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顾欣妍 > 第六十四章歾

第六十四章歾

作者:凡尘一琉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转眼已到次年四月,草长莺飞,空气中都弥漫着花香。【零↑九△小↓說△網】

    顾欣妍正与傅芳菲在花园看朱启追着一个球玩,几个小内侍在旁陪同。赛敏在旁兴高采烈地看着,挥舞着手说:“我们草原的小子到了5岁就要开始学骑马了,我弟弟哈朗就是5岁开始学的,现在是部落第一骑士。我的骑术也是他教的。”

    顾欣妍羡慕地看着她:“你会骑马?”忽忆起,她进建安城可不是骑着一匹红色的马。

    赛敏得意:“我的骑术除了阿弟与忽伦,没人能超我。”

    看了一眼大张着嘴的两人,漂亮的脸又跨了下来:“这里地方太小,房子太多,不像我们草原一出门就能骑马。”

    顾欣妍见状忙岔开话题,转而问傅芳菲:今年建安城流行什么首饰花样?赛敏对这个话题更感兴趣,马上指着头上的珠花说,这都是皇上着人新近送来的……顾欣妍与傅芳菲嫉妒地对视一眼,这倒是的,成帝为了讨美人欢心,内务府都是最新最好的首饰送到春意宫。

    到了晌午,顾欣妍与赛敏一起回转,到了蕙意宫门前,两人分手。赛敏忽然说:“阿妍,你会缝制小孩的衣物么?”见顾欣妍点头,看着她:“你教我吧!”顾欣妍一愣,指着她,张大了嘴。赛敏红着脸点点头:刚发现呢,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顾欣妍:“请太医了么?”

    赛敏压低声音:“木珠儿看过了。不能声张,木珠儿说三个月之内的胎儿是有耳朵的,听见了要跑走的!”顾欣妍笑了起来。

    晚上,她躺在床上,看着书,忽然想起赛敏来,不由的浮想联翩:“赛敏生的孩子该是有多漂亮!如果是男孩......都说儿子肖娘,还不得是个妖孽样的人物。”

    睡知过了三四日,竟传来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的消息,嗒嗒木部落竟毫无预兆地联合其它部落发生暴乱,大批的骑兵一夜之间越过灵河迅速攻占数个城镇。直向都城建安逼近。

    镇守东部的王老将军猝不及防,节节败退,正率众死守最后一道关口临汾城。

    朝廷派明光将军去支援,并抽调各营善骑将士800与键锐莹的精锐骑兵队连夜随行。

    双方在临汾大战五天四夜,终因敌方供给不足,且起兵队伍因临时组合,各部落人心不齐,发生内乱而崩溃。敌军四散逃亡,我方擒了嗒嗒木部落首领哈木多,押解进京。成帝大怒,命在城门悬挂三日,百姓围观。每天只给一碗水。但哈木多倔犟,至死都不忏悔。

    成帝恼怒,命人去嗒嗒部落绑了哈木多的妻子儿女,但发现其妻子与女儿巳经被人杀死,儿子哈郎下落不明。

    成帝坐在交泰殿阴着脸。李德海小心翼翼地踮脚退出,嘱咐安顺不可进去打扰。叹一口气,出去了。

    安顺眨着细长的眼睛,看着李德海消失在大殿外,去得远了,他才拎起一边的茶壶,蹑手蹑脚地推开了门。【零↑九△小↓說△網】

    成帝正烦恼,忽见安顺进来,垂着头,给换了茶,又垂目退至一边,成帝随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连喝了几口。细看了看,问:“新茶么?”安顺忙上前一步:“这是昨儿西华寺方丈刚拿来的,说是今年只一棵发芽,共得了五两新叶。”

    成帝又呷了几口,放下,安顺忙上前续上。茶香袅袅,成帝看着杯里的碧色茶汤,心情舒爽了不少,信口说了一句:“这茶不错,待会给太后送点去,还有春意宫馨......”忽顿住。脸色转阴。抿茶不语。

    安顺偷眼瞧了眼,继续续水,状似无意:“馨美人听说闹着要出宫呢!”

    成帝脸一黑,手中茶杯顿在桌上,发出一声响。安顺垂手退立一侧。

    赛敏这几日在宫中听不得外面的消息,每每想出门,就有两个嬷嬷面无表情地上前,就那么恭身站着,也不出声。正焦急,忽闻外间有人进来,抬头一瞧,成帝大步迈进。心中一喜,正待上前,却见成帝身后一内侍转出,跨前一步:“馨美人听旨!”

    她一惊,抬头,望向成帝,成帝眼光飘移,越过她看向身后博古架,那里尽是珍奇古玩,每一件都是他着人精心挑选的。

    这里就像一个黄金打造的笼子,精巧富丽,看得出主人是花了心思的。

    她恍惚,只闻小太监安顺尖细的声音回荡在寝殿内......她踉跄着起身,冷汗涔涔:要她去城门口劝降父亲。阿爹竟被吊在城门,巳整整四日?她竟一点不知道。阿爹至死不肯降,成帝要她出面去劝阿爹低头认错,臣服,向天下人忏悔。这比杀了他更痛苦罢?

    刚得到消息时,她也怨恨过,既然要起兵,又为何送她入宫?那要她怎么办?父亲不是一向最疼她的么?她百思不得其解,接下来,又被担心所代替,但从此却失去了一切消息来源,她与木珠儿及春意宫的一众宫人被禁足在春意宫,不得走出宫门。也不许任何人探视。是呵,她本就没有朋友。早就引来众人的嫉妒,高兴都来不及,还有谁会来看她?

    她清楚,自己一旦出现在父亲面前,父亲必是不愿的,是比死还大的侮辱罢?如此,自己还是了解的,既然已经做了,那她这个女儿也不能丢了他的脸罢。

    至于成帝,她苦笑一笑,今日圣旨既来,她已经被放弃了,他是宠她,但在江山面前,她微不足道,父亲不也是这样的吗?想着,她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打湿了白玉似的脸颊......

    顾欣妍听闻到消息时,双腿发软,她强撑着赶到春意宫,见两个内侍正抬了赛敏出来,一裘白布严严实实地盖着,只看见两只鞋子,鞋头绣着并蒂莲花的花样,是她教她的缠枝花样,因她喜欢跳舞,鞋底特意纳薄了。

    她只觉得喉咙发堵,嘴干。透不过气来:一杯毒酒,就这样了结了一朵怒放的鲜花,她才十七岁。那么美,又那么善良。顾欣妍每次看到她,就像看到一道阳光:绚丽、奔放。在这宫里,她是顾欣妍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赛敏真心待她,她感觉得到。她在宫内没有朋友,每个人都视她为眼中钉。所以,她格外珍惜这份友情。顾欣妍也是。

    之前战乱,成帝封了她的宫门,不是在保护她么?她还松了一口气。强按住去探望她的冲动,也为了她好。可才几天,现在就为了没有去城门劝降,就赐死?

    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哨子,刚才情急之中竟带了出来,她还没有教她如何吹响鹰哨呢。

    后面两个宫女一身素衣跟了出来,是她的侍女。两人自发地跟在后面,边上宫人都避得远远地,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俩。成帝赐死罪妃,不允许身边人带孝,是为大不敬。她们两个又不是赛敏贴身带过来的。又一想,木珠儿已经一头撞死,随了主子去了。偌大的春意宫也就只有她们两个能送馨美人最后一程。可是,忠心是不假,馨美人已逝,总要为自己的以后考虑罢?

    顾欣妍不动,看着两个宫女呆呆地从面前走过。渐渐去得远了,那是通往西角门的,这是要扔到......顾欣妍大恸,掩面痛哭失声,宫人诧异地看着她。

    许久,顾欣妍才止住了泪,泪眼婆娑地望了一眼春意宫,里头一个小宫女走了出来,一楞,原是良美人的宫人。忽想起,得找傅芳菲说情,给馨美人这那两个宫女派个好去处,莫叫人欺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顾欣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凡尘一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凡尘一琉璃并收藏顾欣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