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世王朝令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龙的过去

第一百八十四章 龙的过去

作者:辰辰家小跟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不咸不淡的过去,知道门外响起了表炮声,刘梦蝶穿着一身火红喜庆的衣服出现在龙的面前时候,他才知道新年来了。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龙和刘梦蝶越发亲密成了一个好朋友,可能是相似的经历让他们之间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情绪,可是都是情窦未开的年岁,尽管了一定的社会历练可是谁有比谁能多一点对情感的把控呢。

    “新年快乐!”刘梦蝶突然出现在龙面前给他一个个大大的惊喜。

    “哈!新年快乐!”龙试着回了一句。

    “一点都不真诚,没看到我期待的小眼神吗?”刘梦蝶眨巴着她那萌死人的眼睛说道。

    “对啊!对啊!新年快乐!我得去做饭了!”龙俨然承包了厨房,每次都是他下厨。

    “傻子!一点都不懂!”刘梦蝶嘟囔道。

    晚上照例是一桌丰盛的晚餐,刘梦蝶吃得很香甜,可是终究感觉到不是滋味儿。

    “我去开瓶酒!”刘梦蝶想了想跑到柜子里拿出来一瓶据说有点年份的白酒,作为酒吧工作人员,家里怎么能没点好酒呢。

    刘梦蝶亲自给龙倒了好几杯,本打算着酒后吐真言,结果龙一点事儿都没有自己却喝得伶仃大醉。

    晚上还是龙帮她改好被子,大年夜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去了。

    第二天虽然是大年初一可是这世界上从来不缺买醉的人,大年初一不减反增,所以酒吧并不会在大年初一关门,相反他们还会绞尽脑汁希望从一些单身狗的身上赚到格外的利润。这样的单身狗不仅是顾客,还有员工。

    既然是上班自然需要员工,可是有家室的人都回去陪家人了,只好由那些没有家室的人顶班了,刘梦蝶就是其中之一。

    “你回去吧!大冬天的外面挺冷!”

    这一次龙还是照例把刘梦蝶送到酒吧门口,刘梦蝶还是重复了她那句说了快一周但是并无卵用的话。

    “行行!我就在这里等等你!”龙说了有段完全矛盾的话。

    “傻子!”刘梦蝶给他一个白眼,自己进到酒吧里。

    龙是丝毫感受不到寒冷的,像他这种体质完全不知道寒冷是什么。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在这期间不断的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酒吧的生意还是不错。

    可是,眼见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刘梦蝶却没有按时出现,龙焦急地在原地踱步,最终十点零五的时候他打算进到酒吧里看看。

    推开门,一阵灯光射来,昏暗的舞池里扭动着被荷尔蒙催动的少男少女,吧台还有不少喝的伶仃大醉者,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混合了各种气味的奇怪味道。

    龙环视了一周却没有发现刘梦蝶的踪迹,不得已只好走到吧台向小哥问道:“小哥,你知道刘梦蝶去哪了吗?”

    “你是她的追求者吗?”小哥不怀好意的说道。

    “我不是,我只是他的舍友,我想问问她不是应该下班了吗?”

    “舍友?骗鬼的吧,你们···舍友?哈哈!”小哥笑了起来。

    龙有点难堪这种事情怎么解释呢,你说一男一女是舍友真的是鬼才相信啊。

    “啊哈哈不逗你了,梦蝶在那边的更衣室,你可以去看看反正就是那个外套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那么久。”小哥指了指说道。

    “谢谢!”龙说了一句朝着更衣室走去,更衣室并没有门转过一个拐角就算做更衣室了,靠着窗户边上有一排挂钩这里是员工放置自己衣服的地方。

    龙转过拐角,突然一阵冷风吹来。这里哪有半个人影只有一扇开着的窗户,意识到情况不妙,龙马上跑到窗边上。从这里看下去街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还有几个大汉正在把一个困成粽子的女孩儿塞进去。

    不用看龙知道那绝对是刘梦蝶,冲着车子大喊一声:“喂!你们干嘛?”

    听到喊声大汉的动作更快了,他们迅速把刘梦蝶塞进去,而后开车扬长而去。龙动作也不慢喊的时候已经跳下窗户,可是怎知道那辆车子已经点着火一溜烟走了。

    龙在车子后面疯狂地追赶,却因为对附近不太熟悉渐渐跟丢了。

    ······

    ······

    话说刘梦蝶根本就不清楚状况,她只是拿个外套的功夫突然被人迷晕,然后等她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大厅里。

    大厅里灯火辉煌但是却只有寥寥几人,地下铺的应该是高阶变异生物的毛发地毯,看起来不像是怎么寒碜的人家,却为什么过年时候只有这么点人。

    地毯的尽头是一个很大气的座椅,然而坐在座椅上的是一个有点矮小,或者说根本就是发育不良的人。

    离着刘梦蝶最近的是两个壮汉,也就是他们从酒吧里把刘梦蝶带到这里。而他们之所以偷偷摸摸的原因说来也奇怪,老大不让他们影响了人家生意···

    座椅上就是他们的老大,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刘梦蝶敢肯定这家伙还不到自己肩膀的位置。

    “美人儿啊!真是美人儿,我都能闻到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了,还是个处的吧!哈哈!放心,老哥技术很好,今晚就为你***不疼很爽!哈哈哈!”座椅上那个人来到刘梦蝶身边扶起她的下巴,说道。

    完了!完了!刘梦蝶终于意识到她好像进到一个贼窝了,而且还是一伙淫贼!这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好像还有一个朋友的样子,龙!快来救本姑娘啊!可是因为嘴里塞着东西,她只能发出嘤嘤的叫声,这样子更加激发了眼前这个色痞子的兴趣。

    “哈哈!美人儿好像很配合啊,看起来把那几个流氓扔进去很合算,竟然为我带来了这么一个标志的美人儿。”那人在刘梦蝶精致的小脸上使劲儿扭了一把。

    这时身边的大汉突然说道:“报告直辖者阁下,我们回来的时候还有一个人跟了过来,这会儿估计还在附近,您看用不用?”那人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去吧!多带点人别阴沟里翻船了!”

    从他们的对话里,刘梦蝶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这个人竟然是直辖者!而且他们说的那个跟来的人应该就是龙了,真希望他能没事情。

    看到刘梦蝶美目圆睁,这个直辖者对着她笑笑说道:“听见没,美人儿我就是八十区的直辖者,哈哈以后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何乐而不为呢?我矮脚虎王英发誓,以后对你好好的,嘻嘻!今晚咱就入洞房!”

    八十区直辖者也是一个魔族,矮脚虎王英,水浒里面出了名的色痞子,也不知道扈三娘那只眼瞎了会看上这么一个矮穷···好像不穷,挫!

    即使再活一世这家伙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看上谁家姑娘一般都是通过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抢过来。之所以抢过来刘梦蝶还是因为上次那几个非主流,他们为了保命就投其所好,一级级传上去最终到了王英的耳朵里,这才有了刘梦蝶被绑架。

    “嘿嘿!美人儿,外面那个该不会是你的如意郎君吧,可惜了从今以后你们就阴阳两隔了。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保证你比在天堂里都快活。”王英那张长得捉急人的大脸凑过来,吓得刘梦蝶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嘿嘿!美人儿别跑,到我怀里来!”王英向前一扑打算抱住刘梦蝶,可是这时候大厅的们突然打开,一道闪光后,王英发现他抱住的是一只大脚,然后就飞出去了···

    刘梦蝶看清楚来人后一双眼睛里写满了兴奋和甜蜜,解开嘴里的东西她就喊道:“龙!果然是你!你个傻子怎么追到这里来了!”

    龙笑了笑说道:“还要多感谢这个矮穷矬,要不是他派人过去我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呢!”

    两人说话的时候,王英已经站起来,拍掉身上的玻璃渣子从背后拿出一把朴刀,对着龙说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今天你要是多管闲事恐怕就出不来这个门了,听我一句放开那个女儿让我来,你今天还能囫囵着走出去!否则!”

    龙大笑起来:“哈哈!你不仅是个矮穷矬还是一个低智商啊,你不想想我来了能走吗?”

    “那就吃我一刀!”王英挥舞着朴刀上前来,刀上闪着蓝色的水属性光泽,一招一式又都是长刀精通能力。

    龙只靠着血脉能力而且还是没能完全发挥的血脉能力,几招之后落得下风,被王英划出来几道口子。

    “哈哈!我以为你是个英雄结果是个狗熊!再接我几刀!”王英握着朴刀滚地而来,光芒闪过,龙的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龙?!”刘梦蝶担心地喊道。

    “嘿嘿!美人儿,你家如意郎君不行啊,要不跟我,我让你欲仙欲死!”王英猥琐地说道。

    “去死!”刘梦蝶不客气地骂道。

    龙正处在战斗根本来不及说话,就这点功夫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可是渐渐的王英也发现问题了,伤口是在增加不假,可是眼前这个家伙怎么越战越勇,他那一双手感觉越来越强悍,原本还能划出来一道口子,现在不仅原本的伤口消失了,甚至他都能空手接白刃了!

    “小子!你什么来头?!”王英有些担心的问道。

    龙还是一句话没说,随着鲜血的流出,他血脉里的龙魂被渐渐激发出来,一招一式都带着极大的威力。

    冷不防,王英一刀挥过去被龙躲过,趁此功夫龙一掌从天拍下,王英没有力量躲闪只好用刀背挡住,却不想这力量竟然如此大!整个人被拍飞翻了好几个跟斗还没落地,但是龙已经追上还在空中的他,双手呈爪状,狠狠的向他腹部拍去。

    咚!王英把他那名贵的地毯砸出来一个大坑,腹部也被龙的双手抓出来几道深深的口子外面淌血。

    “咳咳!”王英挣扎着站起来,拿起手边的大刀用尽全身的能量,大刀闪着几米长的刀罡,狠狠向还在发呆的龙砍去。

    在王英看来龙就是在发呆,可是他没有注意到龙的双手上青光越来越盛,隐隐之间似乎还能看到龙爪的轮廓。

    当刀罡砍来的时候,刘梦蝶吓得闭上了眼睛,龙却淡定如常两只闪着青光的手猛地接住刀罡让它寸进不得,这还不算结束,随着他双手用力,一声龙啸传来,“嗷嗷~”王英被这一声龙啸吓得魂不附体,随之而来的是咔擦嚓的断裂声,先是刀罡再是朴刀都碎成一地的渣渣。

    龙身上忽然爆发出更惊人的能量,光芒汇成一条青龙从他身上飞出,瞬间穿过王英的身体。

    “你是···龙族?”王英临倒下的时候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不是!”龙好心替他回答,但是他已经听不到了。

    刘梦蝶睁着大大的美目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切,龙竟然是一个隐藏如此之深的武林高手。

    “龙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刘梦蝶很严肃地问道。

    “哈哈!我就是龙啊,还有我还是大傻子!”龙收起刚才的气势爽朗的笑起来,还是那个刘梦蝶熟悉的龙。

    刘梦蝶突然扑过去抱住了龙带着哭腔说道:“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以为···”

    “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是吗?哈哈!这么老套的台词,这么老套的情节,不过我喜欢!”龙把双手放在了刘梦蝶的腰间,不料她立马跳开抹一把脸上泪水抓起一旁的外套,又恢复到那个小巫女的状态。

    走到门口回头对着傻愣愣的龙说道:“走啊!难不成还想让我服侍你回去啊!”

    “哦哦!”龙赶紧跟上了她的步伐,这时城中的钟声响起,他们的大年初一过完了···

    ······

    ······

    与八十区毗邻的是八十一区,这里同样是一个高档而繁荣的地区,甚至比八十区更甚,因为这里是北侍王的宫殿所在地。

    偌大的宫殿依照大唐宫殿的样式建造,不过北侍王并不是魔族,他是最纯粹的人族,仅仅是带了点对于唐朝的向往而已。

    宫殿内金碧辉煌两旁列着两队金甲战士手拿着斧钺刀剑威严庄重,沿着过道而上,九级台阶的中央高台上安放着一张面南的龙椅。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些王,但是每一个侍王都喜欢用皇帝的规制,北侍王也不例外。

    此时,北侍王端坐在龙椅之上,台阶下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北侍王很欣赏他这个得力助手,因为一个连名字都可以不要的人却要为主上服务,那这个人的中心绝对是可以保证的,就好比他这个助手,没有名字,一直以来都是用助手称呼,甚至他的手下都是这样称呼他的。

    助手施礼站起后,说道:“已经探查清楚了,大年初一八十区直辖者王英的死和那个孽种用直接的关系,在哪里我们确实感受到了龙族的能量气息。”

    北侍王说道:“搜查出来他的下落了吗?”

    “暂时没有!”

    “没有搜查出来不要紧,这件事情先放放,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助手问道:“西侍王和令远联军?”

    北侍王说道:“不错,他们两个赶走了南边的那个家伙后还是不死心,大年夜一过又来我们这边闹腾!”

    助手轻声询问:“那您的意思是?”

    “我问你,我们比起来西侍王如何?”

    助手不假思索的说道:“远胜过!”

    “比起南侍王呢?”

    助手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相当!”

    “那东侍王呢?”

    这一次助手还是回答的很快:“我们远不如!”

    “那你看我有会有比南侍王更好的下场吗?”

    助手没有说话,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南侍王北侍王实力相差不多,南侍王败了他们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助手问道:“您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帮手?东侍王?”

    北侍王笑笑说道:“你还是抱着幻想啊,东侍王不可能动手,连南侍王落难他都没有出手,我们?哼!”

    助手不解问道:“我们难道还另有帮手?”

    北侍王说道:“帮手没有,但是我知道令远似乎也在寻找那个孽种,你去查清楚他到底为了什么要哪个孽种。同时,记得给我找到他!带回来!”

    助手说道:“是!您放心,只要那个孽种还在我们辖区他就跑不掉!”

    “如此最好!”

    ······

    ······

    击杀了直辖者后,刘梦蝶想带着龙赶紧逃跑,可是过了好多天都没有任何追捕他们的动静,然后两个人继续待在出租屋里,正常上班生活。

    他们也好奇为什么直辖者被击杀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难没有动静,难不成这些人良心发现了?当然,他们还不天真到相信这样的原因,两个人尽量减少外出,除了正常的上班外基本没有其余的活动。

    不过很快他们得出了一个更合理的解释,北侍王人手不够所以暂时没有找到他们的行踪。至于堂堂一个侍王人手不够的原因,除了打仗还能是什么。

    自从春节后,各种关于帝天革命军要打来的消息就在城中疯传,今天说革命军胜利了明天又说北侍王胜利了,总之按照这些消息来看两方人马应该是大的很热闹。

    刘梦蝶说完她从酒吧里听来的消息后,龙嘿嘿一笑说道:“真要感谢他们了,还能让我跟你多带这么些天。”

    “傻子!整天窝在这里你就不闷吗?”

    “稍微有点的吧,不过闷得时候只有两个小时就是你去上班的时候。”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变得很能说,撩妹技能简直满点。

    “呵呵!得了吧,谁知道你在想什么呢?哎,不过你说这个帝天革命军还有他们常说的令远到底是什么人啊,听他们说他都和西侍王联手打败了南侍王了。”刘梦蝶问道。

    “这个我还真知道,令远我熟悉的很,当初还是他带着我来荒原的呢,不过他还一直以为我是个小呆子呢。”龙说道。

    “得了吧!你不就是个傻子嘛,你跟这个令远到底是什么关系?”刘梦蝶问道。

    “这个要从很久远的地方说起了,不过你要去上班了,明天给你说吧!”龙看看时间说道。

    “你可以走在路上跟我说呀,我还不知道你到底从哪来的。”刘梦蝶抓起外套跟在龙的身后推门出去。

    龙的一只脚刚踏出门忽然地面上闪起金光,一层像是流动的黄金顺着他的脚开始慢慢往上走,龙试了一下根本拔不出来。只好一只手把刘梦蝶推进屋里,这时金色的液体已经布满了他的右腿。

    “阵法?”龙自言自语的说道,扭头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刘梦蝶不知道为什么晕了过去,屋子里多了好多黑衣人。

    啪啪!有掌声响起,有一个人从窗户上飞进来,不同于黑衣人他穿着的是一身华丽的西服,衣服上没有一道褶子。

    “不得不说你的反应很不错,可惜了!”这人嘴上说着可惜,动作却丝毫没有怜悯。又用了不知名的阵法把龙弄晕,让黑衣人扛起他们下了楼。

    迷迷糊糊中龙感受到一阵炫目的光芒,睁开眼睛一瞧,他正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刘梦蝶也在他旁边不过还没有醒过来嘴角都留着哈喇子,有种莫名的喜感。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放满了各种佳肴,很多都还在冒着热气,香味儿诱人,估计就是这股香味儿让刘梦蝶又做起了什么吃货的美梦。

    龙活动了一下身上的筋骨,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他们现在处在一个大殿内,四周金碧辉煌,在餐桌的对面一道红地毯上去可以看到尽头是一张龙椅此时那上面并没有人。地毯两边站着两排黄金武士,尽管在如此佳肴的诱惑下,他们还是纹丝不动。

    “侍王到~”一声尖锐的拖长音让龙有一种演古装剧的感觉。

    这时一个身披金色长袍的人忽然闪现到龙椅前面,而后美美地端坐在前面,看来他就是侍王,身处此地除了北侍王外又能是谁。

    龙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他能感受到北侍王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虽然不如圣侠学院里欧阳海校长的那么威猛,但至少称得上一个教授副院长的水准。这样的人真的是动动小指头就能让他死无葬生之地,却偏偏摆出来一桌子佳肴,让人摸不着头脑。

    “龙?”北侍王端起酒杯问道。

    “是!”龙简短的回答道。

    “哈哈!”北侍王突然大笑起来,“十年不见你居然长这么高了!”

    龙的瞳孔猛然收紧,北侍王竟然知道他的身世,而这正是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北侍王看着愣愣的龙又说道:“怎么?带你走的那个人没有告诉你你的身世吗?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龙还是没有说话,他在等北侍王继续说,可是北侍王的话语戛然而止,话锋一转就变成了多吃菜,多喝酒。

    龙没有拿起筷子,他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在等着我问你啊?”

    “聪明!”北侍王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

    龙终于肯动筷子了,夹起一口菜,说道:“可我偏不问!”

    啪!北侍王一把摔碎了手中的杯子,怒气冲冲的说:“我看你到最后也跟你那个不知道变通的父亲一样,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重重喘了几口气后,北侍王平静下来,像是在自言自语:“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或者更久一点应该是十六年前的事情。呵呵!当初你母亲,是这片地方的主宰之一名为灵王,当然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主宰,名为冥王。你母亲那个漂亮啊,我想任何一个见到过她的人都不会忘记,尤其是她那双似乎会说话的眼睛。”

    “我记得,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我是在一片昏暗的树林里见到你母亲的,自此以后每到黄昏我都会想起她迷人的眼睛!我当时跟你一样,嘿!你别说我看不出来,你对旁边那个姑娘有意思吧!哈哈!当初我也是这样,迷上了你母亲之后我就疯狂地追啊追啊,可是最后你母亲却嫁给了其他种族的人。”

    龙已经停下了筷子他在静静地听关于母亲的过往,听到这里,他不由得问道:“那人是龙族?”

    “不错就是龙族!你可能并不知道当初一只能化形的龙族是如何让你母亲深深地迷恋,最终甚至不惜放弃了主宰的称号只为和他在一起。”

    “然而,你母亲和你父亲都错了,他们以为放下了权利就能换回逍遥自在,可是不要忘记了这世界上如果你一旦没有了权利,就彻底成了一株漂泊的野草,任何人都有除掉你的手段。”

    “十六年前,你母亲怀孕了,不过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然而当六年以后,没错你母亲怀胎六甲才生下你。你的出生意味着一个两族杂交品的产生,没有人知道种族夹杂之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可能好也可能坏。所以为了不冒这个险,同时也为了彻底杜绝潜在危险,在冥王的号召下,东西两部分的主宰们联合起来。后来···我想那些事情你大概都知道了吧。”

    咔吧!龙捏碎了手中的金筷子,眼前的佳肴再也没有了胃口,他愤愤地问道:“冥王是不是还留在这里!”

    “就在中央地区,不过我劝你别去送死,若是十年之后你也许还有一战之力,现在你们有任何胜算!”

    龙突然咆哮起来:“可我不能明知父母遭遇而无动于衷啊!”

    “坐下吃菜!你的机会不在于此!你要懂得利用时机,比如现在!”北侍王突然打起了响指,转角走出来一个使者龙认识这家伙就是他把自己带到这里的。

    “这是我的助手,首先对于他的粗鲁我向你表示道歉。不过,你不妨先听他说说。”

    助手施礼之后娓娓道来:“现在令远和西侍王的联军已经兵临城下,昨日刚刚攻下了八十区,预计今日就会···等等!”助手停下来,因为这时候殿外跑进来一个人,行色匆匆。

    还没等他汇报,助手说道:“联军兵临城下了?”

    士兵点点头。

    这时候不是助手开口而是北侍王开口说道:“龙,你也看到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们并不是令远的对手,今天告诉你这么多也不全是因为我对你母亲的爱慕,还有一点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

    龙没有听要帮助的内容而是先问道:“我可以得到什么?”

    “报仇!”北侍王只说了两个字。

    “报仇?可是我找令远一样可以报的了仇,他比你胜算应该大了不少吧?”龙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对于局势的判断还算准确。

    北侍王没有否认说道:“的确他的胜算会大上一些,前提是他有为你报仇的意愿!”

    龙问道:“什么意思?”

    北侍王说道:“别报什么幻想了,你以为他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冒着危险替你报仇呢?”

    咚咚!在北侍王说话的时候大殿突然晃动起来,外面强度为四级的护城大阵已经闪烁起来,硕大的光幕遮住了整座城池,虽然有些晃动但是北侍王有绝对信心一时半伙儿令远他们还攻不进来。

    北侍王又说道:“你是怎样一个想法不妨说出来听听,我们剩的时间并不多了。”

    龙还在犹豫,他看得出来如果他不帮助北侍王的话,可能令远攻进来就会杀了北侍王,到那时候他的仇至少现在报不了,可是要让他等十年之后报仇他不甘心!

    龙终于下定了决心:“你要我怎么帮你?!”

    “做一回人质如何?”北侍王说道。

    “我现在不已经是人质了吗?”龙奇怪地问道。

    “不不!现在不一样,你还不是什么人质,你身上有龙族和人族两种血脉,除非你自己自愿否则我们根本控制不住你,你以为人族龙族的混血是什么?那是真正的不死之身!”北侍王又抖出来一个大秘密。

    龙显然没有功夫理会这个秘密,说道:“做人质就这么简单?”

    北侍王笑笑说道:“就这么简单。”

    这会儿功夫大殿又颤动了四五次。

    龙同意了之后,北侍王让人先把刘梦蝶带下去安顿好,也算是变相的要挟。这时候,助手按下了旁边柱子上一个按钮,大殿中央的地板开始向四周撤去,不多时一个十米见方的大洞出现在大殿内,洞中并不是黑黢黢一片,反而有些青色的光芒。

    龙问道:“这是什么?”

    北侍王说道:“这是我的保命的东西,到时候我命保住了,北部地区保下来了我才有机会替你报仇嘛。”

    “我要怎么做?”

    北侍王指着大洞说道:“进到这里面然后不停地释放你体内的能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北侍王歪歪头示意他快点进去了,这会儿大殿颤动的更剧烈,北侍王有点低估令远的破坏力。

    “好!”龙点点头准备下到洞中。

    咔擦!强烈的震荡传过来,八十一区的护城大阵彻底被摧毁!

    北侍王这才有些慌乱地说道:“是我低估他了,快进去!”

    龙刚刚进去,殿外出现了一头百丈高的黑狼正是西侍王,紧跟着令远率领着九位将领齐刷刷出现在殿外。

    “一个,两个,三个·····整整八个少将!”

    大殿里助手数过后惊讶地说道,其实他没有把小李算进去,严格来说小李的战力不下于一位少将,经过这么多战的历练,小李变得越发成熟机敏,任何军团交给他令远都会无比放心。

    北侍王看看他们的阵容,笑道:“呵呵!南侍王败得不冤,换做我能落得个那样的下场已经感恩戴德了,可惜我没有一个好哥哥。没办大我只好自己争取,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

    西侍王化形为正常大小站在殿内说道:“自作多情,想想你们当初怎么对待灵王和龙王你就应该会想到有今天这个下场!”

    “哈哈!”北侍王突然大笑起来,“我是想到了今天这个下场可是没有想到,龙王的儿子竟然不是来找我报仇的,反倒是来帮忙的,哈哈!”

    “怎么回事?”西侍王不解问道。

    “令远我看你一直不说话,你给这条土鳖狗讲讲,哈哈!”北侍王毫不客气地说道。

    此时,令远身后一万大军赶到摆出进攻方阵,按照正常的发展情况,北侍王绝对逃不了,可是不仅深谙阵法的韩非感受到了就是令远都能感受得到,眼前大殿里有阵法在涌动。

    南侍王一战后令远手下的将领因为战斗评级全部晋升到了少将水准,这也是他能如此迅速地攻下北方的重要原因。可是此时他不得不说,那股莫名的力量让他感到心底有些不着地,好像下一秒就会发生不可预料的结果一样,心跳慌乱。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哪怕是临安战役危机四伏,哪怕是面对风暴城联军,甚至在面对受伤的龙皇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受,似曾相识却又让人心惊肉跳。

    令远没有给西侍王解释,倒是韩非数到:“看到中央大殿的那个大洞了吗?那里存在一个阵法,目测阵法强度六级!”

    北侍王欣赏地笑了:“不错,我不得不说令远手下还是能人辈出啊,这下面确实有一个大阵。还是龙王的好儿子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他呢。要不送你们下去跟他做个伴如何?”

    西侍王挠挠头说道:“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我那个好兄弟并不想见到我,还是你下去吧!”说完西侍王瞬间化作黑狼,巨大的前爪拍向大殿,却被一层薄薄的青光挡住寸进不得。

    “怎么回事?”西侍王感受到这股青光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北侍王狰狞地大笑:“你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冒然突进只会让你暴露在危险之中傻狼!”

    “回来!”令远急忙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洞内突然涌现出来更多青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出现后都进入到北侍王的身体里,连屋顶上的青光都消失了,西侍王的爪子和房檐得以亲密接触,顿时残骸飞舞,西侍王被巨大的尘土笼罩。隐约看到其中青光不停的闪烁,等尘埃落定就见西侍王已经恢复成原本的状态但是却被一株超大的树木托起,身上还被几只树枝穿透,血流不止。

    “侍王!”西侍王的手下想要过去救他却被他阻止了。

    “不要过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他现在已经拥有一流上将的实力了!”西侍王说道。

    所谓一流上将是介于上将和超越上将实力之间的一种实力,一般拥有这种实力的都可以称得上真正的一方霸主了。

    令远同样看到了西侍王的惨像,可是没有心急,他在观察。

    最后还真的看出一点门道。

    韩非冲着他点点头,说道:“你也看出来了吗?”

    “嗯!那根游丝是他能量的关键吧!”令远指了指,北侍王的身后和大洞中连着一阵若隐若现的青色丝线。“那应该是阵法能量输送给他的通道吧。”

    韩非说道:“切断那个,北侍王应该就没有了抗衡的实力,否则我们估计真的要面对一个一流上将了!”

    令远说道:“我试试!”

    “掩护!”

    令远身后所有将士万箭齐发,箭矢很有方向感地只瞄准了北侍王却没有伤到西侍王。

    “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少点挣扎也减少我一份工作负担哈哈!”北侍王身上升起和刚才一样的青色光满。数万箭矢落在这光芒之中一动不动,像是时间静止了一样。

    趁此功夫令远几下闪现到北侍王身后,沿路上遇到不少树枝落叶,等到令远冲过去的时候,这些落叶枝干嚯的散成好多段,令远周身剑气竟然强悍如此,一剑如匹剑气纵横。

    剑意,虚无,两种融合在沧溟剑中,令远聚起能量斩在那道游丝上,却如同砍在空气中,没有任何作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末世王朝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辰辰家小跟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辰家小跟班并收藏末世王朝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