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62章 你太不拿朕当回事了

第62章 你太不拿朕当回事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隐往屋里瞧了瞧,紧张的问道:“怎么这么久?”

    安阳也是紧张无措,劝慰道:“皇上,别担心,这生孩子……就是挺久的。”

    长风那丫头还没怎么着呢,就拧着眉哭哭啼啼道:“皇兄,你还是进去看看吧,皇嫂可是男子啊,男子产子,可是……”

    秦隐心里担心的抖的厉害,站在那沉思片刻,眉头紧蹙,已经顾不上多想,推门而入。

    长风擦了把泪水,对安阳道:“小安子,我不方便进去,你快进去瞧瞧。”

    “好的,公主。”安阳说着急匆匆进了内室。

    秦隐直奔床榻边,望着床榻那个拼命般再生孩子的男子,顿时触动心弦,眉梢间便多了些许心疼,扑到床边,颤声唤道:“样儿。”

    林曲漾满头是汗,头发也被浸湿,看到秦隐,愠怒道:“谁他妈让你……让你进来的?”

    林曲漾实在是不好意思让秦隐看到自己身孩子的狼狈样子,所以他让秦隐和安阳在外面等候着,只让这些御医伺候着。

    秦隐哽咽道:“是朕啊,样儿,朕与你是共患难的夫夫,你我之间,还需要见外吗?嗯?”

    林曲漾疼的没什么心思给他争论,眉头紧锁,颤声道:“出去!”

    秦隐抹了把泪水,抱住他,心疼道:“朕不出去,朕在这陪着你……样儿,样儿,是不是很疼,样儿你告诉朕。”秦隐说着抬手给林曲漾擦擦脸上豆大的汗珠,望着他流汗煞白的脸庞,仿若有千万把刀子碾压在心头上,叫他恨不得替林曲漾承受着生子之痛。

    早就在医书上读到男子怀孕生子实在是难得,而且生子之痛更是比女子要痛苦的多。感受着怀中人因疼痛而颤抖的身子,秦隐更是心痛至极。

    他稳了稳心神,抹了把脸上的泪水,问御医道:“到底怎么样了?孩子何时才能生出来?”

    徐太医瞧了瞧林曲漾身下,皱了皱眉头,坦言回道:“回皇上,兴许是第一胎,再加之男子产子……”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朕是问你孩子何时生出来!”秦隐怒不可遏的打断他,然后瞪着这屋子里的其他太医们,咆哮道:“太医院这么多太医,你们他妈都是废物不成!”

    徐太医擦了擦额头的汗,回道:“回皇上,娘娘……有些难产。”

    闻之,秦隐不免惊诧,瞪大了双目:“难产?”看了一眼床榻上还在苦苦挣扎痛苦之人,顿时锥心之痛,扭头对在场所有太医,吩咐道:“只要样儿平安,孩子……”说着声音不可抑制的抖了起来:“孩子是次要的!”

    徐太医眉眼紧皱,确认的问道:“皇上的意思是,若是有什么问题,保大人?”

    “对对对!你们他妈快点给朕接生!保大人!朕只要样儿好好的!”秦隐咆哮着,泪水决堤。

    林曲漾听罢,顿时一怔,哭骂道:“秦隐!你他妈敢动我孩子一下……老子……”说着疼的喘了一声,调整呼吸,继续喷骂:“老子跟你拼命!你他妈……他妈……滚!”说完跌在床上,哭了起来。

    安阳跪在床边,抓着林曲漾的手哭了起来,林曲漾看着他,有气无力道:“小太阳,让这个混蛋……出去……让他滚出去……”

    安阳擦了擦泪水,说道:“哥哥,你加把劲啊,皇上也是瞧着你这样心疼啊……”

    锥心刺骨的疼让林曲漾已经没力气说话了,他在心里想,加把劲,呵呵,老子他妈的力气已经都使用光了啊,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啊。

    又悲愤的想,我艹,生孩子怎么这么痛!男子怀孕生子太折磨人了!这本来就是违反自然规律!所以老天爷很公平,要往死里折腾啊!

    同时又忍不住难过的想,就算是疼死自己,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有半分的伤害……决不能!

    徐太医和几名太医在床边忙着,徐太医带着他的学徒,按了按林曲漾身上的几个穴道,焦急道:“娘娘,你再加把劲,若不然这孩子只怕是要憋死在腹中了。”

    这么一听,林曲漾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如同炸了一般,徐太医继续道:“娘娘,老臣给你按了几个穴道,想来是比方才更容易些,您努力试试。”

    林曲漾在心里骂道:娘娘你个狗屁啊!他调整呼吸,用劲,秦隐坐在那紧紧握住他的一只手,忍不住低哭:“样儿……样儿……若是……样儿……”

    林曲漾心里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想骂他,却已经没了力气,只是与他互看了一眼,暗暗的想,等生完孩子再他妈找你算账!

    林曲漾腹痛难忍,几近昏厥,拼了命的要保孩子,秦隐攥紧了他的手,又说道:“样儿,若疼得厉害,就咬住朕的胳膊……”说完把胳膊伸到林曲漾嘴边。

    林曲漾哪里舍得下口,只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用劲最后一丝力气,只听得一声婴孩的啼哭声,便立时昏厥了过去。

    秦隐和安阳顿时都慌了,徐太医让几名太医把出生的孩子清洗干净,好生照料,而他望着床榻上那一片鲜血,心里抖个不行,面上却波澜不惊,赶忙吩咐他的学徒处理林曲漾产后的狼藉。

    秦隐眉头紧蹙,脸色发白,表情慌乱,尤其是看到那一滩血,顿时心痛的哭起来,他抱着林曲漾道:“样儿,样儿……样儿你别死……样儿你别丢下朕……样儿……”

    安阳也顿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大有一种要天崩地裂的感觉。

    而门外的长风公主,搞不清是何状况,听见秦隐和安阳的哭嚎声,心下一紧,立时冲进了内室,瞧见林曲漾面色发白的躺在秦隐怀中不省人事,顿时也跟着哀嚎起来。

    徐太医擦了擦额头的汗,长吁了一口气,瞧了瞧跪在那咧着嘴哭嚎的安阳,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又看着嘶声力竭的秦隐和长风公主,眉头微锁,道:“皇上,娘娘无碍,只是因耗尽力气,而昏厥了过去。”

    秦隐、长风和安阳听了这一句,顿时都愣了一瞬,接着秦隐看向他,颤手指着那一汪血水,问道:“那……这么多血……是怎么回事?”

    徐太医回道:“回皇上,这男子产子本就是极其痛的一件事,同时也是失血过多的一件事,远古时代,男子产子比现如今要多,就是因为失血过多,许多人失去生命,但现在……”

    听着这啰啰嗦嗦的话语,秦隐顿时没了耐心,打断他道:“朕不想听你给朕讲解什么男子生子,朕只想确认朕的样儿怎么样了。”

    徐太医扬了扬眉,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喜悦之气,回道:“娘娘福大命大,除了失血有点多,并无大碍,而且产下一名皇子,恭喜皇上。”

    旁人听了,也皆都跟着恭喜皇上,一名女医抱着襁褓中的小皇子走上前来,秦隐淡淡的扫了一眼,皱了皱眉头:“这么丑!”

    众人:“……”

    秦隐又看了两眼,哼一声,道:“这小东西可真是把样儿害的不轻!抱下去吧,让奶娘好生伺候着。”

    “是。”

    长风抹了把泪水,这会子笑开来,眼光追着那襁褓中的婴儿,喜道:“真是可爱,皇兄,皇嫂没事,这……”瞧了瞧床前的狼藉:“我去看孩子了。”

    秦隐点头答应了。

    安阳这会子情绪稳定了许多,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道:“皇上,哥哥没事真是太好了。”

    秦隐吁了口气,点了下头,望着面色憔悴的林曲漾没说话,这样脆弱的样子,落在他的眼中,直如剜心一般,让他想到方才的状况都心有余悸。

    秦隐又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安阳这才意识到他的双手是轻颤的,蓦地心疼,忙站起身,去倒了杯热茶奉了上来。

    秦隐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并未下肚,而是轻轻俯下身子温柔的喂给了林曲漾,接连几次这样,直到喂了半杯茶,他又把杯子里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

    有伺候的太监,轻声道:“皇上,太医吩咐我们要给娘娘换下汗水浸透的衣服床褥,请皇上回避一下。”

    听了这话,秦隐脸上一沉,看了他一眼,不悦道:“回避?朕的样儿,朕不嫌!”又道:“朕给样儿换衣服,你们换被褥,动作利索点,别让样儿着了凉!”

    小太监低头忙应道:“是。”

    安阳站在一旁,瞧着为林曲漾轻轻的擦汗换衣的秦隐,一个皇帝难免有些笨手笨脚的,忙把茶盏给了一名太监,走上前帮起忙来。

    秦隐看着安阳利索的动作,叹了口气道:“朕真是无用。”

    安阳看他一眼,道:“皇上,这些是我们这些下人做的,皇上你是九五之尊,可不能用这种小事来论断自己。”

    秦隐眉毛微皱,嘴角噙笑的自嘲道:“若是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那还怎么做大事?”

    安阳一时无言以对,只好闭了嘴,床榻全部焕然一新,他们也给林曲漾换上了干净的衣物,秦隐抱着林曲漾去了床上,将他放好,盖好被褥。

    秦隐坐在那盯着林曲漾片刻,问安阳道:“小安子,你说样儿何时才能醒来?”

    “这……这得问太医们。”安阳回答的小心翼翼。

    秦隐眨巴眨巴眼睛,叹道:“这一次叫朕怕了,以后,朕可不能再叫样儿受这样的苦楚了。”

    安阳心疼道:“可不是?方才快把小安子吓死了。”说着叹了口气,想到什么,又微笑起来:“但好在,哥哥无碍,还给皇上生了一个健健康康的小皇子。”说到这儿,有些许的激动:“皇上,您有后了啊,再也不用怕这江山落入他人之手了。”

    秦隐听了这话没回话,只是黯然的垂了下眼眸,看着还在昏迷中的林曲漾,想着先前生子的境况,就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他揉了揉眉心,对安阳道:“有其他人照顾着呢,你去休息会吧。”

    安阳摇头道:“小安子要陪着皇上和哥哥。”

    秦隐微微一笑:“你去休息吧,朕知道你在意样儿,只是,你与他人不一样,若是累着了你,朕无法像琛皇叔那边交代。”

    安阳被他这样说的红了脸,没再多言,垂下眼眸,沉默了小片刻,才大着胆子道:“那……小安子你看看小皇子。”

    秦隐点了下头,待安阳退下,秦隐又叹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对其他伺候的人道:“传令下去,朕的男爱妃为朕产下一皇子,从今日起,奉为皇后,又为男后。”

    “是,皇上。”小顺子应了声,欢欢喜喜的出去传令了。

    秦隐一直陪着林曲漾,一刻不肯离开床榻边,林曲漾失血过多,身子虚弱的很,直到翌日晚上才醒来。

    林曲漾感觉身体仿佛无限酸痛,仿若被抽走了什么一般,他慢慢睁开眼,许久,才哑声道:“孩子呢?”

    正在给他捏脚的秦隐听到这一声,顿时喜上眉梢,忙从床尾扑到床边,惊喜道:“样儿,你醒了。”

    林曲漾瞧了瞧他,又瞧了瞧屋子里,没发现有婴孩,想到他生产时秦隐的话,心下一骇,问道:“咱孩子呢?”

    秦隐完全沉浸在他清醒过来的喜悦之后,加之林曲漾的声音很虚,他也没注意,只是喜道:“样儿,你可算是醒了,你快把朕给吓死了……”

    林曲漾切齿道:“老子问你咱孩子呢!”

    秦隐这才注意到,忙道:“孩子在奶娘那儿……样儿放心,平安的很。”

    听了这话,林曲漾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躺在那,喘了一会,说道:“把孩子抱过来,我要看看……”

    秦隐应着,让人把孩子抱来,他扶着林曲漾坐起身了,不多时奶娘抱着孩子走了过来,林曲漾激动的接过襁褓,等看到襁褓中那个睡的香甜的小婴儿,林曲漾有些微微的失神,皱了皱眉头,看向秦隐,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这是……我生的?”

    秦隐的手轻轻的扯着襁褓的一角,望着襁褓里的婴儿,轻声道:“嗯,是样儿差点丢了性命,生下这个小东西的。”

    林曲漾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转移到婴孩脸上,越看越移不开眼睛,且心里还涌出巨大的喜悦满足之感来,他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婴儿的小脸,又轻轻的摸了一下他的小手,见他小手微微动了动,欢喜的对秦隐道:“你看啊,咱孩子多可爱……对了,儿子还是闺女。”

    “不知道。”秦隐说。

    “不知道?”林曲漾倒吸一口气凉气,诧异道:“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当爹的?”

    这时伺候着的小顺子走上前,回道:“回皇后,是皇子。”

    “男孩啊。”林曲漾看了看襁褓中的婴孩,道:“也好,第一胎男孩,那第二胎就要个女孩。”

    秦隐听了这话,立即否决:“样儿,这一胎就够让你受罪的了,二胎,朕不想要。”

    听了这话林曲漾神色一顿,目光在他脸上轻轻一转,没搭理他,又抱了会孩子,让人抱下去,然后才说:“你不想要,我想要。”

    秦隐蹙眉道:“朕不舍得你再遭受这么大的疼痛。”

    林曲漾不想理他,问道:“我饿了,怎么办?”

    秦隐忙道:“样儿想吃什么?朕马上让御膳房做。”

    林曲漾摸了摸肚子,道:“什么都行,只要是吃的,我现在饿的头晕眼花的。”

    秦隐点点头,吩咐小顺子去办,然后又有小宫女端来茶水,伺候着林曲漾喝了杯茶水。不多时,小顺子带着一伙人端着各样膳食走了进来。

    小顺子上来回话道:“皇上,徐太医吩咐了,这食物里都有放滋补类的药材,说是吃了对皇后好,还望皇后不要挑食。”

    秦隐点点头,道:“都放在那儿吧。”

    林曲漾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称为从“娘娘”变成了“皇后”,懵逼了片刻,问道:“刚刚小顺子叫我什么?”

    秦隐淡笑道:“按照样儿跟朕出生入死,又为朕产下皇子,这皇后之位非样儿莫属。”

    林曲漾看他一眼,没有什么喜悦之色,只是淡淡道:“你倒是想给其他人呢,可惜啊,这后宫三千,就我一个人。”

    秦隐:“……”

    小顺子抿嘴偷笑,秦隐瞪他一眼,小顺子忙说:“请皇上和皇后用膳。”说完又让其他人把饭桌搬至床前。

    秦隐扶着林曲漾,让他靠在自己肩头,拿起筷子夹菜要喂他,林曲漾嫌弃的蹙眉道:“我自己吃。”

    被嫌弃的秦隐眨巴眨巴眼睛,悻悻然的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林曲漾拿起筷子往嘴里塞菜,柔声道:“样儿慢点。”

    “饿死了。”林曲漾看也不看他,吃着菜含糊不清的说:“这生孩子比什么都累。”

    秦隐细心的为他盛了鸡汤,而后拿过汤勺,舀了一勺子送到林曲漾嘴边,轻声道:“光干吃渴,样儿先喝口汤水。”

    林曲漾张嘴喝汤,丢下筷子,掰了一块鸡腿啃了起来。

    秦隐瞧着他这吃饭略微凶残的样子,禁不住心疼,看来是真饿坏了,其实也是,从昨儿生完孩子,到现在这人可是滴米未进啊,定是饿的。

    秦隐又给林曲漾夹了一块猪脚,道:“多吃点肉。”

    林曲漾摇头,这才发现秦隐没吃,问道:“你怎么不吃?”

    秦隐淡淡一笑,道:“朕等样儿吃完再吃。”

    “又不是不够吃的,别顾着给我夹菜了,你也赶紧吃。”林曲漾说着把猪蹄夹给了秦隐。

    秦隐满意微笑:“好,朕跟你一块吃,来,别光干吃,喝口汤。”

    林曲漾喝了口,秦隐又给他盛了一小碗八宝粥:“这粥好喝,也尝口。”

    林曲漾颇为感动,笑眯眯的看着他:“有小顺子他们在呢,不用你总伺候我,再说了,我自己有手。”

    秦隐正色道:“你是朕的皇后,朕照料你是应该的。再说了,朕喜欢照料你。”

    林曲漾靠了一声:“你愿意伺候就伺候吧,以后可别说我欺负你。”

    秦隐淡笑,忍不住上前亲了他一口,林曲漾瞪眼:“规矩点!”

    可秦隐偏不听,亲了好几口他的侧脸,林曲漾扭头看着他,面上微愠:“再亲我生气了?”

    秦隐立马乖了,憨笑着给林曲漾拿毛巾擦擦嘴巴,还不忘捏了捏林曲漾的脸,心里想,瘦了,得把他喂胖。

    等两人吃饱喝足,歇了一会,就被人伺候着洗漱,躺倒床上,林曲漾想起来一件事,忙问:“儿子呢?”

    “儿子自然是有奶娘照顾着。”秦隐宽慰道:“样儿放心,有四个奶娘呢,还有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委屈不了。”

    林曲漾瞪他一眼,坐起身道:“小顺子,把孩子抱过来。”

    小顺子应了声“是”,便忙去抱孩子了。

    秦隐心下不解,也坐起身,问道:“样儿想搂着孩子睡?”

    “不然呢。”林曲漾微微扬眉:“我的孩子我疼,不像某个人!”

    秦隐一怔,随即笑道:“样儿,这不是昨天情况紧急吗,那徐太医说你难产,若是真出状况,那,朕定是保你要紧,你说是不是?”

    林曲漾冷笑一声:“是你个头!”

    秦隐盈盈一笑,刚唤了声“样儿”,奶娘抱着小皇子走了进来,林曲漾理也没理他,就忙起身接过孩子,并冲秦隐扬扬下巴:“帮把被子整理好。”

    秦隐忙把被子整理好,林曲漾唯恐小宝贝醒了,轻拿轻放的,而后躺在宝贝身边,盖上被子。

    坐在那的秦隐瞧了瞧,自己的位置被襁褓里的小东西给霸占了,撇嘴,问道:“样儿,朕睡哪?”

    “这床这么大,睡不开你吗?”

    听到这句,秦隐没了精神,坐在那呆了小片刻,垂头丧气的睡在了林曲漾这一边,轻轻扯过被子。

    林曲漾蹙眉:“你别挤我,把咱儿子弄醒了,你负责?”

    秦隐盯着林曲漾的后脑勺,声音低沉:“朕哪有挤你,样儿你给朕一点被子。”

    林曲漾不耐烦:“你不能盖另一床被子啊,非得和我们爷俩挤一床被子。”

    秦隐欲哭无泪,就是不盖其他被子,尽量缩小自己的身型,反正只要能和林曲漾睡一个被窝最好不过。

    翌日,秦隐上早朝回来,吃午膳的时候,林曲漾说:“有个事情给你商量一下。”

    秦隐看向他,温和道:“样儿请说,朕洗耳恭听。”

    “今天你去别的地方睡,我和儿子一张床。”

    秦隐一愣,好看的眉毛一挑,问道:“为何?”

    林曲漾坦白:“昨天夜里累死了,你爷俩左右夹着我,我一夜没敢乱动,我搂着孩子睡,你就别瞎掺和了,要么去别的寝宫睡,要么就在这屋子里睡椅榻。”

    秦隐一听,拧起了眉毛,气呼呼的道:“样儿真狠心,那小东西你让他跟奶娘睡便是,再者,要是夜里尿了拉了或者饿了,你还得起来麻烦,直接交给奶娘,多省心。

    听了这话,林曲漾怒了,眼神扫向秦隐,咬牙切齿道:”他可是你的骨肉,省心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秦隐被说的瘪嘴沉默。

    林曲漾哼一声,说:“就这么定了,还有,我和儿子睡,不许你上床跟我们爷俩睡一起,你不是想省心吗,你去别的地方睡,没人吵你闹你,多清净。”

    秦隐还是没吭声,瞧了一眼林曲漾,轻声道:“样儿,你知道的,朕爱你和孩子,朕也就是随口说说的。”

    林曲漾才不听他的,眼神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晚了,我耳朵已经听进去了。”又说:“那天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说什么孩子是次要的,保大人,这话真是让我生气。合着这不是你的种啊!”

    秦隐拧着眉说道:“当时情况紧急,朕也是没多想,再者,样儿,假如真出现什么状况,定是要极力保住你的啊,孩子没了还能再有,可你若是没了,朕可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听了这话,林曲漾心里抖了抖,没吭声。

    秦隐看着他,问道:“你说朕说的是不是?”

    林曲漾还是没吭声,只是默不作声的吃着自己的。

    秦隐见他不回话,拉住他一只手,柔声道:“样儿,朕的骨肉,朕自然是在乎的。那种情况下,朕只是无奈之举,你就别生朕的气了。”

    林曲漾一笑:“我有这么小气吗!”他从秦隐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指了指这桌子上的饭菜,说道:“这么香的饭菜感觉趁热吃啊,要不然都凉了。”

    秦隐忙不迭的应了声,拿起筷子和他开吃起来。到饭接近尾声的时候,他试探性的问道:“那晚上,是让孩子跟奶娘睡还是跟我们睡?”

    吃完饭的林曲漾擦了擦嘴巴,淡淡的回道:“儿子跟我睡,至于你,你自己看着办,只要别挤着儿子就行。”

    秦隐:“……”

    就这样秦隐被林曲漾晾了几天,每天晚上都是他搂着儿子睡在床上,自己独自睡一个被窝,可怜的只能睡在床边上。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自己的孩子吗,林曲漾疼,他这个当父皇的也疼啊,只是,以前怀这个小东西的时候,林曲漾把他放在第一位,时时刻刻的保护他,顾及他,不让自个碰;但现在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没想到林曲漾比之前更离谱,整天天就围着孩子转,完全没把自己这个皇帝,这个夫君放在眼里。

    唯一能想到自己的怕是只有在儿子哭了、闹了、饿了、渴了、拉了、尿了的时候,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的一国之君,可这人明显只把自己当个下人使唤。

    好吧,这些也没什么,自己是孩子的父皇,干这些事情都是应该的,可是,林曲漾却不跟自己就寝,提过几次那方面的需求,皆都是被他一口回绝。

    秦隐暗暗的委屈,自己是个正常的男子,有爱人,且就时时刻刻在身边,却碰不到要不到,这不是……

    终于再又过了几日之后,秦隐憋不住了,在把儿子哄睡之后,他将林曲漾抱入怀中,压在身下,与林曲漾正视,委屈屈的问道:“样儿,你爱不爱朕?”

    林曲漾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的一愣,看着他没说话,只是把玩着秦隐的长发。他看着秦隐那双好看的双眼,看久了就容易陷进去,林曲漾心里颤的厉害,他心里想,老子怎么会不爱你,要是不爱你,能躺在你身下让你上?要是不爱你,能为你生孩子?

    他的手插==进秦隐的发间,凝视着这张俊脸,轻声说:“又怎么了?”

    秦隐也凝视着他,重复的问道:“样儿,朕问你呢,你爱不爱朕?”

    看着秦隐那急急切切想知道答案的样子,林曲漾故意逗他,就是不回答,手还是把玩着秦隐的长发。可心里却回道:老子爱你爱的不行。

    秦隐郁闷了,抓住林曲漾不安分的手臂,固定住他,堵住了他的双唇,林曲漾顺势搂住了秦隐的脖子与他深吻。

    秦隐撩起林曲漾的上衣,两人的腹部摩擦在一起,温度有些灼人,秦隐情动,下面有了反应,用它顶了顶林曲漾的大腿。

    林曲漾笑着说:“干嘛?”

    秦隐动情的望着他,手捧着他的脸蛋,喃喃不休,好似撒娇:“样儿,多久了,嗯?朕,特别想要。”

    林曲漾蓦地心疼,望着他,咬了咬嘴唇,抬手摸摸他的脸,哄道:“别闹了,今晚真的太累了,改天,行不行?”

    秦隐知道他累了,这两天孩子有点不舒服,他们俩都是提着一颗心,没睡好也没吃好,现在孩子好了,精神松懈下来,自然是感觉累。

    秦隐点了点头,又低下头吻了一会林曲漾,然后把他狠狠的抱在怀里,微喘着,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不许不给。”

    林曲漾心中发笑,点了点头,说:“好。”又拍了拍他的后背,低声道:“起来了,该睡觉了。”

    秦隐不理会,甚至作无赖状,闷闷的说道:“朕不起,朕抱抱你都不行吗。你可知,你有多少天没让朕抱了。”

    林曲漾愣了,也黑线了,心里骂道,说谎话也不来打草稿的,明明是天天抱,时时亲的,除了没有……咳咳,这个流氓!

    过了一会儿,林曲漾说:“你这哪里是抱啊,明明是压,你起来,我累了,让我躺在你身上试试。”

    秦隐很利索的从林曲漾身上下来,而后将他抄起来,让他趴在自己怀里,低低的说:“今晚,让儿子自己一个被窝,你我睡一个被窝,如何?”

    林曲漾乖乖的趴在他身上,玩着他衣服上的刺绣,点了下头。

    秦隐大喜,捧着他亲了几口,好似几口不够,又要继续,林曲漾散躲着:“再亲,我带儿子去别的地方睡了。”

    秦隐立刻乖了,扯过被子将两人裹在一起,他闻着林曲漾身上暖暖的气味,心里没来由的踏实,这种感觉在他失去母妃之后再也没有过,直到遇见了他,再一次感觉到踏实、安心,就像是流浪了许久,终于有个家了。

    而林曲漾又何尝不是,他趴在秦隐身上,闻着属于他的专属味道,心里踏实万分,现在,有家,有爱人,有孩子,真是满足的睡在梦里都想笑。

    ……

    不知不觉间,孩子满月了,大名还没定,因为秦隐说自己的太子,将来的皇帝,一定要给他起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林曲漾对此表示无语。

    小名嘛,林曲漾一直叫宝宝,然后慢慢的就叫上口了。宝宝比之前大了也胖了白了,更漂亮了,长风那丫头不知道有多喜欢这个小孩子,每天没什么事就是来逗孩子,抱孩子,哄孩子玩,喊他秦宝宝,看到这个小生命在自己怀抱里笑,她就跟着咯咯的笑出声。

    林曲漾看着长风如此喜欢小孩子,笑道:“丫头,你这么喜欢小孩,赶紧找个人嫁了,自己也生个。”

    长风的脸上浮出一丝红晕,道:“皇嫂,长风只喜欢你和皇兄的孩子,再者,长风还小呢,不想出嫁。”

    “不小了,到了嫁人的年纪了。”秦隐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笑着说道。

    长风哼了一声,懒懒的回道:“反正啊,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林曲漾道:“看完奏折了。”

    秦隐应了声,而后坐到他身边,笑着道:“样儿,御花园的花全开了,朕给你摘了些许来。”

    说完小顺子和几名太监把花都拿了过来,林曲漾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这个男人就爱弄这种肉麻兮兮的事情。

    他清了清嗓子:“这么好看的花,摘了多可惜,改天我出去看,以后你可别再摘了。”

    秦隐道:“上次你不是说屋子里有点什么花来点缀,漂亮嘛,所以朕就摘了些。”

    长风笑着道:“皇兄,你真笨,皇嫂这是害羞了。”

    林曲漾一时噎住,不觉脸有些红。

    秦隐也瞧出来了,对长风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晚膳时间也到了,你回自个宫用膳吧。”

    长风撇撇嘴,又逗了逗小家伙,便走了。

    小家伙被奶娘抱着去喂奶了,林曲漾他们开始用晚膳,等吃过饭,坐在一起又研究了一会天文地理文学的,就到了睡觉的时间。

    秦隐道:“样儿,时候不早了,我们歇息吧。”

    林曲漾伸了个懒腰,点了点头。

    不过等他们洗漱完,开始睡觉的时候,奶娘还没把儿子抱来,林曲漾不免有些心生疑虑,还未张口,秦隐先开了口:“今晚,宝宝跟奶娘睡。”

    林曲漾一愣,看向他,顿时呆住,他看出了几分端倪了,一是秦隐眼中的欲=望,二是伺候的人都悄悄的退出了内室。

    秦隐盯着他,眼神饥渴,并无多言,只用行动作答,林曲漾的衣物直接被扒光。秦隐喉结滚动,注视着身下的林曲漾。

    林曲漾也喉结滚动,看着急不可耐的秦隐,他知道眼前这人是憋久了忍急了,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

    秦隐利索的将自己的衣物褪去,下身的亵裤扯掉,久候多时的小小隐就直立立的映在眼前。林曲漾吞了口口水,避开眼神,配合的一条腿勾了勾秦隐的腰。

    秦隐凑近,将两人的下身贴在一起,这样的触感,让林曲漾不由的轻哼。秦隐抓着林曲漾的手向下,带着他一起握住两人的东东。带着一起摩擦了片刻。

    林曲漾禁不住舒服的轻叹,他的变化全都瞧在秦隐眼睛里,秦隐含住他的双唇,声音低沉:“样儿。”

    “嗯?”林曲漾含糊不清,某个时刻,身下的小东西被秦隐大手包裹住,先是撸了一下,接着捏了一下,惹的他骂了一声,问:“别捏,就刚刚那样,舒服。”

    秦隐笑:“刚刚哪样?嗯?”就是故意撩他。

    林曲漾被捏的不舒服,忍无可忍,咬牙道:“就是放在一起摩擦。”

    秦隐笑出声,说:“样儿晾了朕这么久,朕可不能让你这么快就舒服。再怎么说,朕也是一国之君,你也太不拿朕当回事了。”

    林曲漾怔住,无语道:“你他妈出息!连儿子的醋都吃!”

    “朕就这点出息!”说着手轻轻滑过整个小小样,然后恶劣的捏住了顶端,顿时叫林曲漾叫了一声。

    靠靠靠靠!这王八蛋真是太小心眼了!林曲漾欲哭无泪的想,今晚,老子肯定是有得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