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六七四章 剑如河,气若虹!

第六七四章 剑如河,气若虹!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哈小說罓:小說罓∷

    第六七四章 剑如河,气若虹!

    这一拳来得太突然,也来得太猛烈,而且劲力极强。

    可见,击出这一拳的人的修为很高,远远高出傅楼。若非生生不息剑罡卸去大部分威能,傅楼不死也得丢去半条命。

    至始至终,傅楼没有看见偷袭自己的那人的面貌,隐约只见到闪过的一道修长的身影。这个能从马长老手中夺去五彩鼎的人,绝对是这个世间的强者

    傅楼深吸了几口气,稍稍平定了内息。

    然后,看了看双臂紧紧护着的小灵狐,见它并没有受伤,他松了一口气。在那一拳击来之时,他不是想着自己,而是本能地双臂成弓形,将小灵狐护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

    松开手臂时,他将小灵狐收进乾坤袋,发现手臂痛疼钻心,才知道臂骨已经断了,肩骨也痛如针刺。于是,他赶紧运起生命灵气涌入双臂,迅速地修复伤势。

    与此同时,生生不息剑罡缓缓地收扰,贴身护住全身。然后,七道星光脱体而出,化作满天星辰,团团护住自身。有了这两重防护,任何人都不可能再瞬间伤到他了。

    然后他站在原处,忍着断臂的痛楚,冷静地看着前方。

    同时,他暗中取出幽兰馨风冰心琴握在手中,然后神识大展,迅速探察起来。很快,他察觉到了一个人影,那人站在一座纪念殿前,离甬道约有百丈之远。由于神识是感知,而不是眼睛,而且那人用真元护住了全身,因而无法察探出那人的真切面貌。

    当神识到达那人身前,那人也发现傅楼依然站着,转头冷冷地道: “通天族果真有些人才既然跟到了这儿,那就永远留在这儿吧。”

    傅楼没有答话,他在拖延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有利。

    然而,那人不会让傅楼如愿,他闪身来到甬道口。

    “是你?”二人异口同声。

    “清风”

    “巫逆天”

    看到巫逆天,傅楼想起一件事——姬游所说的神秘接头人的气息是从神仙山山脚就开始有了,一直到断魂谷。如今看来,接头人就是巫逆天。

    这就很奇怪了难道马长老与巫逆天是一伙的?

    不对若二人是一伙的,巫逆天就不会出手击伤马长老。

    若说二人不是一伙,为何却一同逃到圆湖呢?

    另外,洪贡为何不一起逃走呢?他还藏在神仙山做什么?呃,……而且,以他的修为是如何藏身在山中而不让本宗弟子发现呢?要知道本宗正在大肆搜山。

    一连串的不解的疑o,傅楼却也没有马上去问,而在暗中调理内息。在他想来,问这么多干什么,只要抓到了巫逆天,一切不就有水落石出了吗?

    其实,傅楼自身完全不需要亲自动手,也有很多办法对付巫逆天。不过,他若是这样做的话,身份就会暴露了。所以,他在等待,并准备用符合清风身份的本领去对付巫逆天。

    抢走马长老五彩鼎的正是巫逆天,见到傅楼后他暗中佩服,惊讶地道:“没想到,你从神仙山追到这儿来了。老夫有些好奇,你是如何找到这儿的?”

    傅楼平静地道:“贫道有灵狐帮忙。”

    “灵狐?你小子运气甚佳。”巫逆天有些嫉妒,然后bi问:“就算你有灵狐帮忙,也不可能知道这里的机关你是否曾经来过这儿?”

    傅楼坦然直言:“你说的没错,守护曾经带我来过这儿。”

    听到守护这个名字,巫逆天心中就立即生出了万丈高的恨意,神情也变得犀利起来,一时之间没有出口再问傅楼。

    傅楼更不会去挑起话头。

    于是,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终于,在恨意涨至无法抑制的时候,巫逆天的怒气暴发了,他粗重地呼了一大口气,然后恨恨地盯着傅楼厉声问:“快说守护这个臭小子在哪?”

    “他去天上玩了。”傅楼的脸色平静。

    “不可能”巫逆天嘣出三个字。

    然后,他冷冷地道:“老夫听说他不久前出现在几个坊市找人辩认几个字。后来,老夫去了一趟坊市,打听到了这几字,虽说老夫不认识这几个字,但知道这几个字定然是出自通天族”

    他对玄铁通天阵有过研究,也识得少数几个通天文字。

    “那贫道就不知道了,贫道与守护有些年没有见了。”傅楼淡淡地道,并稍作解释:“若不是五彩鼎丢了,贫道此刻还在闭关呢。”

    巫逆天没有在意傅楼的解释,狠狠地道:“守护那小子出现在冒险者坊市的这段时间,老夫的宠兽老墨就出了事,肯定是这小子干的老夫要亲手宰了他”

    傅楼道:“那你就冤枉守护了。”

    巫逆天的薄un迸出一声斥问:“不是他,又是谁?”

    “是贫道干的。”傅楼指了指自己的xiong膛,平静地道:“那只墨冰蛟龙干了伤天害理、人神共愤之事,贫道看不过去,就出手灭了它”

    “什么?”巫逆天双睛厉光一闪,宛如饿虎扑食之势,死死地盯着傅楼。

    迎着能杀人的目光,傅楼毫无所惧,冷冷地道:“他抓了上百名纯阳男童,yu图炼制阳炙童子丹你说,该不该杀”

    “……”巫逆天怔了怔,心中大感吃惊。

    老墨怎么会去炼制阳炙童子丹呢?看来,老墨的大限真的很近了,他怎么不来找自己帮他想办法呢?唉……真是劫数想到这,他口头上不服气地道:“他是老夫的宠兽,只有老夫有权决定他的生死不该轮到你来管闲事”

    傅楼盯着巫逆天,道:“不平之路,天下人来铲平”

    面对傅楼的目光,巫逆天有些心虚,但也只是一些心虚而已,而且只个转眼间之后,他马上就强硬起来:“别跟老夫来这一套老夫不是你们正道联盟的成员相反的,老夫赞成老墨这样做俗话说:狗急了也会跳墙,何况他是一条急了的高贵蛟龙,他万年的修为不容易啊岂能就此放弃”

    傅楼没有分辩,他深深地知道:两个完全站着不同角底与立场的人,有些事情是永远也谈不扰的,徒费口舌,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的确,巫逆天认为自己很有道理。

    在他认为,修道之人,为了强大,为了长生,哪怕与天下人为敌又能如何?他一直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比如,当年为了得到五灵珠,他就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

    见傅楼沉默,巫逆天态度就强蛮起来:“将老墨的妖婴jiā出来,还有龙珠老夫就放你一条生路”

    老墨是他的宠兽,身亡之时,他当时感应到了老墨的妖婴未亡,虽然后来失去了妖婴的消息,但他猜测——肯定是被杀老墨的人藏起来了。

    而这个人,现在终于知道是谁了。

    这个仇一定要报

    巫逆天这次东行的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找到老墨的妖婴。如今,妖婴有下落了,他伤心之余,他又有些庆幸,只要妖婴还在,老墨又能重新修炼。若是找回龙珠,老墨第二次修炼比第一次要快很多。

    傅楼活动了几下手臂和手腕,觉得伤势已然全愈,然后,他淡淡地反问:“你觉得贫道会将它jiā给你吗 ?”

    “哼那可由不得你不jiā也得jiā”巫逆天的气势陡然强盛,双目神情倨傲地看着傅楼,仿佛秃鹰看着一只刚刚出壳的小ji,胜劵在握。

    傅楼用清澈的睛神看着巫逆天:“那就动手吧。”

    巫逆天没有多话,一拳击向傅楼,“呼”劲风瞬间塞满了狭窄的甬道,将甬道的空气压缩了不知多少倍,却没有一点溢出甬道,可见他对这一拳的控制有多么的jing妙。

    傅楼杵在当地,如生根般地一动也不动。

    落星剑星辰急速旋转,挡住并化解了强劲的压力。

    一前一后的挤压,强悍如斯的甬道开始出现了裂缝,细微的吱嘎吱嘎的声音,昭示着甬道随时可能崩裂。甬道与整个yu石矿是一个整体,若是甬道崩裂了,那后果不可想像。

    恐怕……永生殿中的众多纪念殿都会倒塌。

    甚至……死亡dong窟也将不存在。

    傅楼可以不管这些后果,巫逆天却不能不考虑。于是,他收了拳,脸色铁青地对傅楼道:“别作缩头乌龟,出来打”

    说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动作缓慢,稳定。

    傅楼也一步步地跟进,神色轻松自如。

    …………

    纪念殿前,有一块很大的空地,非常适合比斗。

    两人虽然是敌人,却很默契地来到空地中央。

    “我们之间,似乎曾经动过拳脚。”巫逆天突然有了一些直觉,也有些惺惺相惜:“老夫现在的战意强悍如炽你尽力出招吧”

    傅楼淡淡地道:“贫道会的。”

    “那还等什么?快出招吧”巫逆天昂头xiongting,负手而立。

    “贫道就不客气了”傅楼左手掐诀,右手臂伸出一半,手腕翻旋半圈。

    顿时,围绕在四周的北斗七星斩魔剑全部来到身前,剑剑皆首尾相结,依次排成长龙,又像一根七节鞭。然后,他右腕向前猛推,七柄剑奔色而去。

    只见星辰闪烁,宛如天上的银河落在人间。

    “来得好神仙宗的高级七星剑法”巫逆天有些兴奋,看着袭击过来的蜿蜒银河:“剑如河,气若虹这招应该叫银河落九天吧”

    “正是”傅楼道。

    银河落九天,本是神仙宗长老级别修炼的七星剑法中的一招,由傅楼施展出来,效果非凡,因为他的七柄斩魔剑剑皆是通灵仙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