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 第18章 性命危机

第18章 性命危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流光泉并不在流光宗内,据说当年流光宗开宗祖师是因为先发现了流光泉,才将山门定在最近的无风城。”徐映真轻声道:“外人不知流光泉分三色,碧色凝元婴,赤水冲出窍,金波引化神,乃无上奇绝宝地!”

    杜明溪奇道:“往届九州会武的奖励,可没有如此珍贵,贵宗今年为何愿意开启流光泉?”

    九州会武历来以切磋交流,挑选好苗子为重,基本上不会死人,下手重的都会招来唾弃,真正凶残的是各种实力排行的榜单,各种秘境名额的争夺,每回一展开都要死一大半的天才。

    昔年陆洲初晋金丹期,一举登上冲元榜前十,而后大杀四方,迅速登顶停留,才奠定了“第一天才”之名。

    不像现在,天才争如狗,前十满地走,抬头一眨眼,第一又换人。

    然而现在陆洲历经十年磨砺,心态性格都沉淀下来,对这些是没什么兴趣了。

    武道无极,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榜上第一又如何?

    如四大天骄,他们敢说自己是金丹期里最强的天才,但却从不敢说自己是最强的金丹期。所谓天才,代表的是年轻与潜力,论底蕴,未必比得上停留在金丹期数百年的“老人”,同境界无敌,只不过是跟年轻人比的。

    “这是师父于众位长老共同商议的决定,我听说是与海天界有关,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徐映真摇摇头。

    “海天界?”杜明溪脸色微变,似是想到什么,不说话了。

    前面的胡长老放出飞行灵器,叫道:“好了,别废话了,都上来!”

    陆洲抱着谢清桥跳上去,谢清桥就在陆洲耳边悄悄嫌弃:“没有驯风坐得舒服哦。”

    陆洲抬手就敲他头。

    不多时,便到了目的地。

    就见山脉间,一汪泉水划分三道,如众星拱月般躺在山中,四面皆是无形的结界,漫延着恐怖的气息,若是没有那令牌,只怕得有化神期的修为才能打破结界。

    胡长老掷出一道令牌,结界一闪,骤然消失。

    泉水悠长,中间竖着一块块巨石,仿佛隔间一样,每两个巨石间都可端坐一个人,如此,倒是消去了徐映真身为女子的尴尬。

    “时辰到了,这里结界会重新升起,你们按规矩来!”胡长老似乎很是心急,叮嘱了几句,人就没影了,想来是急急忙忙琢磨那‘无缺局’去了。

    徐映真与杜明溪分别选了一处地方,各自抓紧时间修炼。

    谢清桥一下一下地戳着铃铛,坐在陆洲选的泉水边上,玩得不亦可乎。

    很快过去了大半个时辰,陆洲周身气息一变,竟是要借助这流光泉突破至金丹中期了!

    就在这时,风势忽然大了起来,吹得树梢沙沙作响,烟尘弥漫,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泛着黑气的利刃自天边袭来,目标直指流光泉中的陆洲!

    “小心!”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躲在山脉间的苏柳柳和许文柏听到对方的声音都是一脸蒙圈——卧槽?原来想抢剧情的不止我一个?

    谢清桥目光一凝,想法快于动作,手上银光掷出,银铃打断利刃,只听到“咔擦”的声音,利刃断成两截,而银铃碎裂了一地。

    洲洲送我的铃铛!

    谢清桥心疼得眉毛都拧了起来,顿时冷眼看去——哪个垃圾想找死?

    “哦?”沙哑的声音响起,似乎很是惊讶这一击没中,随即一个笼在黑袍中的身影出现,一句话不说,强大的攻击直冲陆洲而去!

    但陆洲正处于突破的时候,想停也停不下来。

    远处,又有强大的气势冲天,显然,还有人拦住了守在暗处的长老们。

    “我,我的天,原书中来刺杀的不是元婴期吗?怎么变成出窍期的了?陆洲身边跟着的小孩谁啊怎么也那么可怕?”许文柏一脸惊恐地趴在草丛里,智商是硬伤的宅男至今没发现谢清桥的身份,也完全没考虑过情节改变的可能性。

    徐映真和杜明溪察觉到不对,当机立断放弃了流光泉,转而合力对敌,但他们再天才也只是金丹期,与出窍期修士差距太大,一个照面就被打得吐血在地。

    谢清桥站了起来,神色变幻不定,先前在灵虚幻境时,他将积蓄十年的力量给了陆洲,以至于只能化成幼童模样,而现在好不容易缓回来了一点——可是,也容不得他犹豫了!

    黑袍人一掌劈下,哪怕是进阶成功的陆洲也抵挡不了,徐映真脸上闪现一抹决然之色,头顶隐隐出现一道虚影,像是某种保命的异宝。

    但不等她展现底牌,谢清桥头上隐灵带飘落掌心,及膝长发散开,无数光点围绕在他周身,汇成一缕缕灵线,他轻轻搭上陆洲的肩膀,灵力冲入云霄,刺目的光芒亮起,横扫半空中的虚影。

    “什么——”黑袍人骇然的声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流光泉中心倏而震动,仿若地动山摇,地上的所有人眼前骤然一黑,直直掉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陆续有人清醒过来,陆洲一睁开眼睛就到处寻找谢清桥,当看到不远处嘴角溢血的孩子时,他心都绞在了一起,自责地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他承诺过保护谢清桥,结果反而让谢清桥反过来保护了他!

    “小桥,小桥!”陆洲将谢清桥抱了起来。

    谢清桥黑发凌乱,稚气的小脸苍白至极,仿佛是元气大伤,嘴角不停地溢出血丝,他慢慢睁开眼睛,努力笑了一下,双眼透亮,却愈发显得虚弱,“洲洲……没事吗?”

    陆洲眼眶一热,轻轻摸了下他的脸,低低道:“嗯,我没事。”

    “那就好……我好困啊。”谢清桥像是得到了安心的消息,而后累极的模样,在陆洲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陆洲抱着他,掩去了眼中盛放的杀意,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语气低柔:“小桥乖,安心睡吧。”

    徐映真连忙拿出上好的疗伤丹药递过去,担忧地开口:“令弟……”

    陆洲已喂谢清桥服下丹药,是以并没有接,只淡淡道:“小桥不会有事。他若出事,我灭绝天盟满门!”

    在场众人俱是心中一凛,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啊,你怎么知道是绝天盟……”许文柏咋呼的声音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却在陆洲扫过来的冷眼中慌乱地捂住嘴。

    杜明溪上前一步,“陆道友,我修习的功法或许可以帮令弟缓解伤势。”

    陆洲顿了一下,杜明溪便上前握住谢清桥的手,温暖的白光笼罩了谢清桥,令他紧皱的眉头渐渐送了开来。

    “多谢。”陆洲冲杜明溪一点头,随即看向苏柳柳与许文柏,冷冷道:“你们两个……想好怎么解释了吗?”

    许文柏惊慌地退了几步,苏柳柳镇定道:“是这样的,陆师兄,我们偷听到了绝天盟弟子的谈话,知道他们要杀你,一着急,就不管不顾地跑过来想通知你,是我们太冲动了,早知道就应该先告诉其他人,你别生气!”

    许文柏:“卧槽,妹子牛逼啊!”

    苏柳柳:“连个像样的借口都找不出来还想抢剧情抢男人?妈的智障!”

    且不论苏柳柳内心怎么骂猪队友,至少她面上的演技很过关。而且这话对应了许文柏差点露馅的话,显得非常的合情合理。

    许文柏很想给她点个赞。

    徐映真眸光微动,不置可否,杜明溪却点点头,冲他们温和笑了笑,“你们想救陆道友是好心,也没料到来杀人的会是出窍期修士,下次考虑全面就是了。”

    许文柏&苏柳柳:“果然圣父,诚不欺我!”

    陆洲懒得再跟他们废话,抱着谢清桥打量四周,只见这里全是乱石,两三盏幽幽的灯亮着,像是永远不会熄灭。

    他转头问徐映真:“你可知道此为何地?”

    徐映真摇了摇头,清丽的眉眼也染上忧虑之色,“师父从未提过流光泉下另有洞天,我并不清楚,这里看起来什么都没有,我们往前走吧,兴许能找到出路。”

    陆洲颔首,就要打前阵,杜明溪连忙道:“你照顾令弟吧,我在前面开路。”

    “好。”陆洲也不逞强。

    结果众人刚走几步,还没出一道石门,上方忽然就降下了巨大的黑铁囚笼,瞬间将他们都关了进去。

    杜明溪:“……”

    徐映真挥袖攻击,铁笼纹丝不动。

    陆洲将谢清桥轻轻放下,祭出落桥剑,挥剑横扫,铁笼发出响声,上面多了一道深痕,但未曾断裂,显然以金丹期的修为破不开铁笼!

    突然间,不知何处传来淡淡的幽香,闻之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谢清桥眉心一动,幽香聚拢,居然令他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之色,他双眼缓缓睁开,声音倦怠,低不可闻,“连灵虚幻境都没有的东西,这里居然有,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