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曲漾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觉得秦隐这脾气来的就是莫名其妙,但碍于自己刚刚踹他那一脚实在有些不对,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皇帝,若不是仗着他宠爱自己,自己这颗脑袋还不知道掉多少回了。

    这么寻思着,林曲漾就进了内室,他秉着道歉的态度,依旧是先开了口,轻声道:“要是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说出来,别这么跟我闹脾气,你这样我心里特别没底。”

    秦隐轻轻笑了笑,淡淡道:“没有,今儿样儿你做的很好,挺厉害,挺魅惑的,把所有人都逗得喜笑颜开,把那胜六国的慕王爷迷的目不转睛,朕怎会闹脾气。”

    这话一出口,林曲漾立时就变了脸色,这么强的讽刺寓意他听的出来,定了定神,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隐沉默不语。

    林曲漾怒道:“你有意思吗?我还不是为了帮你?你以为我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耍猴似的又蹦又跳的啊?”

    秦隐轻轻的笑了两声,沉着脸还是没回话。

    看他这种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林曲漾更来气:“秦隐,你他妈的要是个皇帝,你就有什么说什么,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老子没那么多歪心眼,不明白!”

    秦隐瞪大双目,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咬牙道:“你还拿朕是个皇帝?你觉得朕一个一国之君,看着自己的皇后,为了博他人一笑,跳什么舞,露皮肉,这跟宫外那些青楼里卖笑的有什么两样!”

    林曲漾身子一僵,难过的看着秦隐,喃喃道:“青楼里卖笑的?”说着呵呵笑了两声,缓缓呼出一口气,强笑道:“原来你是这么想我啊?”

    秦隐定定的看着他,恨声道:“朕没这么想你,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哪里还有一个皇后该有的样子?”

    林曲漾紧了紧拳头,颤声道:“对,你说的对,今天我跟你丢人了。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这都怪我,怪我……”说着长吁一口气,继续说:“可这事已然这样了,没办法挽回了,你用得着这么讽刺我吗?今天那些观看表演的人,且不说我国群臣,就那个什么慕王爷,他一晚上羞辱了我多少次,你这个当皇帝的,当老公的,你他妈向着外人都不向着我?再说了,我今天沦为你所谓的青楼卖笑的还不是为了你和这个苍骑国!”

    这一番话,再看林曲漾那委屈至极甚至眼中已带上了泪,秦隐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话,他只觉得今晚这场御宴荒唐又憋屈,此刻他有些乏了,不想跟林曲漾制气,提及这接待外使之事,他也有错,压下这份情绪,半晌轻声道:“样儿,今天这事怪朕了。”说完这话,起身便朝外走去。

    林曲漾眼瞧着秦隐出了内室,他咬着牙不说话,就是不开口挽留,只就这么愣愣的看着那人离开。等看看不到秦隐,林曲漾再也绷不住了,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似的,忍也忍不住的往下掉。他抬手擦了擦,看着手上的湿润,苦笑了两声,一肚子委屈和火气没出撒,只得抬腿踹翻了桌子椅子连同屋子里那摆设的瓷器,噼里啪啦一大通。

    屋里屋外候着的宫女太监们跪在那更是不敢有什么言语,再林曲漾发泄一通之后,小六子撞着胆子,站起身走了上前,小心翼翼道:“皇后,您消消气,砸东西可以,别伤了您自个啊。”

    林曲漾忍着泪,沉着脸色,呼出一口气道:“都起来睡你们的觉去吧。”

    小六子抿了抿唇,鼓起勇气抬起脸看着他道:“皇上吩咐的,要奴才们伺候着……”略略顿了顿:“皇后,奴才们伺候您歇息吧。”

    林曲漾沉默了一会,还是说:“不用你们伺候,老子活了二十年都是自己一个人,你们都起来下去吧。”

    小六子和其他跪着的人皆是垂首不敢言亦不敢动。

    本就揣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呢,看到他们这样,林曲漾觉得此刻自己那颗小心脏又受不了了,某个时刻终于没忍住,骂道:“都他妈聋了!老子叫你们起来!起来!”

    闻声,小六子吓得登时跪地不起,其他人跪在那头垂的更低。

    林曲漾气结,闭了闭眼睛,也深知道跟这群奴性泛滥的人生气是白搭,只得沉声道:“你们爱跪就跪着吧。”说完也出了内室,朝外走去。

    小六子他们瞧着,忙起身快步跟了上去。林曲漾直奔秦琛那,这几日要接待他国使臣,秦琛不参与此事,他一个人在宫里无趣,便央求把秦政接到他那里住几天。

    对于这个请求林曲漾一口就答应了,且不说别的,秦琛对秦政真是好的没话说,也是个会照顾孩子的人,许是因他自己的特殊身份,总之,将自己的儿子放在秦琛那,比放在任何人那里都让林曲漾放心。

    今晚这么一折腾,林曲漾的睡意早就全无,现在他谁都不想见,就想见自己的儿子,脚步匆匆的到了秦琛住的地方,进门前,先问了秦琛宫里的小太监,确认秦琛没睡,他才进了室内。

    秦琛见林曲漾来了,笑着迎接,又让他身边的小太监小扣子备了茶水,而后与林曲漾坐在倚榻上,他道:“正儿睡了,皇后你这都忙活了一天了,怎么还不歇息?”

    “想儿子。”林曲漾淡淡道:“来看看他再去睡。”

    秦琛挑了挑眉,含笑问道:“皇上呢?怎么没瞧见他?依他那种妻奴性该是跟你一块来看正儿的啊。”

    林曲漾眉头一皱,谎言道:“他累了,睡下了。”说着站起身:“我把正儿抱走了,就不麻烦你了。”

    秦琛静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好吧。”又说:“若是无暇顾及正儿,就让奴才把他送来,亦或着我去接他也行。”

    林曲漾抱起秦政,点了下头,道:“谢谢了。”

    秦琛挑挑眉,没多言,只是笑了笑,送林曲漾到宫门口的时候,他才说道:“本王若没猜错,你定是和皇上闹了脾气了,本王说句不该说的话,这外人面前,给他点面子,关上门就你们俩的时候,你想怎么闹就这么闹,不伤大雅的,反倒是你若当着外人的面,有伤大雅不说,最重要,你别忘了自个的身份。你不仅代表皇上,更代表整个苍骑国。”

    林曲漾神色僵了一僵,撇了撇嘴,心里十分不爽秦琛这种什么都懂的一副表情,但他说的话不无道理,只好点点头:“明白了,王爷的意思就是希望我再接下来的几天里,当着那些外使的面,和秦隐把恩爱秀足了,对吧?”

    秦琛笑着点头:“皇后聪明。”

    林曲漾不屑的哼了一声,皱皱眉,问道:“你不是不问世事吗?这怎么我和秦隐吵架的事情你都知道?”

    秦琛依旧面带微笑,看着他道:“从你进本王这宫门,本王就感受到了一股火气,本王瞧着,你定是和皇上闹了不快,若不然来接正儿的该是你们俩一起。”

    林曲漾颇为不屑的又撇撇嘴,道:“走了,你也早点睡吧。”说完抱着秦政转身就走了。

    秦琛微微眯了眯眼睛瞧着渐渐远去的林曲漾,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才收回目光,准备回屋睡觉。

    常年伺候在他身边的小扣子一边跟他回屋一边低声道:“王爷,听说皇后踹了皇上一脚呢,还对皇上大吼大叫的,皇上愣是都没把他怎么着,自己去御书房了。”

    秦琛脚步顿了顿,扭头看着小扣子,略微无语道:“你这消息倒是灵通,就这么爱背后嚼舌根吗?小心哪天把自己舌头给说没了,可有你哭的时候。”

    小扣子一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怔了怔,才放下手,小心翼翼的道:“奴才知错了。”

    秦琛淡淡笑了笑,没再说话,只是准备宽衣睡觉;不过,他心里忽而想到一个词:恃宠而骄!

    又蓦地想到,这个秦隐还真是怕媳妇啊,以前是被太后压着,现在被自己的皇后,呵呵,可真是够憋屈的。

    心思意念又一转,他想到了远在边关的安阳,也是宋清越,得知他一切安好心里固然是开心,但还是不免有些许的担忧。同时,忍不住想,若是日后,他们俩走在一起,他定不会给小不点一点气受。

    这么想着,就叫小扣子停了手,道:“别先给本王宽衣了,去磨墨。”

    小扣子一顿,立时明了,道:“王爷您这是又要给宋都尉写书信啊?”

    秦琛横了他一眼,嗔怪道:“就你话多!乖乖的磨你的墨,再多说一句,小心本王让你喝了这墨水。”

    小扣子吓得顿时闭了嘴,老老实实磨墨了。

    ……

    这一夜秦隐在御书房睡得,林曲漾搂着儿子在寝宫睡得,他睡得很不安,脸皱成一团,眉头紧锁,一夜噩梦,总之天没亮就醒了。他坐起身,瞧着这空荡荡的屋子,有些空落落的大床,心里更是如同被什么捏着一样,生疼生疼的。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确有些过分了,不该踹秦隐那一脚,不该对他又吼又叫的,那个人很少跟自己发脾气,即使自己做了什么让他不悦的事情,也都是沉默着亦或着提醒几句便不再多言,想想昨晚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是代表整个苍骑国,不怪那人会那般生气。

    林曲漾觉得有点喘不过来气,这事就算全赖自己,那自己也是一番好意,没想这么多,就是秉承着让所有人高兴的原则,自己才精心想了这么一出;为此还偷偷的练习了许久,没想到却换来这样的结果,简直是太让人别去了。

    一直坐到天亮林曲漾才算是稍稍缓过神来,让人给秦政备了早饭,喂了儿子吃饭,自己才吃点饭,一张偌大的饭桌上只有他一个人,儿子在小李子怀里咿咿呀呀的玩的开心。

    林曲漾吃了两口饭,终是忍不住了,问道:“小六子,皇上呢?”

    小六子回道:“回皇后,皇上已经在御书房用过早膳了,他命人传话了,说今日皇后您身体抱恙,就不用跟着去招待外使了。”

    林曲漾心头一怔,呆了半响,才轻轻的“哦”了一声,坐在那继续安静的吃饭。吃过饭,他哪都没去,既然身体有恙,那就老老实实在自己宫里待着,他让所有人在屋外候着,就自己一人带着儿子在屋子里玩。

    多半天下来倒没觉得有什么,而且这期间长风那丫头还来找秦政玩了好长一会,可等到长风那丫头一走,秦政又睡了,林曲漾那憋了太久的委屈和难过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但他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动不动就哭忒不爷们了。

    林曲漾突然想抽根烟,但这古代没有那种烟,只好作罢。静默了许久,命人拿了酒来。

    小六子瞧着,拧着眉劝道:“皇后,您要是心里不痛快,您就打奴才吧,别喝这么多酒,伤身。”

    林曲漾皱了皱眉,淡道:“没事,我有分寸。”喝口酒,又说:“你们都下去吧,我自己一个人想静一静。”

    “皇后……”小六子眉头皱的更深。

    林曲漾呼了一口气:“我真没事,这会子喝酒喝的有些困了,你们下去吧,我睡会觉。”

    小六子他们犹豫着不想下去,林曲漾不耐烦道:“下去啊,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见他这样,无奈,小六子和其他伺候的宫女太监只得退出内室,在外候着。

    林曲漾又喝了两杯酒,觉得有些醉了,他坐在那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抬起头看了看这空落落的大房子,忽然感到很沮丧。

    稀里糊涂的穿越到这里,稀里糊涂的扮成女人,又稀里糊涂的成了男妃,又爱上一个男人,还神奇的生了个孩子,林曲漾自诩在这段稀里糊涂有些意料外的爱情中,他自己付出不少,只要是不超过自己的底线,他能做的全做,能付出的绝对毫不保留,甚至甘心乐意的当被插的那一方,更甚至怀了孕他都是想都没想要把这个和秦隐的骨肉生下来,他实在不太懂还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们俩和和美美的?

    林曲漾长呼了一口气,其实仔细想想,这好像是他们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吧?嗯,是这样的。想到这,林曲漾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滋味了,想哭又想笑的,秦隐是一国之君,能对自己做到这样事事包容,真的是太难得可贵了。

    林曲漾越想就想秦隐想的厉害,他坐在那安静了许久,才起身踉踉跄跄的去了床上,准备睡会觉。连鞋子都没有脱,更别说衣服了,只是躺在床上,亲了亲睡得正香的儿子,闭上眼睛,蜷缩在那睡了。

    秦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屋外候着的人都木头似的站在那,他皱了皱眉,问道:“皇后呢?”

    “回皇上,在屋里。”小六子回道。

    秦隐皱皱眉,没多问,抬步进了内室,屋子里黑漆漆的,伺候着的人连忙掌灯,待屋里亮了起来,秦隐才看清躺在床上的那一大一小。

    林曲漾衣衫完整的蜷缩在床上,手臂搂着秦政,秦隐站在床边,心下一疼,顾不上其他,坐到床边,将林曲漾抱在了怀里。

    就这么一下,林曲漾就醒了,睁开眼看看他,问:“你回来了?”

    这样平淡的语气好似两人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秦隐迟疑片刻,柔声道:“既是睡觉,为何不脱衣服?”皱了皱眉头,又问道:“喝酒了?”

    林曲漾揉了揉眼睛,点头:“嗯,喝了一点。”说完推开他,要去看看秦政。

    秦隐拉住他,对小顺子道:“带小皇子下去,等醒来时,记得喂饭。”

    “是。”

    林曲漾一愣,蹙眉:“我闲着呢,用不着其他人照顾正儿。”

    秦隐不理会他的话,只是示意将秦政带下去。待小顺子抱着秦政退下,林曲漾不乐意了:“你干嘛?仗着你是皇帝,你不能这么对我的,那是我儿子。”

    秦隐没反应,只是掰正他的身体,让他面对自己,林曲漾拧着眉头,满嘴酒气的碎碎念,秦隐一句都听不进去,这一日来的冷战,让他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心,别人没给他委屈,自个倒是给了眼前人委屈,还对他说出那种伤人心的话,着实该打。此刻瞧着林曲漾脆弱的样子,秦隐的心抽疼的厉害,他抱紧林曲漾,手揉着他的后背,让他说个够。

    林曲漾说着说着渐渐安静了下来,趴在秦隐肩头上真跟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媳妇似的,焉焉的。

    秦隐张嘴好几次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索性用最直接的方法来告诉林曲漾,自己是有多在意他。秦隐将他压在床上,一只手扣着林曲漾的后脑勺就狠狠的吻了下去,另一只手迫不及待的去撕扯林曲漾的衣服。

    林曲漾被吻的皱眉,忍不住骂,这是接吻还是啃咬啊!本不想理眼前人的,但还是妥协了,他张嘴热切回应,伸手去扯秦隐的衣服。

    好似一场厮打,牙齿碰牙齿,林曲漾都觉得这哪里像是做==爱,分明就是干架。他放松身体,准备迎接秦隐的粗大。可秦隐却突然停了下来。

    林曲漾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整个人被他翻了个过来,秦隐将他压在身下,而后直接一个后入挺进。林曲漾闷哼一声,趴在那大口呼吸,完全的放松身体接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