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嫡女锋芒 > 第五十四章 不趟浑水

第五十四章 不趟浑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小年纪便学会了与长辈顶嘴!还是说你以为你即将嫁入东宫就敢不将我放在眼中?”王伦严冷哼了一声,“莫说你还未嫁入东宫,就是你现在是太子妃,也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

    好大的口气!

    “华儿听说父亲欲责备三妹,故而前来相劝,看来华儿是白白担心了,有舅舅在,三妹怎么会有事呢?”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一家子都在呢,自己若是在多辩解什么,反倒是不好。

    “你是来劝解的还是来看热闹的,你自己个儿心中明白!”王伦严却更加的得寸进尺,“我方才在听说后花园内的事情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你来得正好,正好解一下我心中的疑惑,我问你,夜色如此深了,你去后花园内做什么?”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瞧着月色甚好,故而想起去园中赏月而已!”柳越越淡淡的说道。

    “是吗?”王伦严冷笑了一声,“那我怎么听说在事情发生之前不久你曾面色焦急的去找过枫远,并且急急忙忙的叫人将他叫回来,不知道是所谓何事?”

    柳越越抬眸望了一眼张枫远,他怎么对你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不过心中却是不怕的,这件事情你非要细究下去,最后设局之人是你妹妹罢了!

    柳越越微微一笑:“我就是瞧着月色挺美的,故而想要叫大哥回来一起赏月罢了!”

    “胡说八道!”王伦严一怒,抬手就要来打柳越越。

    她闭着眼睛缩了缩脖子,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袭来,偷偷抬眸却瞧着张枫远将他的手抓住了,面色阴沉的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我相府内的事情,就不劳舅舅操心了吧!”

    “枫远,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看不明白?这分明就是这小贱人设局害你妹妹的清白!”王伦严说道 ,“此事须得仔细往下追查!英儿的清白虽然不能够恢复,但是这背后的主使者岂能够轻易放过?若她真存有这歹毒心思,日后岂可为国母?”

    “够了!”张世良面色铁青,眸子里面满是翻滚的怒气,“这是我的家务事,大哥管的未免太多了!还有,华儿是我的女儿,是相府的嫡女,是未来的太子妃,大哥虽然为长辈,但请口中注意分寸,她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欺辱的!”

    “你!你!”王伦严也是气得不轻,颤抖着手指着张世良冷笑道,“好好,算我自作多情!你们将她当作未来太子妃供着,但是以她的德行,还真以为能够给你们带来什么好处?但愿你们日后没有后悔的时候,告辞了!”

    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柳越越白了王伦严一眼,这人不仅喜欢多管闲事,嘴巴还贱,关键是还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真真儿叫人恶心!

    王伦严叫气走了,张瞬英还是一脸的倔强,大夫人抹着眼泪,张枫远阴沉不语,这场面还真不适合自己多待。

    柳越越朝着张世良福了福身,说道:“父亲,三妹与凌公子既为未婚夫妻,又是真心相爱,父亲就成全他们吧!女儿昨夜也是一夜未眠,眼下身子有些不适,就先告退了!”

    “你去吧!”张世良收敛了一下眼睛里面的怒气,轻轻的点头挥了挥手,“这的事儿你也不用担心,照顾好自个儿就好!”

    柳越越在回去的路上心中就一直疑惑,这王伦严居然能够在相府指手画脚,而且张枫远父子也是尽力在容忍了,想来王家虽然对相府有一定的帮助,但是也在一定的掣肘着相府吧。不过叫她不明白的是张枫远为什么要叫自己来一趟,难道就是让让王伦严骂一顿?

    她现在就感觉自己像是孙猴子不管如何都逃不出张枫远的五指山,自己的任何自作聪明的反抗都像是在他面前耍猴戏一般,更何况自己还远没有孙猴子有本事。

    柳越越刚回到晓霖院,柔儿急忙来说道:“小姐,秀儿回来!”

    柳越越一喜,急忙将烦恼的事情抛到脑外,急忙进屋去了秀儿的卧室,青儿已经醒了,似乎正在给秀儿伤药,她疾步上前关切的问道:“你昨晚上去哪儿了?怎么受伤了?”

    秀儿稍微制止了一下青儿,略微起身对柳越越说道:“昨夜我赶去后花园想要提醒一下青儿的时候,却发现那时候后花园内已经叫人看管起来了,我入内不得就想要想其他的办法,却瞧着两个园丁似鬼鬼祟祟的,心下疑惑就跟了上去。之后发现两人与外人多有联系,那人我以前也见过两次,正是大夫人娘家宁波侯府的人,他们说什么隔得远我没有听到,不过却瞧见了那宁波侯府的人将一样东西递给了园丁!我当然心中担忧青儿的安危,故而就没有再多留意,准备离开,但是却有人袭击了我!”

    秀儿停顿了一下,眸子里面闪过一丝疑虑:“我并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将我打晕了,待我醒来的时候竟然是置于衣橱之中,并且屋外有些声音,我当时没有出声,从缝隙中望去,却是在哪两个园丁的房中,并且已经快天明了。两人想来是彻夜未眠,似乎在讨论宁波侯府送来的种子的事情,后来两人因着要出工,天一亮就出去了,我从衣橱内出来,估摸着此事并不简单,于是偷拿了一些他们口中所言的种子回来,不知道其中有何缘故!”

    秀儿说着从怀中拿出了用帕子包裹着的几粒种子递给柳越越,揉了揉青儿的头发,说道:“亏得青儿无碍!”

    “你在相府内被人偷袭,而且此事又事关大夫人的娘家宁波侯府!”柳越越眸子一转,“显然是有人故意想要你发现这些事情,那么这些种子必然不简单,这些是什么种子?”

    “鸢尾!”秀儿的眸色一深,眸子里面的沉重疑虑更盛。

    鸢尾,这不是先皇后最喜欢的花吗?柳越越心中一惊,莫不是这里面水很深?

    秀儿一眼看穿了柳越越的心思,说道:“这里面的牵扯估摸着会很深,且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有人将我打晕,让奴婢发现这其中的秘密,估摸着我们已经在局中了,小姐想要不淌这趟浑水,估计很难!”

    “我现在自身难保,这些事情我是管不了的!”柳越越想了想说道,“这事儿咱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兵来将挡,以后发生什么再说吧!”

    且说自花园事件以后,柳越越是只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在张枫远与丞相都没有在家的时候,尽量低调以及回避大夫人的报复。

    事情被张枫远压了下去,虽说那一日在花园瞧见了张瞬英与凌少宣两人的人不少,但是却没有什么流言兴起,就连莫名其妙被牵扯进来的张瞬筠听都没有听说过。

    上午的时候柳越越照例与张瞬筠一道学习,下午的时候看书练字,日子过的比上班的时候朝九晚五的生活还要规律。

    五日之后传来了张瞬英与凌少宣已经将婚期定下的消息。

    柳越越自问不是好斗之人,如果大夫人不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她或许就这么鸵鸟的下去了,只是眼下大夫人 是决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了,她在不能够坐以待毙不是!

    张枫远压着,她不好作为,但是其他人出手,可就不关她的事情了吧?

    六月二十三这一日,丞相得了些大闸蟹送了一些到晓霖院,柳越越也因此弄了个全蟹宴,叫了几个妹妹一起前来享用,除了张瞬英称身体不舒服以外,其他的几人到时都十分的给面子,准时前来赴宴。

    席间倒也言笑晏晏,她们都想要给柳越越一个好印象,自然是一个劲儿的讨她欢心,张瞬媛姐妹虽然看张瞬筠不顺眼,不过倒也不会在柳越越面前表露出来。

    怪不得领导喜欢会拍马屁的人,因为这些人说话的确让人舒服,柳越越瞧着这姐妹四人,若是在现代职场之上,怕也是大杀四方之人啊!

    没一会儿,张瞬媛就有些不胜酒力了,腮上泛起粉色 ,晕乎乎的傻笑。

    柳越越忙道:“是不是喝醉了?快进屋去休息一下吧!柔儿,你送八小姐到我的卧房休息一下吧!”

    “是!”柔儿去扶张瞬媛,张瞬尹觉得不放心,也跟了去。

    柳越越笑道:“八妹年纪就是小,不该叫她喝酒了,我们继续吃吧!”张瞬媛当然会醉了,因为只有她的酒不是平日惯喝的果子酒,而是高度数的白酒,酒量浅,几杯下肚就不行了。

    柔儿跟另外一个小侍女一起将张瞬英扶到了床上,又去绞了帕子给她擦脸。

    “媛儿酒量浅,给你们添麻烦了!”张瞬尹笑道。

    “哪里话,这都是奴婢们应该做的!”柔儿低眸笑了笑,心中却有些冷意,想往日小姐与太子的婚事尚未明晰的时候,她们何曾对晓霖院的下人客气过?

    “对了,屋子里面有醒酒的鼻烟壶,我去拿来同八小姐闻闻!”柔儿说着,又从一个盒子里面拿出了一枚精巧的鼻烟壶,放到了张瞬媛的鼻子下面,让她嗅了几下,打的味道有些刺激,她哼了一声,一把将柔儿手上的鼻烟壶给打到了地上。

    柔儿急忙弯腰去检,却从床底下发现了一个布娃娃,她眉头一蹙疑惑道:“怎么会有个布娃娃在这里?那个不懂事做了竟然扔在这里了?

    她随意的将布娃娃放在了床边,张瞬尹瞧着面色却是一变 ,紧接着眸子一动,笑道:“柔儿瞧着布娃娃做工还挺精致的,想来别人也是费了心思的,你可别扔了!”

    “倒也是!”柔儿微微一笑,将那布娃娃放到了衣柜里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嫡女锋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憔悴并收藏穿越之嫡女锋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