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三十一章 :花咒(13)

第三十一章 :花咒(13)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爱纯眼珠转了转,说:“大白,我们得去那边看看。”说着转身欲走,却见白兰地站在那儿纹丝不动,又道,“大白,怎么不走?”

    白兰地淡淡扫她一眼,过去揽住她的腰,带着她飞跃而下,于河流上空飞过,终于到达山腰处的岩洞。爱纯望着白兰树禁地那头,虽然就在眼前,其实却隔着挺长一段距离,以至于她根本没有把握像神仙一样飞跃过来,然而白兰地却做到了。

    爱纯向他投去崇拜的目光,“大白,有空教教我。诶,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啊——”

    两人沿着河流向里走,岩洞内有很多岔口,正当不知如何选择时,白兰地在其中一条岔口流水中的两块石头缝里发现一块破布,爱纯看了看那块破布,道:“李瀚身上的里衣就是这个料子。”

    两人顺着这条路继续往里走,中途又遇到几条岔路,好在白兰地似乎直觉特别好,最终带着爱纯穿越岩洞,来到瀑布之上,远处是淡青色的海水和一块块巨大的礁石,而眼下流水淌过的礁石间的凹槽处正是发现李瀚尸体的地方。

    爱纯:“原来凶手在白兰树禁地杀死李瀚,再将他的尸体扔到山下的河水里,河水载着尸体,将他运到这里。还好是这里,不然如果是其它出口,尸体可能已经葬入大海了,兴许冥冥之中老天就是要我们发现尸体,找出凶手。”

    白兰地望着她的侧脸,小巧玲珑的脸庞上透着不可动摇的坚定。这时,不知她从哪里掏出一根红彤彤的大辣椒,小嘴一口咬上去,边嚼边说:“首先,李瀚和陈强的武功都不弱,凶手是怎么制服他们的?难道凶手也是武林高手?可是既然有力能制服他们,为什么还要将他们五花大绑?分明是弱者才有的表现。

    李瀚的外衣在他房间找到,他难道真的只穿着一件里衣就出门了?再着急的事也不该连穿衣服的时间也没有吧?如果说是被凶手掳走的,以李瀚的功力,不可能一点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还有,我总觉得我们是不是哪里弄错了?”说完,辣椒也啃完了。

    白兰地:“你不是说看见过李瀚和另一个人要闯进白兰树禁地么?如果李瀚是那个时候死的呢?”

    爱纯:“不可能,下山的时候他撞了我一下呢,而且纪铭大人也看见他回屋了啊。”

    “你怎么看出他一定李瀚?”

    “衣服,身形。”

    “脸呢?”

    “当时雨势很大,他戴着斗笠,两手抱着头,我没看见脸啊。”

    白兰地眉目微锁,目光愈见锐利几分。

    爱纯突然明白似的“啊”了一声说:“你的意思是凶手和李瀚身形相似,又穿上他的衣服蒙混过去了是吗?可是这又怎么证明呢?”

    “凶手犯了一个错。”

    爱纯想了想,没想出来,她睁着闪烁的小鹿眼,认真地盯着他,着急地问:“是什么?”

    “上山时李瀚有戴斗笠么?”

    “没有!所以他的斗笠是怎么来的……啊,斗笠是凶手早就准备好的!大白,你太聪明了!还有没有其它发现?”

    白兰地淡淡扫她一眼,默了默后问:“查案对你来说真有那么重要?”

    “关乎人命,难道不重要?”

    白兰地静静看她半晌,留下一句冷漠的话后走了。“我没感觉。”

    呃……爱纯眼珠子转了转,是啊,一坨冰块会有什么感觉?!

    她追上边走边说:“如果李瀚是在申时遇害,凶手做这么多就是为给自己留个时间证明,这样的话,大家的口供都不成立了。”

    见他毫无反应,她继续说:“我越想越觉得李瀚就是在申时被杀。凶手把李瀚引到白兰树禁地,不知耍了什么花招将李瀚制服,然后脱了他的衣服,把他捆绑在树上,再用木桩插/死。

    凶手穿上李瀚的外衣,假扮成他的样子在大雨中蒙混了所有人。大白,回去之后要通知景峰大人重新调查大家申时都在干什么呢。诶诶诶,走那么快做什么?等我啊,大白——”

    ============================================================

    早上爱纯从景峰那里拿来重新问过的口供记录簿,路过厨房时听见打闹的声响,她走进去,看见周阔正与方*徒手打斗,毓裳躲在角落里,抱着身子啜泣。

    “裳儿……是不是周阔欺负你了?”爱纯拧眉道。

    毓裳见是爱纯,急忙道:“纯纯,你快去帮*。”

    数十个回合下来,方*明显不敌老道的周阔,爱纯抓起一旁的木头,几步飞跃过去,朝着周阔一顿乱打。这个色鬼她想揍很久了!

    “你们做什么?做什么?都给我住手!”景峰带着纪铭冲进来,几招之后将三人分开,又道,“我已经够烦了,你们还在这给我添乱,说,谁先动手的?”

    爱纯:“大人,周阔欺负毓裳,这种质素的人怎么可以做官?”

    景峰:“所以你们就出手打人?”

    爱纯:“我们是惩奸除恶!”

    景峰:“在四海城里惩奸除恶还轮不到你们,四海城里规矩严,不是外面跑江湖说动手就动手,在这里你们已经犯了法,不过看在你们初犯,比试也不容耽搁,暂且饶你们一次,以后别再犯了。”

    周阔鄙视傲慢地看了方*一眼,对景峰抱拳道:“大人英明。”

    景峰:“还有你周阔,要是再让我发现你色迷心窍,立马给你踢出去,你收敛着点吧!”

    “是是是,大人教训的是,周阔不敢再犯了。”说着还暧昧地看了一眼毓裳。

    景峰:“散了散了,都去准备明日第二场比试。”

    方*看着周阔大摇大摆离去,忿忿道:“像他这种人早晚会被老天收拾。”

    爱纯:“就是。”

    方*过去扶着毓裳,关心地问:“有没有受伤?”

    “就是手被他抓疼了,幸好你及时出现。”

    “裳儿,你别给我煎药了,也别到处乱走,以免再碰到那个畜/生。”

    毓裳点点头。

    入夜,爱纯坐在椅上翻开簿子,毓裳打盆水进来,说:“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明天还有比试呢。”

    “有些事没想明白。”

    “在看什么?”毓裳一边给傻妞洗脸一边好奇地问,“对了,今早景峰大人又找我们问话,不是说李瀚是在酉时到戌时死的么?怎么现在申时也变可疑了呢?”

    “唉,李瀚的死亡时间之前很可能弄错了,我现在就在研究谁在说谎呢。”

    “这么离奇?申时的话不是很多人都没有时间证人?”

    “对啊,就连我也有可疑。哦,裳儿,你的手好些没?”

    “*用药给我敷过了,不疼了。”

    “周阔那个下/三/滥,再看见他,你就有多远就走多远,上次他还摸我大腿呢,他这样的人要是做官,只会做坏事。”爱纯眼珠子一转。“当时那家伙是在我后面下山的,而且他那天穿的衣服……”和走在李瀚前头那人穿的衣服很是相似呢。

    不对不对,如果是那样,又是谁装扮了李瀚?难道有帮凶?爱纯持笔在周阔名字上画了一个圈,不管怎样,这人有些可疑。

    思索着,眼睛瞟见坐在床上目光呆滞的傻妞,爱纯说:“傻妞以前很爱嘿嘿的傻笑,最近怎么总是一副呆头呆脑好像卡机了似的。”

    毓裳擦着傻妞的手,说:“你最近这么忙,都没时间陪她,她不高兴了吧。”

    爱纯放下簿子来到傻妞身边,在她面前做了个鬼脸,傻妞呆滞的目光缓缓盯向她,嘴角扯出诡异的笑。

    爱纯怔了怔,说:“以前我做鬼脸,她都会学着我做个更丑的鬼脸……明天必须得向景峰请示,找个大夫来给傻妞看看。”

    傻妞忽而呢喃起来:“白兰花的诅咒,再不离开这里,你们都会被诅咒,嘿嘿嘿……”

    爱纯:“傻妞……”

    “诅咒,是诅咒啊,快离开这里……”傻妞蓦地抬眸,两拳头猛地出击,一拳打在毓裳身上,另一拳打过去,爱纯及时避开,但傻妞下一招紧跟着挥来。

    花刃从袖子里滑到手里,爱纯迟疑片刻,始终不忍心出招,傻妞的拳头突然击中她的胸口。爱纯溢出一口鲜血,看着傻妞疯了似的跑出屋子,她看向毓裳,问:“怎么样?”

    毓裳趴在床上摇摇头,“不用管我,快去追啊。”

    爱纯叹口气后跑出屋。

    站在园林里茫然地四处张望,突然瞟见站在园林暗处看似发生争论的纪铭和周阔,爱纯虽心下疑惑,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她转头继续去追傻妞,准备就寝的白兰地正巧看见她从窗外路过,轻喃了一声:“纯纯?”

    他穿回衣服,背起过雪剑,推门而出。

    爱纯追到海边,只见一批巡逻士兵走过,傻妞到底跑去哪里了呢?她望一眼头顶的高山,深吸一口气从小路跑上去。山林里光线灰暗,脚下一打滑,她立即运功提气,抓住树枝一口气飞到对面山石上。

    然而就在这时,她发现刚才打滑的地方下面有个山洞,洞口不算大,爱纯之前那么一滑一扯,将原本被各种杂草枯枝堵住的洞口露了出来。

    突然传来女人尖锐的叫声,傻妞手脚慌乱着,叫喊着从那个山洞跑出来,爱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大叫一声:“傻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