪和赵燕晰都惊呆了,想了想,庆幸出来的早。

    又听张平说:“所以啊,我们老大才找上南哥,自个掏腰包说要给南哥十倍线人费请他再出山,说真的,南哥哪是看上那点钱了,纯粹是卖他人情,这不,就把自个弄这地儿吃苦来了。”

    池宪总算全听明白了,“你们是要把这团伙一锅端吗?”

    “差不多吧。”张平不无自信地说,“南哥那边挺顺利的,我们在警方和工商那儿都有熟人,也通过气,都有安排了,现在就等收尾,这不,把你们几个捞出来也没多大必要,可能南哥不放心吧,我倒觉得,其实你们多待一阵也没啥,迟早都能出来的。”

    听到这,池宪摸着胸口有点后怕地说:“还好把我捞出来了,那地方我多待一天都想死啊。”

    张平表示同意,“那可不,过得忒苦了,上回跟南哥碰面我还给他塞了俩火腿,也算加餐了。”

    池宪又是一阵感叹。

    赵燕晰也听得心潮不平,想起陈渠,真觉得自己之前脑子有病。她往前看一眼,见梁研靠在那不动。

    赵燕晰这才发觉,上车到现在,梁研都没怎么说话。

    “梁研?”她伸手碰碰她。

    梁研动了一下,回过头。

    “你没事吧。”赵燕晰小声地问。

    梁研没什么表情地说:“都跑出来了,能有什么事啊。”

    赵燕晰想想也是,有点开心地对梁研说:“晚上我们吃虾吧,我好想吃。”

    梁研说:“你有钱么?”

    赵燕晰愣了下,接着就满目失望。

    一旁池宪插话:“没事儿,我有呢。”说着从兜里摸出四十块。

    梁研:“……”

    赵燕晰将他一推:“闭嘴吧你。”

    前头张平哈哈大笑,笑完说:“你们仨小孩儿可真好玩,放心,我有钱,晚上带你们吃好的。”

    张平说话算数,到了旅馆稍微歇息了一会,就带他们去旁边好好吃了一顿,结账时梁研拿出银-行卡要付,张平有点惊讶:“你这卡还能带出来,也是厉害了。”

    话是这么说了,但最终也没让梁研给钱,他坚持自个做东,把账结了。

    吃完饭,想到他们三个都没衣服换,张平又带他们去了附近的服装店,然后就回了旅馆。

    旅馆条件一般,但谁也没挑剔,毕竟比传销窝好太多了。

    一共两个标间,池宪跟张平住,她们两个姑娘住一间。

    回房间后,赵燕晰先去洗了澡,洗完出来发现梁研坐在床边发呆。

    赵燕晰越发觉得她有点不对劲。

    “梁研,你怎么了?”赵燕晰蹲在她腿边担心地抬头看她。

    梁研回过神,站起身,“你洗好了吗?”

    “对啊,你发什么呆呢。”

    梁研揉揉脸,“没有,我去洗澡了。”

    她往卫生间走,赵燕晰说:“你在担心那个阿山吗?”

    说完发觉叫错了,阿山是假名字,那个人叫沈逢南,她今天才知道。

    梁研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淡淡地道:“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啊,不用担心的,”赵燕晰说,“张哥不是说了,他很厉害吗?你看,我们都没发现呢,我还以为他真的就是阿山呢。”

    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觉得有哪里不对,琢磨了一会,眼睛一亮。

    她几步绕到梁研面前,看着她:“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觅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约并收藏觅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