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57章 是该新年新气象了

第57章 是该新年新气象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曲漾听了这话,眉头一皱,似乎有点紧张,对身边的内侍道:“派人跟着,护送太后和皇子去赴宴。”

    小太监得了令,道了声“是”,而后带着人跟了上去。

    林曲漾站在那沉思了片刻,蓦然一震,想到了什么,忙急匆匆的出了宫殿。

    宫宴席上。觥筹交错,鼓乐齐鸣。

    可某些人心里却是藏着心事呢。

    秦隐说:“母后来迟了,错过了一场好戏。”

    “好戏连连看,每年都是这么几出,哀家早就看腻了。”太后不急不慌的说。

    秦隐沉默了一下,回道:“可今年有几场新戏,不知母后要不要看?”

    “哦?”太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新戏?”说着冷哼一声,说:“哀家年纪大了,对于新事物向来没什么兴趣。”

    秦隐眉毛微微挑了挑,又想了想,索性直言道:“想必母后早就知道儿臣今儿要演一出什么戏了,且台子服装道具都已备好,不演怕是也不行了。”

    “混账!”太后怒道。

    她这举动吓了其他人一跳,太后瞪着秦隐:“你说什么?”

    秦隐面上很是镇定,说:“戏台子搭好了,服装道具备好了,这出戏是得要唱了。若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要唱戏人的心血?”

    太后倒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说:“若哀家不想看呢?”

    秦隐仍是镇定自若,道:“今儿是除夕,儿臣记得每年除夕,母后都是必听戏的……”

    “是哪家的小畜生没看好,在这儿长嘶乱叫!”秦隐话没说完,被太后冷声打断,太后继续道:“大过年的,是不想哀家清静了?来人,去看看,到底是谁家的疯狗,在乱喊乱叫呢!”

    一名内侍走了上来,怯怯道:“回太后,宫里没有狗……”

    “哦?可哀家怎么听着,老有个畜生在哀家耳边乱叫,不是狗,莫非是马?哎呀,哀家耳朵不好,总之就是听到不知是什么样的畜生在哀家耳边乱叫,真是烦透了!”太后怒道:“传令下去,若是那畜生再嘶鸣乱叫,就直接斩了!”

    内侍瞧了一眼站在那不动声色的秦隐,哪敢说一个字啊,只好跪地不起了。

    秦隐沉吟片刻,淡淡道:“母后宽宏,何必跟个畜生一般见识呢?只是,这皇宫里没有狗,而这校马场离这尚远,皇宫内外没有马匹……哦~~朕想起来了,张家倒是养了不少马匹,朕听说还都是日行千里的上等好马,母后若是糟心,不如,朕就派人去张家斩几匹马来,给母后消消气。”

    太后一脸怒火,道:“哀家已经多方忍让,你别不识好歹!你个小畜生!”

    秦隐还想再说点什么,这时候林曲漾走了过来,坐在秦隐身边笑吟吟对他道:“你瞧瞧你,不就是看一场戏吗?至于嘛。”

    “样儿你来了。”秦隐扭头看着林曲漾,面容换上温和。

    林曲漾瞧着秦隐的神色,实在是猜不透他,手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大过年的,就算是看在傲儿的份上,你别战火味这么浓,行不行?”

    秦隐笑了笑,道:“样儿这话说的朕可就冤枉了,朕只是想请母后看一出戏。”

    林曲漾:“……”

    秦隐说着目光转向太后,道:“儿臣担保,这出戏母后看了,绝不会后悔。”

    “哀家说了,哀家不想看戏。”太后不耐烦道:“宴席也赴过了,哀家累了,要休息了。”

    正说话时,一小拨人前呼后拥的走了过来,给秦隐行了礼,其中领头的一人道:“皇上,都已经备好,戏可以开始了吗?”

    秦隐瞧了一眼太后的脸色,淡道:“再等等,这出戏,只有朕和母后看怎行,来人,去张家,把两位国舅爷请来,大过年的,一家人看戏才妥善嘛。”

    “是,皇上。”

    秦隐说完,看向太后,道:“母后,你若乏了,先坐这儿小憩一会,朕命人给你揉肩捏腿。”

    太后忍无可忍,怒道:“怎么?哀家想回去休息也不可了?”

    秦隐漫不经心的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小抿了一口,道:“母后,儿臣真的只是想请你和国舅们看一出戏,这大过年的,母后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儿臣吧?”

    秦隐说这话的时候,笑容和蔼,语气却平静的透着冰冷,眼神则是明明白白的写着:今儿这出戏母后你是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太后顿了顿,哼笑了两声,扬了扬下巴,用鼻孔看人,不屑道:“好啊,哀家今儿就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样!”

    秦隐淡淡笑了笑,道:“母后说笑,儿臣真的只是给母后请了最好的戏班,唱一出新戏。”说着命令道:“来人,天寒地冻的,把火盆的火挑旺些,去两人给太后捏捏肩膀,锤锤腿脚。”

    得了令的宫女太监们应着,便开始遵照旨意行事。

    太后看着这些太监宫女们这么听话,咬了咬牙,眯了眯眼睛道:“你果然是哀家的好儿子啊!”

    秦隐笑了笑:“母后能认儿臣当儿子,儿臣做点小事又何妨?”

    太后瞪他一眼,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一直没开口的林曲漾小声道:“你瞧你把太后给气的。”

    秦隐挑挑眉,淡淡道:“朕有气她吗?”

    林曲漾哼了一声:“没想到你狠起来也是叫人生畏啊。”

    秦隐喝了口酒,扭头看他,低声说:“这狠吗?看来样儿你真没见过什么叫真正的狠厉。”

    林曲漾挑眉问道:“真正的那是什么样的?”

    秦隐看了一眼太后,又看了一眼这坐在下面的群臣们,接着又扫了一眼在不远处玩的秦傲,说:“杀。”

    林曲漾的心猛然一抖,道:“连傲儿也杀?”

    秦隐垂下眼眸,拿起桌上的酒又喝了一口,没作答。

    见他这样,林曲漾心头一跳,急道:“说话啊!”

    “样儿,满朝文武皆在,还有皇亲国戚,你注意点。”秦隐淡淡道。

    林曲漾才不管,追问道:“别岔开话题,回答我,你是不是连……嗯?”

    秦隐看向他,轻声道:“若是万不得已之时,朕也许会这么做。”

    听之,林曲漾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彻底怔住了!

    好半晌,他小声说:“你别乱来,你忘了掌握这天下兵权的是你后娘啊。”皱了皱眉,嘘声道:“你就不怕到时候被杀的是我们?”

    “朕有伏兵。”秦隐眼睛望着底下吃吃喝喝的群臣们,嘴上小声说着:“样儿不说,朕差点把这事给忽略了。”

    林曲漾:“……”紧着一颗心,凑到秦隐耳边说:“伏兵再多,也扛不过拥有兵权的人啊,若是她一声令下,那些兵全都要听她的啊。”搓了搓手,紧张道:“再说了,你能有多少伏兵啊,瞧把你得瑟的!”

    “五万。”秦隐的眼睛一直看着下面,不知道的人看不出他在跟林曲漾对话。

    林曲漾又一顿,咬了咬唇:“你就是五十万,还是那句话,兵权啊!”

    秦隐笑了笑,扭头看他,柔声道:“样儿吃口菜。”

    林曲漾瞪着他:“你觉得我还有心情吃菜!”

    秦隐伸手握了握他的手,又轻轻的拍了拍,这样安慰似的动作,让林曲漾看向他。

    秦隐的目光坚拒,颇似沉稳,好似在说:你就晴好吧!

    林曲漾暗暗叹了口气,郁闷的吃了口菜,嚼着菜,嘟哝道:“算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陪你到底。”

    秦隐平静的喝着酒,心里却被林曲漾这话弄的乐开了花。

    正当坐在高位上的太后等的不耐烦的时候,护卫们带着两位国舅走了上来。

    张忠国与张忠良先是给太后行了礼,随后给秦隐。

    秦隐笑着道:“两位国舅爷来晚了,这宴席早就开始了,不过,朕给母后请的戏班还没开唱,也不算晚。”略略顿了顿,指着一桌子说:“两位国舅身份地位乃是群臣中最高的,请上座。”

    张忠国和张忠良默不作声,只是黑沉着脸坐在了那座位上。而太后张氏的表情很是难看,坐在那看着这边,眼里带着不灭的愤怒。

    “人既然都到齐了,皇帝你让戏班子开场吧。”她冷冷道。

    “回母后,还不到时机。”

    “时机?”太后说着呵呵一笑,冷道:“看戏还要讲究时机,这倒是哀家头一次听说。”

    秦隐面不改色的说:“母后,凡事都有第一次,今晚又是除夕之夜,除夕又乃也就是辞旧迎新、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节日。既是新年这皇宫上下是该新年新气象了。”

    太后怒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母后,儿臣只是想,新的一年您又老了一岁,应该退居后宫,颐养天年了。”

    听了,太后倒是没有多惊讶,只是缓缓道:“那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舒了口气,接着说:“你这出戏还唱不唱,若不唱,哀家就回宫了。”

    “母后,儿臣刚刚说了,时机还未到。”

    太后脸色一撂,质问:“荒唐!看个戏而已,还要时机?”说着站起身欲走。

    “母后。”秦隐直言直语道:“母后,这颐养天年,兵权,是不是也应该交出?”

    听罢,太后瞠目怒道:“秦隐!”说着缓缓走到他跟前,问:“你想反?”

    秦隐毫不畏惧,看着她:“母后,朕本就是皇帝,何来反之说?”

    太后哈哈冷笑,道:“小畜生,你可别忘了,是哀家把你推上那高位,你若是这般不识好歹,休怪哀家把你从那高位上拉下来!”

    秦隐点点头,说“这话不假。”

    “所以,给哀家滚下去!今晚哀家不想看到你和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在哀家眼前晃!”太后愤怒至极:“既然你想要新年新气象,那哀家成全你,今儿就废了你,另立新君!来人!将这两个畜生给哀家拉下去!压制大牢听后发落!”

    可没有人应,这底下坐的文武百官也皆是坐在席位上,垂首皆不敢言。

    太后气急败坏的踹翻了眼前的火盆,惊得身边的小宫女尖叫了一声,忙跪地不起。

    太后瞪着秦隐:“你要哀家交出兵权,哀家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扫了一眼站在下面的各大军统将军,命令道:“哀家现在命令你们几个,给哀家拿下这个大逆不道的反贼!将他和那不男不女的就地□□!陆将军,你是国之栋梁,你来拿下这反贼!”

    “回太后,臣只效忠于皇上。”陆安瑞说着跪下身来。

    太后怒不可遏,因发怒眼眶发红,哼了一声,问其他人:“你们是不是也效忠于这个逆贼?”

    没有人回话,皆是微垂着脑袋。

    太后张氏看向她的两位哥哥:“哥哥们,你们呢?哀家想听听你们的意思。”

    两位眉头紧锁,颇有默契,异口同声道:“妹妹,大势已去,你就……交出兵权吧。”

    太后倒吸一口凉气,怔了怔,没说话。

    秦隐望着她,补充道:“母后,儿臣只是怕你累着,想让你退居朝堂,好生享福,母后你又何必拒儿臣的好意呢。”

    太后沉吟片刻,稳了稳心神,缓缓道:“原来如此,你真不愧是那贱婢生的,哀家实在是低估了你的本事!”

    “母后谬赞了,儿臣还要多谢母后这么多年的栽培。”

    话音落地,太后就给了秦隐一巴掌,等式在场所有人全部跪地。

    一巴掌似乎还不解气,太后扬手又要打,却被一来者抓住了手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