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顾欣妍 > 第二十二章各有难处

第二十二章各有难处

作者:凡尘一琉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后回到寝殿,高姑姑上前说:“娘娘,刚刚好,快喝了吧!”

    高皇后看着一大碗粘稠的药汁,一股浓重的膻味扑鼻而来。她皱了皱眉,端起白瓷碗,“咕嘟,咕嘟”一气喝完。推开高姑姑递来的糖渍梅子,随手端起一杯茶,漱了漱口。

    “瑶琴,这付方子吃了快二个月了吧?”

    “还差三天二个月。”高姑姑说。继而又劝道:“娘娘,再吃一个月看看。夫人说这药最少得吃上三个月才有效果呢。”

    高晞月望着花梨木架上的一盆石榴说:“连它都年年结子,为何我就如此艰难呢?”

    说着,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那已然开裂的石榴,里头露出鲜红欲滴的石榴籽。她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捏,汁水溢满涂了蔻丹的手指甲,亮晶晶的。

    高姑姑递过棉巾,她擦净了手。说:“这盆石榴虽比外头院子里的结果晚了点,但它结的果却更大,更甜!”

    高姑姑笑着说:“皇后娘娘贵为一国之后,岂是那些人可以比的,娘娘且放宽心就是。”

    高晞月没有搭腔,转眼看向窗外,那里种着几丛芙蓉,迎风开得正艳。看着这花,忽想起淑妃来,继而又想到那个什么“郁金香”。

    今天在大殿上讲得那番话也不全是为傅芳菲解围而说。

    今天这事一看就是淑妃的手笔,不知这个傳婕妤哪里得罪了她。李修容是淑妃的人,今儿这么卖力地刁难傅婕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本来这种事,她欲不理,只冷眼看戏好了。可近来淑妃好像有点得意过头了,得煞煞她的气焰才行。

    既是淑妃要整的人,她偏要保。敢在她面前玩花样,还真当她是摆设不成?

    她有点愤愤地想。有点气闷,感觉肋下都隐隐作痛了起来。

    高姑姑站在一旁,看着高晞月的脸阴晴不定,变幻莫测,不由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自从三皇子出事后,皇后娘娘背人时就这样若得若失。

    夫人搜罗了不少方子,娘娘已喝了小半年了,这已是第三付方子了。

    想到三皇子,她不由心疼,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她看着他从小婴儿长成翩翩少年,那么尊贵的一个孩子,唉!

    皇后这身子一向不错,只是有了三皇子后,就再无所出。太医把过脉也说好的。三皇子这样,皇后势必要再生一个,只是,再等等吧。

    想到这里,她又看了皇后一眼,从一旁架子上拿过一件孔雀披风,说:“娘娘,天凉了,窗边风大,小心着凉。”边说边把披风给高晞月披上。

    披风华贵艳丽,石青色、翠绿色与末端众多紫、蓝、黄、红等色构成的大型眼状斑,在阳光下熠熠地闪着光,真真鲜艳夺目。高晞月有些恍惚地轻抚着顺滑的绒羽,当年那个少年对她说:“月儿,只有你能配得上这件衣裳。”这么多年了,他也确实给了她最高的位置,可她在他心里已不是那个唯一了。

    先后有德妃、淑妃,后又有更多的女子进入他们的生活,她已经麻木了。唯一不变的就是她心中牢记一点:她是他的结发妻子,他的位子只能有他们的孩子来继承。

    她目光深遂地抚了抚依旧扁平的小腹,吸了吸鼻子,低头,睫毛在眼下投出两个扇形的阴影,缥缈虚幻。

    窗外,池里两条锦鲤游得欢快,一前一后追逐,游得极快,倏忽就不见了,水草一晃又从池子另一端出现,不管多快,两条鱼始终相随。

    高晞月眼前出现了另外一幅画面:“一个女子在哭,另外一个女子拿绢帕轻轻地替她擦着眼泪,两人相视而笑。”

    她不自觉地微笑,真好。想当初,那个女子也是如斯照顾她,两人形影不离,但…她眸光一黯,希望她俩能走得更远罢。

    傅婕妤,大理寺少卿傅晨的女儿。甫一进宫,就受圣宠,引来后宫众人瞩目。妃子中的争风吃醋,她向来是不管的,也是乐见的,只有闹得狠了,她才出面弹压。后宫女子,少有友情,都是相互利用罢了。

    那个顾才人,她调查过,顾欣妍,父亲乃八品县丞,在这后宫之中,当真不起眼。傅家女竟与她走得如此近,看来也有其独到之处。这后宫中的女子,又有几个是简单的呢?

    正在房中描花样的欣妍,无端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鼻端,咕哝着:“谁在念叨我?”话未说完,鼻端一痒,接连又打了两个。

    一旁的环翠关切地:“主子,可是着凉了?”说着,放下手中的鞋垫,起身去拿外套。

    环翠在架子上取了一湖蓝撒花缎面披风,说:“主子且先披着。容奴婢再找找。记得有件银灰的灰鼠披风,不知搁哪了。”

    欣妍放下手中的笔说:“先别忙着找,过几天也无碍。你来帮我看看这花样,是不是太素了点?”

    环翠侧过身来看了一看,说:“依着奴婢看,到还好,听闻太后娘娘素喜淡雅,这抹额本就是紫色的底,用上这黄色的花样已经够热闹了。”

    欣妍啐了她一口,说:“你当唱大戏哪,还热闹!”

    环翠嘻嘻笑着,兀自去柜子里翻找衣物,一边说:“咱们这过冬的衣物得新做两件了,上回内务府拿来的料子所剩不多了,今冬的怎地到现在还未发放。再晚一点,怕是来不及了,这天冷得也太快了。”

    正在改花样的欣妍笔下不停,说:“把去岁的棉衣拿出来改一改,翻新一下。傅姐姐上回不是刚拿了一匹妆花软缎吗?把那个裁了。还有一匹锻纹棉布,你与安琴也做一身袄子穿。其实我的衣服也足够了。我又不怎么出门。做那么多做什么。”

    环翠咕哝着说:“奴婢和安琴无所谓,那布还是留着下次用吧。虽说不怎么出门,可主子每次去宁嫔娘娘那儿请安,总不能老穿这几件衣服吧。您没看到,每次去,那个红莲的眼神……”

    红莲是周才人跟前的二等宫女。

    顾欣妍手中的笔顿一顿,又继续描画,说:“她一个小丫头,你理她做甚?我又何尝不知,但咱们的境况就是如此,你主子我总不能“打肿脸充胖子”,那样更叫人瞧不起。”

    环翠逐不再说话,主仆两人各自低头忙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顾欣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凡尘一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凡尘一琉璃并收藏顾欣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