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74章 帝王之情【已替换】

第74章 帝王之情【已替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秋过后,秦琛去了边关找安阳。

    林曲漾笑他没出息,秦隐说:“已经几个月没见了,这不叫没出息,若是换作朕,超过三日不见样儿,就觉得如隔三秋,思念的不行。”

    林曲漾笑道:“你瞧你这点出息!”

    秦隐问道:“那样儿你呢?”

    “我啊,三日不见正儿会觉得如隔三秋,不对,应该是三个时辰不见,我就想了。”林曲漾说着就要去见秦政。

    秦隐望着他急匆匆的脚步,自是无话可说,因为自个也是这样,笑了笑,跟上了林曲漾的步伐。

    林曲漾抱着儿子和秦隐走在御花园里,秦政手里拿着御膳房做的糖,小手放在小嘴里,可爱的舔着,弄得都花了小脸。

    林曲漾给秦政擦擦嘴巴,说:“你们这里小孩子可以吃的玩的都太有限了,儿子每天就只有这种糖吃,其实小孩子吃多了糖不好,可不让他吃,又哭。”说着横一眼秦隐:“这都是你惯的。”

    秦隐自觉理亏,顿了片刻,赔笑上前,伸出手:“样儿累了吧,让朕来抱着正儿。”

    “不累,我抱着吧。”林曲漾说着看向怀里可爱的秦政,小家伙大眼睛看着他父后,眨了眨眼睛,把手里的糖送到林曲漾嘴边,示意让他吃。

    自己的儿子这么体贴可爱,林曲漾顿时心花怒放的,他稀罕的亲了亲秦政,柔声细语道:“乖儿子,你吃吧,爸爸不吃。”

    秦隐望着他们,含笑道:“样儿,你应该教正儿喊你父后。”

    “什么父后?我就教他喊爸爸。”林曲漾说着戳戳儿子的小包子脸,柔声说:“儿子,什么时候叫我一声爸爸?”

    小秦政大眼睛懵懵懂懂的,小嘴张了张,好一会才口齿不清的发出几个单音,但是怎么听怎么都不像爸爸,反而有父后的感觉。

    秦隐笑,伸手也戳戳小家伙的小包子脸,宠溺的问道:“正儿,你是在叫父后对吗?”

    小家伙又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说了一堆话,然后把手里的糖送到秦隐嘴边,示意让他吃。

    秦隐笑的开心,柔声道:“正儿乖,父皇不吃,正儿吃。”

    “别让他吃了,你拿过去吧,让他玩球。”林曲漾说完,跟着的小顺子就把手里布做的小球恭恭敬敬的递了上来。

    林曲漾说:“乖儿子,咱们玩球,来。”

    小家伙是个很乖的小包子,林曲漾给他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揣在手里,于是果断把吃的乱七八糟的糖丢给秦隐,把林曲漾给的小布球握在手里,两只小手抱着小布球玩着,玩着玩着,小家伙就要把小布球往嘴里塞。

    “哎哎哎,儿子儿子,这种东西可不能吃。”林曲漾忙去夺他放进嘴里的小布球。

    嘴里的小布球被林曲漾夺走,小家伙呆了一瞬,然后伸着小手要夺回来。

    林曲漾柔声哄着:“儿子,儿子,这东西不能吃,知道吗?脏的。”

    小家伙哪里懂,依旧伸着小手要着,大眼睛全程盯着林曲漾手里的小布球,林曲漾把球丢给秦隐。

    小家伙的目光看向秦隐,秦隐瞅着自家小样,又瞅着自己的儿子,有些不知所措,媳妇和儿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可是一样的啊,沉思片刻,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天枰与厉害程度,觉得儿子的威胁程度比起媳妇的厉害程度,那可不是一个程度的,再怎么说儿子才不过是六个多月大的小孩子,于是,果断,把布球收好,对儿子柔声哄道:“正儿,正儿,我的乖儿子,布球不好吃,来,父皇抱着你去吃好吃的。”

    秦隐说着将秦政抱进自己怀里,亲亲他,并对林曲漾说:“晚膳时间也快到了,走,朕带样儿去御膳房瞧瞧。”

    林曲漾点头。

    到了御膳房,看到了烤鸡和煎饺,蓦地想到了秦傲,林曲漾轻声道:“不知道傲儿那孩子在万山寺怎么样了?”

    “中秋节的时候,朕让人带了东西去了那,傲儿和他母后生活的很好,衣食住行都不缺,朕还给他们安排了人伺候,你就不用担心了。”秦隐回道。

    “那傲儿有没有去学堂读书?”林曲漾问。

    “他娘有给他专门请的师熟先生教他读书写字,朕还请了骑马射箭以及教他习武的师傅。”

    听到这,林曲漾讶异:“你给他请了教他武功骑马射箭的师傅?”

    “对。”秦隐点点头,抱着秦政,拿了一块御膳房师傅做的枣泥糕,弄了一小口,送到小家伙嘴边,小家伙张嘴抿了抿吃了。

    林曲漾看着秦隐那不在乎的态度,更纳闷了,小心翼翼的问道:“现在傲儿才八岁,再过不久就九岁了,再过不了几年,依照你们这对人的要求,十六七岁的就可以独当一面成为真正的男人了,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他学成之后,做一只放虎归山的恶老虎?”

    秦隐擦擦秦政嘴角的枣泥屑,又掰了一点枣泥糕放进秦政嘴里,这才看向一旁的林曲漾,淡淡笑了笑,道:“朕若是怕的话,就不会这么做了。”略略顿了顿,说:“他是傲儿,从他在襁褓中朕就是一点一点看着他长大的,他的品性自然是再清楚不过,朕信他。”

    “那要是看走眼了呢?”林曲漾继续问道。

    这问题让秦隐愣了愣,看了一眼怀里吃的开心的儿子,喃喃的说道:“样儿,若是朕真的看走眼了,那只能说朕这人活该了。”

    闻言,林曲漾一怔,眉头皱了皱,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秦隐看着他,嘴角微微上跳,歪着脑袋凑近他问:“样儿是在担心朕日后被傲儿给杀了?”

    林曲漾对上他的眼睛,突然认真起来,说道:“确实有这个担心,不过……我实在不想看到你和傲儿成为敌人。”皱皱眉,又说:“难道就没有两全的方法吗?难道你们这里的人非要把权力地位看的这么重要吗?”

    秦隐将怀里的小家伙递给小顺子,伸手牵住林曲漾的手,轻声道:“没办法,这就是作为帝王家人的悲哀。”说着叹气似的笑了笑,拍拍林曲漾的手:“不过样儿你放心,朕和傲儿不会走到你想到那一步的。”说着看向他,笑着问道:“和傲儿那孩子相处这么久,难不成你还不相信那孩子的为人吗?”

    林曲漾想了想,是啊,秦傲不是那样的孩子,他舒一口气,笑着说:“希望是我想多了。”

    “你定是想多了。”秦傲说着拿了块枣泥糕:“刚出炉的,还热着呢,要不要尝一个?”

    林曲漾摇摇头:“不爱吃枣泥。”

    “那晚膳样儿你想吃什么?”

    “想吃方便面。”林曲漾笑着说,他就是喜欢故意刁难秦隐。

    “方便面?”秦隐皱皱眉:“那是何物?”

    “就是……”林曲漾想了想:“说了你们这没有。”

    “那是你家乡的食物?”

    “算是吧。”林曲漾说:“要不晚上就吃馄饨吧,加点虾米、鸡蛋丝,让御膳房的厨子做的小一点,给儿子也吃点。”

    “好。”秦隐攥紧他的手,瞧了瞧这御膳房各色各样的吃的,问道:“就只吃馄饨吗?”

    林曲漾看了看这里的各种事物,想了想,突然想到什么,提议道:“要不,今天的馄饨我来做?顺道我再给你做两样我家乡的吃的。”

    秦隐满脸期待,点头道:“好啊,朕来帮忙。”

    “不用,你这个皇帝就抱着儿子在一旁看着吧。”林曲漾说着卷袖子,让小六子拿来围裙围上,开始动手做饭。

    林曲漾用平底锅做了蛋糕,蛋卷还有南瓜饼,土豆饼以及饼干。

    忙活了大半天,等全部做好,秦政小家伙早就吃饱喝足睡着了,已经让人抱下去了。而秦隐全程陪着,同时还要做试吃的。

    等做好,他好奇道:“这些,都是何物?”

    “这些是什么与你何干?”林曲漾笑着说:“这都是做给咱儿子的。”

    秦隐蹙眉,问道:“那朕的呢?”

    “你吃馄饨。”

    秦隐瞧了瞧那还没有包的馄饨,有些哭笑不得:“可馄饨并未做呢。”

    “我们俩一起做。”林曲漾看向他。

    “可方才是谁说不想要朕帮忙的?”

    “方才是方才,现在是现在,我累了,你做不做?”

    秦隐忙道:“做做做,当然做。”说着屁颠屁颠的和林曲漾一起做馄饨。

    这做饭也好,做零食也罢,无非是林曲漾在这深宫里寻找乐子罢了,现在天下还算太平,淡秦隐国事实在繁忙,平日里还好有儿子陪在身边,若不然林曲漾真的觉得挺无聊的。

    他这个人以前没穿越过来的时候就很宅,现在穿越到这里,他更宅了。吃过晚饭,秦隐让人备热水,他和林曲漾要沐浴。

    林曲漾想到他是别有目的,道:“不准跟我一起洗澡。”

    “样儿。”秦隐被拒绝表示好委屈。

    林曲漾毫不给面子,道:“今天不去那浴池,就在桶里面洗,一人一个木桶。”

    “样儿……”秦隐抱住林曲漾的腰:“你这又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昨天压了老子一个小时,你今天还想再来啊?”林曲漾说:“美的你。”

    秦隐语塞,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道:“样儿,朕保证,今天绝不碰你。”

    林曲漾看着他,秦隐与他对视,还不忘凑近去吻他,一吻过后,林曲漾投降,点了点头,道:“好吧,就信你一次。”

    秦隐大喜过望,抱着林曲漾猛亲几口,如他保证的那样,他并未对林曲漾做什么,只是和他享受泡澡的这份惬意。

    林曲漾问:“琛王爷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听罢,秦隐一愣,随后瞪眼:“他什么时候回来与你何干?”

    “你瞧你那点出息,我是想知道小太阳的境况。”

    “那小子不是常常来书信吗。”

    “你有没有听过报喜不报忧这句话?小太阳那小子那么懂事,我怕他在书信中只给我们报好的,这次秦琛去,他会亲眼看看小太阳真正的情况,回来的时候,问问他就能知道了。”

    秦隐抱紧他:“你对清越那小子倒是上心。”

    提到安阳的真实姓名,林曲漾忍不住道:“小太阳的真实姓名蛮好听的。”突然想到什么,问:“等他回来,你会不会赐给他一个宅子?”

    “那要看他个人努力了。”

    林曲漾瞪眼:“你敢不赐给他?你若是不给他一座宅子,他如何给秦琛一个家?总不能两个人都在这宫里吧?”说着皱起眉:“当然,我是希望他们住在宫里,这样人多热闹,可秦琛那家伙困在这深宫这么多年了,他的心愿一直想要有个家,所以,我希望自己的朋友能心想事成。”

    秦隐听的欣慰,低头在他额前落下浅吻。

    “样儿,你放心,他们俩会有一个家,一个属于他们的家,到时候自然也会是儿孙绕膝。”

    “嗯。”林曲漾感慨似的说:“希望这世间每个人都能有个家,有爱人,有孩子……总之,能够幸福就是最让人心满意足了。”

    秦隐看着他,心中颇为感动,他说:“这世间每个人对幸福的追求怕是不一样吧。”

    “肯定不一样啊。”林曲漾说:“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都不一样,有的人觉得吃饱穿暖就是幸福,有的人觉得有个人爱着是幸福,有的人觉得儿孙满堂就是幸福……”

    “那样儿你呢?”秦隐问。

    “我啊,我现在就很幸福了。”秦隐说着扭头看向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同性,更没想过会生孩子,也许从我莫名其妙到你这里来,就是为了遇见你,或者说这就是老天爷给我准备的幸福,要我穿越时空,跨过空间来接受这份幸福。”

    秦隐听得心中发颤,这样不太懂的话语叫他心满意足的很,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曲漾,下一刻捧住他的脸吻了下去。

    热情而深情的吻过后,林曲漾说:“秦隐,我现在感觉幸福又满足,你呢?回答我,你呢?你觉得幸不幸福?嗯?”

    “当然,样儿,朕也很幸福,有你和正儿,朕万分满足。”

    林曲漾还欲说话,却又被秦隐堵住了双唇。

    ……

    次年三月,秦琛才回了京,四月份的时候,御医诊断出他已有三个月身孕。这样的消息无疑是让林曲漾和秦隐都万分欣喜,当然最欣喜的要数安阳了。可边关战事要紧,他暂时回不来。

    秦琛给他写了封信,问他想不想家,想不想他与腹中孩儿?

    安阳回了一个“想”字,秦琛瞧的喉头发堵,他心道,想就好好的在边关,一定要活着回来,本王和腹中孩儿等你凯旋而归。

    夜深的时候,林曲漾来看秦琛,和他秉烛夜谈,到最后,秦琛笑问:“这么晚了,你不回去,小皇帝会不会生气?”

    “你还真当他是醋缸里泡大的啊?”林曲漾说:“他啊,每天忙于国事,早就累得睡着了。”

    秦琛瞧着他眼里的心疼,想说些安慰的话语,最终只是道:“做皇帝吗,自然是整天为国事忙。”

    “是啊,以前还有时间陪陪我和正儿,现在连陪我和正儿的时间都没了,国事国事各种各样的国事,看着他累,我想帮他的,只是对这些不懂,只怕越帮越忙。”

    秦琛笑,道:“怕是他也不舍得你劳累。”略顿,问:“现如今局势大好,你为何不跟皇上再生个孩子呢?一来热闹,二来日后正儿也有个伴。”

    林曲漾静默了片刻,道:“二胎自然是要的。只是……现在不想要。更何况,他太忙了。”

    提到孩子,林曲漾问:“你这些时日感觉如何?”

    “很好,他很乖。”秦琛说着低眼看向自己的腹部。

    林曲漾点点头:“那就好。”说着笑了起来,低眼也瞧了瞧秦琛的腹部,咳了咳,略微调侃的说:“没想到小太阳那小子这么给力。”

    闻言,秦琛脸上乍现一抹绯红,连耳朵都红了。

    林曲漾暗笑,这货也有害羞的时候,哈哈。不过,他打算放过他,又坐了一会,便起身走了。

    临走前,秦琛说:“小皇帝为你做的事情是超过你所求所想的,你多给他点时间,现在的忙碌,等日后时机成熟了,你自然会明白的。”

    林曲漾一愣,呆呆的“哦”了一声,说:“谢谢。”

    ……

    十一月,秦琛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宋念。翌年的六月,也就是安阳走的第三年,他从边关回来。

    整整三年不见,安阳俨然已经从一个小少年变成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高大了不少不说,也精壮了成熟了,只不过比以前黑了许多。但是一身的攻气十足,把林曲漾都看呆了。对他好一番称赞,这小子在外人面前一板一眼,却在秦隐和林曲漾面前还是那副害羞样子。

    秦隐封他为大将军,并赐给他一个将军府,获了赏赐的安阳顾不上其他,与秦隐他们道别,直奔秦琛那。

    早就等着的秦琛,有些许的紧张,跑进屋子里的安阳呼了声:“琛儿。”

    抱着孩子的秦琛瞬间就湿了眼睛,望向他,动了动嘴唇,还未说出话来,便被安阳连他带孩子抱进了怀中,紧紧的紧紧的搂着。

    安阳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秦琛呜咽着,道:“松开,你把念儿给箍疼了。”

    听罢,安阳忙松开他,看了看怀里在睡的孩子,惊喜道:“这是我们的……”

    秦琛脸色一变:“不然呢?”

    安阳抓抓头发,欣喜无措:“那个,我……我是高兴的,我可没有……琛儿,让我抱抱,如何?”

    秦琛看着他,问:“抱谁?”

    “当然是你和儿子。”安阳说着抱过孩子,拉着秦琛两人坐在了椅榻上,他道:“这两年你受苦了。”说着眼眶里湿湿的,忍不住低下头,泪水掉了下来。

    秦琛瞧的酸涩,眼里也萌上了水汽,好一会,他只是长叹一声,静静的坐在那陪着安阳。

    过了许久,安阳抬起头,看着他:“走,我接你和儿子回家。”

    “嗯。”秦琛说着笑着,泪水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安阳看的心疼,将孩子放在椅榻上,拥住他去亲吻他的眼睛,再然后到双唇。两人抱在一起亲吻许久才松开。

    秦琛哑声道:“这一日,本王等了好些年了。总算有个家了。”

    安阳看着他,听着这话,眼眶忍不住又泛了红。他柔声道:“琛儿,日后,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我们日后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嗯。”秦琛望着眼前这个变化颇大的男人,虽说分开三年,可却又觉得和他从未分开过,他禁不住扬了扬嘴角。

    秦琛在心里叹了声,而后回抱住安阳,此刻他好想靠在这个人怀里好好的睡一觉。

    “带我回家。”他喃喃道。

    “好。”

    ……

    当年,安阳带秦琛回了家,而长风那丫头也找到了归宿。

    秦政四岁过生的时候,秦隐居然派人将秦傲和他母妃接回了宫里。

    看着眼前高了的秦傲,林曲漾欢喜的很,而秦傲更欢喜,扑进他怀里,道:“皇婶婶。”说完便哭了。

    林曲漾笑他:“该高兴,哭什么。”

    “傲儿是高兴的哭。”秦傲说:“傲儿好高兴,好高兴,见到皇婶婶好高兴,比,比吃了母妃做的饭还高兴呢。”

    这话叫林曲漾笑出声,秦傲又问:“皇婶婶,正儿呢,正儿呢,让傲儿看看正儿,傲儿也好想正儿啊。”

    正说着小小的秦政,怯弱弱的站在门板边,大眼睛看着秦傲。

    秦傲擦了擦泪,快步上前,蹲下:“正儿,你长这么大了啊。”

    秦政大眼睛眨了眨,小嘴张的溜圆,呆萌萌的看了看林曲漾,然后又看向秦政,软糯糯的喊了声:“哥哥。”

    秦傲高兴,抱着秦政亲了亲。秦政说:“哥哥,我带你去看小娃娃。”说完拉着他去看已经一岁的小宋念。

    过了几日,秦隐突然提议要带林曲漾和孩子出去走走看看。

    林曲漾纳闷:“去哪里走走看看?”说着一笑,又点点头:“好啊,去哪都行,出去走走逛逛不错,正儿也大了,可以出远门了。”顿了顿,又皱起眉:“可你国事繁忙,可以吗?”

    “当然可以,从今天起国事再也跟我无关了,我只要好好陪着你和正儿,这才是我日后最重要的事情。”

    闻言,林曲漾不解:“再跟你无关?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秦隐笑笑,柔声道:“样儿,你先前说想去朕小时候待的地方看看,那你觉得我们去了,朕带在那里定居如何?”

    “什么?”林曲漾一惊,半天,呆呆的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去宫外安家如何?小安子有家了,长风那丫头也有家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有个家?”

    “家?”林曲漾恍然明白了:“秦隐你……你……疯了?”

    秦隐瞧着他震惊的神色,笑出声,更忍不住要亲他,可林曲漾哪有心思和他亲热,抓住他的肩膀,急急道:“你刚刚到底……到底什么意思啊?秦隐,你可别吓我?”

    “样儿,日后我可不再是皇帝了,你可不要嫌弃朕。”秦隐嘴角带着淡淡微笑,眼里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看起来不像是玩笑话。

    林曲漾再一次怔住,脑子混混的,完全怔住的看着眼前人。

    秦隐继续道:“祠堂不远处朕已经建好了房屋,别看那里是京城偏僻的地方,可是有山与水,风景好的很而且野味很多。你和正儿想吃什么,朕……不对,是我都会打给你们,无论是地上的走兽,天上的飞鸟亦或着水里的鱼,你放心,朕对这些可是很熟练的,还有,我这些年学了做饭,蒸煎炒炸还有炖熬,你和正儿想吃什么,我都能做给你们……对了,那里往北是围场,你若想傲儿,可以等他每年傲儿去捕猎时,与他见面。而咱们住的南面,走个五里路程便是居民区,那里有热闹的集市,若待在那里烦了,朕……不对,是我……”说着尴尬一笑:“我这一时半会有些改不过来,日后习惯就好了,总之啊,样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和正儿吃苦受累的……样儿,你别哭啊,别哭……”

    秦隐说着抬手轻轻为他擦泪,林曲漾哽咽道:“你好傻……”剩下的话又如鲠在后,说不出来,只好又哭了起来。

    秦隐瞧的心疼,搂他入怀,柔声道:“样儿……样儿……”

    林曲漾哭着问:“为什么啊?秦隐。”

    秦隐笑:“因为我想和样儿还有我们的正儿有个家啊。”

    林曲漾搂紧他:“这里……这里难道不是家吗?”

    秦隐说:“我想走出去,我想带着样儿看看这世间的山水,我想带着样儿尝尝这山林间的野味,我想带着样儿……总之,我不过是只有短暂的一生,若是当皇帝,就难免要忽略你和正儿,因当这家国的担子在我肩膀上的时候,我看的只有这家国千秋,河山万里。样儿,我深知这深宫里的寂寥和无趣,我若一直忙于国事,苦的便是你和正儿,可我若不忙国事,苦的是这千千万万的子民,我自是知道这世间没有两全的美事,那……我就选了我觉得我可以做好的那一个……”

    林曲漾死死搂住他的脖子,骂道:“你他妈以为你当老公当父亲能做好?嗯?”又哭道:“秦隐,秦隐……你……你……那可是皇位……你舍得?你真的舍得?你不后悔?”说着松开他,怔怔的问:“你若不当皇帝,那这千千万万子民怎么办?国不可一日无君,到时候,天下大乱,怎么办?”

    “这些样儿无需担心,朕早就安排好了,新帝过段日子就登基了。”

    “新帝?谁?”

    “傲儿啊。”

    “傲儿?”林曲漾蹙眉:“傲儿才不过十二岁,当皇帝是不是……”

    “算十三了,而且有他母妃在,你无需担心,还有满朝文武的帮助,自然是更不怕。”

    “可……秦隐,你……你……”林曲漾咬咬唇,心里慌慌的:“为什么啊?你到底哪根筋搭错了?”

    秦隐抬手为他擦泪,笑着道:“样儿,这几年,我知道你过的并不是很快乐,你这人虽然不常走动,但我深知你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更知道,因为国事繁忙,你陪着我度过每个看折子的夜晚,把自己的眼睛都累出毛病来了,我怎舍得再日后的几十年里都要你跟着我吃这样的苦?”

    林曲漾的泪水又如同决堤一般,止也止不住。

    秦隐调笑道:“样儿真爱哭,哪里像个男人?嗯?”说着声音里也带上了哽咽。

    林曲漾擦泪,看着他,看着看着,又哭了起来,他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受,只得抱住他,将头埋在他胸前,放声哭了起来。

    ……

    三个月后,秦隐在厨房里围着围裙做饭,小顺子打下手,教书先生在教秦政在读书,徐御医在打盹,他的小学徒在晒采摘来的草药,两名跟着出宫的护卫在打坐,小六子呢边哼歌边洗衣服,还有两名跟着出宫的宫女在树荫下绣鞋,而林曲漾则在树荫下吃西瓜。

    几声马叫声扰了这份安宁,接着长风秦琛安阳走了进来,再接着秦傲走了进来,林曲漾惊道:“你们怎么来了?”

    长风笑吟吟道:“来看哥哥和嫂嫂。”

    安阳附和道:“是啊,来看哥哥你们。”

    秦傲道:“皇婶婶,傲儿想你了。”说着毫不避嫌的抱住林曲漾,好一番撒娇。

    听得声响的秦隐拿着勺子就冲了出来,照着秦傲的后脑勺就是一下,愠怒道:“多大了还总是对你婶婶动手动脚的?”

    秦傲自觉亏,委屈道:“皇叔……傲儿只是……”说着忙换话题:“皇叔在做什么?闻着好香啊。”

    “做好吃的,你们去帮忙。”秦隐说着把勺子丢给秦傲。

    小顺子上前:“主子,我们去做饭吧,你和皇上王爷将军们歇着。”说完他们三人进了厨房。

    几人坐在树荫下,不多时院子里便响起了欢声笑语。

    秦琛忽而道:“本王也想住在这里了。”

    安阳接话道:“好啊,琛儿若是愿意,那我们就搬到样哥哥旁边来住,如何?”

    “好啊好啊。”林曲漾笑着点头。

    他们这样可把秦傲羡慕的不轻,他委屈道:“你们都搬来这里了,那傲儿和母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好好的当你的皇帝。”林曲漾敲他脑袋一下。

    秦傲摸摸脑袋,委屈的叹了口气,不再理他们了,跟着长风带着秦政和宋念去玩了。

    安阳倒了酒,因秦琛怀孕在身,他不能喝酒,秦隐调笑道:“小安子,你倒是行啊。”

    秦琛红了脸,而安阳更是连耳朵都红了,他支吾道:“那个……也还行。”

    秦隐闻言失笑,林曲漾也跟着笑了,而秦琛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俩……何时再给正儿生个弟弟亦或着妹妹。”秦琛问。

    “正儿要弟弟妹妹。”秦政插嘴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一边玩去。”林曲漾说。

    秦傲道:“正儿,来跟哥哥玩。”

    安阳他们吃过饭,在天没黑之前就走了,送走他们,林曲漾有些许的乏累,秦隐瞧着心疼,在林曲漾还在跟小六子他们说话的空,直接抱起他,柔声道:“已经是暮色时分,院子里凉了,去屋里吧。”

    林曲漾汗颜:“我自己能走。”

    “不行,我抱你。”秦隐说着亲了口他一口:“正儿想要弟弟妹妹了,还有,秦琛都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我们是不是也得加把劲了。”

    闻言,林曲漾就扑腾着要挣脱他怀抱:“你……今早压了老子一个多小时,你这是想让我残了不成?”

    “我怎舍得?”秦隐不顾他的挣扎,抱着他直接进了卧室。

    小六子他们上前关好门,宫女们伺候秦政洗漱去睡觉。徐御医打个哈欠也准备去睡觉。

    而剩下的几人,小顺子说:“咱们还守夜吗?”

    “守你个头!这又不是在宫里。”

    “你们不想听墙脚了?”小顺子笑的特贼。

    几人面面相觑,而后都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已经回了自己屋里的徐御医又走了出来,咳嗽了一声,道:“胡闹,你们几个赶紧去睡觉。否则,明日我就告诉主子们了。”

    几人:“……”想到秦隐的脾气,麻溜着都各回各屋睡觉去了。

    而秦隐他们卧房里,不多时,已经发出一丝清浅撩人的声色。

    月朗星稀,一室情动。

    这一夜怕是要在这欲海里沉沦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