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觅路 > 第11章

第1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邮件是那家摄影工作室发来的,告知梁研后期剪辑制作中需要提供的信息材料,末了询问是否有其他具体要求。

    梁研这才想起把钟老师发来的样片和材料包转发过去。

    等她赶到小鹰书馆已经十点三刻了。

    赵燕晰的信息五分钟前就来了,梁研没有进去,也没有找地方停电动车,她就坐在车上,脚撑着地给赵燕晰回信息。

    发完信息,她抬头看了下,觉得这地方和那次白天看到的感觉不大一样。

    或许因为是夜晚,周遭的黑暗和静谧将这里的灯火衬托得有几分特别,连门口的这棵梧桐都好像更大更有力量了。

    梁研顺着树身往上看了一眼,发现这个书馆的二楼也亮着灯。

    难道二楼也是他们家的?

    那也太大了点,要亏本的吧。

    梁研瞎操着闲心,看见楼上落地窗边多了一道人影。

    梁研突然顿了一下。

    这样的距离并不能看清什么,最多是个模糊的剪影,但梁研奇怪地感觉到一丝熟悉,好像以前就见过,甚至于她看着那道身影能确定他此刻靠在那儿是在抽烟。

    她看了一会儿,挪开视线。

    为什么又会想起他?

    这不科学。

    歉也道了,谢也说了,他安全脱困,一点事儿没有,她又不欠什么。

    一天来两次错觉,看谁都像他,这是有病啊梁研。

    赵燕晰出来时就见梁研坐在电动车上发呆。

    她伸手过去晃了下,梁研才回过神,“好了?”

    “对啊,你想什么呢。”赵燕晰坐到后座,扶着她的腰,“我出来你都没看见。”

    “没什么,你也不叫一声。”梁研将车骑上大路。

    夜风拂面,梁研看着前方道路,赵燕晰在她身后絮絮叨叨汇报今天的学习进度。

    回去后,梁研随口问赵燕晰:“你跟池宪联系过么?”

    赵燕晰正在啃苹果,嚼了两口说:“没有啊,他留的电话我不知道塞哪儿去了,但我不是留过你宿舍电话给他吗,估计他打过电话,可你这阵子都没回学校住过。”

    梁研哦了一声,去洗澡了。

    赵燕晰啃完苹果慢慢回过味儿,陡地惊了一下——

    梁研不会惦记上痴线了吧?!

    赵燕晰仔细回想了一下,眼睛慢慢瞪圆了。

    梁研那家伙没谈过恋爱,没喜欢过人,感情世界一片空白,以前都没有认真看过一个男人,更不可能去研究什么男女相处的问题,看到一个可怜兮兮的痴线就保护欲爆棚英雄救美,又享受被痴线崇拜和需要的感觉,也不管人家娘不娘man不man,就这么上心了!

    难怪和痴线分别后梁研就有点不对了,在俞城那几天总有点心不在焉,回南安后才好了,因为痴线在这儿啊。

    看今天这趋势,梁研这是忍不住想见痴线了吧。

    真是要死啊。

    赵燕晰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她打心底希望梁研和普通女孩一样尝试着谈个恋爱,但对象不要是痴线好吗?

    这还不如她自己上跟梁研百合呢。

    梁研洗完澡就回卧室睡觉,赵燕晰坐在自己床上抱着腿看她。

    梁研看了下手机,皱眉:“十二点了,你愣着思春呢?”

    赵燕晰“唔”了声,心道你也就嘴巴厉害。

    对着镜子刷牙时,赵燕晰渐渐冷静下来,思路转了个向。

    或许这也可以算好事情,再怎么说痴线的生物性别也是男,这至少说明梁研能关注到异性了。

    是个进步啊。

    赵燕晰决定顺水推舟,就从痴线入手,先让梁研接触一下男人,以后再慢慢引导,她就不信等梁研上道了还能忍得了痴线那种磨叽的男生。

    梁研不知道赵燕晰像老妈子一样操心她的感情启蒙问题,第二天她仍然和往常一样早起买早餐,留一份给赵燕晰,自己先去了学校。

    赵燕晰锲而不舍,愣是从犄角旮旯里找到了当初池宪留的电话,主动联系上了。

    梁研一回来,她就汇报:“池宪约我们玩呢。”

    梁研在写邮件,头也不回地说:“你现在还有时间玩?”

    “偶尔玩一下当放松啊,国庆七天假呢,池宪说还叫了那个张哥和那个沈、沈……”

    “沈逢南。”

    梁研敲键盘的手顿住,她看了眼屏幕,慢慢按将错打出来的三个字删掉。

    赵燕晰说:“对,就是他。”

    见梁研没声音,她直接拍板,“池宪定了六号,反正我答应了。”

    假期头几天,梁研过得异常繁忙,她接了两万多字的新稿,一半英语,一半法语。早八点到晚十点都对着电脑,马不停蹄译了三天,前脚刚交差,后脚接到钟老师的电话,说是给她介绍了个活儿。

    梁研虽然有点累但还是接了。

    传媒学院的董老师和钟老师关系好得像拜把子兄弟,梁研以前就给他帮过忙,这活儿就算不给钱,她也得卖个面子,何况人家正儿八经地花钱请她。

    研讨会在a大东区报告厅进行,与会的有两位法国学者,梁研担任全场翻译。会议分上、下午两场,结束后把人送走,董老师带她和另几个帮忙的研究生吃饭。

    饭局上气氛不错,不同于钟老师的雷厉风行,这位董老师特别接地气,讲话幽默风趣,和学生处得像朋友,梁研跟他还算熟,又饥肠辘辘,于是毫不客气地闷头吃菜。

    包厢的门被推开时,梁研正在啃一块扇骨。

    她啃得专心致志,没关注旁人,直到董老师突然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

    “咦,还真来了,你这家伙不是开玩笑啊!”

    其他人都望过去。

    梁研头一抬,扇骨掉回碗里。

    柔光中一个人走近,颀长身影在她视野里逐渐清晰,他穿着黑色的t恤和裤子。

    光线将他五官的轮廓勾勒得很明显。

    他的头发剪了,很短的寸头。

    董老师已经在对学生介绍:“喏,这是我小师弟,算你们小师叔了!”

    学生们站起来打招呼问好,唯独梁研没动。

    一个高高的男生挡住了她。

    等他们都坐下,梁研就看到了沈逢南的脸。

    他唇边还留有一点笑容,目光在别人脸上,过了一秒,他的视线随意地转了下,落到梁研在的方向。

    梁研清楚地看到他顿了一下。

    短暂的四目相对后,沈逢南率先转开了脸,因为有人絮絮叨叨地跟他讲话了。

    “真成大忙人了,想见你一面都难,我要不是今天走不开就直接去你那取了,看你这忙得屁股落不着板凳的!”董老师熟稔地抱怨几句,说,“钥匙给我吧,我这不留你了,你赶紧忙去,哦,我的片子你可得先剪好,过几天要用了。”

    沈逢南点了点头,把钥匙给他了。

    董老师以为他就要走了,挥了挥手,沈逢南却又往桌子那边看了一眼。

    那边都是学生,也不知他看谁。

    很快,他的视线收回来。

    “那我走了。”

    他低声说了一句,离开了包厢。

    董老师回桌招呼大家吃菜。

    梁研拨了一下碗里的扇骨,抬头问:“董老师,他真是您师弟么?”

    董老师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她在问沈逢南。

    “是啊。”他说完停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笑了,“哦,上次你们见过是吧,老钟拍那个教学片你肯定去帮忙了,其实那工作室是我推荐的哩,怎样,我小师弟做事挺靠谱的吧?”

    梁研愣了下,可是紧接着她就想起了群里的照片,也想起了学校里与她擦身而过的那辆车。

    梁研觉得真是奇了,她联系的那个摄像就是沈逢南么?

    饭吃完散伙回家,梁研没再想这事,她困得脑仁疼,洗了澡,设好闹钟就上床睡觉。

    晚上十点,闹钟把梁研叫醒,她简单洗漱后骑上小电驴去小鹰书馆。

    今天到得有点早,赵燕晰的信息还没来,梁研也不催,她把车停在树边,沿着路牙来回散步。

    脑子闲下来,她又想起了之前的事。

    梁研也不纠结,拿出手机翻出通讯录,找到之前存的“28号摄像”,点开,拨过去。

    响铃四声,接通了。

    那头一声“喂”,梁研就认出来了。

    她没有讲话,那头停顿一下,隔两秒,来了句:“你好。”

    还是一样的嗓子,只是那种闷哑在电话里显得更温沉。

    其实不难听啊。

    电话里过久的沉默让沈逢南感到奇怪,这个号码他没有存,显示出来就是陌生的一串。他猜测可能是骚扰电话,正打算挂掉,突然听到了声音——

    “沈叔叔。”

    沈逢南怔了怔。

    “是我啊,我是梁研。”

    女孩的嗓子温温淡淡的,听不出语气,电话里有风吹的声音。

    沈逢南停下工作。

    “梁研。”他喊了一声。

    “嗯。”梁研说,“好巧啊,今天。”

    “是啊。”

    梁研低头踩着石阶,“原来董老师是你师兄,我今天给他做事呢。”

    沈逢南说:“哦,我猜也是。”

    梁研停了下,问:“你在忙吗?”

    “没有。”

    梁研也没想他是客气还是讲真话,她说:“上次我看到你了。”

    沈逢南有点疑惑:“什么时候?”

    “28号,你来拍摄那天,你坐在车里。”

    梁研突然笑了,“好像太巧了点,给你发邮件约你摄像的是我。”

    沈逢南这次真有点惊讶了,“是么?”

    梁研嗯了一声。

    外面风又大了些,电话里呼呼的声音很清晰。

    沈逢南问:“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么?”

    “是啊。”梁研应了一句,正要再讲,有辆来接人的汽车开过来了,大灯闪了下,鸣笛声遮过她的话。

    电话里的噪音和现实中的重合,沈逢南静静地听完,往窗户看了一眼。

    噪声没了,听筒里传来梁研的声音。

    “刚刚有车来。”她说。

    “我听见了。”

    沈逢南放下笔,从桌边站了起来。

    电话里梁研的声音正在说:“我出来接赵燕晰,所以还在外面。”

    沈逢南已经走到了窗边。他往下看去一眼。

    路灯昏黄的光照出梧桐的树影,风吹得枝叶摇摆。

    那女孩瘦瘦的身影在风里晃着。

    那头突然沉默,梁研有点疑惑:“喂?”

    没人应声,她顿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她今晚似乎有些话唠。

    说太多了,他厌烦了吗?

    梁研停下晃荡的脚步,一手裹紧衬衣,在路牙边蹲下了。

    “哦,那……我说完了,就先挂了。”

    她连再见都没说,摁断了通话。

    一看时间,十点二十。

    赵燕晰应该也快出来了。

    风刮来,梁研又紧了紧衣服,站起身,回头看一眼书馆门口。

    她突然怔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觅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约并收藏觅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