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四二九章 往日秘辛

第四二九章 往日秘辛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二九章 往日秘辛

    最近一年来,五指山多了一些年青俊彦的客人,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更是如此。

    原来,当初神仙宗对外假传,说傅楼是神仙宗的叛徒。后来,钟真人为了避免连累仙医宗,也让蓝大先生大义凛然地宣布断了这门婚姻,说傅楼是背师弃祖之徒,他不再认这样品德败坏的女婿。

    于是,陆续有人来五指山求亲。

    最近三个月,真相终于大白了,知道傅楼原来并不是神仙宗的叛徒,而是被下凡人的仙人带走了。想想仙凡有别,傅楼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因而提亲的人也就更加多了起来。

    这不,今天又有两名俊朗的修士,各自带着一份厚礼前来提亲。

    两名修士几乎同时来仙医宗山门前。

    “是你!”两人同时伸手指着对方,异口同声地道。

    “守老弟!”

    傅楼疑问道:“葛老哥也是来提亲?”

    葛田连连摇头,道:“不,老哥哥我有点别的事情,呃……此事不说也罢。再者说,守老弟既然看中了仙医宗掌门之女,老哥哥我怎么会去跟你抢呢?嘿嘿,拱手相让还来不及呢。”

    傅楼假意气愤地道:“哼!明白就好,葛老哥若是要抢,小弟我打的你屁滚尿流。”

    葛田笑道:“那是!那是!守老弟天上少有,地上绝无,谁也抢不过你。老哥哥我在此,祝你旗开得胜,抱得美人归。”

    傅楼拱手一礼,笑道:“呵呵,小弟我就多谢葛老哥!”然后又随意地问了一句:“小弟看葛老哥愁眉不展,莫非有什么难解之事,若是信得过小弟,但说无妨。呃……或许小弟能帮得上忙。”

    葛田长叹了一声,道:“守老弟,老哥哥我当然信得过你,不过,此事是家丑,哎,说出来丢人哪。”

    傅楼甩了甩手,道:“既然是家丑,那就不外扬喽,走吧,咱们拜山去。”

    葛田喊了一声:“等等,既然守老弟问了,说说也没有关系。”

    傅楼跓足而听。

    葛田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初为了寻找一件名为金凤羽的材料,我深入莽原森林,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金凤凰的窼穴。”

    傅楼一听金凤凰,想起了小金。葛田所说的金凤凰,是不是就是小金的母亲呢?

    葛田叹了一声,接着道:“可是,那只金凤凰太厉害了,老哥哥我不是它的对手,无法取到金凤羽,还差点儿丧命在哪里。但是我并没有灰心,借助一件法宝隐身,我多次潜入金凤凰的窼穴,逐渐地接近它。”

    葛田又道:“慢慢地摸到了它的一些行动规律,它每天都要准时进入岩浆中一会儿,但我还是不敢动手,因为我不知道它兑下来的羽毛藏在哪里。终于,有一天它产蛋了。这是它最虚弱的时候,我趁机拿到了几根金凤羽,并顺手偷走了那个蛋,但也因此惊醒了金凤凰,引来它的追杀。幸好,它产后修为大降,我拼着受重伤逃了出来,回到南开城找……那个孽徒……”

    说到这,葛田的脸色开始流露出恨意,平息了一会儿,接着道:“这一次重伤,我闭关养了足足十年之久。当我出关时,我那个孽徒不见了。他,居然偷走了我的金凤羽,也偷走了那个金凤蛋。金凤蛋丢了倒也无所谓,但金凤羽对我太重要了,哎……找了这个孽徒二十年,也没有找到他。”

    “哦?!”傅楼心中一动,当初,金凤凰的女儿小金不正是一个金色的蛋孵化出来的?

    当初在淘宝坊市外,那名抢劫自己未遂反而被自己麻痹后杀死的黑衣蒙面人,难道此人会是葛田口中所说的孽徒?

    呃,也不一定,或许葛田的孽徒早已经被黑衣蒙面人杀了,东西落在黑衣蒙面人手中。

    呃,不排除这个可能。黑衣蒙面人有金凤蛋,但没有金凤羽,金凤羽哪里去了?或许金凤羽早被黑衣蒙面人卖了也不一定,或许……哎,太多的或许。

    想到这,傅楼随意地笑着道:“令徒的长相如何?年龄何许?或许小弟曾经见过也不一定。”

    葛田叹道:“哎,人海茫茫,难啊!……孽徒长相还算淳厚,个子不高,胖胖的。”

    傅楼一听,看来葛田的徒弟并不是自己杀的那名黑衣蒙面人。如今,黑衣蒙面人已死,葛田徒弟的下落或许永远会是一个不解的迷。以傅楼猜测,十之八九是被黑衣蒙面人杀了。

    傅楼想劝葛田放弃寻找,但又不便将自己杀死黑衣蒙面人之事告诉他,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想了想,劝道:“葛老哥,随缘吧。”

    “不!”葛田摇了摇头,见傅楼投来不解的目光,解释道:“我这次打听到了一个线索,前段时间有人拿出一根金凤羽来拍卖,可惜事后我才知道。哎……错过了购买金凤羽的机会。不过,我多方打听,知道卖金凤羽的是来自仙医宗。”

    傅楼恍然明白,道:“原来葛老哥不是为了找徒弟,而是想要金凤羽。”

    “是的,我需要金凤羽炼制一柄剑。”葛田点点头,转然又叹道:“不过,那个孽徒太让我伤心了,若是找到了他,我非得清理门户不可。”

    “哦。”傅楼随口应道。他心想,葛田需要金凤羽炼剑,难道他也是炼制五行罡天土剑?

    虽然没见葛田施展过天剑宗的五行剑法,但是上次的闲聊中,傅楼知道葛田对坤元大陆很熟悉,而且对天剑宗也是非常熟悉。呃,看来葛田极有可能出身于坤元大陆的天剑宗。

    仙医宗守山门的弟子见傅楼和葛田总在山门外站着,以为是歹人,于是,从门内喝道:“你们两个是何来历?在这里鬼鬼崇崇的!”

    傅楼拱手一礼,道:“慕名求亲。”

    葛田也拱手一礼:“我是来求药。”

    “报上名来。”

    二人各自报了一个小门派的来历,顺利入山门。这是因为仙医宗素来好客,换作是别的宗派,恐怕轻易进不了山门。

    ……

    药王殿中。

    客人已经不少,大多是年青俊彦。蓝大先生并不在药王殿,由李长老代为招待宾客。

    傅楼和葛田跨进大门之时,立即遭到了十数道不善的目光。当知客报出二人的来历和目的时,那些不善的目光全都射向了傅楼。

    对于这些不善的目光,傅楼如同无视,基本礼节完毕后,与葛田在右侧末座坐下。

    其实,傅楼根本坐不住,很想马上去见蓝盈盈,但是自己的身份不能泄漏,否则不仅会给神仙宗带来危机,就连仙医宗也难躲过这一劫。

    傅楼心想,呃,待筵席过后,寻个机会偷偷去见蓝盈盈。

    “哎,自己的妻子都要私会才能相见。”傅楼心中感到很无奈,暗中寻思,得想个好办法才行。用真实身份偷偷会面?这个办法不妥,只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恐怕难以保密,除非……用现在这个假身份……

    葛田打断了傅楼的思绪,他站起身向李长老拱手一礼,诚恳中带着希冀地道:“李长老,在下有一事,恳请贵宗能成全一二。”

    李长老和气地道:“葛道友,请讲。”

    “听闻贵宗有金凤羽,在下想高价买一根,还望答应。”说完,葛田又是一礼。

    “金凤羽?”李长老微讶,然后婉转地道:“葛道友,这件事恐怕要对不起了。呃……本宗的那根金凤羽不久前拍卖掉了。”

    葛田拱手道:“在下正是从拍卖场中得知贵宗有金凤羽,所以才亲自上门拜访,还请贵宗卖给在下一根。”

    李长老和气地道:“本宗只有一根金凤羽。”

    葛田一怔,道:“怎么可能才一根?”他根本不相信李长老说的话,记得当初他从金凤凰那里一共取回了五根金凤羽。

    李长老笑着道:“呵呵,金凤羽虽然非常珍贵,但对本宗来说,它根本毫无用处,否则也不会拿去卖掉了,我又何必欺瞒道友呢?”

    “这个……在下冒昧地问一句,贵宗的那根金凤羽是从何得来?”葛田一边说,一边全神戒备,他担心对方因此翻脸。

    李长老笑着道:“这件事也不什么大秘密,说予道友听也无关紧要。呃,这件事要从三十多年前说起,那日,贫道与本宗的严长老从淘宝坊市出来,听到一声惨叫,看到了一个体型矮胖的修士倒在地上。另外,远处似乎有一个高瘦黑影一闪而没,贫道猜想高瘦黑影就是凶手。”

    葛田心中一咯噔,虽说那孽徒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毕竟从小带在他在身边几十年,心中有些不忍。

    李长老接着道:“当时,我以为倒在地上的人已经死了,准备就地一埋。后来看到了那人手中拿起一瓶丹,我一看,正是本宗炼制的疗伤药。于是,用金针渡穴大法试试。呵呵,没想到此人奇迹般地活了。”

    听到这,葛田大喜。

    李长老接着道:“那人醒来时,只说了一句 ‘救救我师尊,在南开城……’话还未说完,他就错迷不醒。贫道马上明白,那人是要我们替他送药,可惜他没有说完。”

    葛田眼角一红,看来自己可能误会了徒儿。

    李长老道:“后来,我连试几次金针渡穴大法,但他却是无法清醒说话。我和严长老也就无法替他送药了。再后来,我们将他带回五指山医治,可是人虽治好了,但他忘记了很多事,直到前段时间他突然记起了他的来历,并请求下山去南开城寻找他的师尊。临走之时,他给了我一根金凤羽作为诊金。”

    葛田听到这,眼角擒泪,当即告辞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