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68章 你干嘛把自己放的这么低?

第68章 你干嘛把自己放的这么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曲漾气了一路,回了宫里,见了自己的儿子这才算是露出了笑脸来。

    秦正似乎比跟着他还要开心,在秦琛怀里正咿咿呀呀的学语,脸上堆满了可爱的笑容。

    秦琛纳闷,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还要逛逛夜市的吗?”

    林曲漾对他感谢一通,抱过儿子,含糊道:“没什么好玩的就回来了。再者,怕正儿给你添麻烦。”

    秦琛笑:“正儿乖的很,不哭不闹的。”说着眼神望向林曲漾身后一脸挫败之色的秦隐,再看林曲漾理也不理他的,猜出个□□不离十来,笑了一笑,向秦隐微微行礼,道:“本王瞧着正儿还是给本王看着吧,等你俩闹完了再把正儿还给你们,省得你们吓着正儿。”

    林曲漾脸一沉抱着正儿没说话,秦隐略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两声,也含糊道:“皇叔说笑,朕和样儿好着呢,只是没什么可逛的,又担心正儿便早早回来了。”

    秦琛一脸不相信,道:“哦?是吗?没闹性子?可我怎么瞧着不像呢?”

    林曲漾抱着孩子回头看他,淡淡道:“王爷你可真爱八卦别人的事,今儿一大早就起来照顾正儿,您就回你的宫里好好歇息吧。”说罢,抱着儿子朝自己寝宫走去。

    秦琛只觉得有那么点羞耻感的,这个侄媳妇可真是……

    秦隐看着他,轻声道:“今儿辛苦皇叔了,早些歇息,朕去看看正儿。”说完,头也不回的便追林曲漾去了。

    秦琛看着秦隐离去的匆忙背影,情不自禁的啧一声,笑道:“怕媳妇的皇上。”说完呵呵一乐,回自己宫了。

    秦隐追到寝宫,前脚刚想迈进门槛,就被小李子拦下,秦隐眉头一皱,不悦道:“你敢拦朕?”

    小李子拧着眉头凄然道:“皇上,皇后有吩咐,不许皇上您踏进寝宫半步。”

    什么!?秦隐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小李子立时吓得跪下了,怯弱道:“皇上,奴才,奴才绝无半点欺瞒。”

    秦隐呆了一瞬,不管小李子的话,径直向内室走去。走了两步又蓦地停住,对身后跟着的小顺子命令道:“在这候着!没朕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皇上。”小顺子停了脚步,立在原地候着了。

    秦隐在踏进内室前,先理了理情绪,清了清嗓子,赔笑似的唤了声:“样儿……”

    小顺子和小李子以及其他伺候着的皆都抖了一抖。

    林曲漾听到秦隐这么肉麻的唤自己,眉头一皱,抱着儿子挺直了腰板,板起脸来。

    秦隐走上前赔笑道:“样儿,朕的好样儿,你这是怎么了,多大点事啊……”

    林曲漾瞪他一眼,没好气道:“对啊,多大点事,是我小气了!”

    秦隐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腆着脸凑过去,笑着说:“不对不对,是朕说错话了,朕说错了,样儿别气,朕给你赔不是。”

    林曲漾看了他一眼,轻轻笑道:“你哪有错啊,是我无理取闹。”

    “不不不,是朕的错,朕不该问那小姐要簪子。”秦隐坐到他身边,接着道:“不该盯着那小姐看,不该拉了那小姐的手,不该搂那小姐的腰,说白了,朕就不该救那小姐,让那马车从她身上碾过去就是的。”

    “你……!!”林曲漾被他这话气的说不出话来。

    秦隐看着他道:“样儿你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朕说的不对?”

    林曲漾额头手背青筋暴起:“滚!”

    这一声喝吓到了怀里的秦政,秦政呆了一呆,大大的眼睛懵懵懂懂的望着自家的父皇父后,小嘴巴张的溜圆,眼睛眨啊眨的,下一刻哭出声来。

    两人也顾不上怄气了,开始全神贯注的哄儿子,等把儿子逗笑,又玩了一会,哄睡之后,秦隐吩咐道:“来人,把皇子带下去。”

    林曲漾当即道:“不用,正儿睡在这。”说着把睡得香甜的秦政放在床上。

    秦隐轻轻的清清嗓子,道:“样儿,你还生气啊?”

    “你小声点,吵醒了儿子,我跟你没完!”林曲漾横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出内室。

    秦隐站起身尾随其后,林曲漾道:“小顺子给我倒杯水。”

    “是。”

    很快水端来了,是两杯,林曲漾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然后把茶盏猛地一搁,对小顺子道:“谁让你倒两杯茶水的!”

    刚端起茶盏准备喝茶的秦隐一愣,瞧着自家皇后的脸色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小顺子更是不知所措了,苦着一张脸道:“皇后,皇后,奴才,奴才……”

    秦隐沉声道:“退下!”

    小顺子忙不迭的退下了,秦隐喝了两口茶水,放下茶盏,凑到林曲漾面前,抱住他的腰,柔声道:“样儿,你……这醋吃的也太……”

    话没说完林曲漾就毫不留情的要挣脱他的怀抱,道:“我也觉得我这醋吃的太莫名其妙,一个大男人也倒是显得小气了,可没办法,我就还真就这么吃醋了,一句话,见不得你去看别人,去搂别人,去摸别人!当然,这救人是好的,所以,你先别跟我说话,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

    这样一番坦白倒是叫秦隐意外了,他顿了顿,有点晕头转向,道:“那样儿你……”

    林曲漾从他怀里出来,往旁边坐了坐,不耐烦道:“出去吧,让我自己静一静。”

    他语气有点强硬,秦隐见他这样,只得深吸一口气,起身走了。他心想,这点小事情怎么就这么大醋意呢?又想,可别再跟自己僵着,晾自己几天,那可真就……

    走了几步,秦隐停下脚步,问身后的小顺子:“你说样儿他为何这么生气?”

    小顺子皱着眉头思考片刻,回道:“回皇上,奴才……奴才也不知您和皇后这是到底怎么了……”

    秦隐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朕不怕他闹事不怕他摔东西也不怕他打朕骂朕,就是怕他不理朕啊。”

    小顺子安慰道:“皇上放心,皇后的心里除了小皇子那就是您了,他不理谁也得理您啊。”

    秦隐瞟了他一眼,又好似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朕什么都不怕,就怕他不高兴。”

    小顺子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得垂着脑袋安静的听着。

    秦隐在屋外自我反省,而林曲漾在屋内自我反省着,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又蠢又矫情!简直是蠢破天际!矫情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敏感又矫情,心眼比那针孔还小,见不得秦隐的眼睛看其他人。就拿今天这事,本来是件救人的好事,该是感到高兴的。可偏偏看到秦隐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姑娘看,立马就受不了了。

    一个大男人家这样动不动就吃醋的行为很好玩吗?

    恶心还差不多!

    林曲漾忍不住唾弃自己!

    可他又忍不住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啊?兴许是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同性,又跟他生了孩子,这些事情简直是他睡到梦里都没有过的,可的的确确的发生了。来到这个书上并未记载的朝代,莫名其妙当起了一个男人的男妻,跟他吃睡还为他生孩子,女人干的事情全让他一个男人给包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不可否认某些方面来说,林曲漾觉得还是很幸福的,秦隐对自己好的没话说,他也很享受这份疼爱。而来到这,秦隐给林曲漾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地位。

    任谁看林曲漾都应该是满足而感恩的。只是,他心里就是无端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份不安全感,就像是一个已婚的女人,每天担心自己的老公会出轨。

    这么一想,林曲漾觉得自己还真是矫情的要人命,这副德性简直太讨人厌了!

    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啊。自己爱的人是皇帝啊,一国之君,且不说什么一夫一妻了,就这什么祖宗遗训,充溢后宫繁衍皇嗣,天天被那些大臣们跟催命似的。还有后宫里的这事那事,还好秦隐没有三宫六院,要不然他是真乱了套了。

    每天这种种琐碎事情烦都烦死了!还不能发火!只能拿出什么皇后该有的仪态来。只能说:艹蛋!

    而后宫的事情,自己又不能总是告诉秦隐,他每天忙国事已经够累的了。林曲漾觉得自己已经空有一副男人身体,可却做着女人做的事情,这种变化也叫自己迷茫。

    以前没穿越过来,自己一个人工作赚钱,累了喝点小酒买些好菜犒劳犒劳自己,闷了就叫上几个哥们玩一玩闹一闹,虽然平凡简单,有时候还挺辛苦,但总觉得那才是男人该有的姿态。

    唉,林曲漾长叹一声,起身去了内室,悄悄坐在床边,望着那个睡得香甜的小宝贝。有时候不免惊奇,这个小家伙居然是从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

    望着自己的儿子,林曲漾渐渐的安静下来,他琢磨着自己难道是唤了什么产后抑郁症?!多虑症?!焦虑症!?

    正思想着,小顺子轻手轻脚走了进来,低低的唤了声:“皇后。”

    林曲漾头也不回,问道:“怎么了?”

    小顺子轻声道:“皇后,皇上让奴才来告诉你一声,他之所以盯着那小姐看,还问她要簪子,是因那小姐与皇上母妃有三分相似,而那小姐头上的簪子更像是出自皇上母妃之手。”

    听了这话,林曲漾一怔,扭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小顺子缓缓道:“回皇后,皇上说以前他在祠堂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皇上的母妃就把自己的首饰卖了,其中就有一个这样的流苏簪子。”

    听到这,林曲漾心下一囧,靠靠靠靠靠,自己这真是……刚才又是生气又是闹又是骂的,丫的,这事后一想,林曲漾都被自己矫情的快吐了。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那大发醋意的样子,忽然有种恨不得挖个缝钻坑里去的无地自容。太特么难看了。

    林曲漾稳了稳情绪,忙问道:“皇上呢?”

    小顺子忙笑着回道:“皇上啊一直没走,就在宫门外等着呢。”

    林曲漾的神色欢喜,带上了点不好意思,没多想,起身出了内室,接着出了外室,去院子里找秦隐。

    秦隐正在院子里站着,见他来了,神情立时高兴起来,唤道:“样儿。”

    林曲漾看着他,半晌才轻飘飘的问道:“你也不嫌麻烦,怎么不自己告诉我,还让小顺子传话。”

    秦隐低笑,道:“样儿不是说不让朕进去吗?朕没法子,只能让小顺子帮朕传个话了。”

    林曲漾听了这话,霎那间,心里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焦虑都没了,眼前这人,是一国之君,可他却把自己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自己可从来没把他当过皇帝,可这人也从来没有恼怒过。

    自己不过是在两个男人之间成了女人的那一方,虽说是这样,但秦隐却给足了自己尊严,不曾有过一丝让自己心里不痛快的时刻。自己还有什么无病□□的!

    这么一想,林曲漾的心更冷静了,他看着秦隐,抓住他的手,这么一个动作叫秦隐一愣,激动的神色难以掩盖,脸色欣喜的问道:“样儿,这是……怎么了?”

    “我……”想说点什么的,但话到嘴边,林曲漾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秦隐等了小片刻,没等到林曲漾接下来的话,笑着道:“样儿怎么不说了,朕等着呢。”

    林曲漾耸耸肩:“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隐拉着他的手,坐在了院子里的树荫下,道:“样儿说什么朕都爱听。”

    林曲漾看着他,沉默了半晌,说:“对不起。”

    这话叫秦隐一愣,笑道:“样儿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朕。”

    林曲漾蹙眉,扁扁嘴:“你干嘛把自己放的这么低?要知道你可是皇上。”

    “因为样儿是朕的皇后。”秦隐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林曲漾低笑,心想,有种人啊就是天生的爱说肉麻话!但,听着还不赖。谁叫自个还真吃这一套呢。

    “今天这事怨我了。”说完,林曲漾又自嘲的说了句:“真不是个男人,矫情了。”

    秦隐并未作声,只是攥紧了他的手。

    林曲漾又说:“谢谢你。”

    秦隐忽而心疼,看着他道:“样儿今天这是怎么了?”

    林曲漾轻松一笑:“没怎么,我觉得从我来你们这儿,就欠你一句谢谢。”

    秦隐挑眉,饶有兴致的和他对视。林曲漾皱皱眉,闷闷地说道:“其实我也不会说,但就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在我面前也没个皇帝该有的样子,反倒是我天天气你,反正……你就当我今天发神经好了。”

    秦隐默然片刻,更加攥紧他的手,柔声道:“样儿你记住,朕在其他人面前是皇帝,可在你面前朕只是个夫君,你想怎么对朕都可以,朕乐意,只要别不理朕。”

    林曲漾被他这话又弄得一肉麻,皱着五官叫道:“你别攥这么紧!”

    秦隐松了松手上的力道,将他揽入怀中,亲了他一口:“样儿,走了这么久路,我们去休息如何?”

    “休息什么?”林曲漾没好气道:“你不知道过几天那什么胜六国就要来访了,你到底想好怎么接待他们了吗?”

    被林曲漾这么一提醒,秦隐差点忘了,他想了一想,道:“无非是请吃美味佳肴看戏听曲看舞女跳舞这一类的。”

    林曲漾忽而好奇:“听说这个胜六国很是嚣张,从来不把咱苍骑国放在眼里,每次来访都拽的跟个二百五似的,百般刁难咱们,是不是?”

    秦隐皱眉:“确实不假。”

    “胜六胜六,这名字可真够二的!”

    “样儿知道他国为何起这么名字吗?”

    “不知道。”

    秦隐解释道:“他这是拿几十年前群国争霸的战况来命名的,当时胜六国一举歼灭了六个国家,从此便有了这个名字。”

    林曲漾嘴角抽了抽,还是说道:“名字太二了。”

    秦隐看着他,笑说:“名字是二了些,但此国确实是我国最头疼的外交国之一。”

    林曲漾琢磨了小片刻,问:“他们此次前来听说是为和亲?”

    秦隐点头。

    林曲漾想了想,惊道:“这诸位公主之中,年纪只有长风那丫头合适了,你这是……”

    话未说完,秦隐摇了摇头:“朕就是为这事发愁呢,长姐长月已经远嫁他乡,朕现如今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了,朕是断不会再让她远离自己,可眼下公主中,父皇子嗣单薄,公主就四位,其他三位皆已经嫁人,只有长风了。”

    “那你那些皇叔们的女儿们呢?”

    秦隐摆手道:“年纪都还小不说,再者他们的至亲骨肉,谁舍得远嫁他国。”

    林曲漾无言,沉吟片刻,闷声道:“那你舍得让长风那丫头远嫁他国?”

    秦隐叹了声,轻声道:“不舍。”

    林曲漾又问:“既然我国公主要去和亲,那其他国呢?他们的公主会不会来咱们这和亲?”

    “当然会,父皇的梅妃,还有先元帝的燕妃皆是来我国和亲的他国公主。”

    闻言,林曲漾看着他问:“那此次他国来访,看样是有带来的公主美人了?”

    秦隐顿了片刻,道:“正是如此。所以,朕也头疼这个。”

    短暂的沉默。

    林曲漾说:“头疼什么,你是断袖,想必他们也明白。”

    “但愿如此。”

    林曲漾拍拍他的手:“公主的事情肯定有其他法子,至于他国来和亲的公主,我想他们知道你是断袖也会识趣的。眼下先想想如何招待他们吧,先把他们哄高兴了,这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样儿说的是,只是每次都是那些并无新花样,别说他国看腻了,连朕都觉得腻了。”

    林曲漾静默片刻,道:“招待外宾无非就是吃喝玩乐,还有就是带他们见识本国的文化风俗,反正就是捡拿得出手的东西给他们瞧,我既然现在当你的皇后,肚子里没点东西怎么行,你若放心,不如让我搞点新花样怎么样?”

    “这……”秦隐心里有点没底。

    林曲漾笑道:“前阵子是谁教你我家乡东西的?旁人也就罢了,你天天追着问我这问我那,还不相信我?”

    秦隐默然一会,才开口说:“朕是怕你累着,再者,这两国交涉,一个弄不好那就有可能引发战争,朕不想样儿参与这些。”

    “靠!你把老子当女人养了?”林曲漾黑脸。

    “没有。”

    “那就别这么啰啰嗦嗦的,你放心,大智慧我没有,可耍小聪明我多的是,你只管给我出钱出力就行了。”

    秦隐拧眉思考片刻,似乎也对,他的样儿鬼点子一大堆,就他家乡那稀奇古怪的事情听了都让人瞠目结舌。若是有他帮助自己,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