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二十章 :花咒(2)

第二十章 :花咒(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打战”之前,爱纯喜欢先分析一下对手。

    根据她与白兰地第一个次接触来看,首先他穿戴华贵,有钱人,不易被物质诱惑;其次他武艺超群,她打不过;再次他性子冷漠,犹如毫无温度的冰块,不易让人接近;最后他救下她,送她玉佩,说明不完全没有血性。

    这样一个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爱纯咬着嘴皮,摸着下巴,沉思。

    女人千千万万种,就不信攻破不了。

    柔情蜜意型。

    命中注定的邂逅,浪漫爱情剧的开始。

    爱纯想过了,要融化一坨冰块,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冰块在女人的温柔乡里醉生梦死,不可自拔。

    爱纯躲在一颗矮树枝桠上,等会儿白兰地从下面路过,她就从上面摔下,白兰地顺势将她接住,她含情脉脉与他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噼里啪啦。然后白兰地认出了她,惊讶着说:“是你?”

    她便柔情似水地唤一句:“恩公!”这样一段情意绵绵的缘分邂逅必然能打开他沉睡的冰块心。

    爱纯得意一笑,这时,白兰地正打远处走来,她摩拳擦掌,在他快要走到树下的时候,她向后姿态优美地倒下。

    白兰地脚步一顿,一个娇小的女人在他面前“砰”地一下砸到地上。

    “呀哟喂,我的脖子……”摔歪了脖子,动弹不得,爱纯面容扭曲地看向冷静站在一旁的白兰地。

    他为什么不接住她……哎哟,脖子……

    “恩,恩公,别走!”眼看白兰地跨过她的身体离开,爱纯吃力地移动上身,好不容易抓住他的脚踝。

    白兰地默默看她片刻,声音毫无温度。“我不认识你。”

    晴天霹雳!虽然也过去一段时间,但不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吧?!!难道她长了一张大众脸?

    “恩公,是我啊,你救过我,还送了我玉佩。”爱纯掏出腰带里的雪海玉佩,举起来给他看。

    白兰地凝了玉佩半晌,微微收回视线,默了默后淡淡地说:“你?”

    终于跟着剧本走了。

    爱纯吃力地笑起来,含情脉脉地看他。“是我,恩公!诶诶诶,别走啊——”

    她死都不放手,白兰地拖着沉重的脚踝前行。走了一段路,爱纯全身裹了厚厚的泥灰,白兰地终于停下来,奇怪地看她,语气冷漠:“放手。”

    “恩公,为何不救我?”

    “我要下山吃饭。”

    好清新脱俗的回答,爱纯扯着嘴皮说:“……可是我受了伤!”

    “……可是我要吃饭。”淡淡道完,继续走。

    爱纯震惊了!简直毫无同情心和怜悯心!压抑一腔怒火,爱纯厚着脸皮说:“我不管,恩公救过我,我就是恩公的人,恩公去哪我去哪——”

    白兰地无可奈何,把她拉起来,爱纯笑了笑,冰块终于被她感动了。

    只见他举起剑指,在她身上快速点了几下,爱纯顿时全身僵硬不能动。眼看白兰地纤长冷漠的背影在山林里渐行渐远,爱纯暗暗磨牙,在心里给柔情蜜意型打了个大大的叉。

    ============================================================

    坚韧个性型。

    偶像剧的女主都是正义的化身,打不死的小强,然后男主就会说:“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爱纯跟踪了白兰地两天,这日午时,白兰地在一家面馆坐下,正当他手持筷子要开吃的时候,从里面夹起一只小蟑螂,平平道了句:“老板,面里有虫。”

    爱纯扬起嘴角,机会来了。

    面馆老板面色泛青,指着白兰地的那碗面,孱孱地说:“怎么会有虫?一定是你栽赃嫁祸,你你你,是不是隔壁那条街的老王派你来的?他早看我们店不顺眼了,总说我抢了他的生意,我看你就是他派来嫁祸我的!”

    白兰地面无表情,沉声再次强调:“面里确实有虫。”

    “大家不要相信他!你你你,给我马上滚出去,我的面馆不欢迎你……”

    白兰地持起过雪剑挡在面馆老板面前,眼神异常锐利。

    爱纯像战士一样走进面馆,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她从筷桶里掏出一根筷子向白兰地飞过去,白兰地目光一凛,微微转身避开。

    “暴发户,修得伤人!”她眼神坚韧有凶光。

    白兰地与她对视,面上依旧没有多余表情,只是冷冷地坚持着说道:“我的面里有虫。”

    “哼,家里有钱了不起吗?家里有钱就可以欺负人了?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任性了吗?我才不会怕你!老板你也别怕,叫他给你道歉!”

    “就就,就是!”老板在爱纯的气势下挺直腰板,“道歉,必须给我道歉!”

    白兰地冷淡锐利的眸子扫过老板和爱纯。爱纯心想,这个时候他必然会气得跟她打一架,不管打不打得赢他,她都不可以认输。

    这样,他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啊哈哈哈……

    “诶诶,你去哪?”眼见白兰地走出面馆,爱纯急着跑出去将他拉住。

    白兰地淡淡扫她一眼。

    爱纯:“我们打一架吧!”

    白兰地扯开她的手,继续走。

    爱纯急得一拳挥去,白兰地抓住她的小拳头,锐利寒眸飞过去。她提起一口气,按照石雨之前教她的心法,将所有力量聚集到另一只手,然后一掌击中他的胸口。

    然而下一秒,触在他胸口的手像被什么反击了一下,疼得她弹回手,向后跌下。“哼,我是绝对不会服输的!”说着捡起一块粗糙的石头爬起来,手法快很准,对准白兰地的后脑飞射。

    白兰地轻轻吸起一口气,用剑指接住石头,斜一眼身后的爱纯,向她飞出石头。爱纯原地转一圈,红彤彤的裙摆犹如绽放的花朵,开出美丽的形状后快速合并,她用牙齿接住石头,对白兰地挑衅地笑了笑。

    “咝……表走……”嘴角被冲击强大的石头划破一道小口子,爱纯取下石头,一面疼得难以说话,一面紧追白兰地而去。

    坚韧个性型,毙!

    ============================================================

    傻白甜型。

    精髓在于撒泼滚打卖萌装傻,怎么被鄙视被嫌弃被臭骂都要保持喝了蜂蜜般的笑容。

    对付冷血无情男的必杀款儿。

    山头视野最广阔的地方有一座坟墓,簇拥盛开的米黄色小花围着坟墓生长,坟墓前头的石碑上刻着“白雪之墓”。在坟墓前方偏东南位置有一间简约的木屋,白兰地就住在这里。

    爱纯用手指在纸窗上戳了一个洞,看见白兰地正在洗脸。她得意一笑,摩拳擦掌,去到厨房烧了一锅热水,抬着盛满热水的铜盆来到白兰地的房间。

    白兰地正在脱衣,看见闯进来的爱纯,呆愣片刻后黑着脸道:“出去。”

    “不要啦,伦家专门给你烧了洗脚水厚,泡脚之后再睡最舒服捏,来来来,坐下厚。”爱纯不顾白兰地冷冰冰的眼神,硬生生扒下他的鞋袜,“噗通”一下按在铜盆里。

    白兰地的双脚在水里挣扎了两下。

    “厚,你很奇怪嘢,好好洗个脚就不要乱动了嘛。”爱纯说着把手放进水里,“啊啊啊!!烫死了!”

    白兰地抬起红肿的脚丫,冷冷盯着脚下的吕爱纯。

    爱纯酝酿了一下,抬起泪眼迷蒙的眼睛,举起烫红的爪子,楚楚可怜地看着白兰地。“厚,伦家也是受害者啦。”

    白兰地缓缓吸口气。“抬着你的盆出去。”

    “不要啦,这是你的盆。”

    “……你,出去。”

    “不要啦,我跟你讲厚,伦家无家可归喔,今晚就睡在你这了捏。”

    “不行。”

    “讨厌厚,这样赶女孩子出去很不道德嘢,如果我出去可能会被野/兽叼走喔,还有可能遇到大/色/狼,空荡荡的山里到处都充满了危机喔,你不可以赶我出去啦!”

    白兰地翻着眼皮望了会儿天花板,拎起被子盖住头睡下。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周围毫无声响,白兰地掀开被角,把头转向床沿。

    爱纯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双手杵着下颌,笑眯眯地看他,冷淡没什么情绪的琥珀色眸子对上甜兮兮的笑眼,白兰地冷漠的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爱纯率先打破沉寂,笑嘻嘻地说:“你碎觉很好看捏,今晚我就这样看着你碎啦。”

    白兰地压抑着、隐忍着、默默把头转朝上,合上眼。

    爱纯打了大大的哈欠,发现他被子没盖好,顺手帮他掖了掖被角,怎料他突然睁开眼睛,平静地望着她。那双清冽澄明的眼睛是极特别的,爱纯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着他的眼睛就仿佛看见了不染一丝尘埃干净透亮的泉池。

    然而也是奇怪的,他为何纹丝不动地看着自己,再这样对视下去,她的脊椎就要撑不住了。诶?难道他也被她吸引住了?也是,此时夜深人静,灯光昏暗,孤男寡女,某种名曰荷尔蒙的东西容易滋长得比较快。

    既然这样,那就多对视一会儿吧,感觉自己就快成功了,嘴角禁不住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回来了?”白兰地忽而淡淡开口道。

    “欸?”

    “娘……”

    “……”咔吧!!!

    傻白甜型,枪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