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四十章 :花咒(22)

第四十章 :花咒(2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爱纯在椅子上睡了一宿,早晨在推门声中醒来。她首先望了一眼床上安睡的傻妞,再向门口看去,只见毓裳轻轻走进来,在桌上放下几碟糕点,对爱纯说:“吵着你了吧?”

    爱纯打起精神,过去握住她的手说:“幸好你来了,差点就睡过了,没给你们送行我会后悔死的。”爱纯又看了看桌上的早点,又想起快要离别,眼里泛起闪烁的光,她抱住毓裳说,“我原本以为,我在这个世界不会有朋友,可是能遇见你和傻妞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你在我各种忙碌之时帮我尽心照顾傻妞,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

    爱纯在身上掏了半天,拿出一个皓白如雪的玉佩,她凝着玉佩片刻,还是将它放入毓裳的手心里,她说:“这个你拿着,万一你和*在外面遇到什么事,也能拿着玉佩回到四海城里。”

    “纯纯,这雪海玉佩可是小城主……”

    “当初大白给我也只是随手的施舍,现在你就拿着吧,这玩意可管用了,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免费吃喝,反正,总之,它是大宝贝,你们带上它准没错,如果以后我落难了,你们也能救济我啊……”

    毓裳紧紧抱住爱纯,眼里泪光打转,说:“谢谢你纯纯。”

    爱纯扬起嘴角笑了笑,松开怀抱,说:“你也去和傻妞道个别吧,她之前总在我面前夸你长得漂亮心地又好,她很喜欢你的。”

    毓裳走到床边,白皙的手指抚过傻妞苍白无血色的脸庞,眼泪无声地一滴一滴落下,她捧起傻妞的手放置额头紧紧握住,就像在做虔诚的祷告,她低声说:“傻妞,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爱纯:“嗯,傻妞定能度过这一劫。”

    屋内静默半晌,爱纯望一眼窗外焦急等候的方*,拉起毓裳说:“时辰不早了,你放心走吧,我看*再等不到你啊就会冲过来了。”

    毓裳再次抱了抱爱纯,松开时爱纯的头发缠住她脖子上的链子,将其从衣领里面牵扯出来。爱纯在链子上解着自己的头发,瞟见这条链子有修补过的痕迹,问:“这条链子是不是断过啊?”

    毓裳擦掉脸上的泪渍,说:“做事的时候被我不小心弄坏了,连坠子都不见了。”

    爱纯眼珠转了转,随即又道:“这么有意义的东西丢了也太让人伤心了。”头发终于从链子上解开,爱纯送毓裳去到客栈门口,目送那二人乘马车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视线里,她才收回目光,叹了口气。

    “吕姑娘!”景峰突然蹦跶出来,叫道。

    “哎哟妈妈呀!”爱纯吓得跳着转过身,犀利的眼神目视景峰,“你不知道人也会被吓死的吗?”

    景峰看着她笑了笑,忽而想到什么对她说:“吕姑娘,我也是来和你道别的啊,怎么待遇如此不同?”

    “道别?你们不保护傻妞了啊?”

    “放心,还是有人留下来保护的,只是小城主那边下令要我过去,其实吕姑娘要是不乐意可以去找小城主说说,我也很想留下来继续保护你……们啊。哈哈哈。”

    “大白要你去做什么?”

    “小城主只让我调主力过去,具体做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啊。”

    “是不是城里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吕姑娘,现在城里哪还有比找出‘白兰花诅咒’真凶更重要的事。哎哟,时辰不早了,我走了,吕姑娘,告辞!”

    爱纯站在门口,思衬着,这大白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他找出凶手了?可是昨夜离别时他还没有一点已经知道谁是凶手的迹象啊。爱纯回到屋里,仰望天空,离期限只有不到三个时辰了。

    收拾包袱带着傻妞逃路?貌似是目前最明智的做法,可是吕爱纯怎么可以做临阵脱逃的人呢?啧啧,外公,你要是在天有灵,就给我灵光一闪吧!

    爱纯掏出簿子,翻了翻后又坐到床边。研究了一段时间后无果,拧起毛巾给傻妞擦着身子,霎时,瞳孔紧锁,她握起簿子,翻到余老板家眷那一页,瞳孔越缩越紧。她不容置信地放下簿子,望向傻妞,案情在脑海里从头至尾闪过一遍。

    白兰花图徽……纪铭家中粉亮的碎片……

    这时她瞟见昨日路过鞋店、店主送的那双鞋子,陷入长时间的失神之后,她愣愣地摇头,嘴里不停喃着:“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是他呢……”

    爱纯奔出屋子,来到后院厨房,掀开炉子,握起一旁的铲子在烟灰堆里翻了翻,看见一些未烧干净的东西,半晌之后,她扔了铲子,呆愣地走出厨房。

    遇到一个小兵,她问:“你们景峰大人去哪了?”

    “大人下令不能说。”

    爱纯面色严肃,眼神犀利道:“我也不能说吗?说啊,他去哪了?”

    大家都知道她是小城主身边的红人,小兵这会儿也不敢得罪,回答道:“大人,大人他到纪铭大人家里去了。”

    果然被猜中了。爱纯喘了几口气,道了句:“帮我看好傻妞。”音落飞上屋檐,一路飞檐走壁,撞墙不少,总算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西街。这时,爱纯看见白兰地一袭简约白衫从天而降,落在纪铭家门口,她叫一声:“大白?”

    白兰地未作反应,只是径直向前走着,爱纯微微诧异,直接过去拍拍他道:“叫你呢,怎地不理我?”

    白兰地脚步顿了顿,眼中掠过一丝异芒,转头对她微微一笑后继续向宅子里走。爱纯疑惑地摸摸耳朵,紧跟上去。

    =============================================================

    景峰赶到纪铭家中,白兰地把一件纪铭经常穿的衣服递给他。

    景峰:“小城主,这是……”

    “穿上。”

    “啊?”

    “纪铭伤势未愈,你负责假扮他。”

    “小城主是认为凶手还会来刺杀纪铭?”

    白兰地缓缓开口道:“纪铭是他最后的心结,他一定会来完成它。”

    景峰疑惑着,却见白兰地面色沉冷,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只照着他的命令行事,将衣服换上,躺在床上静候凶手。

    白兰地命守卫藏匿起来,自己则躲在一间暗屋,从破损的窗户可以望见院子以及对面房间的情况。半个时辰过去,一抹纤长白影进入视线,那面容令他微微一怔,凶手竟然易容成他的模样,而且若不仔细观察,几乎有七八成相似。

    然则下一秒,更令他震惊的是后面那抹跳脱的红色倩影,她一脸天真纯然紧跟那个假的白兰地进入大院。白兰地眸色寒冽,紧紧握住过雪剑,若不是瞧出红裙人眼中掠过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芒,他已经杀了出去。

    爱纯在房门口拉住白兰地,说:“大白,你这个时辰来找纪铭做什么啊?不如我请你去吃饭?”

    “白兰地”微笑着,轻轻拿开她的手,走进房间。“纪铭”面朝里侧躺在床上,“白兰地”走至床边,向床上的人伸出手,爱纯突然挡在他面前,笑嘻嘻地说:“纪铭还伤着呢,你这么会吓到他的,我来帮你叫他!”

    爱纯坐在床边,俯身趴在‘纪铭’肩膀上,凑近他的耳朵说:“纪铭,醒……”

    ‘纪铭’的耳朵快速通红,这一抹红晕还蔓延到脖子上,爱纯感觉他的头微微动了动,便望了望他的脸,不禁默默吸了口冷气。

    原来白兰地早已部署好了一切。

    那一瞬间,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爱纯猛然回头,对“白兰地”大叫一声:“走啊——”

    然而与此同时,“白兰地”手里飞出两枚银针,爱纯挡下一枚,然后飞出一枚花刃擦着他的头发而过,“白兰地”为了避开这一招向后连退数步。

    景峰从床上起来,道:“大胆凶徒,见到本大人还不束手就,就……”

    爱纯两根指头拎着他的手爪子,只见他手背处有一粒艳丽的红点,刚才另一枚银针从这里射/进体内。景峰双眼一瞪,倒在爱纯身上,快速陷入神志不清的状态。

    “白兰地”意识到这是陷阱,一双复杂的眼睛凝了爱纯半晌后从窗户飞出去,爱纯扶着景峰躺下,然后追到院子里,却见假的白兰地嘴角带血倒在地上,而在他面前白兰地犹如天宫战将一般屹立着,手握冒着银色寒气的过雪剑,他身穿蓝白祥云滚边锦袍,一身肃杀之气,仿佛满脸写着“生人勿进”。

    大量士兵围了过来,将蜂拥而来的百姓拦下,并在中间让出一条宽大的路,白兰天从外面缓缓走来,侍从立马搬来座椅在他身后放下,白兰天环顾一周,接过侍从手里的茶盅问道:“景峰呢?”

    景峰的某个手下从屋里出来,对白兰天禀报道:“城主,景峰大人晕了。”

    “这小子……你带几个人把景峰抬回去。”

    “是,城主!”

    该有的排场过后,白兰天这才望向真假白兰地,啧啧叹道:“本尊以为兰地这等出众的容貌,就算有人易容也难做到五分相像,今日倒是长了见识,原来除了杜风齐那老怪物,还有人易容之术如此高超。”

    白兰地默默看了看白兰天,手上把弄两下,将剑身插/进剑鞘,然后走到吕爱纯身边,问道:“有没有受伤?”

    爱纯摇摇头,一双明亮闪烁的眼睛紧紧盯在假的白兰地身上。

    白兰天左右瞟瞟,抿一口茶,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吕爱纯,本尊让你今日申时之前查出凶手,这期限就快到了,本尊问你,凶手可是地上那冒充小城主之人?”

    爱纯与假的白兰地四目相对,在白兰天说出“期限”之时,假的白兰地眼里显然闪过一丝诧异,爱纯放在身后的那只手越攥越紧,此刻在她身上就好像背负着千金重的压力,上一次这种感觉发生在十二年前,那个乌云密布的十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