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 第19章 问心之锁

第19章 问心之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清桥一手落地,挣扎着想站起来。

    陆洲听到动静,连忙转身蹲下,“小桥,吵醒你了?”

    谢清桥将头歪在陆洲肩上,笑了一下,抬手指向一处通道,“洲洲,是香气唤醒我了,我想去那里,拿一样东西。”

    “好,等我们破了这黑铁囚笼,我就带你过去。”陆洲见他清醒,心中大喜,自然什么都应下。

    许文柏插嘴:“前提是能破了囚笼,刚刚我们可都试过了,谁也打不开!”

    他所知道的剧情根本没有这一出,而是陆洲受伤,掉落山脉,然后一一遇到分开的徐映真和杜明溪,徐映真心系陆洲温柔照顾,杜明溪则因功法原因可帮其疗伤,两人与陆洲各种患难与共温馨相处,感情简直迅速升温!

    苏柳柳知道的自然也是一样,所以她聪明地选择不开口。

    陆洲瞥了许文柏一眼,而后询问徐映真与杜明溪:“两位有什么发现?”

    “你们看,这上面有一把锁!”徐映真转了一圈,看到了与囚笼颜色材质一般的锁,若非她心思细腻,只怕要看漏了,“既然有锁,想必是能开。”

    她伸出手努力够了一下,突然,锁上竟然出现了一张人脸,还发出了人的声音:“你好。”

    “啊!”徐映真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心有余悸地捂着心脏。

    “你你你是什么怪物?”许文柏害怕的问。

    那道声音一板一眼的说:“我是锁,唯一会说话的锁。”

    谢清桥觉得有趣,传承记忆迅速查找,“哦——我知道了,你是问心锁!唔,几千年前有一个女人打造了你,因为她爱的人始终不肯回应她,所以她将自己的一魂一魄融入其中,形成了独一无二,只听真话的问心锁,她用问心锁困住了爱人,只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谢清桥背书一般讲问心锁的来历讲了出来。

    “是的。”问心锁的声音仍然平板毫无起伏,“你们想要出去,必须每个人回答我的问题,我只听真话。”

    众人面面相觑,杜明溪率先上前一步,对着它道:“请问。”

    问心锁中忽然窜出一条线绑住了杜明溪的手腕,而后问:“普度众生与只度爱人产生冲突,只能选一个,你选哪个?”

    所有人后背一凉——好犀利,这问题完全是针对杜明溪的性格来的啊!

    杜明溪笑容一僵,一时间居然回答不出来,思考了许久,才苦笑道:“看来在下修行不到家,我选择……普度众生,因为我所爱的人,必然也只是众生中的一个。”

    许文柏一愣,虽然他没有看到原书的结局,但根据杜明溪的回答,居然隐隐有所预感。

    问心锁,问其本心,果然有些玄妙。

    问心锁道:“你没说谎,下一个。”

    徐映真上前,问心锁道:“挚爱与修行,你选哪一个?”

    徐映真也沉思了许久,眉宇间多了一丝坚毅之色:“若我挚爱之人也爱我,我选挚爱,若他不爱我,我选修行,独走大道。”

    “你没说谎,下一个。”

    苏柳柳抿唇走过去,问心锁道:“挚爱重要,还是自己重要?”

    苏柳柳表情也僵住,恨不得将这破锁砸了,半响,才哼道:“自己重要!”

    “你没说谎,下一个。”

    许文柏犹犹豫豫的过去,问心锁道:“为所爱之人牺牲性命,你能做到吗?”

    许文柏小声道:“……不能。”

    “你没说谎,下一个。”

    陆洲上前一步,问心锁道:“牺牲挚爱,可救天下,如何选择?”

    陆洲怔了一下,徐徐答道:“我会在他之前死。”

    这一句话,意味深长,远比任何情话都深重百倍,其他人纷纷抬头,徐映真露出神往之意,杜明溪摇头长叹。

    谢清桥垂眸,目光幽幽。

    “很好,你们可以出去了。”

    “咦?你还没问这个小孩……”许文柏颇为不岔。

    问心锁道:“他无心,我问不了。”言罢,囚笼自动打开。

    众人诧异的看向谢清桥,不知问心锁为何这样说……这个孩子,未免有太多怪异的地方了。

    岂料谢清桥更不满:“为什么把我给漏了?你才无心!你这个垃——唔!”

    在谢清桥即将说出他骂人的口头禅时,陆洲习以为常地捂住他的嘴,将他抱起来走了出去,“好了,我们走。”

    被问心锁弄了这一出,几个人都有些不自在,闷声闷气地往前冲。

    沿着唯一一条通道走到尽头,再推开石门,眼前忽然开阔起来,往上看还是石头,但下面却是无边无际的海水,海中央,一朵浊世青莲亭亭玉立,内里光华流转,似含羞合拢,宛若绝色佳人,有遗世独立之姿态。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圣心青莲?”杜明溪全然忘了仪态,嘴巴张得可以塞个鸡蛋。

    “流光泉下,圣心青莲,青莲,为什么我觉得好像在哪听过……”徐映真来回踱步,似乎在思索什么,过了一会儿,突然道:“我想起来了,很小的时候,师父命我整理藏书阁,我曾无意中翻到一本祖师手记,上面提到寥寥几句——‘此生吾敬佩之人,唯桑前辈,其踏遍九州,欲寻无尽苦海,种绝世青莲,复活心上之人,吾不才受其大恩,愿以余生静候……”

    “流光祖师?”杜明溪不明所以,缓缓道:“我没听过流光祖师的传闻,但我倒是听说过,无尽苦海种出圣心青莲,可逆转轮回,复活已死之人,可古往今来,别说圣心青莲,很多人连无尽苦海是什么都没弄清楚……”

    陆洲皱眉沉思,谢清桥抬了下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撇嘴道:“笨蛋,传说里都是骗人的。”

    杜明溪:“……”

    徐映真早发觉这孩子不简单,便问道,“怎么说?”

    “无论一个人受了什么样的重创,哪怕*湮灭只剩一个脑袋,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圣心青莲便可起死回生,完璧无瑕,相当于一条命。但,它却不能复活已死之人!”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平静的海面突生巨浪,强劲的风浪席卷而来,仿佛一位绝世强者的滔天怒意!

    “啊!”众人不敌,重重地往后摔去,竟被逼回了原先的石室。

    许文柏从地上爬起来,揉着摔疼的脊背,愤愤道:“你这个小孩,瞎说什么大实话!”

    众人:“……”已无力吐槽。

    苏柳柳拍了拍衣服,“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谢清桥发现每个人都在看他,顿时一偏头,埋在陆洲怀里,“不想说话。”

    苏柳柳胃疼。

    陆洲没好气地敲了敲谢清桥的头,而后起身走到囚笼前,道:“问心锁,这里是哪儿?我们应该如何出去?”

    问心锁毫无起伏的回道:“你们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前面的人都死了,你们也会死。要想出去,除非青莲凋零,苦海水尽,那也代表着,他想复活的人,已经回来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唯有谢清桥打了个哈欠,拉着陆洲的手,轻轻地在上面写字,面上则很感兴趣的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跟我们讲讲圣心青莲的故事呗。”

    许文柏抓狂:“这种时候你还想听睡前故事?也没有搞错?”

    谢清桥道:“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现在就让你去死。”

    许文柏震惊了——这小孩谁啊这么拽?你特么在逗我吗?

    问心锁倒像是有问必答,平静道:“来到这里的人,都想得到圣心青莲,但你是第一个询问故事的人。其实故事很简单,打造我的主人,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女修,很多男人为她痴迷,她却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于是她为情堕落,杀了那个人的妻子,又用问心锁困住他,结果两败俱伤,我的主人一生追寻爱情,却得到了无尽的苦恨,于是她在那人妻子墓前忏悔,自绝而亡。而她爱的人,踏遍九州欲寻苦海种青莲,但他一生都没有寻到,而后,他死的地方,却化作了苦海,长出了那一朵圣心青莲。”

    短短数言,讲述了一段足够狗血的爱恨情仇。

    苏柳柳表示无感——这种虐恋情深的狗血故事她已经看得要麻木了!

    徐映真却发现一个问题,“那个人想要复活的,是他原先的妻子,还是你……的主人?”

    “不知道。想来,是他的妻子。”

    谢清桥边听边点头,歪头一笑,“哦,原来是这样,感谢你的故事,我知道该怎么出去了。”

    杜明溪还在为那故事所感伤,闻言一惊:“啊?”

    同一时间,陆洲双手结了一道缚印,将问心锁扯了下来,然后递给谢清桥,“说吧,打的什么鬼主意?”原来谢清桥之前在他手上写的,就是让他去拿锁。

    谢清桥故作老成地摊了摊手,“洲洲,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笨蛋呢?如果想复活的是妻子,如果对女修只有恨意,怎么可能一直带着仇人的一魂一魄?问心锁,问的了别人的心,你问的了自己吗?是谓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

    徐映真深吸一口气——她发现这小孩有点可怕啊,但凡惹了他的都被他无声无息间整了回去,胡长老就拦了他一下,被他用棋艺坑得要死要活,问心锁说了句他无心,现在就反被他将了一军。

    如果问心锁是个人,只怕心上已插满了刀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