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嫡女锋芒 > 第三十七章 左右不过一颗棋子?

第三十七章 左右不过一颗棋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说你故意将凌少宣找来,然后说了一同胡话,要同他断绝往来?”张枫远刚刚进来的时候一身怒气,坐下说话的时候语气反倒轻柔了起来,叫人摸不透他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只是随口一问。

    柳越越心头略微琢磨一下,她在张枫远面前也不敢玩什么宫心计,如实说道:“我只是觉得凌少宣的性格有点偏激,如果真的叫他对我有点非分之想,日后空会生出什么麻烦!何况,太子现在本就厌恶我,即便他现在碍于要借助张家的权力巩固地位,日后难免不会将这些事情挖出来,我这么做,只是免除后患而已,难道大哥觉得做做错了吗?”

    张枫远唇边挑起一抹冷笑,冷冰冰的忘了一眼柳越越,微微抬眉,语气依旧轻缓的说道:“看来你不只是失忆了,还变聪明了!”

    “哪有!”柳越越不好意思的推辞了一下。

    “我看你是自作聪明!”张枫远的声音陡然一厉,他起身缓步走到了柳越越的面前,微微抬起她的下巴,眼神是陌生而漠然的,“而且我觉得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你叫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柳越越不仅打了一个寒噤,她在张枫远的眼神里面看到了杀气,这一点他曾经从太子的眼睛里面也看到过的,而且面前的男人更是叫她感到恐惧,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他的眼中,不是人只是一件货物,一件他可以随意丢弃的货物。

    “依大哥的意思,我该如何呢?”柳越越尽量让自己去看着张枫远的眼睛,语气平静的说道,“大哥不会是让我去跟凌少宣道歉吧?”

    “事已至此,倒是不必了!”张枫远松开柳越越的下巴,抬手将她的碎发压到了耳朵后面,放平和了语气说道,“华儿,你要听话,不然大哥真的会很为难的!”

    张枫远一贯矜贵,喜怒不形于色,能够叫他生气,凌少宣究竟有什么背景叫他一定要拉拢?如果真的是这样,将张瞬英嫁过去不就好了吗?为何要自己脚踏两船呢?就不怕翻船不成?

    张枫远坐下,面色冷淡下去,又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若是找出了你身边的奸细,不可妇人之仁!”他挥了挥手,顺儿会意,立即出去,不一会儿两个小厮抬着一副担架进来,担架上面躺着一个人盖着白布。

    顺儿将白布扯开,里面是稠儿的尸体,眼睛不甘的瞪得大大的,面容扭曲,显然在临死前应该是经受了不少的折磨。柳越越吓得后退了一步,差点腿软的坐到了地上,柔儿也瞧见了这一幕,惊呼了一声,捂着嘴不敢说话。

    柳越越颤抖着坐了下来,吞了口唾沫问道:“大哥这是何意?”

    “我只是教你跟怎么处理事情而已!”张枫远丝毫未曾觉得摆在面前是一条人命,那口气云淡风轻,仿似谈论的不过是小猫小狗而已,“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你对谁好,谁就会回报你的!想要让人不背叛你,忠心耿耿的对你,就必须要他们怕你!要让他们知道背叛的代价他们承受不来的!”

    先是五姨娘,接着是稠儿,在这个世界里面,没有价值的人,生命也同样是没有意义的,柳越越越发的心寒,喉咙好像被人掐住了似的。

    张枫远早就怀疑她不是真正的张舜华,现在留着她不过是希望由他维持着与太子之间的婚约关系,如果他找到了比婚约更加有效的能够拉近与太子之间的关系的方法,或者发现的其他的途径比这段婚约更能够巩固张家的利益,自己对他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会不会如同抹布一样被随意丢弃,更或者会被直接灭口呢?

    柳越越含着泪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说道:“谢谢大哥指点,我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抬着稠儿的尸体过来,恐怕也有警告的意思吧,若是背叛他,后果是我不能够承受的!

    “知道就好!”张枫远清淡的说道,“六月初六,大姐弄了个荷花会,到时候你与三妹一并带着几个姐妹前去,太后既然以既有意将你与太子的婚事提上日程了,估摸着不久就该宣布你们婚礼的日子。眼下众目睽睽的瞧着你,须得拿出未来太子妃的气势来,莫如往常一般,再叫人笑话去!”

    柳越越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上回子大哥说让太子厌恶我,现在还这么做吗?”

    “他若是真厌恶你,不管你怎么做都不会喜欢你!”张枫远冷嘲道,“你只需要叫别人知道你担得起太子妃这个名头就是了!”

    张枫远吩咐完,带着他的随从离开,柳越越长叹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懈来了,这厮的心思九湾十八绕,实在是猜不到他的每一步的用意!

    她看来一眼稠儿的尸体,虽然与她没有说上几句话,但是这近二十天以来,却是时常见得到的人,她走过去蹲下,稠儿的尸体已经冰冷了,她将她的眼睛阖上,将白布盖上,转过头对压抑着流泪的柔儿说道:“好歹跟我了一场,你安排一下,让她能够入土为安吧!”

    “是!”

    柳越越起身,心头很沉重,喉咙酸涩,却流不出泪来,她步履沉重的走向秀儿与青儿两人的卧室。

    秀儿的伤势好了一些,趴卧着看书,青儿在一旁呼呼大睡,听见声音,秀儿抬眸,瞧着柳越越面色沉重,秀眉微蹙,问道:“发生何事了?”

    “稠儿被大哥打死了!”柳越越说道,“我只是觉得心情有些沉重而已,我也不知道该去找谁,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说话,就来看看你们了!”

    “小姐!”秀儿想要起身,牵扯到了悲伤的伤口吸了一口凉气,她眉头蹙起,“生死有命,小姐何苦呢?”

    柳越越坐在秀儿的床边,颇为不解的问道:“你们与稠儿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难道一点都不会难过吗?”

    秀儿苦涩自嘲的一笑:“难过?有何可难过的?稠儿背叛小姐在先,能够有今日,只是她做错事情的下场罢了!我们做下人的,自签了卖身契开始,这性命啊,早就不是自己的了,生死荣辱,都不过是主子的一句话罢了!”

    她微微叹息,抓着柳越越的手又道:“小姐重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乎的人多了,做事难免束手束脚。小姐你记着,若有一日非不得已,你舍弃了秀儿,秀儿也绝不会怨你!我们主仆一场,是缘分,在一块儿的时候互相扶持着,若有一日,实在是迫不得已,小姐也不可留念,这世道,活着本身就不容易,总该有一个人走到最后去看看是什么风景的!”

    秀儿的话似对她说,又似对自己说的,柳越越点了点头,深深的叹息,她能够理解秀儿,大抵是她现在也同样的无措吧,左右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她本以为张家可以是最后的依靠,殊不知原来这天大地大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青儿因为喝了药的缘故仍旧在呼呼大睡,其实想想,这样懵懂简单,又何尝不是幸福呢?

    柳越越神情恍惚的走了出去,一不小心没有注意到脚下,睡在了地上,她的手在石阶上摩擦了一下,顿时冒出了血珠子。

    柳越越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温热鲜艳,与自己在现实世界的血有什么区别呢?感受着切身的疼痛,虽然现在是游戏世界,但是自己就只能够做一枚让人拿捏的棋子吗?若真如此,唯唯诺诺的缩在张枫远身后当他的棋子,如何才能够取得四样宝物回到现实世界?

    面对太子的威胁尚且不能给坐以待毙,难道在张枫远的手下就无能为力了吗?

    周围有侍女发现柳越越摔倒了,纷纷上前来搀扶她,大惊着要处理她的伤口,柳越越将人推开:“你们不要管我,谁都不要碰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活下去的!”

    侍女们垂首不敢再上前,柳越越独自一人回了卧室,拿出手绢将伤口缠了起来。如果张枫远准备随时舍弃她,那么她就必须让自己增值,至少要让他有所顾忌或者让他看到自己能够给他带去更大的价值!

    她梳理了一遍自己身边现阶段接触到的资源,皇帝与太后宠信的不过是张舜华而非她柳越越,只要她的身份被拆穿,太后先不提,皇帝估计第一个要弄死她!

    太子与她虽然暂时达成协议,但是若她在张家没有一定的影响力如何脱离张枫远的控制提出解除婚约之言?但是太子是决然不会帮她的,她的成长对他而已,是个威胁!

    大皇子生性豁达耿直,与张舜华多年未见,不见得会怀疑她的性情变化,若是能够成为他的至交好友,兴许还能够得他的庇护!

    现在所有的问题在于她的身份如果被拆穿了会面临的恶果,但是这具身体确确实实是张舜华的,他们又能够有何证据证明她是假的?有什么法子永除后患,让所有人即便怀疑也只能够承认她就是张舜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嫡女锋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憔悴并收藏穿越之嫡女锋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