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五十四章 :红衣屠夫(1)

第五十四章 :红衣屠夫(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入夜时分,灰蒙蒙的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浇了路人一个措手不及,宽阔的大街上人们踩踏着雨水匆忙而过,没过多久,淌水的街道只剩下一个衣衫褴褛的拾荒者,他佝偻着身体来到有屋檐的小巷里,将满地垃圾抛开,捡起乌青的馒头和残碎的菜渣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

    不知是噎了还是怎么,拾荒者呕了一下,将嘴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同时,一个带着长长毛发类似圆球的东西从篓子里滚了出来。

    雷电一闪,拾荒者对上一双半翻眼皮毫无生气的眼睛,眼睛周围的生冷皮肤到处是伤疤,已然面无全非。拾荒者吓得向后跌坐在地,那是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啊,雨水冲刷而过,夹杂着强烈腥气的淡红色液体流淌到拾荒者的脚边,他呜咽着爬起来屁滚尿流地逃了。

    闪电雷鸣,一颗歪倒的头颅孤零零地躺在巷子口,长长的头发贴着脸铺盖在周围,她的面目是那样凄凛恐怖,仿佛在极力证明着死前遭受过重大的折磨和虐待。

    =============================================================

    窄小的庭院被各种奇形怪状颜色纷繁气味诡异的植物笼罩,就连庭院石门也被这些植物覆盖着只露出一小个洞,里面必定凄冷阴寒。

    门口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年站了良久,他努努嘴,满脸写着无奈和不情愿,最终还是跨开脚步,扒开石门上错综复杂的藤蔓走了进去。

    噢,我的天,她又在种什么鬼东西?盛阳站在庭院唯一有太阳照射的地方,翻了翻眼皮后盯着前方埋头在草堆里捣鼓的人,暗暗拍脑门嫌弃着。

    不多时,那人从花丛里抬起头,满脸污渍地看向盛阳,说:“哟,今日休假呢,你来这做什么?”

    “你又在种什么啊姑奶奶?”盛阳在石阶上坐下,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上,双肘撑在两旁,身子依附着肘力向后靠。

    吕爱纯搓着手心的泥灰,说:“断肠草,之前种的那些不知怎么的都死了。”

    “姑奶奶,你不是要悬壶济世,种这些害人的东西做什么?”

    “做什么?!自是拿来研究的,道长说了,只要我做满九九八十一件好事,我就能心想事成。前段时间有个村落的断肠草大量繁殖生长,很多百姓误食中毒,如果我能找出抑制断肠草生长的办法或者根治毒性的解药,那可就是一件大好事。”

    “一个招摇撞骗的道士他说的话你还真信了?”

    “只要有希望,谁的话我都信。”爱纯吸吸鼻子,神情倔强,目光坚毅。

    “姑奶奶,他都失踪一年多了,找回来了也是尸……”盛阳见她目光不善,立即刹住嘴巴。

    爱纯安静地站着。是啊,都一年多了,今日正好是大白失踪的第四百天。

    道长拿着他的生辰八字给他算过命,不管遇到多大的事他都能逢凶化吉,他一定还活着,只是暂时呆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总有一天她会把他找回来!

    这时,景峰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他的脸色苍白凝重,他抬起湿红的眼睛看向爱纯,爱纯充满希冀的面色微微一怔,缓缓转身面向景峰。

    自从白兰天归隐后,景峰一面以替小城主照看吕爱纯为由跟在她身边,一面集结江湖力量搜寻白兰地的下落。

    之前几次都毫无消息,而这次终于有了眉目,可是……

    吕爱纯着急地问:“是不是找到大白了?”

    然而她也看出了景峰异常的神色,走到他面前,冷静地看着他说:“快点告诉我!”

    景峰看进他的眼里,眼里有明显的沉痛与哀伤。“找到了,在偏远的海岛上我们发现了一具……已成风化的尸体,尸骨身上未腐蚀的衣物确认为与小城主当时所穿的一致,还有这枚戒指,是我从尸骨掌心取出来的,我记得你以前每天都戴着。”说着将戒指递到她眼前。

    那时白兰地为了在婚前满足她随口说出来的小梦想,按照她所描绘的精心准备了一场求婚,他送她世间第一无二的愈蓝弩镯,她只送了他这枚从地摊买来的玛瑙绿戒指。爱纯眼睛盯着景峰手上那枚玛瑙绿戒指呆呆站了很久。

    “他怎么死的?”爱纯像被抽空的驱壳,毫无感情地问着。

    “尸骨全身多处骨折,经脉尽断,小城主死前与人发生过剧烈争斗,气绝而亡,最后被海浪冲到了那座孤岛上……吕姑娘……”只见她顽强的眼眶里有泪水在不停打转,她的面色如死灰般阴沉难看,景峰不禁眉目紧锁,扶住她的肩膀,用几近恳求的语调说道,“想哭就哭,你不要这个样子,小城主失踪了一年多了,其实早该预料到的,你不要那么固执,是时候走出来了……盛阳,你也过来劝劝!”

    盛阳来到二人身边,脸上已不见一贯的古灵精怪,他望一眼呆滞的吕爱纯,微微叹了口气,拍拍景峰的肩膀,摇摇头,然后跑进吕爱纯的屋里拿出近期的案卷,站在她面前,一边翻阅着案卷一边说:“老大,金家村人口失踪案,人口失踪诶,里面有儿童也有妇女……这个这个,景阳镇夏家灭门案,灭门诶,一家二十二口全死了,包括家里的四条狗,凶手太残忍了!咳……诶?凤来城不就是老大你……”

    吕爱纯缓缓转动脑袋看过来,盛阳见她终于有了反应,兴奋地指着案卷上的字说:“老大你看,这可是近期最离奇的案子,死者的丈夫都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唐潇潇是知府大人的三夫人、陶青是大鲸帮帮主的二夫人、叶彤儿是酒楼老板司马胥刚娶进门的小妾,还有几个都是富商的夫人,凶手不只先/奸/后/杀,还把死者的头颅丢到死者府邸附近,这不是摆明要给死者家属二次伤害?老大,是不是很有兴趣?”

    景峰左右瞅瞅,一脸疑惑地摸了摸下巴,这时,吕爱纯掌心向下用力拍打在案卷上,声音冰冷听不出一丝波动:“这个案子我接了!盛阳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即刻出发!”

    “好嘞!”盛阳调皮地笑了笑,跟在老大身边这么久,他自认是最了解她的人,这一年里她都用高强度高密度的工作使自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这次打击这么大,暂且也只有工作能帮她缓一缓。

    玄机门有严格的规定,为了避免接案重复和人手分配不均等问题,每个校尉接案子前都要向上报备,上级同意之后才能行动。盛阳向景峰投去个“看吧,还是我的办法管用”的眼神,然后像个猴子一样跑出去。

    爱纯从景峰手里拿来戒指,转身正要离开,景峰突然上前一步,眉心紧蹙关切地问:“你真的没事?”

    爱纯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比起一年前他现在消瘦不少,五官变得更加深邃硬/挺,这一年多里他一直在默默帮助她,不管初衷是什么,这个曾经在四海城里位高权重受人敬仰的人现在能屈尊降贵毫无埋怨地帮她做这么多事,她确实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

    爱纯:“我没事,院子里的植物你喜欢什么就拿去吧,每一株都是我的心血,很贵的。”

    “……”无语地看着她进屋,景峰突然自嘲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认识她都一年多了,还是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如果知道她的想法,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让她好起来。

    =============================================================

    一年前,邢王率兵攻打四海城,四海城新任兰花将军尚荀叛变,造成白兰山一带很快失守,同时,不知邢王从哪得来了四海城的机关图,一批军队从各个要道闯入,将四海城重重围困。

    白兰地失踪的那个夜里,原以为大势已定的局面突然发生了逆转。皇帝调来大军,亲自前往四海城,下令邢王收兵撤退。邢王虽野心难抑,但见皇帝态度坚硬,如果在这个时候与他翻脸,只会打乱计划,弄巧成拙,只好听命撤退所有在四海城内的军队,带着怨气离开。

    这件事上,皇帝和城主的态度都让人倍感惊愕,世人猜测皇帝和城主私底下做了交易,皇帝由白兰天带来,为四海城免去战乱,而事后四海城归顺了朝廷,皇帝给了四海城所有百姓一次特赦的机会,让他们不再有被抓入狱的担忧。没过多久,白兰天声称归隐养病,有传言说城主难以承受痛失爱弟的悲哀,无心理政才婉拒皇帝的封赐,但其中真伪可能除了白兰天与皇帝,谁也不清楚。

    璃王自小疾病缠身,后来出宫求医而归,病情已然有恢复之势,皇帝大喜,不仅赐予府邸和兵符,还将管制四海城的大权交到他手里。璃王久病在床,向来神秘,然而这一年里却逐渐频繁参政,深得皇帝器重,势头虽离太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赢得了不少权势的拥护,已然成为了皇后、太子、邢王以及邢王势力共同的眼中钉。

    很快,璃王在百姓口中已经有了新的形象与面貌,他不再是面黄肌瘦犹如枯败竹竿,羸弱多病仿佛风吹便倒,而是高调、骄傲、果断、雷厉风行、足智多谋的体弱多病瘦竹竿,当然,这都是没见过璃王本人的百姓对这位神秘人物的妄加揣测。

    璃王屹立在府邸高楼之上,京城全貌尽收眼底,左边能看见邢王府,邢王府占地广阔,每一栋建筑都富丽堂皇,右边挨近闹市、整体格局大方庄重的则是玄机门。

    安静地凝望着,璃王眼里的光变得愈加深不可测,嘴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抿出了冷冷的线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