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太平天国 > 第五七○章 中俄划界 十一

第五七○章 中俄划界 十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biquwo】,。

    <!--go-->    .度开启的会谈一开始,契拉科夫一反常态,首先就由t3冷静而造成会议不得不中断数日,向太平天国政府代表团表示真心的歉意。接着,他又叽里呱啦地说了一番诸如沙皇俄国从不愿意对外使用武力,一向奉行用谈判来解决一切争端的等等国际间的尊则。

    最后,他希望双方能本着友好的姿态,用历史和现实的目光来审视一切,使两国间的边境争端得以妥善地解决。当然,他也没忘了带着过去少有的诚挚笑脸向太平天国一方的代表们表示,中俄两国毕竟是近邻,既然如此,双方就更都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没必要总是盯着过去的那些不快,一个和平的环境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应该珍惜和保护的。

    契拉科夫哩哩啦啦说了不老少,却一个字都没提在亚历山大罗夫斯克发生的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奕笑了。

    这次会谈的一开始,气氛显得很融洽。

    对于契拉科夫的上述言论,陈玉成给予了肯定,尤其赞成契拉科夫那番关于用谈判来解决一切争端的尊则。陈玉成提到中国有句俗话,叫远亲不如近邻,而中俄之间又是有着极其漫长的边境线的两个邻国,就更应该友好相处,使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地友好下去。他说到,中华民族历来就不是一个好战的民族,也不是一个对过去永远耿耿于怀的民族,中华民族胸怀开阔,愿意与任何渴望友好的国家和人民和平相处。即便是对于曾经是中华民族的凶恶的敌人,只要对方愿意,我们也同样有捐弃前嫌,共同发展的博大胸怀。

    当然,陈玉成同样也是对红海军在库页岛的作为只字不提,仿佛根本就没发生过一般。

    最后,意,太平天国方面也不想过于为难俄方,既然大家是坐下来和和气气地商谈,那就都应当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尽量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共同点。为此,太平天国一方愿意适当地调整划界方案。

    陈玉成拿出来的新边界划分方案,大意如下:

    一、北部地区,以勒拿河为界,勒拿河以东、额尔古纳河以西之原属中国、却被满清在“尼布楚条约”中割让给俄国的广大土地,必须无条件还给中国;

    二、东北部地区,被满清在“>:国领土(包括乌第河以南的区域),必须无条件还给中国;

    三、鉴于双方对自雅库茨克开始之勒拿河右岸领土地归属争议较大。一时难以妥善解决其最后归属地问题。太平天国代表团全体成员经过认真磋商。本着有益于中俄两国世代友好地态度。提议将上述地区化为待议地区……

    当上述方案再次由奕完整地宣读完之后。会场内一片沉寂。静得连数里外开始解冻地黑龙江江面上传出地冰棱相碰之声。都能被会场上地人清晰地听到。

    以契拉科夫为首地俄方代表团地成员们。更是闷头不语。此刻。这些家伙地内心里。恐怕都是在涌动着同一个想法。这些中国人黑。简直是太黑了!

    许久。陈玉成郑重地看着额头渗着汗水地契拉科夫。“阁下。您我都是奉命办事之人。各自地难处咱们心照不宣。划定待议地区、把赔款仅仅作为备忘录暂时记录下来。而具体地赔款地数额及赔偿方式却都留待日后再议。这已经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做到地最大让步了。”

    “阁……阁下。”契拉科夫抹了抹额头上地汗水。像吃了一大口猪苦胆似地咧开大嘴瞅着陈玉成。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到。“>:条约签订后所得到地一切。我……我们……我们可……可以奉还。只是……只是贵方所指勒拿河以东、额尔古纳河以西地地域……您……您也清楚。这都是历史地问题。当然。我不想……不想再跟您……跟您探讨当年大清政府地签字是否有效。您和您地同僚们都说尼布楚签约不平等。其实……其实尼布楚条约对于当年地大清来说是最公平地。而应该说不平等是我们。因为……因为当年地大清毕竟是在武力强大过我们不知多少地情况下。逼迫着我们签下地那个条约。”

    经过热身之后地契拉科夫。渐渐话语连贯了起来。“其实。凡是我们在座地这些人。都没有亲眼见证过当时地场面。即便有什么记载。也难保因为这种或是那种地原因。带有其固有地偏见性。我刚才解释过。我这样说绝不是为了开脱什么。可那毕竟

    去了一百多年事情了,一百多年来,没有人为此再翻h7我们的百姓也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和方式,繁衍了一代又一代人。如今说变就变,那成千上万无辜的平民岂不是……岂不是要背井离乡?”

    契拉科夫说到这里,有意地停顿了一下。看看陈玉成等太平天国的代表们一个个似乎都在认真地倾听他的肺腑之言,他的胆气于是好像又强壮了一点儿。他咳了两声,又继续地说了下去,“至于贵方所指的待议地区,在我的记忆中,从来就都是我们俄方的领土。我实在想不出那里怎么会成了待议地区阁下刚才也说了,咱们都是替政府办事之人,可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事情,这个字我怎么签下去?退一万步说,即便在贵国强大的之下,我们被迫委屈地签下了这种不伦不类的条约,那岂不是又为日后的两国埋藏了祸端?今天,阁下您可以兵临城下,迫使我们如此。可再过一百多年,或是更长的时间之后,难保我们的国家也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再如法炮制。这冤冤相报,又何时是了呢?所以,我以为,有些问题要现实些似乎还是更好。”

    “您说完了?”看到契拉科夫终于住了口,陈玉成微笑着问到。

    契拉科夫点点头,又扭头瞅瞅身边的涅维尔斯科伊。窝在木椅上的涅维尔斯科伊表情木呐,显然是无话可说。

    “呵呵……”陈玉成轻轻地笑了起来,“依您的现实说,那我就应该马上离开会场,收拾收拾继续挥师北上了。”

    “阁下的意思我不明白,”契拉科夫好像真的糊涂似的望着陈玉成。

    “很简单,”陈玉成的身子使劲往椅子的靠背上一靠,看了看左右自己的将领们,豪气勃发地笑到,“不是跟您夸口,一旦和谈不能,我天朝北方、西北两大战区会做出多大的举动来,我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只要我一声令下,我的二十万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不出半年,就可以拿下你的半个国家。同样,我还可以在我的有生之年,亲手将我天朝之千百万人民移居到这些土地上去,并保护他们在那里扎下根。等到一百多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之后,即便真会有号称是你们的人来找我们讨要这些土地的时候,我们天朝还不是照样可以用您的口吻来回复他,朋友,还是请您现实点儿吧。”

    “这……”契拉科夫本来已经有些刚刚落下去的汗水,又情不自禁地渗了出来。

    陈玉成撇了契拉科夫一眼,转头瞅瞅脸上露着得意之色的奕,然后回过头来继续说到,“前些日子你们无理中断了会谈,我们的奕副主任就很不高兴,他对我说,按照你们的一贯行为,是绝不会再主动坐回到谈判桌前来的,只有打翻了天才能叫你们主动回来。我不信,而且当时我就告诉我们的奕副主任,我会让贵方自己回来的。”

    陈玉成说着,又瞟了瞟脑袋扎得极低,恨不能一下子就钻到桌子下面去的涅维尔斯科伊,“结果呢,我只在库页岛轻轻一动,贵方不就回来了。”

    “阁……阁下……”契拉科夫的结巴劲又上来了,“我……我本不想提……提这个……这个有伤大……大家感情的事情。

    可……可既然……既然阁下挑明了,那……那我也不……不得不说。现……现在是……是……是和谈期间,贵方不宣而战的……的行为……实在有失……有失大国风范。”

    “哈哈哈……”陈玉成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大家都坐在这里才是会谈,只要谈判一开,哪怕是骂爹骂娘,照样无战事。可这谈判中止期间呢?既然不愿谈,那就随便打。不仅我可以打你,你也可以打我嘛,只要你愿意。”

    简直是太欺负人了!你以为老子不想打你啊?要是老子能打过你,早他娘的把你扫地出门了。契拉科夫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被别人欺负的滋味儿不好受。

    陈玉成紧跟着叹了一口气,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目光看着契拉科夫,“说实在的,为了能促使和谈尽早完成,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忍让。把一些敏感的问题都留给了我们天朝的最上层,咱们一时半时解决不好的问题,将来咱们两国的首脑,自然会有他们解决的办法。您大概不会相信,我们天朝的领袖们,早就有了一个打算去贵国,与您的沙皇陛下会的想法。”<!--ove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太平天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兰色幽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色幽香并收藏太平天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