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顾欣妍 > 第一百零六撞邪

第一百零六撞邪

作者:凡尘一琉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欣妍失去了灰将军,与傅玉衍彻底失去了联系。

    阳华宫,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能不碰面尽量少碰面。

    周才人最是高兴,傅芳菲与顾欣妍来往少了,她不就有机会了?这一个月,成帝已经歇在她这里两次了。

    她走路都带风,愈加对傅芳菲殷勤了起来。这份恩宠来之不易,都得益于丽妃。她要好好把握,自然是巴不得顾欣妍被丽妃厌弃,最好是永不来往才好。

    她绞尽脑汁,注意着蕙意宫顾欣妍的一举一动,总想着能抓住她什么砒漏,好进一步离间她与傅芳菲。

    奈何,顾欣妍整个人也恹恹的,并不常出门,不过,她兴奋地发现,阳华宫的一个小宫女似乎有事没事地在蕙意宫周围转悠。

    她一喜,猜测这蕙意宫定是有什么秘密?宁昭媛一向闭门不出,也与傅芳菲并无交集,那肯定是顾欣妍了。

    半个月后,西北军部分将士轮流回京修整。

    成帝在大殿为此次回京将士摆酒庆功,以补上次的庆功宴。

    周才人因为位份不够,远远地看着前殿灯火通明,心下郁闷,自己带了一个小宫女习惯性地蕙意宫周围的园子里转悠着。

    转了一会,她忽然有些内急,叫侍女在旁边候着,自己匆匆去了就近的净房。出来时,忽然听得北宫墙那边传来一声呢喃,疑心是听错了,侧耳一听,又没了。

    摇摇头,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有一声轻微的叹息声传来,很轻,但她却听得真切,咬了咬牙,轻轻搜寻起来。

    看了两圈,忽然眼角一跳,墙后面有人。

    她悄悄地踮脚,从另一边望过去,陡地睁大了眼睛:顾欣妍竟然与人私会。

    她对面的那个男子,看样子是个年轻将军,那一身的戎装竟未脱去。她陡地想起,今日大殿有宴请,西北军这次来了好多将领。这两人抱在一起,顾欣妍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正抖着肩膀,也不知是哭还是笑。

    她想看得再仔细一些,看看那人底是谁,到时也好有个说辞。

    奈何她脖子伸得酸死,也只看到一个侧面,只知道是个俊朗的年青将军。又怕被发现,只得作罢。

    她悄悄地蹲在树丛后面,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声也不敢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两条腿都蹲得麻了,那两人还未分开。她听得真切,中间,似乎顾欣妍几次催促那人快走,可每回都不知为什么,又未走成。

    她耐着性子等着,心下庆幸:今日带的不是春儿,不然,这丫头一路寻来,可不得被发现?那可是个将军,万一发起狠来,杀了她怎么办?这可都是从战场上刚归来的将士,杀个把人,很简单的吧?她战战兢兢地想着。

    终于,后面没有声音了,她不敢出去,又等了一会,确定真的走了,方才出来,沿着来路,一阵子狂跑。

    外边小宫女早等得发急,见到她连忙奔了过来,两人一路无话,回到阳华宫。

    周才人坐下喝了一盏茶,歇了一会,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她得把这件事告诉丽妃娘娘去,现在就去。

    她霍地起身,往主殿奔去。

    傅芳菲还在前头,并未回来,只沫儿在,周才人坐着等了一会,发急,怎的还没有回来?再晚了,可就黄花菜都凉了。等到前头宴会一散,将士各自归家,谁还会承认?她耐不住又问了一遍沫儿。沫儿摇头,说总要等前头散了,才会回来。

    周才人一跺脚,附在沫儿耳边说了一遍,见沫儿瞪大了眼睛,心下满意,催促:“还不快去告诉丽妃娘娘,待会我好去指认。现下衣服未换,还能认出来,不然,回头可就找不着了。”

    沫儿忙点头,叫她等着,说现下就去。然后就飞快地一头冲入夜幕当中。

    她一路急跑,心中惊骇:定是大公子,肯定是的。得告诉娘娘去,这可怎么是好?

    傅芳菲喝了几杯酒,正靠在椅子上休息,听得沫儿来找,支起身子看向她。

    沫儿左右看了一看,忙附在傅芳菲耳边快速地说了一通,傅芳菲的脸色陡地大变,匆匆回到大殿一看,傅玉衍正坐在位子上与周围人喝酒。

    她吁了一口气,对沫儿说:“走”。走了两步,又对另一个侍女说:“你留下,待会看将军出宫再回来。”

    那侍女诺诺应下。

    一路上,傅芳菲脑子想了无数个应对方案,该如何堵住周才人的嘴......

    很快到了阳华宫,周才人正焦急踱步,见到傅芳菲回来,忙迎上来。

    傅芳菲笑着,亲热地拉着周才人的手,一脸八卦地:“你倒是与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你确定是西北军将士么?今日大殿中有许多将领,他穿的什么衣服,说说看?或许我还能想起来呢?”

    周才人一听,起劲起来,忙凑近了,仔细描述起来,傅芳菲又细细问了,越听心里越惊,可不就是大哥么?心下恨得要死。

    周才人见傅芳菲感兴趣,愈发起劲地催促:“娘娘,事不宜迟,咱们现下就过去,我一准给他找出来,再对一对,一个时辰前他去了哪里,保准跑不掉。”

    傅芳菲望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心内沉下去,周才人又催促了一句:“娘娘?”

    她回过神来,笑一笑,说:“沫儿,我们这都说了半天了,嘴都干了,还不上杯茶来?”说着对沫儿使了一个眼色。

    沫儿低头退下,一会,就端上来两杯茶。傅芳菲笑眯眯地端起一杯,抬手示意。

    周才人嘴还真的干了,端起来一饮而尽,茶水是温热的,刚好入口。

    傅芳菲笑吟吟地看着她,周才人笑着站起来:“娘娘”。

    傅芳菲弯起嘴角说:“走罢!”两人带了侍女往廊外走去,渐渐隐入暗夜中。

    走了一会,周才人忽脚步踉跄,春儿忙一边扶住她,前面是一个小水塘,又迈了两步,她忽然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塘里扑下去,春儿不妨,也跟着摔了下去。

    沫儿在岸边叫了一声,连忙伸手来拉春儿,两人又合力去拉周才人,好半天才把人拉了上来。却发现她已是昏了过去。

    傅芳菲忙叫抬回去,一时,沫儿又跑去找人来,折腾了半天,才回到阳华宫。叫了大夫来,瞧了,说是不碍,春儿哭着说为什么还不醒?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可能是落水的时候磕了头了,那就不好办了,什么时候醒来不一定。

    傅芳菲看了一眼沫儿,安慰了春儿几句,又盯着春儿,问周才人今天去哪里了?别是撞了什么邪了?

    春儿茫然摇头。又叫来下午的那个小宫女,小宫女吓白了脸,说是去了北宫墙那边。沫儿一听,就咋呼起来,说那里可不是前朝宫旧址吗?听说那里很不干净,这是......

    春儿一听,也白了脸,看着周才人直哭,叫着:娘娘。

    傅芳菲与沫儿对视一眼,两人回去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顾欣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凡尘一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凡尘一琉璃并收藏顾欣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