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71章 秦隐无奈顺逼迫

第71章 秦隐无奈顺逼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曲漾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晌午,他躺在那静了片刻,脑子里回想着昨天晚上的疯狂,然后……不知怎地脸红了。

    靠靠靠靠!昨天晚上自己居然那么……那么……这下好了别说秦隐的狼了,自己也是个狼啊。还是求着干的那种狼。

    “醒了?”耳边突然传来秦隐的温柔的声音。

    林曲漾一愣,看了他一眼,面上更一热,转脸不再看他,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今天没去陪外使?”

    秦隐坐在床边,俯身靠近他,柔声道:“陪他人怎能跟陪样儿相比?”

    “艹!你别这么肉麻行不行?”林曲漾说着要坐起身,又被身体那处传来的痛感跌回床上,皱着眉头呲牙咧嘴骂道:“昨天你他妈……”说着声音放低,不好意思的嘟哝道:“屁股都让你插着火了。”

    秦隐笑,将他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咬着他的耳垂低低道:“还不是样儿你勾引朕在先,朕才没个分寸,让你受了罪。”

    林曲漾被这话说的心情无比复杂。心想,受罪倒是说不上,快感还差不多。不过,他才不会不要脸的说出来,要不然眼前这头种马下一次还指不定怎么弄自己呢。

    林曲漾推了推他,皱皱眉:“别这么腻腻歪歪的。”

    秦隐在他的头发上轻轻吻了一口,笑着道:“朕伺候样儿梳头洗漱如何?”

    “不用不用。”林曲漾靠在了床头,问:“儿子呢?”

    “早用过膳,这会子跟琛皇叔玩去了。”

    林曲漾静了小片刻,问:“最近小太阳在边关怎么样?”

    “很好,样儿不用担心。”秦隐道:“边关虽辛苦,但确实很容易使一个人变强,到时候回京就犹如脱胎换骨,在朝中立足的机会更大。”

    林曲漾禁不住赞道:“小太阳真是叫我意外,本以为他只是个胆小怕事的毛头小子,没想到却这么的要强。”

    秦隐微微一笑,点头赞同,道:“他在朕面前做了那么久的假太监,若不是朕无用,怕是早就现在就成了一个强人了。”

    林曲漾微笑,看着他:“你们俩都有用,要是让我隐忍这么多年,我还真做不到。”

    “是啊,就样儿你这臭脾气,怕是不知道死上个多少回了。”秦隐接话道。

    听了,林曲漾不服气了,回道:“我脾气臭?难道你脾气好?”说着哼一声:“你说前天晚上的事情全都是我的错吗?你居然跟我冷战,亏你还是一国之君,胸襟却那么小。”

    秦隐语塞,更不想再提交过去之事,忙笑着道:“朕的错,都是朕的错。过去的事我们就别提了,如何?来,起床吧,今儿朕让御膳房做了你爱吃的水煮鱼和野鸡炖蘑菇,还熬了红枣莲子粥。”

    林曲漾掀开被子,下一刻又忙盖上被子,因自个光着呢,而且身上斑斑点点的事后痕迹,他眼中带怒,瞪着秦隐道:“你丫属狗的啊!”

    秦隐摸了摸鼻子,杉杉的笑了笑,道:“以后,朕轻点。”

    “没下次了,就这么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林曲漾说着找衣服穿。

    秦隐让人拿了衣服来,给林曲漾穿,还不忘道:“样儿伸胳膊。”

    林曲漾拿过衣服自己穿,而后下床,秦隐又忙扶住他,提醒道:“事后腿软,样儿小心足下。”

    林曲漾:“……”你丫还好意思说!林曲漾瞪了他一眼,咬牙道:“知道,不用你提醒。”

    秦隐笑笑,拉着他的手,伺候的人端来水,林曲漾洗漱之后,又想起来什么,问道:“长风那丫头昨天来我这的时候说,胜六国不打算与我国联姻了,有这么回事吗?”

    秦隐顿了顿,才开口道:“也不是不联姻,只是有些稍微不同往年。”

    林曲漾一脸茫然:“怎么个不同往年?”

    秦隐笑笑,换话题道:“样儿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林曲漾想想也是,昨天一天没怎么吃饭,晚上又折腾了许久,现在确实是饥肠辘辘了,两人坐在饭桌前,一起用膳。

    林曲漾吃了口水煮鱼,赞道:“好吃。”又夹了口醋溜白菜,满意道:“一个白菜都能做的这么好吃,这宫里的厨子就是不一样。”又瞧着这桌子上全是自己爱吃的饭食,禁不住眯起眼睛笑。

    秦隐好奇,问道:“样儿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天天让御膳房做的都是我爱吃的,你怎么不做几样你爱吃的?”

    “朕不挑食,且样儿爱吃的朕也爱吃。”秦隐说着给林曲漾夹菜,接着道:“以前朕凡事都做不了主,现在朕可以做主了,自然是凡事都要满足样儿,这吃上就是一样,毕竟,民以食为天。”

    林曲漾听的心里暖暖的,他给秦隐夹了些许菜,道:“是啊,民以食为天。”略略停顿,问道:“淮南天旱,导致的饥荒,解决了吗?”

    秦隐吃了口虾饼,道:“已经开仓赈灾稳定民心,如今天下算是富足,国库也充裕,这天灾还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样儿无需担心。”

    林曲漾点点头:“解决就好,反正吃不饱穿不暖日子不好过,现在是中秋之分,再过段时日天气就冷了,所以这赈灾刻不容缓。”

    秦隐听的心里甚是欢喜,握住他的手,道:“样儿这般心系天下,真是万民之福气啊。”

    林曲漾抽回手:“别说的这么夸张。”说完吃了口羊肚,继续问:“这外忧内患,还有多少没解决的?”

    秦隐喝了口粥没说话。

    林曲漾皱皱眉:“攘外必先安内,这个道理你比我明白,说话啊,还有多少让你头疼的麻烦没解决?”

    秦隐淡淡笑了笑,吃了几口菜,才回道:“内忧剩下的也就是处理一些贪官污吏以及关税之事,而外患除了边陲战事,就是……”说到这秦隐欲言又止。

    “就是什么?”林曲漾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秦隐,很是好奇。

    秦隐微微蹙眉,道:“样儿,我们吃饭,这国家之事,样儿别这么在意。”

    “我怎么不会在意?”林曲漾说:“我再是你的皇后,我也是个男人,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咱们苍骑国的兴亡,跟我关系大着呢,我们国家强大了,我才能天天坐在这吃这么好吃的饭菜,跟你谈笑风生,你说对不对?”

    秦隐笑着叹了口气,直言道:“这眼下最大的麻烦就是胜六国。”

    “他国想干什么?”

    “他想跟朕割地。”

    “美得他!”林曲漾气愤:“寸土不能让!”

    “朕也是这么想的。”秦隐喝了口酒:“只是我国多年以来都是弱的一方,先前先元帝因没有同意割地,而导致了两国之战,损失惨重,之后便有了各种不平等条约。往年都是进贡,可没想到今年却狮子大开口,要跟朕分我朝疆土,简直是欺人太甚!”

    “听你这意思,你怕了?”

    “怕?朕会怕他?一个嚣张跋扈的慕天逸而已,朕有信心将他收拾。”秦隐说着又喝了口酒:“只是,眼下,有件事朕要先妥协,这样才能从长计议。”

    “什么事?”林曲漾吃了口虾,看向他。

    秦隐神色微微滞了滞,清了清嗓子,道:“样儿,朕希望听后,你别生气。”

    林曲漾吃着大虾的嘴一顿,觉得事有不对劲,眼睛瞟向他:“你说,我得先看看什么事。”

    秦隐皱起眉,实话道:“此次慕天逸带来一位绝色美男,说是要献给朕,朕如若不收下……”

    “行了,别说了,我明白了。”林曲漾把大虾壳往桌上一丢,擦擦嘴巴,拍拍手,看着他:“绝色美男?有多绝色啊?我还真没见过男人能美到什么地步呢,你就应了吧,让他来后宫,我也饱饱眼福。”

    这几句话不急不缓,也没什么情绪,听的秦隐一怔,不敢置信道:“样儿不生气?”

    “生气啊,跟别的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人,傻逼才不生气。不过……”林曲漾说着叹了口气:“可我知道孰轻孰重,眼下好不容易大局初定,你也好不容易算是苦尽甘来,眼下这个外患,我虽不能像小太阳那样去边关打仗,但这个麻烦,我怎么也得能帮的绝对帮。”

    “样儿……”秦隐颇感意外不说,且感到有些许的激动:“朕真是……样儿你放心,朕绝不会负你。”说着叹口气:“朕主要是眼下对胜六国实在头疼,若是朕不妥协,与他闹僵,这边关战事要紧,朕这边再被胜六国乘虚而入,朕实在不敢想后果会如何。眼下只有把握时机,知所进退,小心防患,而后杀他个措手不及。”

    林曲漾静了片刻,看着他说:“嗯,你说的太对了,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我啊,绝对支持你,别说一个什么绝色美男了,就是一百个,我也觉没什么意见。”

    秦隐面上更是感激,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他握住林曲漾的手,问道:“样儿,你不吃醋吗?”

    林曲漾看着他:“我吃醋有用吗?”切了一声,抽回手,嫌弃的皱了皱鼻子:“再说了,老子才没那么无聊,吃醋,吃个鸟醋!”

    听了这话,秦隐才算是松了口气;他又给林曲漾夹了鱼肉,道:“样儿趁热吃。”

    林曲漾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两人正吃着,只听一声笑声,接着小六子的声音:“慕王爷,皇上和皇后正在用膳,不方便,您还是再等等……”

    “怎么不方便?本王就想现在去,而且本王是来看望皇后的,听闻他抱恙在身,本王怎么也要看看不是?”慕天逸不顾他人阻拦,直接进了室内。

    秦隐站起身,微笑着道:“慕王爷。”

    慕天逸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道了声:“皇上。”而后毫不避嫌的看向林曲漾,难掩眸中的挑趣:“皇后,身体怎么样了?”

    林曲漾特别讨厌看到他那如狼似虎的样子,把嘴里的菜吃下肚,才说:“谢谢关心,我很好。”说着整理了一下着装,看向秦隐:“吃完了吗?若是吃完了,你就去陪慕王爷吧。”

    “哎,本王是来看望皇后的。”

    秦隐轻笑道:“有劳慕王爷了,样儿已无大碍,这里毕竟是皇后寝宫,我们不如别处交谈,如何?”

    慕天逸看着他:“不用了,本王今儿只是来看望皇后的。既然皇后身体已无碍,那本王也不多叨扰了。”说着嘴边含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目光看向秦隐,道:“皇上好福气,不知是本王送你的美男那处紧致还是你的皇后?嗯?”

    话音落地,秦隐就变了脸色,愠怒道:“真可惜,朕并未与那人同床,还有,王爷,请你尊重朕的皇后,休要说这种有伤风化之话。”

    而林曲漾站起身,眼神犀利,语中带怒:“你他妈嘴巴放干净点!老子那处怎么样,轮不到你这个傻逼来论断!”

    慕天逸似怒非怒,嘴角依旧带着掩不住的笑意,连连点头,道:“皇后此言甚对,是轮不到本王来论断,只有跟你……”

    “慕天逸!”秦隐打断他,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许是感受到秦隐的愤怒,慕天逸闭了嘴,但俊美的脸上还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狡黠的笑了两声:“那本王先告退了。”

    待他走后,林曲漾气得骂道:“他妈的这个王八蛋简直是个傻逼!每次见了我都要说一些言语来羞辱,真是个神经病!”

    秦隐握了握拳头,手臂青筋清晰可见,他稳了稳情绪,轻声道:“这几日之辱,日后朕定要讨回。”

    林曲漾看了他一眼,唇边露出一抹苦笑,问道:”方才那个傻逼说的话,我才注意到,那个什么美男已住你寝宫了?”

    这话叫秦隐的神色僵了僵,言语有些支吾:“这个……样儿,你听朕解释,前天夜里,朕和你制气,独自在别的寝宫喝酒,可慕天逸却带着那人去了,朕一时大意……”

    “你和他做了?”林曲漾瞪圆了眼睛。

    “没有没有。”秦隐慌忙解释:“朕没跟他做任何对不起样儿的事情。”

    “那你们就只喝酒?”

    “对。”

    “你当老子傻?”林曲漾怒目瞪圆。

    秦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