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七九六章 又见玄铁通天阵

第七九六章 又见玄铁通天阵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巫篱死里逃生,感激之余内心震惊,生性多疑的他不敢多停留,一怕傅楼反悔,二怕冰冻时间太短。见戎脱磨磨蹭蹭不动身,他气得怒瞪了一眼,令戎脱第一个进传送阵,并责骂戎脱少不更事,只顾个人恩怨,不顾大局,难成大事,旺费他一番心血。

    戎脱只好遵命,临走时看着傅楼挺拔的背影,心情复杂。

    相比自己的健壮身躯,那小道士的身躯小得多,但此刻看来如山一般的巍峨,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唉,自己这次又输了他一大筹,自己一心要超过他,没想到差距越来越大,如今只能遥望了。

    戎脱倔强而不屈的心,受伤了,受挫了。其实,他很不想就此离去,很想留下来痛痛快快地打一场,证明自己不懦弱,不是临阵脱逃的残兵败将。

    可是,他肩负着族人的希望。

    还有二叔的栽培之恩……

    他只能选择服从。

    看着巫篱和他的族人全部离去,图轩阁弟子和竹杀堂的杀手气愤,却又无计可施,他们被冻住了,自顾尚且不暇。虽然一时半会死不了,但是时间长了呢……

    所有,他们害怕了,害怕这个小道士会下杀手,害怕小道士不顾忌他们的后台势力,害小道士太冲动。的确,自古豪杰出少年,少年行事谁能料到了,少年是最勇敢的,也是最冲动的。

    他们不知傅楼虽然年青,但心思老成。

    关键是,傅楼很善良,轻易不会动杀机。

    ………………

    ………………

    “玄铁通天阵!”

    傅楼站在传送阵前。心中惊异,没想到又见到了玄铁通天阵。此阵本是通天族的秘传阵法,难道沙通天也是通天一族?又或是……玄铁通天阵已经传播广泛,谁都可以用了?

    玄铁通天阵,傅楼有两个。

    一个得自断魂谷。一个得自天魔宗宗门。得自天魔宗的那个玄铁通天阵,有定位球,对应的方位是南遗大陆某个牛妖族的栖息地。

    可惜,两个玄铁通天阵都在乾坤袋中,不然的话,可以冒险用此阵直接前往牛妖族。再转道离开。更可惜的是,当初没有留下一个玄铁通天阵给蓝盈盈保管,否则有可能直接传送回家。

    想到了蓝盈盈,傅楼回家的念头越发不可抑制。

    “傅老弟,请留下来再帮老哥一次吧。”

    “傅老弟。只要得到宝藏,你第一个选,如何……”

    “而且,宝藏……分一半给你,如何?”

    王老五见傅楼站在传送前沉思不语,以为傅楼马上就要离开,赶紧力邀,许下了越来越丰厚的条件。就怕傅楼不答应。

    傅楼的确想早点离开,这定魂山让他感到很危险,每次都是九死一生。下一次。还有这么幸运吗?宝藏再好,那也是身外之物,他不在意。

    是该回家了。

    傅楼露出思乡的神情,抬头看了看山顶。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云,无法寄托思乡之情。就在这时。山峰最顶处上空,那张巨符又出现了。虚无飘渺,神秘莫测。

    “那好吧。”傅楼点点头。决定留下来。

    一来,他想看看那张巨符到底是什么。另外,王老五之前所说的紫魂果,食后或许能打开乾坤袋。乾坤袋才是自己最大的倚仗,是自己顺利回家的重要保障。

    ……………………

    ……………………

    半个时辰后。

    傅楼让小九九收起了九幽玄冥冰阵。冰冻的人陆续自行挣脱出来。虽然只冻了半个时辰,但个个都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累得连手指都不想动了,根本无力去追杀巫篱一行人。

    何况,傅楼守着传送阵旁,谁又敢去捋虎须?

    黄烽心中很羞愤,身为图轩阁一名中级管事,在南遗大陆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人,居然被一个小地方来的小家伙揉捏在手中,这脸丢大发了。此仇不报,非君子,但不是现在,出了定魂山后有的是机会。

    待手下恢复体力,黄烽命令取出工具,进行实地测绘。

    图轩阁宗门第一训:地图是图轩阁的生存之道,但凡发现新的地方,都必须竭尽全力打探清楚,测绘出地图,否则,轻者逐出宗门,重者废去修为。

    竹杀堂的杀手已悄悄然隐去,不知藏在哪个角落去了。他们不会因为一次出手失利就气馁,杀手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比武的。一次不成功,那就寻找第二次出手机会。完成任务,永远是他们的行动宗旨。

    他们甚至有些气恼黄烽,不该说出他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因为,他们习惯于在黑暗中,习惯于让自己不显眼,以便趁敌不备,一击杀之。

    若不是佣金丰厚,他们会中断这次委托,因为黄烽违约了。

    ………………

    ………………

    空闲时,王老五向傅楼说起了他们一行人的经历。

    当初他们沿着冰原边上走,果然没有遇到瞬间将人冻成冰雕的寒气。

    不过,边缘的冰霜很不稳定,时有可怕的罡风。有一人被罡风吹下山,幸好王老五当时在旁边,救援及时,抛出一法宝套绳将他拉了回来,但此人与死差不多,浑身肉被罡风刮去一半,四肢全无,惨不忍睹。

    最后,他们想了个办法,用铁链将所有人连在一起,每人都准备一块大铁块或大石块。罡风来时,大家盘在一起共同抵抗。尽管这样,一行人到达北岸时,大都遍体鳞伤,只能停下来长期休整。

    说了这么多,王老五是想搏取傅楼的同情。

    王老五的小心思,傅楼心知肚明,但心性善良的他没有计较。于是出手救治一番。对于那名四肢全无的伤者,傅楼也只能救其命,无法为其续肢,因为储物袋中备用的血灵芝早就用完,乾坤袋倒是有。但取不出。

    王老五这伙人休整养伤的时间很长。

    在这期间,傅楼研习巫族的符咒术,有空时体悟天地法则的妙用。尤其是丹海中那轮冷月,傅楼更是时刻关注其变化。那轮冷月看似没有多大变化,其实在逐渐凝实,因为它在不断吸取灵气转为冰灵气。然后储存起来。

    当然,还是一件事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照顾小女婴叶玉清。

    吃喝拉撒,样样都要亲自照看,就连尿布也是傅楼换。别人换的话她就哭。傅楼完全成了一个保姆,没想到,做着做着居然习惯了,也做熟练了,觉得这件事一点都不烦,让他有一种很真实的感觉,找到一些做父亲的感觉。

    他想,自己总是到外漂泊流浪。实在是对不起盈盈,下次回家一定要生个孩子,这样盈盈也有个伴。万一孩子不具备灵根。用煅体神丹来改变。

    …………

    …………

    仙医宗。

    山脚下,一条不大的河流蜿蜒而出,两岸幽静的樟木林子,凉风徐徐吹过,叶子哗哗的轻响。

    杨大壮整了整浆洗干净的旧衣服,吭着不知名的乡村小调。轻松地迈着步子。乡村小调契合着步子,律动有力。他感觉天地宽敞,人间真美好。

    作为了一名负责巡山的记名弟子。昨天经过宗门考核,提拨为正式弟子。今天,是最后一天巡山工作,回去交接完工作,就成为正式弟子,呵呵……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杨大壮本来就勤奋,今天更加一丝不苟,让自己的巡山工作有一个完美的结束。

    走着走着,杨大壮突然停下,身子躬着,如猫。

    今天没有鸟叫,没有蛙声,没有虫鸣,格外的寂静,不寻常啊。杨大壮有一种毛悚然的感觉,警惕地看着四周,看着河面……

    突然,杨大壮发现数团黑影藏在水下面,让他想起了某件事。

    顿时,他取下背上的弓,左臂张弓,右手掏出三支响箭,颜色分别为白、黄、红,依次代表不同的警戒级别,红色是最高级的。

    杨大壮稍为迟疑了一下,拿起红色响箭,右臂拉满,然后仰头射箭。嗖的一声长长的尖啸声,划破清晨的寂静,传遍了整个山区,包括五指山。

    “当……”

    “当……”

    “当……”

    山上传来紧急的警钟声,在召唤弟子回山。

    杨大壮发出响箭后,转身就跑……

    在转身的这一刻,河中突然涌出无数黑影,布满了整个河面。杨大壮惊骇无比,甩开膀子拼命地跑。

    他只是一名记名弟子,没有飞行法器。跑了一会儿后,转头看见无数的黑影,若自己沿着回山的大路上跑,只怕跑不远就会被黑影追上。不能往这边跑,他扭身往右侧山坡上跑去……

    可惜,还有数十道黑影追了上来。

    杨大壮大惊,好在他出身猎户,懂得如何在山中奔路,身体尽量贴着山体,往低矮的丛林中钻。这种地形障碍多,对他来说有优势。只见他双腿用力蹬着山石,双手抓着小树用力拽拉,两种力量的作用下,比在平地奔跑也差不多。

    但黑影的速度也很快。好几次,杨大壮就差点被黑影追上,幸好横生树枝的阻挡,救了他。

    杨大壮拼命地跑,感觉双腿如灌铅,很累,但又不敢丝毫停下。

    终于,跑到了山顶,往前一看,吓得他魂飞魄散,原来慌不择路,跑到鹰嘴崖,前面是千丈悬崖,逃无所逃了。跑得再快也没用,没路了!

    杨大壮顿时泄气,噗地,一个屁墩就坐下,杂乱的山石磕得腿和臀部吃痛。他顾不及这么多了,黑影已经近前,围住了他,黝黑的眼珠叮着他。

    黑影只有两尺高,有点像放大的甲壳虫。全身黝黑,张开嘴后,血盆大口超过五尺,露出尖锐的雪白长牙,在阳光中显得格外刺眼。

    果然是魂怪!

    幸好,刚才射出的是红色响箭。希望宗门来得及。

    唉,自己这下彻底玩完了。不要说数十只魂怪,就是一只魂怪,恐怕也斗不过。而且,后面影影绰绰。还不知有多少魂怪要上来。

    看着这些血盆大口,杨大壮感觉恶心,想到要被这张可怕的大嘴嚼烂,吞下,化成粪便,他转身跳崖……

    呼呼!山风割脸。生痛。

    四周的景物飞速上升。

    杨大壮吓着闭上眼睛,泪流满面,大吼一声:母亲!不孝儿……来生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来生再见……母亲!……来生再见……

    咚!落地了。

    咦!有弹性,自己没有死。

    杨大壮猛地张开眼,发现自己徐徐上升。低头一看,脚下是一个水汪汪的蓝色圆盘,正托着自己往上飞,很快,就回到了山顶。脚下圆盘化为一团蓝汪汪的水球,飞走了。

    前面一道矫健的身影,伸手接过水球,双手变幻各种手诀。

    再往前看。五道流光在空中刺杀,倏地变换,忽左忽右。每一次变化。就有一个魂怪被劈成两半,一会儿,地上就堆满了魂怪的尸体,腥臭味熏得杨大壮作呕。

    杨大壮傻傻地看着,原来有人救了自己。

    是蓝盈盈,蓝师姑!仙医宗最耀眼的仙子。自己最崇拜的蓝师姑。那团蓝汪汪的水球,还有那五柄各色各异的飞剑。整个仙医宗,只有蓝师姑才有。

    自从魂怪作乱以来。平日温柔善良的蓝师姑,终于露出锐利的爪子,就像一只护犊的母狮,总是飞奔在灭杀魂怪的最前线,出手毫不留情。

    密密麻麻的魂怪,汹涌而来,仿如杀声震天的大军压阵,惊人心魄。杨大壮吓得面白无色,不敢上前帮忙,弯弓射箭,寻着机会就射一箭,很快,箭没了,只好干瞪着眼。捡了一块石头,不知该不该砸过去。

    空中那五柄飞剑,如落雨般,点杀着魂怪。

    魂怪不知害怕是何物,死了一批,又冲上来一批,没完没了,永不停息。

    蓝盈盈似乎也有不会疲倦,不停地杀着魂怪。

    傅楼上次回家,就曾对南方出现的各种古怪的中毒事件跟她谈过,她曾到南方调查过,可惜没有查出是魂怪在作乱。

    每次傅楼回家,都会送给她很多礼物。那五柄飞剑,就是其中之一,乃是五行罡天剑,为此,她还学会了罡天剑法。夫君让她学的,她都会认真的学。

    那五柄五行罡天剑非同一般法宝,俱已通灵。由于剑本身有须弥空间和剑灵,能存储灵气,也能自行补充灵气,因而蓝盈盈使用时,消耗真元并不多,很适合持久战斗。

    “当当……”

    “当当……”

    “当当……”

    山上再次传来紧急的警钟声,一听,就知情况紧急。

    蓝盈盈虚晃几剑,逼退魂怪。

    然后,收回五行罡天剑,顺便将杨大壮带走,飞向五指山主峰。一路上,到处是密密麻麻的魂怪,如蚂蚁般,漫山遍野,差点将杨大壮吓得掉出圆盘。

    回到五指山,一问,战况惨烈,伤员遍地,死者多达三十人,大多是记名弟子和杂工。其实,伤亡肯定远远不只这些,那些在附近逗留,来不及回山的弟子,估计生存的机会渺茫。

    幸好杨大壮及时发出响箭,否则会死更多的人。

    看着眼前的惨状,蓝盈盈哀伤之余,皱起了眉头。

    魂怪就像是地老鼠,繁殖太快了,要彻底根除很难,除非灭掉魂怪的源头——魂巢。但是,没人能靠近魂巢。若是夫君在此,或许就有办法。

    前段时间,南海龙族告知神仙宗,清风进入莫名空间后没有出来。清风就是傅楼,神仙宗将消息转告了蓝盈盈。

    蓝盈盈得知后很着急,虽然修为比夫君相差太大,根本帮不忙,但她想去南海看一看。蓝大掌门绝不允许她孤身一人去南海,太危险了,再加上魂怪猖獗,因而没有去成。

    ……………………

    ……………………

    蓝盈盈走进大殿,看见蓝大掌门一脸焦急地与各大长老商讨对策。

    有人建议死守,与宗门共存亡。若放弃五指山,死后无颜见列祖列宗。

    有人马上就反对,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太上长老不在家,护山大阵坏了,根本守不住。虽说这一波魂怪杀退了,但是,后面肯定还有。而且,下一批魂怪肯定更强,会飞的魂怪也会出现。

    到时候,天上地下,无处可逃,那才是一场大浩劫。

    不如,趁现在的空档时机,冲破重围,到神仙宗寻求庇护。在这之前,已经有不少宗门躲进神仙宗去了。本宗与神仙宗素来友好,他们定会给本宗一个容身之地。

    有人提出问题:要突围,必须有人断后,谁来负责断后?

    大殿一下子就静了。断后,意味着死亡。谁也不想死,更不想死在魂怪的血盆大嘴里。即便兄弟情深,同门义重,但在生死关头,又有几人能做到舍生取义。

    蓝大掌门站起身来:“众长老保护众弟子和家眷,前去神仙山。本掌门负责断后,就这样决定了,马上行动!”

    蓝盈盈抢前一步说话:“爹爹,事情还没到这一步。”

    “盈盈,别胡闹。”蓝大掌门故意板着脸,女儿不放心自己,但作为掌门,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必须尽最大能力保存宗门的力量。

    “爹爹,还记得当初驭灵宗联合天魔宗攻打五指山一事吗?当时,宗门护山大阵也破了,后来我夫君用了一个神奇的阵法,挡住了来犯敌人。”

    “你是说……宝旗阵?”

    “是的,爹爹。夫君留给了女儿一个宝旗阵。宝旗阵具有极强的自我恢复能力,而且应变能力也强,能守能攻。而且,女儿这个宝旗阵比当初那个更大更强,肯定能挡住魂怪的攻击。”

    “哈哈,好好!”

    “爹爹,魂怪虽然多,但智慧并不高。我们可以采取关门打狗的方法,在阵法上开几个小阵门,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不断消耗它们的有生力量。”

    蓝大掌门心情大好:“好!就这么办,吩咐下去,所有弟子收扰防线,来到主峰汇合。”

    李长老提出一点情况:“掌门,宝旗阵范围不算大,恐怕无法护住所有的弟子,至少有一半的弟子和杂务人员会无处可躲……”

    蓝盈盈微微一笑:“没事的,我夫君还留下一个传送阵在我院子里,通往的是一个很大的灵果园,足够本门弟子生活无虞,而且有传送阵,来往方便,可以成为宗门的大后方。”

    李长老赞叹:“盈盈真是好福气,嫁个好夫君,连带我们也受益非浅,若非你夫君的破垒仙丹,我们修为还止步不前呢,呵呵,什么时让我抱抱孙子。”

    “你们……”

    蓝盈盈羞红了脸,心中浮想连翩,夫君,你到底在哪,盈盈很想你……(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