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一章 高老庄

第一章 高老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章 高老庄()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翠欲滴的群山,一条弯弯的小河从山谷中蜿蜒穿过,流向远方。

    从远处眺望,群山脚下一个朦胧的青翠山谷中,炊烟缭绕,隐约有一座村庄,看上去有一百户左右人家。

    走近些看,山谷并不小,自深山中走出来的那条小河从这个青翠山谷中间流过,并悄然从村庄前面滑过。猛地一看,小河就像一条玉带把村庄与大山系在了一起。

    小河名叫“流沙河”,名字的来由是因为小河的河水清澈见底,水流平缓,人站在河边就连河床底细小的沙粒流动也能清晰可见。

    清晨,河面升腾起薄薄的水汽,雾蔼蒙蒙,有如轻纱蒙面,似隐似现。河边嫩绿的小草还滴着晶莹的露珠,四处隐约可见东一朵西一簇不知名的小花,白的、红的、粉的都有。两岸生长茂密的垂柳随风轻轻地摇摆着,隅尔在柳枝飘动的缝隙中能看到结满果实的桑椹树。此刻的流沙河显然格外的清幽与温馨。

    河边草地上还有几名髻角牧童在玩耍,不时传来阵阵嘻笑声,不远处有几头肥壮的水牛正在悠闲地吃着鲜嫩的小草,水牛的甩尾声不时惊起蛙声一片。

    河边有块大石头上,悠闲地坐着一位头戴竹笠的老翁,此刻他正持着一杆鱼竿正在钓鱼呢。不过见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似乎觉得他钓的不是鱼,而是时间。

    流沙河的东面是大片大片绿油油的稻田,稻苗正处于长穗的时候,微风吹过,婀娜多姿,像是在欢快地舞蹈,也像是在欢迎远方流浪到此的倦客。此刻,稻田中还有不少早起的农家汉正在来回地拔除杂草,专注而细心地样子就像是在照看自己的孩子般。

    小河上有座石拱桥,看样子这座桥建了不少年了,村民们每天到田里劳作就要穿过这座桥。

    村庄就坐落在小河的西面。由于南方多雨,南方人大多数是建瓦屋而居,这个村庄也是这样的。

    只见村庄内瓦屋重重叠叠,高矮起伏,炊烟袅袅,薄薄的晨雾里隐约可见几条幽静的村间小巷,隅尔传出一阵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也有几声呼儿唤女的叫唤声,也有此起彼伏的犬吠声、鸡鸣声。

    这个村庄原本因村里人大多姓李而名叫“李家庄”,不过后来由于村庄的长寿老人越来越多,成为县里远近闻名的长寿村,被县衙大人改名为“高老庄”。

    按村里的长辈是这么解释的,“高”字的意思就是高寿,“老”字的意思就是老人,寓意此庄长寿的老人很多。

    高老庄的北面隔着几亩稻田处,孤零零地建有一座较大的瓦房,似乎要与整个村庄脱离,显得很是突兀。

    住在这座瓦房的是一户外来人家,男主人姓傅名铨。说起这位男主人,还有一段悲惨的故事。

    那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了,傅铨的老家连降十天特大暴雨,山石被洪水冲刷而表层变软变松,于是一天夜里发生了一次巨大的泥石流。洪水和泥石流把坐落在山脚边的整个村庄全部被冲毁,惨绝人寰。傅铨的父母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被急速的洪水冲走吞灭,再也没有回来。

    傅铨当时仗着身强力壮死死地抱着门前那棵高大的千年老樟树,只露出一颗头到水面上来。就这样,他在洪水中足足坚持了一天一夜,洪水才慢慢平息。此时,村庄已无,留下的只是一片厚厚的淤泥和残垣断壁,筋疲力尽的他这才缓缓从树上爬下来,侥幸逃出了生天。但他的双臂也因此落下病根,每逢阴雨天就酸痛不已。

    傅铨是家中独子,当时年仅才十六岁,洪水过后,家乡被毁,没有了一个亲人,只好孤身一人一路逃难,饥寒交迫的他流浪到了高老庄。

    高老庄的庄主姓李名慈平,生性慈善,善名远播,是方圆近百里内有名的大善人。李庄主见这少年可怜,顿时起了怜悯之心,当即给予傅铨一些吃食和旧衣裳,并让他住进了村子北面那座废弃的旧磨坊里。

    后来,庄主李慈平从闲谈中又获知他有一手家传打铁的好手艺,因而组织村民帮忙把旧磨坊重新修缮了一下,让他平时为村民修补农具,并打造些农具,也省得到远在七八里外的那个打匠铺去了。

    从此傅诠就定居在高老庄,并以打铁为生,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能填饱肚子。

    久而久之,高老庄的人因他打铁手艺高超,所打造出的农具结实耐用,因而都称他为“傅铁匠”,反而把他本来的名字给忘了。

    光阴如梭,岁月催人,十年很快就过去了,傅铨也被李家庄人完全接纳了。

    七年前,凭着过硬的家传打铁手艺与本分老实的待人处事风格,淳朴的傅铁匠与李家庄一名落魄秀才的女儿结为连理,夫妻二人相亲相爱,生活虽然清贫却也幸福,并于来年生下一个可爱的麟儿。

    转眼之间,小孩今年已经六岁,生得卧眉细目,口鼻清秀,惹人喜爱。身为秀才的外公李慈念为小孩取名为傅楼,寓意希望他日后能更上一层楼,从此踏上青云路。

    傅楼自小聪慧过人,本性非常乖巧,喜往外公家去,跟随外公习文断字。

    傅楼年纪虽小,却记忆超常,小小年纪已是满腹经文,琴、棋、书、画样样皆会,而且已初入殿堂,得到个中滋味,尤其是琴技方面,领悟力极强。

    傅楼的这般才情,当然让他的外公如获至宝,对傅楼喜爱异常,整天乐得合不拢嘴,并倾尽全力教导傅楼,希望小外孙能走上科考之路,考取功名,将来谋个一官半职,也好光宗耀祖,壮大门楣。

    ……

    清晨之前,天未破晓,高老庄北面沿河边的那片柳树林里传来一阵“嘿、哈”的脆嫩童声,偶尔也夹着几声清脆的鸟叫声。

    自打傅楼三岁开始,傅铁匠就令其儿子傅楼修习一种功法。此功法配合着九宫步法,不时腾挪纵跃,口中一嘿一哈,双手做着各种奇怪却简单的动作。

    据说此功法是傅家祖传下来的,功法名为“少阳功”,当真功如其名。此功练习时阳刚实足,而且最适合从小练习,练习有成后浑身力大无比,可力举千斤,甚至更重。当初傅家就是凭此功法,才培养出一代代杰出的铁匠。

    据传,傅家祖上曾出过一位大将军。大将军已把少阳功练至极处,举手投足之间均显出磅礴的力量,似乎有使不完劲。那位大将军出身铁匠,十五岁应召入伍,二十岁升为将军,三十岁就荣升为大将军。大将军力大无穷,体格硕大,双手各持一柄重达五百斤的大铁锤作为兵器,以至没于有一匹合适的坐骑能支持得住他。每次上阵前大将军全身披挂着厚厚的铁甲,敌我对阵之时他就箭步如飞地奔到阵前,速度超过寻常马匹,并有万夫莫敌之勇,就像一把大铁锤一般把对方阵形打乱。也因此背地里不少人都叫他“铁锤将军”。

    傅铨并没有奢望傅楼成为一名大将军,但却希望傅楼也能继承家传的打铁手艺,这既是傅铨纯朴的本意,也是傅家历来的祖训。再者傅铨一家三口现今寄居在高老庄,如若傅楼将来有一技傍身,也好从此扎根于高老庄,因而傅铨要求傅楼从小就开始练习“少阳功”。

    傅楼的外公李慈念作为一名秀才却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热切地希冀小外孙能走上科考之路,当然不赞成傅楼去修习这种所谓的“少阳功”。

    按傅楼外公的话来说,什么“少阳功”?不就是“打铁功”吗?由此可见他从心底里就瞧不起打铁这门行当,坚决反对傅楼去练习少阳功,也反对他去继承傅家祖传打铁的这门行当,认为是埋没了人才。

    而傅铁匠却多次强烈要求让傅楼修习“少阳功”,但李慈念态度坚决,每次都不允。

    无奈之下,傅铁匠只好偷偷地让傅楼在破晓前到村子北边的小树林中去练习“少阳功”,并嘱咐傅楼不要将练功之事告诉外公,以免外公文人脾气发作,纠缠不清。

    傅楼对少阳功倒是热情不小,练习起来一点都不马虎。

    几年锻炼下来,傅楼比起村里同龄人看上去更加结实匀称,浑身上下似乎总有使不完的劲。

    说也奇怪,练习“少阳功”这几年来,傅楼记忆力更是超常,看书一目十行,几乎过目不忘,因而在学识上也远超村里的同龄人,甚至比他大几岁的少年还要好上不少。此时的傅楼整个人看起来儒雅俊秀,却又不失阳刚之气。

    傅楼的外公见傅楼越来越聪慧,各方面都出类拔萃,更是喜出望外,老来开怀,似乎已经看到了傅楼美好的前景。

    傅铁匠对傅楼在少阳功方面的进展也很满意,暗中欣喜不已。傅楼的母亲只关心傅楼的吃穿这类琐事,对于其他方面很少参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