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二七九章 今天是比武招亲吗?

第二七九章 今天是比武招亲吗?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七九章 今天是比武招亲吗?

    这时,连炎侧过身子,右手轻轻旋转,炙火宝剑形成一个竖直的火盘,坚硬的青石地面被炙火宝剑的剑芒划出一道又深又长的裂痕,触目惊心。

    接着,连炎的身形迅速左转,右臂用力猛地向前一甩,暴喝一声:

    “去!”

    手中炙火宝剑化作一条火龙,急速向傅楼怒噬,气势威猛至极,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得了,敢挡者即被它毁灭。

    炙火宝剑的确锐不可挡,傅楼也没有去挡,而是缠。

    只见他右腕轻轻一抖,手中的五行罡天水灵剑突然柔软如棉,犹如软带,化作一条水龙,一条弯曲变幻莫测的水龙。

    水龙剑法,能刚能柔,刚时势不可挡,席卷而来,如惊涛拍岸。而柔时,却连绵不绝,被它缠上之后,扯不断,也挣不脱。

    很快,水灵剑迎上炙火宝剑,并迅速缠绕了炙火宝剑好多圈。同时,也阻止了炙火宝剑的去势。

    连炎见状,大惊失色,双手手诀不断变化,欲图斩断水灵剑。可是,炙火宝剑不仅斩不断水灵剑,而且也摆脱不了水灵剑的缠绕,在空中乱行翻腾,作困兽之斗。

    更让他心焦如焚的是,炙火宝剑的光芒开始变弱,而且越来越弱,很快就光芒消失了,看起来就像是一柄普通的宝剑。

    “这柄剑炼之不易,毁了可惜。算了,还是还给你,不过,得留个小小的印记,以作罚戒。”傅楼语气依然平淡如水,却字字如刚,就像他的水龙剑法,刚柔兼济。

    话音刚落,他右腕一旋,水灵剑索地就回到手中。

    紧接着,炙火宝剑上的光芒迅速恢复,连炎赶紧将它收了回来。

    他仔细一看手中的炙火宝剑,发现剑刃两边各有一排细密均匀的齿痕,心痛之余,不免大惊:“自己这柄炙火宝剑在巨锤打击下也不曾有过一点缺痕,却被那柄看似软绳一样的软剑削成齿剑!这柄软剑是何宝物?居然如此锋利!此事应尽快向父亲问问,或许他老人家知道。”

    “我输了,蓝盈盈归你了!我这就告辞而去!”

    连炎倒也爽快,输就是输。而且他明白对方是留了一手,否则炙火宝剑不仅会成为齿剑,恐怕会成为一堆铁屑。

    说完,他腾空向山下纵去。随同他一起来的火相宗弟子也一一离去。

    傅楼收起水灵剑,刚起步要走。

    “谁说蓝盈盈归你,小生可不同意?”

    话音刚落,左侧观望台飞出一个身影,那是一名身形修长的年约三到四旬的书生,他就站在连炎刚才的位置。

    这名书生长相很不错,用气宇不凡、文质彬彬、玉树临风等等好词来形容他非常地恰当。

    单论长相,傅楼不及这人,不过,傅楼安定如山的神态和深邃坚定的眼神却不是谁都拥有。

    这名书生长相虽好,但是目光闪烁不定。眼睛是灵魂之窗,无法加以外饰,亦无法欺瞒他人,由此可见此人不是善类。

    “小生姓竹,名芝鄯,来自九音宗。”书生笑着作揖道。

    九音宗是一个很神秘的宗派,世人对其了解不多。傅楼也只是知其名而已,不过,他也不想去了解,九音宗再神秘也不关他的事。

    傅楼根本没有理睬他,转而对蓝大先生扬声道:“蓝前辈,今天是比武招亲吗?”他已经察觉这一切都是蓝大先生的安排。

    林芝鄯见傅楼连基本的礼节也不给自己,心中一阵恼怒,眼中杀机一闪而过,脸上神色依然笑着。

    “不!呃……都是青年才俊嘛……难得相聚,切磋……切磋而已。”蓝大先生这句话明显言不由衷,其实他就是想借傅楼的手,将这些提亲的人赶走,当然他不能直接说出这句话来。

    “既然这样,想切磋的都下来吧,一起打完了好喝茶去。”傅楼向四周扬声道。

    “傅师弟!好样的!”神仙宗的领队秦焱大声喝彩,其他三十名神仙宗弟子也跟着叫好。同样,仙医宗的大多数弟子也附合着。

    “嗖嗖!……”五个人影闪过,出现在林芝鄯后面不远处,个个年纪都是三十到四十旬左右。很显然,他们都是冲着蓝盈盈而来,都视傅楼为拦路石,欲踢之干净。

    “小生不才,但也不会以多欺少。”林芝鄯笑道,然后转头对后面五人道:“各位兄台为何站在小生的后面?你们应该站在对面去,待小生打败了他之后,各位的对手就是小生。”

    后面五个人知趣地退向两边,他们似乎对林芝鄯有所顾忌。

    “既然这样,就不要再多说费话,动手吧。”傅楼冷冷地道,他有些火了,自己与蓝盈盈情投意合,却半路杀出这么几个不知进退的家伙,真是扫兴。

    “爽快!要的。”林芝鄯很有风度地取出一根笛子。

    傅楼一见林芝鄯手中的笛子有些诧异,这根笛子的外形,与当初他在无量山禁殿下面洞的窟获得的那根笛子一模一样,看来那具骷髅很可能也是来自九音宗。

    当时,傅楼还得到了那具骷髅的储物袋,发现里面东西不少。

    袋中有一部曲谱,上面记载的应该都是笛曲。这本笛曲很奇怪,根本不是按正常的音律来编写,而且这本曲谱不完整,似乎还有上部。

    傅楼在袋中没有找到上部,由于没有上部的基础说明,因而傅楼看不懂这些音符,也就无法明白其中的含义,更不可能按照笛曲来吹奏。

    而且那根笛子也很怪,所用材料很特别,似乎是用某种兽骨制作的。而且它的外形与普通笛子太不相同,普通笛子的音孔是椭圆形,而这根笛子的音孔却是五角形的。

    傅楼曾经尝试着用普通的吹奏方式去吹这根笛子,却发现吹来的笛音很怪,也很难听。傅楼猜测,或许是因为笛膜要求特别,又或者是吹奏方法错了。

    多次尝试后,傅楼就没有再去管它了。

    “你若能听完小生的一首曲子而不跑开,小生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不过,谅你也不敢听。”林芝鄯笑道。

    “没问题,吹吧!使劲地吹吧!”傅楼想都不想地道。

    林芝鄯举起笛子放在嘴唇上。

    紧接着,五道人影一闪,那五名刚进场不久的‘年青才俊’又退回观望台去了,但并未走远,想来笛音的影响范围并不算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