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觅路 > 第12章

第1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逢南过来时,梁研还站在那里,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瘦长。她的短发被风吹起,脸庞在光影里模糊不清。

    沈逢南走到近前,梁研突然动了一下,她往前一步,抬着脸看他。

    她的眉眼清晰了些,沈逢南看出她的惊讶。

    “吓到你了?”

    梁研已经回过神。

    “怎么可能?”梁研说,“你长得又不吓人。”

    她往书馆看了看,又抬头看二楼,那里灯还亮着,她想起昨晚窗边的身影。

    原来那不是错觉,真是他。

    “你住那里?”她指着楼上。

    沈逢南说:“在那里工作。”

    梁研点点头,想起什么,“所以你那个摄影工作室就在那?”

    “嗯。”

    梁研皱了皱眉,说:“你连招牌都不挂的?”

    沈逢南说:“懒得弄了。”

    “……”

    梁研忍住没做评论,这话换赵燕晰讲,她必定二话不说当场切换毒舌体质。

    沈逢南注意到她的表情,低头笑了一声。

    梁研盯着他,“你笑什么?”

    沈逢南的笑容淡淡的,他垂着眼看梁研,说:“你好像跟那时候有点不同了。”

    梁研一愣,“哪里不同了?”

    “说不清,感觉吧。”

    梁研又盯着他,沈逢南想笑,但忍住了,他认真将她又看了一遍,还真找出了一点不同。

    她的头发已经完全盖住耳朵,贴到脖子了。风一吹,那些发丝就拂到脸上。

    “头发长了。”他说。

    梁研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哦,我忘记剪了。”她拂了一把脸上的乱发,决定抽个时间去剪。

    风吹起梁研的衬衣角,沈逢南抬眼看了看四周,说:“不冷么,进去待一会?”

    梁研也觉得有点冷,点头:“好啊。”

    他们一道进了一楼大厅,饮水机旁有沙发,沈逢南说:“坐吧。”

    梁研坐下了,一转头看见沈逢南去了前台,过一会,他端了杯牛奶过来。

    他递过来,梁研也就不客气地接了,一口喝掉半杯,抬起脸,正对上沈逢南的目光。

    “味道挺好。”她晃晃杯子,低头把剩下半杯也喝完了。

    梁研把纸杯丢进垃圾桶,赵燕晰就出来了。

    “梁研?”

    赵燕晰惊讶地跑近,将梁研肩膀一拍,“你来啦!”

    没等梁研接话,她目光一转,陡然看清梁研身旁的人。

    “啊!你……”赵燕晰瞪大眼睛,惊奇,“是你啊,你不是那个、那个阿山吗!”

    后背遭梁研一拍,赵燕晰嗷了声,脑子立刻就转过来了,“哦,不是,你是沈、沈……”

    磨蹭半天,竟找不到一个确切称呼,直呼姓名显然不礼貌,跟着那个张哥喊“南哥”好像有点没大没小。

    正纠结着,梁研不咸不淡地提醒了下,“沈叔叔。”

    “啊,对,沈叔叔!”

    赵燕晰不做思考地接口,挤出两朵尴尬笑容,“不好意思,沈叔叔,在那听习惯了,那时大家都叫你阿山嘛,你不要介意啊,沈叔叔。”

    一口一个“沈叔叔”,听得沈逢南有一丝无奈,他往梁研那看一眼,对上她无辜眼神。

    看那样子,她似乎还对自己提点了赵燕晰感到有点自得。

    沈逢南有些好笑,其实这称呼也说不出哪里不恰当,但听着就是有点怪。

    赵燕晰还在惊奇中,“好巧啊,池宪还说约我们一起玩呢,没想到今天就碰上了,你也在这上自习吗?咦,你难道也要考试吗?”

    梁研受不了她咋咋呼呼问蠢话,将人一拉,跟沈逢南道别:“我们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

    “嗯。”

    “喂,这就走啦?”赵燕晰一脸懵呆,就这么被梁研拉出去了。

    回去路上,赵燕晰不死心地盘问一圈,了解情况后,惊叹:“我的天,你这拍偶像剧呢。”

    梁研说:“是啊,巧得跟阴谋诡计似的。”

    “还真是,没想到他就在我楼上,我这么多天从来没碰上过。”赵燕晰又想起张平的话,说:“看来他真不做记者了,改做摄像了。”

    梁研嗯了声,没再接话。

    晚上下了场雨,温度突然就降下去了。

    隔天,梁研和赵燕晰都在家休息,六号下午收到池宪的温馨提醒——

    “该出发了,我们在师大后门美食一条街见啊,到了打我电话!”

    路程不远,梁研还是选择骑车过去。她们到的时候正好四点钟,池宪就在街口等着,碰上面,池宪特别兴奋,一口一个“研哥”,叫得响亮干脆,赵燕晰默默翻白眼。

    三人一起去了池宪定好的自助餐厅。坐下后,先上茶点,池宪说:“张哥他们马上就来了。”

    果然,没一会,张平和沈逢南就过来了。

    池宪热情地将两人带进包厢。

    梁研在倒饮料,听到推门的声音,转头,看见三个人进来了,沈逢南走在最后。

    他今天穿了件浅灰色的薄线衫,袖子推高了,堆在手肘处。

    赵燕晰已经在同他们打招呼。

    张平喊了梁研,梁研说:“张哥,你们先过来坐吧。”

    大家都落座了,梁研挨着赵燕晰,张平和沈逢南坐在他们对面。

    梁研看了一眼沈逢南,他也正好看过来,对她笑了一下。

    他好像没有休息好,眼眶深黑。

    梁研还在看着他,池宪已经叫服务员上了一瓶白酒,两瓶啤酒。

    “来,张哥,南哥,你们俩肯定喝白的吧。”

    张平笑着说:“我喝白的倒是可以,但南哥喝不了啊,白的啤的都不行,给南哥弄饮料吧。”

    “不会吧。”池宪不大相信,“张哥你别诓我,南哥看着酒量就不错,不至于喝不了吧。”

    “真喝不了。”张平给自个倒了一杯,又给池宪倒了一杯,“我跟你喝就不错了,南哥嗓子不好,本来就不喝酒的,这两天天凉了,这不,又不舒服了,医嘱可交代了,戒烟戒酒。”

    池宪一听,也不劝酒了,赶紧表示关心,“南哥,没事儿吧。”

    “不要紧。”

    沈逢南一开口,梁研就听出他的声音哑得有点厉害。

    赵燕晰也吓了一跳,以前就觉得这人声音不对劲,现在明显更严重了。她没想太多,直问出口:“沈叔叔,你嗓子受过伤吗?”

    沈逢南嗯了一声。

    张哥代他解释,“是啊,伤得还挺厉害,做过手术呢。”

    池宪听到这,赶紧说:“啊?那还是别喝酒了。”说着就起身给沈逢南换上饮料。

    吃饭时气氛很好,沈逢南话不多,梁研也很少讲,但是有池宪在,场子就不会冷下来,而赵燕晰一碰上池宪就跟他对上,两人进入互损状态,张平跟着里头插科打诨,饭桌上还挺欢乐。

    吃完饭,池宪又张罗着去ktv,张哥和赵燕晰兴致也高,大家就一道去了。

    沈逢南的嗓子唱不了,梁研也不爱唱,基本上就是剩下三个人轮场。

    梁研靠在沙发上懒懒地吃薯片,沈逢南坐在沙发另一头听他们唱。

    赵燕晰嗓子细,唱起小清新的歌曲挺像那么回事,池宪插在里头搞破坏,赵燕晰唱两句,他就对着另一只麦瞎叫一声,简直一对活宝。

    张平看得哈哈笑。

    梁研也忍不住发笑,她丢了个薯片进嘴,朝沙发那头看一眼。

    沈逢南垂着头,手握成拳抵在嘴唇上。

    他在咳嗽。

    包厢里很吵,歌声和音响声盖过了一切。

    看见他的手放下来了,梁研转回脸,继续吃薯片。

    过了会,再看,他又在咳。

    梁研再次转回脸,拨拉着薯片袋,拿起一片,没进嘴,连着薯片袋一起放下了。

    她起身倒了杯温水,走过去。

    一杯水递到面前,沈逢南转过头,梁研在他身边坐下了。

    “喝水。”

    她的声音湮在音乐中,完全听不清,但也没什么影响。沈逢南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接过水杯喝了两口。

    不知是温水的效果还是他刻意忍耐,梁研发现他没有再咳得那样严重。

    梁研拿回他手里的空杯,又回去倒满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她坐回原来的位置。

    赵燕晰又唱了几首歌,梁研说要早点回去,赵燕晰虽然还想再玩,但梁研说话她还是要听的,而且她也觉得这两天歇得够了。

    几人在美食街分道回去,梁研还是骑车载赵燕晰走,沈逢南坐张平的车来的,他们刚好顺路把池宪捎回去。

    休息一晚,赵燕晰恢复了奋斗的生活,照常上自习。

    后面一周,梁研没有接稿子,在家看了一些文献,过完周末,她就有点忙了,周一出去接了两场会议,周二有课,她却忘了给电动车充电,只好走去学校,上完课她在图书馆待了大半天,傍晚时离开,往食堂走。

    经过小操场,梁研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那个人显然也看到了她,他从球台上跃下,拾起外套,拎着相机朝她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觅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约并收藏觅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