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七二五章 谁才是被困者?

第七二五章 谁才是被困者?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二五章  谁才是被困者?

    傅楼就地坐下,开门阵法牌随手搁放在手边石块上,继续研究龙山大阵。与此同时,他身周迸出七道炫丽的星光剑芒,宛如神兵分立四周,并瞬间组成了剑阵,在四周蓝色光芒映照下显得神秘莫测。

    通天族人也都围了上来,手中都拿着精光四射的黑剑。

    “清风!注意!”阵外的龙十三妹跳着大喊。

    她虽然听不到阵内的声音,但透过朦胧的蓝色屏障,她看到了阵内的情况,见清风一副休闲自在的神情和无所谓的态度,她不禁心急了。

    可惜,傅楼已经转过身去,看不到她的表情和动作。

    龙十三妹很焦急,内心更是矛盾。父王肯定遇到危险,急需有人援助,母后与其他族内护卫已经赶过去了。而她却踌躇不定,因为这个很讲义气的假夫君正面临生命危险。

    一边是父王,一边是假夫君,她不知该顾哪一边。

    最终,她还是决定留下来。

    她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找到一个理由,她是这样自己说服自己的:“毕竟……父王那边有众多的护卫赶去救援,而且,母后既然已经脱困,那么母后定然会召集更多的海族子弟去帮忙,也不差自己一人吧。”

    “……呃,自己若是弃清风而去,那太无情无义了!毕竟还是清风助自己等人脱困的。可是,该哪如何帮助清风呢?自己根本进不去……”

    “……唉,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开门阵法牌自己留着!”

    正在龙十三妹懊悔之时,通天族人发动了攻击。出手的是刚才与龙十三妹打斗的那名冷酷的男子,他手中的剑飘忽不定,眨眼间就击出了许多剑。

    他招招狠辣,皆是蓄全力而出招。

    在阵外的龙十三妹看的心都提到高高的。

    然而,那名通天族男子每一招看似都能击破剑阵的狠招,最后皆被七星剑阵轻易地挡住,根本近不了傅楼的身旁二丈内。但他没有泄气,反而兴奋莫名。

    他收剑,取出一柄大锤。

    大锤真的很大,柄长五尺,锤大三尺,竖起来正好与他身高一般无二。大锤表面黝黑,泛着一些蓝光。大锤是八角棱锤,棱角上还有三角尖突,真是一件杀人凶器,也是破阵良器。

    这名通天族人凝神,然后举起大锤抢起一阵风,并退了两步。

    “呔!!去死吧!”突然,运足的力气的他暴喝一声,抡起大锤蹬地腾空,然后由上至下猛击向七星剑阵。

    大锤就在傅楼头上方落下。

    然而,傅楼依然我行我素地画着,似乎他根本没有看到头顶上的大锤。这可让阵外的龙十三妹着急万分,有一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绝望感受,她几欲闭目不看。

    “轰!!”

    大锤落下之时,乍起惊天动地的响声,无形的气浪从砸落点向四周猛然扩开,冲击着山顶和在山顶上的通天族人,顿时飞沙走石,衣服猎猎作响。

    这一锤的动响真是很大,却奈何不了七星斩魔剑阵的防御之式。

    与此同时,七星斩魔剑阵在被攻击时,突然产生一道道神秘的紫色电弧,闪电威能通过大锤传导在这名通天族人身上,让他一阵麻痹,手中大锤脱手而出,“当!”的一声落地。

    “好!”阵外的龙十三妹兴奋地叫喊一声。

    通天族人看得目惊口呆,心想,好厉害的剑阵!

    通天族领头人暗忖:当初几位长老回来报告说此人端是厉害,尤其是防御剑阵。自己当时并不太相信,如今一见,果然如几位长老所说,此人的本领非同寻常!

    看来,力敌是不行的。

    于是,他问:“阁下为何要与本族作对?要知道本族与阁下并没有仇怨,虽说曾经派人到贵宗盗了一只五彩鼎,但最终还是回到了阁下的手中。”

    “请稍等。”傅楼没有抬头,专心刻画着各种复杂的阵法图。

    向来自认为是优等民族的通天族人在没有受到傅楼应有的尊重后,感到极为羞辱。他们有冲天的傲气,此刻却无法表现,因为对方根本没有在意,几乎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们几下。

    这简直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和挑畔!

    其实,在他们心中认为的傲骨和傲气,在傅楼看来是坐井观天的无知与狂妄。

    于是,不少通天族人气愤异常,兵器全都紧紧地握在手,炽热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头领,此刻无需千言万语也能表露出他们请缨求战的决心,乃至以死悍卫尊严的赴死之心。

    “等他。”通天族领头人抽动了一下,僵硬地摆摆手。

    “可是!……”

    “不用说了,我有分寸!”

    领头人的命令让通天族人很不解,但素来的严格纪律和族规让他们不敢反对,只得悻悻作罢,气鼓鼓地盯着傅楼,似乎想用愤怒的目光杀了傅楼。

    …………

    傅楼的手极为灵敏,也正因为这样才能配合极速的思维。一块又一块的白玉板取出,然后画完,再搁放在一旁。不久,白玉板就堆得比他的人还高。

    又过了一会儿,傅楼制作了一块新的开门阵法牌。

    然后,他抬头微笑:“贫道受人之托,这才与你们作对。”

    通天族领头人皱着深深的眉头:“谁?”

    “一个不愿说出姓名的通天族人,且绝对是你们族中曾经最重要的人之一。”傅楼不便说出宇文通天的名字。

    通天族领头人:“他的目的是什么?”

    傅楼:“他希望你们不要去寻找五彩鼎。”

    “什么?!不行!绝对不行!五彩鼎乃是本族的圣鼎,为了找到它,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呃,你肯定是瞎编的这样一个人,他若是本族人,绝对不会说不要寻找圣鼎!”通天族领头人的神情坚决、愤慨。

    傅楼早就料到对方不会就此罢休,于是故意淡然冷笑:“你们连贫道都斗不过,粉身碎骨又有何用?纯粹是徒劳无功!”

    通天族领头人脸上露出讥讽之色,讥笑一声:“哼!说到底,原来你根本不是出自什么好心!而是也在打本族圣鼎的主意!”

    傅楼知道分辩无益于事,平静地说道:“所有的五彩鼎,不论是真是假,都必须由正道联盟保管,以此来应付任无缺的再次刁难。”

    通天族领头人冷笑一声:“依我看,你只是拿任无缺之事作为借口,而真正的原因是你自己想要五彩鼎吧!”

    傅楼认真地语重心长地说道:“随你怎么说,总之,你们切莫执迷不悟!”

    说到这,他心中有一个猜想:

    当初,或许正因为通天族人的执着和过于骄傲,天歌才会将通天族人藏起来,并定了严格的族规,以此来保住通天族一脉。然而,万年过去了,仙人再也没有来寻找麻烦,天歌也没有再次出现。而族中高手成群,拥有着与整个世界对相对抗的力量,他们怎么能忍耐得住?

    如今,通天族人已经蠢蠢欲动,这将会引来大批下凡的仙人来寻找五彩鼎,使通天族本身有被灭族的危机,也必然会引起蓝星凡界的动荡和血腥。

    所以,傅楼想要打压一下他们气焰,想要他们明白这个世界的和平来之不易,也要让他们明白天外有天,明白在这个世界中有人不比他们弱。比如正道联盟,还有神秘的巫族基地。

    然而傅楼的一番好意,通天族却不领情。

    这不,通天族领头人冷冷地反问:“阁下这是威胁本族吗?!若是这样,我郑重地与阁下说,本族不惧怕任何势力!而在本族的威慑力和怒火面前,任何人都要害怕和发抖!”

    “狂妄!”傅楼断喝一声:“贫道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被困者!”

    “你不就凭着一个乌龟阵吗?!”通天族领头人冷笑:“你以为它能撑住本族优秀子弟的怒火,而且,就算撑住了,难道你还能逃走了吗?”

    说话间,通天族人将七星剑阵团团围住。

    傅楼淡然一笑,取出琴具,轻松自如地坐着。

    通天族手中的兵器非同一般,若是同时攻击,七星剑阵恐怕是挡不住多久就会出现破洞。傅楼既然要打击他们的气焰,当然不能这样被动地守着,而应主动地猛烈攻击。

    “锵!”

    突然,傅楼身板强硬,手腕急促一弹。

    既然要出手,那就不迟疑,傅楼不待对方动手就已经开始弹奏魔音。而且,他选的曲子是《催心曲》,这首目前他最厉害的魔曲。

    《催心曲》的第一个音符很短,但很强,直刺心台。

    通天族人个个顿时心惊神跳,心如针刺一样的难受,恨不得割去了事,于是,他们赶紧摄神守台,默念静心决、定神诀等等。

    “锵!锵!锵!!!”

    琴声在第一个音符短暂的停顿后,突然暴发出一连串更加惊心动魄的强劲音符,声声入耳,声声入心,也声声催心夺魂摄魄!端是厉害的紧!

    “你是琴魔?!”通天族领头人脸色剧变,但桀骜之色未退。

    傅楼摇摇头:“贫道所学甚杂,琴宗之技也曾学过。其实,若真的琴魔来了,你们也就完了,因为琴魔一出手,必然以死局结束,而贫道则不同,想弹则弹,想停则停。”

    说完,他停了弹奏。

    琴声一停,通天族顿时如卸下万斤重担,轻松了很多,皆禁不住嘘了一大口气,暗中皆想,此人简直是魔鬼!太可怕了!自己这方虽然人多,但再多的人面对可怕的琴声也是不堪一击!

    刚才,通天族人讥笑龙王作茧自缚,此刻发觉没有龙王可以挟持了,情势陡转,真正被困的人原来是自己这方。

    该如何脱困?

    “与其抢夺阵法开门牌,不如强行突破龙山大阵。”通天族领头人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他转头指着蓝色屏障:“破了它!”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