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61章 家有一“妻”如有一宝

第61章 家有一“妻”如有一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日子。也是那些秀女美人们放归的日子,这些美人们该如何安置秦隐下了三道命令。

    一,愿意归家者,会给她们以及父家相应的补偿。

    二,秦隐提出,有到了嫁人年纪的秀女,他愿意做个媒人,反正,这皇亲国戚以及年轻少将大臣中,不少都是没有成家的光棍汉子。

    三,就是,若有执迷不悟者,那只有孤独老死在这深宫之中了。

    这三道圣旨,倒是褒贬不一,但褒远远大于贬,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在这深宫中孤独终老,且前两道确实可行,皇上都做出这般让步,自然是大小官员都会给足了面子,有的乖乖的把女儿接回家,有的则是还真让秦隐保媒,给自家女儿找个好人家嫁了。

    这一来一去倒是把秦隐忙的不轻,毕竟,这当媒人可不是儿戏,这可是把人家的一生都给保了啊。若是找个好男人,尚且欣慰,若是找了个不好的男人,那可是毁了人家姑娘。因此,秦隐每次忙完国事,就要开始研究他手中的新郎人选。

    林曲漾笑他小题大作,他却道:“样儿,朕只是想,若是有朝一日,你给朕生了个公主,等她到了嫁人的年纪,朕作为父亲,自然是希望她能嫁个待她好的好男人,同样的,这些父亲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个好人家,朕岂能辜负他们,你说是不是?”

    “能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宫来攀龙附凤,就不是什么好父亲!”安阳说道。

    林曲漾打他脑门一下:“出去跟长风那丫头玩去吧。”

    安阳摸了摸脑门,悻悻然的出去了。

    秦隐淡淡笑道:“小安子说的对,这些人中有几个好父亲。”说着怅然一笑:“不过,他们是他们,朕是朕,因为父亲不好,不代表女儿不好,给这些美人们找个好人家,来日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回报,要知道……”说着他挑眉一笑:“朕这盘棋还没下完呢,朕要把朝中上下有能力的人才全都……拉拢过来,让他们这一代新臣新将为朕守天下。”

    林曲漾听的哑然,张着嘴好半天,才叹道:“靠,你还真是……老谋深算。”

    秦隐笑,接着道:“再者,朕蓦地想到了长风那丫头,过两年她也该嫁人了,这些秀女们许多跟长风年纪相仿,有的比她还小呢,如妹妹一般,朕晾她们这么久了,自然是要好好的对待她们,也算是消了她们心中那点小怨气。”

    林曲漾讽道:“你倒是知道怜香惜玉。”

    秦隐故意听不出这话中的醋意,笑纳道:“嗯,多谢样儿夸赞。”

    林曲漾切了一声,道:“老谋深算,老奸巨猾!”

    秦隐笑着伸手捏住他的下巴,问道:“样儿这两个词用的不对,朕老吗?嗯?”

    “不老不老,我说你别挨我这么近行不行?”林曲漾说着,推了推秦隐。

    秦隐笑的更欢简单明了的两个字:“不行。”亲亲他的嘴唇,把人压倒床上,服下身子,呼吸喷薄在林曲漾脸上,轻声道:“样儿让小安子出去,不就是想跟朕……”

    “胡说八道!”林曲漾气喷喷的打断他:“你个禽兽,我哪有那个想法……我现在肚子里有个宝贝疙瘩!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说完林曲漾按住秦隐在他身上乱摸的那只手。

    林曲漾这样大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意味,而秦隐也来了兴致,他肯定会顾及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的,但也肯定是要解决自己这份饥这份渴的,林曲漾看他那双眼迸出的欲=望,就知道这头种马又想压榨自己了,就嗷嗷大叫,死活不愿意,秦隐才不管,固定住他低头吻住了林曲漾的双唇,将那人的咒骂全都吻进肚子里。

    林曲漾哼哼了几声,就被秦隐弄得浑身酥软,躺在那不反抗不挣扎也不骂了。

    秦隐一路亲吻,吻到哪里林曲漾的衣服就被他褪到哪里,一直到了双腿间那微微抬起头的小小样上面,秦隐毫不犹豫的含住小小样,卖力的伺候着那个小东西。

    林曲漾身下一抖,双手插=进秦隐的发间,粗=喘的气息让他胸膛起伏的厉害,下=腹也胀=大的厉害,林曲漾被弄的更是浑身瘫软,他道:“别闹,长风和小太阳在外面呢。一点动静他们都听得到的。”

    或许是这样禁=忌的氛围,更是挑起秦隐的情=欲,他充耳不闻,更加讨好林曲漾双腿间这傲然挺立的小宝贝。

    林曲漾被弄的呻=吟出声,双手攥住秦隐的长发,喃喃似的说道:“别闹了,行不行,秦隐,松口……嗯……唔……”

    秦隐抬起眉眼望向躺在那一脸享受至极的某人,坏坏的笑了笑,含住一番舔=弄亲吻吞=吐的,不一会儿,林曲漾就泄了出来。他还怕弄到秦隐嘴里,一直憋着,让秦隐松口,才泄出来。

    秦隐看着他那眼神迷离的样子,真想狠狠的干他,但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谁叫肚子里有个小宝贝疙瘩呢,只能强憋着。

    秦隐把散落在身旁的衣服拿过来给林曲漾遮住,抱起他,两人紧紧靠着,这时林曲漾臊的脸红脖子粗的,看着他眉眼带笑的样子,更是羞,推开他欲走,却被秦隐给拦腰截住,紧紧圈住他的腰身,下巴抵在他肩膀上,沉沉的叫道:“样儿。”

    林曲漾头压得更低,不想理他,秦隐稍稍抬起头,看得是林曲漾那只红彤彤的小耳朵,顿时笑出声来。

    林曲漾羞愤,抬头扭头瞪他一眼,又扭头低头,动作一气呵成倒是干净利索,但是他这样害羞的样子看在秦隐眼里却是实打实的无声勾=引。

    秦隐望着林曲漾红彤彤的小耳朵,心中发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更是笑的开心,小耳朵不仅红还是滚烫滚烫的,这温度直接烫到人心里,弄的人心也是滚烫滚烫的。

    秦隐摸上瘾了,而林曲漾恼了,扭头就骂:“你无不无聊啊你!拿开你的脏手!”

    看他炸毛,秦隐笑起来更是没完,手也摸个没完,他说道:“样儿,你那处解决完了,朕这处该如何解决?嗯?”说着用那早已硬=挺的物=事戳了戳林曲漾的尾椎骨。

    这一下叫林曲漾一个激灵,低着头不回话,秦隐拿过他的一只手,拉过来,柔声道:“样儿你摸摸,它很需要你呢。”

    靠靠靠靠靠!!!草草草草草!!

    林曲漾在心里骂了无数个靠和草!对于秦隐这种厚脸皮和种马的行为,他表示……难以招架啊!

    真的是难以招架!这几个月以来,尤其是天气渐渐暖和了,他这个孕夫,因为肚子大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出门,整天就在自己宫里溜达,不过,难免有烦的时候。

    御医都说了,怀孕期间的人情绪波动大,无论何事,都当顺着他,所以秦隐就下了命令了,全皇宫上下都得顺着他家的样儿,包括他这个皇帝在内。

    他这样可把林曲漾雷的不轻,秦隐这人温柔起来,让他特别紧张,因为温柔的背后是禽=兽啊,这人最近精虫上脑,想着法子的压榨林曲漾。

    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但也每每把林曲漾折腾的不轻,再加上肚子里有个小东西,更是让他欲哭无泪。

    想到这些,林曲漾委屈死了,一个男人,沦为被人上,还要给这人生孩子,每天还要困在这深宫里,这些就算了,更可恶的是这个人还是个种马!更让他悲愤的是,这几个月以来,自己每次看到他那饥渴的样子,就不忍心,再者就是,林曲漾觉得自个都被这个混蛋给弄的成了好色之人了。

    见林曲漾红着耳朵低着头不回话,秦隐也不想勉强他,轻声道:“样儿,你用手帮朕解决如何?”

    林曲漾眨巴眨巴眼睛,转过头看向他:“你说你就不能……不能忍一忍,每次都跟个没开过荤的种马似的,你也不觉得害臊!”

    秦隐看着林曲漾那又羞又恼的样子,心情大好,凑过去要亲他,被林曲漾无情的躲开,嫌弃的皱了皱鼻子:“别用你……含过那个的嘴亲我……”

    秦隐笑,道:“那可是样儿你自己的玩意,怎还嫌弃?”

    林曲漾不吃这一套:“是啊,也就你这种禽=兽喜欢……咳咳……”说着咳嗽了两声,关心道:“撑得住吗?”

    “你说呢。”秦隐说着把他身体转向自己,低声说:“样儿,你给朕口一次如何?”

    林曲漾蹙眉,闷闷的道:“我……不会。”

    “凡事皆有第一次,朕也不会,还不是把你伺候的很是舒服?”秦隐脸不红气不喘的。

    林曲漾内心挣扎,想了想,说:“不行,长风和小太阳他们俩就在门外呢,要是……”

    话没说完,安阳和长风就走了进来,看到椅榻上的两个人衣衫不整的紧紧贴在一起,林曲漾更是暴露的多。

    两个没见过“荤”的,顿时就炸开了,长风嚷嚷道:“皇兄,皇嫂,你们俩这是……羞不羞臊啊!也不去内室的床上!”

    林曲漾慌慌张张的扯衣服遮盖,安阳拽着长风要把她拉出去,可长风偏偏不愿意出去。

    相比林曲漾的焦急无措,脸红害羞的,秦隐那是一派悠然自得,淡定的对兴奋的长风说:“这话当是皇兄问你,见这样,你一个大姑娘家的羞不羞臊?”

    长风瞪大了眼睛,扭头问安阳,道:“小安子你瞧我皇兄皇嫂,还真是……真是……”剩下的话没好意思说出口,哼一声,红了脸跑开了。

    安阳也笑吟吟的退下了,并把门给关好。

    他们俩一走,林曲漾就破口大骂秦隐无耻下流,秦隐依旧笑吟吟的,他下了椅榻,把炸毛的林曲漾抱了起来,而后去了内室。

    到了床上,秦隐将林曲漾放在床上,非要“强逼”着他帮自己泄了出来才算是罢休。

    当然,他没舍得让林曲漾用嘴,只要手就让他很心满意足了,他的样儿脸皮薄,心眼死,还有身孕在身,他可舍不得为难他一点。

    等解决完生理需求,秦隐望了望窗外的天,时候不早了,他问林曲漾,道:“样儿,饿了没有?”

    “饿了,好饿,感觉能吃下一头牛。”林曲漾漫不经心的说。

    秦隐有些心疼,本该刚才就吃饭的,只是被他这么一折腾,耽误了些许的时间,他拨了拨林曲漾额前的碎发,柔声问:“样儿想吃什么?”

    “我突然特别想吃热乎乎的小笼包。”林曲漾说着舔舔嘴唇,近来,他的胃口好的很。

    “那朕这就让御膳房做小笼包。”

    “嗯,快点快点。”林曲漾等不及了。

    传了人,命人去御膳房通报,不多时,热腾腾的各色各样的包子就端了上来,还有各类汤品。

    林曲漾瞧着这满桌子的包子,笑着问:“怎么这么多种类?我只点了小笼包啊。”

    “朕的样儿想吃包子,朕自是要御膳房把天下的包子种类全给做出来。一个小笼包岂能够?”秦隐说的理所当然。

    林曲漾听的心里感动,对他比了比大拇指,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吃起来。

    “慢点儿吃。”秦隐给他盛汤,笑着说道:“这一桌子呢,样儿你慢点儿。”

    林曲漾一边吃一边问道:“哎,小太阳和长风呢?”

    “朕让长风那丫头回自个宫里吃了。至于小安子,他被琛皇叔叫走了。”

    林曲漾边吃边笑:“小太阳快到十八岁了吧,哈哈,这秦琛这就等不急了啊。”

    秦隐把盛好的汤放在他面前:“难免,要知道琛皇叔可是已经年过三十了。”

    “看不出来啊,秦琛看着挺年轻的。”林曲漾几个包子下肚,喝了口汤,满手油滋滋的指着满桌子的包子:“你也吃啊。”

    秦隐拿筷子夹了一个包子,慢腾斯理的吃着。

    林曲漾却直接用手,一口接一口的,吃的嘴上手上都是满嘴油腻,还不忘赞道:“咱御膳房的厨子做的饭就是好吃,得给他们加工资。”

    “嗯?”秦隐看向他:“加工资?”

    林曲漾又一个包子下肚,笑着说道:“就是涨工钱啊,月奉,懂了吧。”

    秦隐笑的宠溺:“样儿,总是这般为那些下人着想,倒还真是个母仪天下的好皇后。”

    这话差点把林曲漾给噎着,锤了锤胸脯,无语的看着他,问道:“什么母仪天下啊?我是公的。”

    “莫非样儿想说你公仪天下吗?”秦隐皱了皱眉。

    林曲漾差点喷了,更是无语道:“什么公仪天下啊!哪有这个说法!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说要当你的皇后了?还有什么公母的,我是男的!”

    秦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没再说话,等把筷子上的那个包子吃下肚,又喝了两口汤,才问道:“样儿不想当朕的皇后?那谁来当?要知道,朕的后宫只有样儿你一个啊。”

    林曲漾哼一声,道:“就算是当了这个男皇后那又怎样,你也说了这后宫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个皇后当与不当有什么狗屁意义吗?”

    秦隐微微正色道:“样儿,这皇后可是皇家的一种地位象征,不要用狗屁这种话来论断,还好只有朕,若是被闲杂人等听了去,又要惹什么是非了。”

    林曲漾马上肃然道:“知道了。”说完继续没心没肺的吃自己的包子。

    秦隐暗暗渭叹,这朝堂之上有人上奏折要弹劾他的样儿,说一个野蛮无规无矩之人不配成为妃,更别说后了。好在,大多数人对于他喜欢男子,爱护林曲漾之事,都保持着比较中肯的态度,若不然真是让他头疼,毕竟,当年他皇爷爷那事,他多多少少是知道的。

    失了臣心,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曲漾吃好了,满足的舔了舔手,秦隐示意伺候着的宫女,忙递过来水和手巾,林曲漾洗了手,秦隐把手巾递给他。

    林曲漾接过,擦擦手,又擦擦嘴角的油,笑的满足:“吃的好开心啊。”

    小宫女退下了,秦隐又简单吃了两个包子,喝了口汤水,就命人撤下去。

    林曲漾讶然:“你吃饱了?”

    “嗯,朕吃饱了。”秦隐也洗洗手擦擦嘴巴回道。

    “吃的也太少了吧。”林曲漾看着宫女太监们把剩下的包子汤端走,说道:“别扔了,都找个地方放好,晚上还能吃的。”

    秦隐笑着道:“样儿无需这般节省的,再者,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要顾及肚子里的孩子,定是要吃刚出锅的新鲜的。”

    林曲漾撇撇嘴,道:“这天天太浪费了,那下次就别让御膳房做这么多,要是这些东西扔了,我想想都可惜。要知道好多根本没有动筷子呢。”

    秦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擦完手摆摆手示意所有人下去,而后对林曲漾道:“样儿,你无需觉得可惜,其实,这些饭食大多并未扔掉,而是进了这些宫女太监们的肚腹之中,他们会把我们没有吃过的留下,而吃过的直接扔掉。”

    林曲漾心头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秦隐回道:“这是朕的皇宫,朕当然是对任何事都了如指掌,朕甚至知道,这些宫女太监侍卫们背地里都有什么交易买卖。”

    林曲漾双眸好奇,看着他继续问道:“你这都听谁说的啊?”

    秦隐道:“朕是皇帝,自然有为朕衷心耿耿的人,他们当朕的耳朵和眼睛,这宫里宫外四面八方的声音必然会落入朕耳朵里,也会看在朕眼睛里。但朕,最终是用心来看待这一个个人,这一桩桩事。朕也知道,该管的是一定要管,还要严惩,而不该管的,朕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落得安生,朕也落得清净。”

    林曲漾听的入神,呆愣愣的看着他,秦隐静静道:“样儿,且不说别的,就拿你我来说,虽说现在是朕在执掌这天下,但臣子的心当君王的有时候得学会讨好他们,现如今朕才刚刚亲政,诸事繁琐,需要用人的地方多的是,所以,朕眼下还要忍,而你是朕唯一的最亲近的男妃,你也务必要和朕一样,凡事都要忍着,也不可这般没规没矩,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该有的礼数都做足了,再者只有你我二人和小安子长风他们在的时候,你随意想怎么叫朕都可,可若有了他人,你定要管好你这张嘴,不能乱出言语。知道了吗?样儿。”

    林曲漾听后,点点头,道:“你放心,我再不懂得规矩也有分寸的。”说着扁扁嘴:“所以,我才不愿意出去走动,来到你这,我就觉得跟那笼中的金丝雀没什么两样,看着风光漂亮,其实说白了不过是被困的鸟儿。”

    秦隐听的心疼,伸出手臂揽住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当然,这个不过是一时而已。朕定不会让你和我们的孩儿委屈太久的。”

    林曲漾笑了笑,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再说了,我刚刚只是说一下心中的感受,其实在这宫里挺好的,全宫上下都对我恭恭敬敬,每天吃喝拉撒甚至连穿衣脱衣都有人伺候着,而且伙食还这么丰盛,这可比我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的日子舒服多了,至于这个自由,其实最主要的是我这……男人怀孕挺着个大肚子,叫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出去啊。”

    秦隐轻轻松开他,望着他道:“有样儿这句话,朕深感欣慰。”说着稍作停顿,问:“还有一个月就要临盆了,等生完孩子,坐足了月子,朕带你出宫走走,如何?”

    林曲漾双眸一亮,激动道:“带我出宫?真的?”

    秦隐笑道:“当然是真的。朕何时欺骗过样儿。”

    林曲漾乐不可支:“自从来你们这,我还没有去宫外玩玩呢。”

    秦隐嘴角带笑,沉思小片刻,好奇道:“样儿,你家乡具体在哪,告诉朕,等孩子大一些,朕带着你和孩子回你家乡看看。”

    这话叫林曲漾神色一滞,抬起眼皮看了秦隐一眼,淡淡说道:“我家乡啊,怕是回不去了。”

    “嗯?为何?”秦隐心中一跳,猜测他家乡是发生了水灾或者瘟疫什么的没了。

    林曲漾淡淡的笑了一笑,道:“你忘了,我是从天上来的啊。”

    秦隐无语了,摇头笑他:“朕没忘,只是以前朕有诸多烦心事,无心顾问这么多,但朕知道,你定是因为轻功失衡,才掉落在朕身上。”

    林曲漾更无语了,笑着道:“轻功?我问你,你认识我这么久,我会不会轻功?还有啊,就算是我会轻功,你见过飞那么高的轻功吗?”

    秦隐被这话说的一时无言,沉吟着道:“样儿你当真是天上来的?”

    林曲漾扬唇一笑:“是啊,我是那天上的美男子,下凡来给你……”

    “给朕当娘子的。”他的话还未说完,秦隐抢先道,并又揽住他,将他拉至自己怀里。

    林曲漾更无语了,翻了个白眼:“胡说,我想,大概是上天派我来气你的。”

    闻言,秦隐笑了,说道:“这话不假。”略略停顿:“不过,朕感觉是老天爷可怜朕,让你来搭救朕的。”

    林曲漾一愣,回视秦隐那认真的眼睛,秦隐一字一句的说:“有了你,朕有了希望,多了欢乐,同时,你连朕的心魔都给治好了,你让朕安心,觉得不再孤单。”细长的眉眼扫过林曲漾的腹部,继续道:“你还给朕生孩子,古往今来是有男子怀孕生子的,可御医都说了,这可是万千男子中有这么一个,是很难得的事情,样儿你说,这是不是上天厚待朕。”

    林曲漾望着秦隐的神色,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啊,不仅是厚道你,也是厚道我,老天爷让我有了家,有了你,有了……”说着咳了咳:“孩子,总之,不能更满意了。”

    “嗯。”秦隐心里动容,只觉得这皇宫内外,只有这个人在身边让他觉得安稳,等日后把长风和安阳都安顿好了,那就再也没什么让他分心的了,只和眼前人安安稳稳过一生足以。

    良久,林曲漾轻轻的叹了一声,慢慢的说:“我真是睡到梦里都没想到啊。”

    秦隐微愣,这话叫他不是很解,问道:“这是何意?”

    林曲漾从他怀里出来,看着他笑说:“就是爱上你这个又笨又被人欺负又阴晴不定的男人啊。”

    听罢,秦隐脸黑了,问道:“朕有这么差劲吗?”

    林曲漾嘴角含笑:“你差不差劲,我想你自己最清楚了。”

    秦隐变了脸色,看着他那得意的小样,咬了咬牙说:“朕不清楚,朕只清楚,朕的样儿唇舌是何味道,皮肤有多光滑,身子有多敏感,下面前后两端有多大尺寸。”

    这话叫林曲漾登时呆住,倒吸一口气,瞪起眼睛,桌子下的脚直接狠狠的踹了过去,秦隐被踢的吃痛,林曲漾则哼一声,站起身甩袖走了。心里还不忘羞愤的骂道,你大爷的秦隐,白瞎了一个皇帝了,你干脆当流氓更合适!

    用过膳食,秦隐要批阅奏折,林曲漾百无聊赖,看了他好几眼,见他很是认真的样子,就没好意思打扰,又瞧了瞧伺候着的宫女太监们,也没好意思打扰,最后索性和安阳去了内室吃甜点。

    安阳不饿,他负责给林曲漾砸核桃剥栗子,吃着的林曲漾抬眼看了看他,说:“小太阳,你别顾着给我,你也吃啊。”

    安阳笑道:“哥哥,小安子不饿,也不能吃太饱,省得总去茅房。”

    林曲漾微微一笑:“不能因为去茅房而饿着自己啊,再说了,你现在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你就赶紧吃吧。”

    安阳腼腆一笑,便应下了,拿起一块绿豆糕放进了嘴里。

    晚膳时间,秦隐匆匆吃完,就又去批阅奏折,林曲漾瞧的心疼,但也深知国事繁忙,便没敢打扰,只是提醒伺候的人多点灯,因秦隐有眼疾。

    林曲漾走了过来,坐在倚榻上,与秦隐面对面,他道:“要不要我帮你看这折子上的字?”

    秦隐微微一愣,随即温和笑道:“样儿去歇息吧,朕自己可以的。”

    林曲漾无语:“歇息什么啊,又不是母猪,吃了睡睡了吃的,拿过来,还是我给你一起看。”说着起身坐到了秦隐那边,又嘟囔道:“你这都看了好半天了,该歇歇眼睛了,而且你有眼疾,我眼睛没问题,帮你分担是帮你看理所当然。”

    秦隐听的尤为动容,笑容慢慢浮现在嘴角,看着他眼睛里迸出溺人的柔光。

    林曲漾有些许的害羞,咳了咳,说道:“看我干嘛,看奏折啊。”

    秦隐低低的笑了笑,亲他一口,而后与他看奏折,安阳瞧了瞧他们,很快端了两盏热茶来,轻声道:“皇上和哥哥喝口热茶,这枸杞茶能治疗眼睛酸涩,缓解疲劳。”

    “嗯。”林曲漾应了声,喝了一口,又让秦隐喝了口而后继续看折子。

    过了许久,林曲漾也觉得累了,他揉了揉他眼睛,秦隐顾念他肚子里的孩子,忙柔声道:“样儿,你去歇息吧,更何况你还有身孕,不宜操劳过累的。”

    林曲漾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不累,就是眼睛有点累。”说着看了看屋子里的烛光,皱了皱眉道:“这样微弱的灯光,点多少盏都是容易伤眼睛的。”心里想,要是这古代有电灯多好,这样秦隐就不用这么累了,又想,要是有近视眼镜也行啊,至少比现在看的清楚,字体看的大……

    字体大?!

    林曲漾突然想到哦什么,猛的一拍桌子,然后笑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把字体变大不就行了。”说着然后看向秦隐:“让那些上折子的大臣们把这些纸张多折几页,字体全部放大些许,总之,只要能在这张纸上说清楚要上报的事情,那就把字体能写多大写多大。”

    听了,林曲漾讶然,惊喜道:“这……好主意啊,样儿。”

    林曲漾勾唇一笑:“那可不,绝对的好主意啊,字体大了,晚上再微弱的灯光也能看清楚,省得这写的密密麻麻的,看着看着都晕眼睛。”

    秦隐立马点头表示赞同,一旁的安阳也是连连称赞。林曲漾歪着头笑言:“怎么样?从天上来的就是不一样吧。”

    秦隐被他说笑了,笑的见牙,可见是真被林曲漾这个主意开心到了,他道:“嗯,样儿你就是上天赐给朕的福星。”

    林曲漾微微一笑,神色得意:“福星我不敢当,但是,以后要是还有能帮你分忧解难的地方,我啊,一定还是义不容辞的。”

    秦隐欢喜的很,抱住他,又亲又啃的,林曲漾散躲,拿眼睛瞪他,示意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呢。

    秦隐流氓给了安阳一个眼神,安阳会意,立刻笑道:“小安子这就带人出去,命人备热水。”

    热水很快备好,两人被人伺候着洗了脚,又洗漱,到了床上,待伺候的内侍们下去,秦隐就将林曲漾压在身下,抱着他便吻住了他的双唇。

    林曲漾回抱住秦隐,结结实实的吻回去,现在四下没人,他自然是放得开,今晚见这人这么辛苦,真的是又心疼又焦急,不知怎地就想吻他,所以此刻林曲漾不再忍着,张嘴勾着秦隐的唇舌回吻他。

    秦隐被林曲漾的主动弄的心中大悦,撩起两人的上衣,彼此紧紧贴着,双腿双脚也缠在一起,秦隐一只手轻轻的支撑着他们腹部的距离,怕伤了林曲漾腹中的孩儿。

    一番热烈的吻之后,林曲漾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秦隐用被子将他们俩人裹在一起,嘴角带着淡淡笑意,也入了梦中。

    翌日早晨醒来的时候,两个人紧紧的搂在一起,谁知秦隐无意间的蹭了几下林曲漾那处,林曲漾当场就有了反应。

    感受到他那处的精神,秦隐亲了一口他,坏笑着说道:“大早晨的,朕还要早朝,样儿你给朕老实一点。”

    林曲漾略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秦隐那张英俊的面庞,说道:“这是晨勃,你懂不懂啊?”摸了摸鼻子:“也是,你一个老古董没学过生物学。”

    说完白了一眼秦隐,秦隐看着他失笑,稀罕的亲了他好几口,好奇的问道:“生物学?何为生物学?”

    伺候的宫女太监们上前掀开床幔,开始伺候他们起床,林曲漾坐起身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才回道:“生物学就是一种科学门类……总之,我也不好说,反正是我们那读书时候要读的一门科目。”

    秦隐更是好奇:“样儿你是不是学了很多朕不知道的东西?”

    林曲漾一顿,想了想,点了下头:“算是吧,反正,我知道的,你不知道,而你知道的,我也很多不知道。”

    秦隐双眼放光,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喜道:“样儿,那你教教朕如何?朕的知识正匮乏,这治国齐家正需要学习,怕是一生都要博览群书;朕早就察觉出样儿不是一般人,聪明灵慧不说,且懂得许多奇事,朕需要你来助朕一臂之力。”

    林曲漾无语,双眉紧蹙道:“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我只是……好吧,我会尽量把我知道告诉你,但是,先说明,不一定对你这治理国家有什么用处。”

    话音落地,秦隐就扑了过去,捧着他就是一阵猛亲,惹的伺候着的宫女太监们都垂首低笑。

    林曲漾嫌弃的推开他,假装生气道:“大早晨的发什么神经啊?”说着要起身,可秦隐却不让。

    林曲漾炸毛:“松开啊,老子要去茅房尿尿!”

    秦隐无奈,只能投降,忙让人伺候他穿衣,要陪着林曲漾去。林曲漾才不想跟他这个大流氓一起去茅房,秦隐凑近他,低声道:“自家夫君,莫非样儿还害羞不成?再者,样儿你哪里朕没看过没摸过……唔!”

    话没说完,林曲漾直接给了秦隐一脚,悠哉哉的独自一人去尿尿了。

    往下的日子,林曲漾身子越来越笨重,距离临盆也越来越近,他不愿出宫门,秦隐除了上早朝的日子,剩下的时间全部陪着他。当然,陪同的时间里,大多数是向林曲漾讨教学问。

    林曲漾自然是乐意把自己在二十一世纪学到的,能想起来的知识全部毫不保留的告诉秦隐。

    自然科学方面,数学,天文,历史,地雷,物理,生物,医学,甚至连英语这样语言方面也告知,还有各类文学,人文方面的,艺术方面的,体育方面的,以及把自己知道的关于现代人的种田知识都一一列出来。

    毕竟在古代,人是以种田为生。结合他们古代的灌溉技术,他还帮着提出如何修建水库,如何开垦荒原,以及有节制的砍伐树木等等。

    秦隐听的入神,学的专心,林曲漾的每一言每一语,他都一一记下,唯恐落下什么。望着林曲漾,秦隐心中满足又欣喜,真的就如同得到了一件宝贝,真想将他捧在手心里一刻也不肯放手。

    林曲漾看着他那如痴如醉的眼神,无声汗颜,略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见识过的说出来,有些不一定对,你可不能乱用,再者,很多是在你这用不到的。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其实是个学渣,有的你就当听故事了,别太当真。”

    秦隐眉眼带笑,轻声道:“样儿自谦了,样儿所说的对朕来说如同是珍宝一般,朕自三岁识字,到如今二十多年算是读过不少书,听过不少事,但没有像样儿口中这样的稀奇,真真是叫朕好生喜悦呐!”

    瞧着他兴奋的样,林曲漾嘴角微微抽了抽,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这活古董肯定是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事情没听过没见过啊,林曲漾突然想到,要是眼前这人能跟着自己穿越回去,见识见识现代的高楼大厦,各类家电数码,各种交通工具,还不得把他吓个半死?

    这么想着,就笑的肩膀直颤,秦隐纳闷道:“样儿笑什么?”

    林曲漾眉眼弯弯:“没什么。”可还是忍不住笑,因他又想到了安阳、长风他们,若是他们也跟着去了现代,就安阳那个哭哭啼啼的胆小的样子,估计得吓的屁滚尿流,哭爹喊娘的。

    某个时刻,林曲漾哈哈大笑起来,秦隐被他引笑了,看着他,问道:“样儿想到了什么?”

    林曲漾稳了稳情绪,勾了勾唇角,样子颇为迷人:“不告诉你。”

    秦隐被他勾的心肝颤,一个狼扑,大手按住他的后脑勺,让他紧贴向自己,就要吻他。

    可这时,林曲漾腹部却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叫他差点软了下来,甚至痛出声来。

    秦隐一惊,忙道:“样儿你怎么了?”

    林曲漾脸色发白,额头冒汗,急道:“秦隐,好像,要……生了……啊……艹,好疼……”

    秦隐闻言身形一凛,连忙急唤道:“小安子,快传御医,样儿要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