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四十五章 :攻城(2)

第四十五章 :攻城(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嗯,吃吧。”石雨略有慵懒地说着,眼睛慢慢地向她青绿的脸上瞟去。

    “那个……呃,我们得约法三章,你的任务要等我搞清楚玄机门的事之后再说,你要是以解药威胁我现在必须完成你的任务,那你不如一掌拍死我,早死早超生。”说着扬了扬下颌,一副视死如归的烈士模样。

    “可以。”他淡淡地说。

    “真的?傻妞你不抓了?”

    “不抓。”

    耶嘻!爱纯笑了笑,仿佛尝到了胜利的喜悦。石雨的手向她面前送了送,爱纯笑容一滞,望着五行丹心想:先把这玩意儿藏在牙龈下面,等他不注意的时候再把它拿出来扔掉。

    嘴角忍不住想笑,但又怕被他发现,只好尽力压抑心里高涨的情绪,便见她的嘴角一扯一扯的,像抽搐了一样。爱纯照着原定计划将药丹先放入嘴里,待石雨转过身去,她立即用手指去扣嘴里的丹药,却察觉到了异常。

    这时,石雨在前面走着,缓缓道:“五行丹入嘴即化,无声无息顺喉而下。”

    爱纯蓦地一声干呕,哭丧着脸伸出舌头,不停地用手扣。

    傻妞被她的样子吓坏了,叫道:“纯纯你怎么了?怎么了?”

    石雨在前面幽幽然回眸,嘴角勾出得逞后略带邪气的笑,“还不走?是想等着毒发毙命?”

    “傻妞你记住了,他是坏银,超级大坏银!!!”爱纯一顿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千算万算还是在阴沟里翻船了。妈妈啊,你给我的这还是不是演技的试炼啊?这都快要我的老命了,哇哇……

    ============================================================

    从玄道门离开四海城,向京城赶路途中,经过隐蔽之地,偶尔会见到大片群聚驻扎的营地,没有旗帜,没有图徽,只要靠近就会被驱赶,行动极其神秘,也不知这些是军队还是商队。

    抵达京城,爱纯和傻妞换上布衣,盘起头发,贴了胡子,戴个斗笠,简单的乔装之后,爱纯找家客栈先将傻妞安排住下,叮嘱她不准出门。

    爱纯戴着斗笠出了客栈,离玄机门还有一条小街时,爱纯在街口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妙龄少女进入一家首饰店。

    严琴晴一副做贼的样子引起爱纯极大的好奇,爱纯从墙背后捡来一根竹棍,在店门口装瞎。

    严琴晴左右瞟瞟,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布,里面包着碎成四块的玉镯,她对老板说:“你们这里有没有这个一模一样的玉镯?”

    老板仔细观察玉镯色泽,摇摇头。

    “什么?你们家也没有款式一样的?!!”

    京城谁不知严琴晴是右玄督的女儿,从小刁蛮跋扈,很不好惹,老板被她这么一吓,立马道:“严大小姐你可以去集市上看看,地摊上种类款式多,也许能找到你想要的。”

    “地摊……唉,不管了,能瞒一时是一时!”严琴晴收起玉镯,气呼呼地走出店铺,爱纯急忙转进小巷里。

    待严琴晴走后,店铺老板思衬着,说道:“严琴晴这个小魔女怎么对假玉这么上心呢?啧,去地摊上保准能买到上百个一模一样的。”

    假玉?爱纯摸了摸下巴,话说回来,严琴晴那四分五裂的玉镯拼凑起来看,倒有几分眼熟。敲敲脑袋,每到关键时刻它就卡壳。

    潜入玄机门花葵的房间,熟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爱纯在床上翘着二郎腿躺了会儿。

    “喵!”花花趴在窗台上,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盯着她。

    爱纯过去激动地抱下花花,花花原本眼神犀利地挥舞着爪子,却被她各种抚摸和蹂/躏,最后慵懒地吟/叫着窝在她怀里,撒了泡尿。

    爱纯:“……”

    “花花?花花?你快给我出来!”盛阳站在窗外四处张望,眼睛蓦地一瞪,怔怔地把头转向屋内,嘴巴逐渐长大,就在他快要大叫出声的时候,爱纯随手抓起桌上的玩偶扔进他嘴里。

    盛阳“唔唔唔”乱叫,转身正要往外跑,爱纯飞出去,因为石雨教点穴的时候她打瞌睡了,现在很想点住盛阳的穴道让他停下来,然而一时间实在想不起该点哪里,只好把想得起的穴道全都在他身上点下,盛阳停了下来,大笑着看她。

    爱纯拍拍他的脑袋,“阶下囚还敢笑我?”

    盛阳笑出了眼泪。

    “哇靠!”还笑!爱纯把他托到房间里,扒光衣服,拿绳子在床头五花大绑,再把他敲醒。

    盛阳大笑看了看自己裸/露的身体,嘴角咧得更开了:“你你,点了我的笑穴啊……”

    爱纯撇撇嘴,在他身上琢磨着胡乱点了多次,盛阳痛苦着、狰狞着、扭曲着,终于等到她把所有穴道解开了。

    “花葵,你干嘛把我衣服脱了啊?”

    “就脱了怎么地?”爱纯一边拿花刃磨指甲一边说。

    “嗯?你身上怎么那么臭?”

    “花花的尿。”

    盛阳嫌弃鄙视地看她一眼后说:“你知不知道整个云国都在通缉你?你怎么还敢回来?你快逃吧,就凭咱们这把关系,我绝对不告诉他们我见过你。”

    “我看你也不敢提,你要是说了就是承认自己失责,你这破胆也不敢承担。”

    “嘿嘿嘿,就说最了解我的人还是花葵你了。”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我放假出游,回来就变通缉犯了?”

    盛阳眯着眼看她:“花葵,你这放假出游还真挺长的,那不,宁箫和叶芳都说你行为诡异,很有嫌疑,上报玄侯要对你进行全盘调查,然后就在你箱子夹层里搜出了一封信函。”

    “信函?什么样的信函?”

    “我哪知道啊,我当时就瞄了一眼。而且很不巧,那天邢王也在玄机门,他得到信函之后还不赶紧上报邀功,次日你和傻妞的通缉画像就被分发至各个县城了。”

    “你说在我的箱子夹层里发现的?”

    “是啊。忘歌大人是这么说的。”

    爱纯望了眼空荡荡的床头,现在一个箱子也没有。

    盛阳说:“你那些箱子全被搬走拿去调查了。”

    爱纯摸着下巴垂眸沉思,忽而道:“盛阳,你觉得我是煊国的内奸么?”

    “这个……说实话吧,其实我觉得不像啊。”

    “嘿,你小子眼光不错啊。”

    “那是,他们也不想想,哪有做内奸做的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越是可疑的人往往就越不可疑。”

    爱纯嘴角抽动着看他,拍拍他的肩膀说:“是啊,你就是玄机门最聪明最明智的那个人,以后必成大器啊。”

    “是吧?哈哈哈哈,我也这么想的,嘿嘿嘿……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啊?”

    爱纯笑了笑,起身走到屏风后,换上盛阳的衣服后出来,边系带子边说道:“这样出去就方便多了。”

    盛阳:“你穿了我的衣服,那我穿什么啊?”

    “喏。”爱纯指了指床上,“我没那么坏的,还留了件你的里衣给你呢。”

    说着,用花刃割断绳子,只穿了小裤衩的盛阳畏畏缩缩地起来,面色羞红尴尬地走去拿衣服。

    窝在白色里衣上的花花看见盛阳走近,警惕冷傲地立起来,当着他的面毫不犹豫地撒了泡尿。

    “啊啊啊,我的衣服!”盛阳扑过去,花花反应极快,一个扑跃,跳到爱纯怀里。

    爱纯扑哧笑出声,在盛阳杀过来的时候抱起花花离开房间,穿着盛阳的衣服一路飞檐走壁,来到玄机门大门对面的红墙上。

    这时,爱纯听见有人叫了声“邢王”,她吓得赶忙躲进暗处,然后缓缓伸出一只眼睛,看了看站立在前方不远处的两人,一个身穿皇室华服,下颌留有棕色的胡须,面容严肃,看上去有五六十岁,另一个身穿侍卫服,恭恭敬敬将一幅画卷递交给邢王,邢王打开画卷眸色蓦地一凛,面色变得更加黯淡沉冷。

    同时,爱纯眸色也沉到冰点,那展开的卷轴上竟是神韵和大白有着八成相似的画像,随即邢王说道:“果然被本王猜中了,病秧子今日回宫,他的身体支撑不了他有任何作为,至于这个白兰地……哼!阿吝,确保此消失不要传入皇宫,更不能让九弟看见白兰地的画像。”

    “是,王爷!”

    “对了,派去的军队进展如何?”

    “大部分军队已经抵达,只待里面的人把机关图送出来,王爷便可下达军令,挥军攻城。”

    邢王的嘴角终于又挽起了弧度,眼里的光阴沉狡黠。

    爱纯心神未定地离开,走在路上,捉摸着邢王是不是要对付大白?幸好大白在四海城里,四海城防卫严密,他应该不会有事。

    拥挤的街道上有大批军队缓缓行来,百姓自觉向两边让开一条宽大的路,有十余人抬着的大型轿子,四周被白纱笼罩,轿子从爱纯身边路过时,风吹起侧面的薄纱,爱纯看见里面一个面色苍白无力的男子以手杵头半躺着,虽然只是一眼,便觉得十分眼熟,爱纯追着大部队跑去,直至又看见了里面那位长相精致却显得极其疲惫憔悴的男子,才停下脚步。

    他竟跟大白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这时旁边传来几个老妈子指着轿子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是璃王吧?”

    “是啊,听说前段时间出宫求医去了。”

    “皇帝后宫三千,却唯独只有太子和璃王活着长大,可是璃王从小到大疾病缠身,呆在皇宫深居简出,从不在宫外露面,我看这皇宫邪门得很哪。”

    “嘘,你小声点,这话可不要乱说,要是被人听见了,你就等着坐大牢吧。”

    老妈子们低着头轻声细语地离开。

    爱纯摸了摸耳朵,太子和璃王?为何璃王和大白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

    六神无主地回到客栈,爱纯洗了澡后,换上霞红轻罗散花裙后去找石雨。

    古塔屋檐上屹立着两人,一个身材瘦小,怀里抱着一只黄/色猫咪,贴身红裙将她玲珑曲线一笔勾勒,另一个身穿黑色宽大斗篷,在朦胧月色映照下,全身透着肃杀之气。

    “夜里行动红裙太过招摇。”石雨平平道。

    爱纯缓缓斜眼看过去,“大哥,我只剩这件衣服了。”

    “是么?我送你的……咳咳。”

    爱纯的脸色更黑了。他送她的那件白裙,在上次的馊水大战中彻底报废了。

    “挺可爱的。”石雨用余光瞟了她一眼后淡淡道。

    “谢谢夸奖,最主要是人长得好。”

    “……我说的是猫。”

    “……”磨牙声。

    “今夜怎么抱着一只猫出来?”

    “它在屋里差点抓伤傻妞,逼不得已啊,你不介意吧?”

    石雨低低一笑,“不介意。”

    还想着如果他对猫过敏,就用花花整死他,此计失败。

    “他出来了。”石雨微扬下颌。

    只见远处有一挺拔高大的人影从玄机门侧门走出来,爱纯感慨一声:“玄机门里恐怕也只有忘歌能帮我了。除非找到真正的煊国内奸,不然我很难脱罪啊。”

    “你可有头绪?”

    “之前本来有条线索,可是后来发现线索也并不准。”

    “试着转换视觉,很多事都不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石雨淡淡地说。

    转换视觉?记得大白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周阔情急之下留下的字,也许并不能只从表面上这么看。

    周阔来不及写下最后一个点,所以就留下“王”字,当时火场情况混乱,傻妞看到的必然是不完整的字,也可能不是字的正面。

    唉,怎么又想到什么什么字啊,忘歌不是说了,傻妞看到的可能根本不是内奸的名字,而是其他信息,总抓着这个不放容易走进死胡同……等一下!如果把傻妞写的笔画倒过来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