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三十二章 :花咒(14)

第三十二章 :花咒(1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傻妞从山洞出来,一股脑儿又钻进了另一个山洞,原来这里还不只一个洞。爱纯跳下去正欲进洞,手心忽而传来冰冷的触觉,她惊得看过去,怔怔地说:“又是你啊。”

    又?白兰地面无表情地松开手,用火折子点燃一根木柴,递给她,爱纯举着火把,道一句:“大白,我们得快一点。”音落便跑了进去。

    和之前寻找李瀚之死的那个洞穴一样,这里也有大大小小许多岔口,二人寻音追去,路过天然的蓝水晶洞,爱纯边跑边感慨:“等事情过去,我一定要挖一点回去。”

    冷不丁头顶传来白兰地毫无感情的声音:“四海城每一寸土地都是白家人的,私自开采等同犯法。”

    爱纯无语地瞥他一眼。真是哪里都有霸权。

    两人跟着傻妞出了山洞,眼前是陌生的地方,除了一望无垠的大海就只有满地巨大的礁石。潮水一浪一浪拍打着礁石,傻妞站在大而平坦的礁石上,抱住脑袋不停呐喊。

    爱纯以为她要跳海,将火把塞进白兰地手里,飞过去将傻妞抱住,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傻妞……”

    “纯纯?”傻妞盯着她呆愣了片刻,又突然拼命地挣扎,发疯似的捶打爱纯,然后精力耗尽一般眼皮一翻,昏了过去。

    爱纯背起傻妞,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傻妞都要比爱纯更大一些。白兰地看着她弓身行走,之前的不愉快顿时被海风吹散,他两三下从她手里接过傻妞打横抱起。

    爱纯感激地笑笑,快要走进山洞时,火光照在山洞右边野生菠萝上,她突然发现什么。走过去蹲下,将缠在菠萝上的一块碎布拾起。

    “大白,你看,是不是很像陈强喉咙里取出来的那块碎布?”

    白兰地眸色微缩,道:“你拿火把照一下后面的路。”

    爱纯转身用火把照了照那块大而平坦的礁石,竟有大块像被血染过一样的痕迹一直延伸到礁石边缘。

    “陈强很可能是在这里被凶手杀死的。”爱纯低喃,又望向洞口,说:“凶手利用了这些洞穴,他很熟悉这里的地形和环境,一切早有准备。”

    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李瀚和陈强?难道凶手和郑炎一样有人格障碍?还是为了利益,或是报仇?

    太多的谜团让爱纯倍感压力,她重重吐出一口气,希望不要再有人因此丧命。

    然而事与愿违,第三具尸体在别院西南方向长满杂草的田地里被发现。身上伤口与李瀚、陈强一致,腹部和腰部都插/着木桩,且身上有捆绑痕迹。

    爱纯来到现场,几个守卫正在搬动尸体,突然她发现周阔被绑在身后的手掌下覆盖着一个字,这个字看上去像是周阔快要不行时用手指在泥地里写上的,字上沾满了血迹,依稀能辨别是“王”字。

    王?为什么是个“王”?别院里似乎并没有人的名字有“王”字。

    ============================================================

    房间。

    “在想什么?”白兰地放下傻妞的手,看向一旁神情呆滞的爱纯。

    爱纯木愣地摇摇头,忽而问:“大白,傻妞到底是怎么了?”

    白兰地:“她体内加洛*草的毒性很深,再加上元气受过重创,一直未恢复,原本糊涂不清的意识就变得更加混乱。”

    “加洛*草?上次*也是中了这玩意儿。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呢?到现在我们还很多事情弄不清楚,我真怕再找不出凶手,身边人就会像李瀚陈强周阔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毓裳在这时推门而入,叫道:“纯纯!”

    看她神色慌张,爱纯蓦地站起问:“裳儿,发生了什么事?”

    “景峰大人抓走了*!他说*是凶手啊,*怎么可能会是凶手啊……”

    “怎么会这样?”爱纯蹙了蹙眉,起身跑出去。

    冲忙赶到景峰审问方*的小屋里,爱纯看了看被捆绑在十字架上的方*,用武力冲破守卫的阻扰,来到景峰面前道:“大人,你这是要屈打成招?”

    “吕姑娘怎么又是你?”景峰没什么耐心地说,“这件案子我正在处理,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吕姑娘最好不要阻碍我们查案,四海城的规矩可不比外面,你刚才无故打了我的手下,我可以立马给你判罪。”

    “要我离开,行!不过得让我走的心服口服,你说说,为什么方*会是凶手?”

    “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景峰站起身,以高大的身躯俯视爱纯,气势咄咄逼人。“李瀚死的时候,他是唯独从申时到戌时都没有时间证人的人,李瀚在白兰树禁地被杀害,我们找到方*的时候他也在山上,我有理由怀疑他是先杀了李瀚,再假装昏迷,其实加洛*草不过是故意给我们的误导而已。”

    “你凭什么说加洛*草是他自己给自己下的?你一点证据也没有!”

    “证据当然早就被他销毁干净了。吕姑娘,方*是在洞穴里被找到的,按照他之前说的,他去寻旗路上的时候还没下雨,为什么他会走到洞穴里?你别告诉我是凶手大发慈悲,把他弄晕后还特意给他拖到了洞里,简直笑话!其实道理很简单,方*杀了李瀚之后正在下暴雨,他走到洞穴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把自己弄晕后,等着我们找到他。”

    爱纯:“不过最重要的一点你没说,方*为什么要杀害他们?方*与他们无冤无仇,哪来的杀人动机?”

    “为什么?”景峰嘴角勾勒出嘲讽的笑,居高临下地看着爱纯说,“这难道不是摆明的事?我还以为吕姑娘聪明过人,原来脑子也不是很灵光嘛。”

    爱纯翻个白眼,说:“你想说方*是为了争夺兰花将军一职,所以要把竞争对手都干掉的对不?”

    景峰瞳孔微缩,语气冰冷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方*就算很想当上兰花将军,也不至于会杀了竞争对手赢得获胜!”

    “不仅如此,周阔刚和他发生争执,晚上就死了,难道这都嫌弃不大吗,吕姑娘?”

    爱纯有些急了,抬头与景峰不甘示弱地对视。“那些木桩呢?凶手杀人的方式一定有他潜在的涵义,以我对方*的了解,他要真想杀人,一刀解决最为痛快,根本犯不着拿木桩一根一根折磨他们……”

    “吕姑娘!请问你认识方*多久?”景峰突然提高嗓音质问道。

    爱纯想了想:“十天左右。”

    “才十天!吕姑娘,你不是神,你的思想不可以当做证据,回去洗洗睡吧。”

    “你!”爱纯气得瞪起小鹿眼,“我知道查出凶手的事迫在眉睫,但不代表你可以让一个无辜的人替罪。景峰,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你是错的!”语罢看了方*一眼后跑出屋子。

    爱纯走后,景峰半垂眼帘,各种情绪在心底掠过之后莫名的多出几分痛快,已经很久没和谁这么对峙,虽然对方是个倔强的女人,但与他辩驳起来不知哪来的自信总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气势上几乎与他分毫不输,有趣。

    回去路上,爱纯边走边想:为什么死的偏偏是李瀚、陈强、周阔?如果是为了争夺兰花将军的职位,她、方*、尚荀都是最有嫌疑的人。然而为了利益,其目的只是想让对方死,可是凶手下手残忍,行凶很有规划,怎么看都更像是报复性杀人。

    李瀚陈强周阔三人除了都是为兰花将军一职而来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在此之前他们也互不相识,还是说他们刻意隐瞒了什么?

    爱纯紧闭眼睛,对凶手进行大致描绘。凶手能乔装成李瀚,身形应该偏瘦,身高至少一米八。凶手武功不及李瀚陈强周阔三人,熟悉白兰山环境和地形,曾多次到此勘察。凶手聪明狡猾,多次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据。那么,凶手是怎么制服李瀚陈强周阔的呢?他又是如何引诱他们三人远离大众视线?

    爱纯敲着脑袋路过停尸房,看见纪铭叫退手下,走了进去。她眼珠子一转,飞到屋檐上,悄悄掀开瓦片。

    只见纪铭掀开盖在周阔身上的白布,双手缓缓握起他的手,表情突然变得悲伤起来。他们两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厚了?

    突然想起在周阔死前,她曾看见纪铭和周阔在园林一角发生争执,爱纯目光一凛,难不成他们两早就认识,可是为何一直隐瞒?

    似乎可以在纪铭身上找到突破口,爱纯跳下屋檐,推开房门道:“纪铭大人,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纪铭面露惊慌之色,握起一旁的剑,凛目警惕地看着爱纯。爱纯站在门口,一枚花刃已滑入手中,她尽量使自己显得镇静一些,说道:“纪铭大人,你和周阔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没有!”纪铭厉声否定,双眉紧拧,更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爱纯盯着他,一面观察他的行为一面小心地说:“之前我在园林撞见你们,你们在争论什么?”

    纪铭眸色闪过诧异光芒,他向爱纯走来,面色不善。“你都听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听到,但我很想知道!”看着纪铭眼露凶光走来,爱纯退出屋子,冷静地说,“周阔已经死了,不管你们以前发生了什么,你是唯独比较了解周阔的人,如果不是心里还对他存有一些感情,你今晚也不会到这里来不是吗?我只是想让你帮忙查出真相!”

    纪铭已经走到她面前,爱纯手心冒着冷汗,但身板依然固执地挺直着。

    二人对视半晌,纪铭重重叹了口气,眼里有隐忍的泪光,他说:“我是他弟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