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 第23章 等我过来

第23章 等我过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传承?”陈妙泷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仰着头,悲愤难言,“那些人怎么都不用脑子想想,我们三家若还有完整的传承,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哪怕我们都要揭不开锅了,还要一直辛辛苦苦维持着所谓世家的颜面……我早就看不下去了,何必呢?”

    “如果当初来到碧云城,我们安安稳稳的当个普通人,不再为自己贴脸皮摆世家的谱,是不是可以活得更自在一些?我愿意努力去钻研阵法,但不是为了过去那遥远的辉煌,若我将来有所成就,我希望是因为我的努力,而不是因为我所背负的世家除名的耻辱!”

    “今日对上了吴宏升,哪怕是死了我也不后悔!我们既然留存了世家的颜面,就不能没有世家的骨气!”

    她说完后,满堂人都沉默了。

    其实陈妙泷说的没错,就算已被世家除名,他们骨子里还是有着世家后代的骄傲,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能与落魄,面对谁都当自己还是曾经那如日中天的世家一般,但可笑的是,他们却又一直在教育着后辈要光复家族的荣耀。

    一代又一代,都想着,我做不到的事情,也许我的儿子孙子能做到。

    那所谓的过去的辉煌,像一块吊在驴前的肉,看到摸不着,累死一个又一个。

    一代代下来,世家后代们早已忘记了初衷,只剩下被灌输的,可悲又可怜的执着。

    城主府,烈阳门,所有人都被表象所惑,以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为他们还有什么传承与底牌,但其实……他们早已外强中干。

    屋顶上,谢清桥沉吟了一下,“洲洲,这是不是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陆洲:“……宝贝儿,不好说那么直接。”

    谢清桥:“哦。”

    堂前首座上的老人闭了闭略显浑浊的双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他终于有所动作,做的第一件事,竟是走过去将两个跪着的孩子扶了起来,像一位慈祥的普通老人一样,摸了摸孙女的头,“好了,你这丫头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你娘他们就说了你一两句,你倒好,一连串不带停的。”

    陈妙泷鼻子骤然一酸,“爷爷……对不起。”

    “不过你说的对啊,我们……早已不是曾经的世家了。”老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水光闪烁,“罢了,罢了。妙泷,钧儿,子晋,你们收拾一下,离开碧云城吧。”

    “爷爷,我不走!”

    周子晋一掀衣摆,在老人跟前跪下,“陈爷爷,此事也有我的责任,我不能走!”

    叶钧更是道:“陈爷爷,跟您说句实话,陈妙泷这丫头说了我的心里话,我刚刚就在想,她简直太爷们了,我一个真爷们,怎么也不能比不上她吧?”

    陈妙泷还在哭,这下气乐了,胳膊肘一推他,“滚吧你!”

    屋顶上,谢清桥觉得没什么好看的了,就抱住陆洲,打了个哈欠,“好了,洲洲,我们可以回去睡觉了,睡醒了才有力气揍人。”他说睡就睡了,迷迷糊糊还问了一句,“烈阳门是哪个门……”

    陆洲无语地拍了拍他,发现没反应后只好叹气,抱着他回客房了。

    烈阳门?陆洲没听说过。

    翌日,天还没有大亮,外面忽然就传来各种嘈杂之声,谢清桥捂住耳朵,在床上翻了个身,又一声轰响,他倏地睁开眼睛,鼓着腮帮子,愤愤地往外走。

    “被吵醒了?”陆洲放下木剑,倒了杯茶递给他,戳了戳他鼓着的脸颊,忍俊不禁,“这小气包的模样给谁看呢,嗯?”

    谢清桥喝完茶,双手捧着脸,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着,似乎还没睡醒,看着有些呆萌呆萌的。

    陆洲忍住笑,“走,我们去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吵了我们小桥的清梦。”

    谢清桥这回有反应了,小鸡啄米式点头,“嗯!”

    陆洲伸手一点他,“人小脾气大。”

    穿过回廊,还没走到外院,就见叶钧匆匆而来,“陆少侠,实在抱歉,昨日是我们思虑不周,你赶紧带着令弟离开吧!”

    陆洲见他一脸凝重,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叶钧叹了口气,“吴宏升来闹事了,还跟着两个烈阳门弟子,料想碧云城主与烈阳门长老就在附近,祖父让我送你们从密道离开。”

    “原来又是那个垃圾!”谢清桥身形一晃,就绕过了叶钧。

    陆洲颔首致意,也饶了过去。

    “哎?喂……”叶钧一眨眼两人就过去了,顿时有点蒙圈。

    外面的院子里,昨日还好好的几颗常青树已经七零八落地倒了一地,十几个人捂着胸口趴在地上起不来,满脸疼痛之色。

    陈妙泷双手握着个大斧头,气冲冲地瞪着吴宏升等人,周子晋则保护似得站在她身侧靠前的位置。

    吴宏升旁边的年轻男女都很不耐烦,“我们时间宝贵的很,你赶紧说正事!”

    “行,”吴宏升撒气撒完了,得意洋洋的冲着陈妙泷等人喊,“你们今天有两个选择,要么奉上打本公子的赔礼和你们三家的传承,然后将陈妙泷送给本公子当小妾,要么……就去死吧。”

    陈妙泷冷笑:“原来吴少城主的一只胳膊这么值钱,真遗憾我昨天没再打断一只!”

    吴宏升一手指着她,恼怒道:”不知死活!叫你们家老爷子出来!”

    “就你?还不配见我爷爷!”

    “找死!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陈妙泷举着大斧头砸过去,心想砍死一个算一个!周子晋默默为她挡去周围的攻击。

    烈阳门的两个人终于看不下去了,那女子上前,一个转身避过周子晋,一脚踢断了陈妙泷的腿,板住她的手,将斧头架在了陈妙泷自己的脖颈上,“再没个主事的人出来,我就杀了她。”

    就在这时,几道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三家的高手与城主府的人对上了。

    “既然你们三家决定负隅顽抗,那留着你们也没什么用——谁?”

    一把长剑飞掠而来,强大的灵力漫延开,女弟子扔过去抵挡的灵器一碰便碎,反噬的劲道逼得她倒仰而去,被她同门师兄接住,而那泛着淡淡清辉的长剑入地三分,震得吴宏升一帮人全都摔倒在地,退到了大门口,爬也爬不起来。

    就见一个漂亮娃娃迈着小短腿走过来,幽幽道:“你们很吵。”

    吴宏升张大嘴,“你,你是昨天那个小兔崽子!”

    谢清桥拔出剑,走到吴宏升面前,露出甜美稚气的笑容,手往下一刺。

    “啊——”吴宏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断裂的手臂血流如注。

    “刚刚听说你胳膊很值钱,嗯,我最喜欢打碎值钱的东西。”

    谢清桥眨着眼睛,天真无邪与残忍狠辣在这孩子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所有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就连陈妙泷与周子晋也吓得不轻,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昨天那个可爱撒娇一把手的陆家小弟。

    陆洲后到一步,见此场景微微皱了下眉头。

    落桥剑滴血不沾,剑身仍是那样干净无暇,下一刻,挣脱谢清桥的手,回到陆洲手上的剑鞘里。

    谢清桥回到陆洲身边,弯了弯眉眼,像往常一样,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做了什么令人震惊的事情。

    “小桥,下次不可以这样。”陆洲皱着眉,手覆在他头上。

    谢清桥不解:“为什么?”

    陆洲回道:“你还小,不能脏了自己的手。如果有下次,记得等我过来。”

    谢清桥呆了一下,目光幽幽地闪动,而后笑着拉起陆洲的手蹭了蹭,乖巧又认真的说道:“洲洲,我记住了。”

    陆洲松开眉头,摸了摸他的脸颊。

    “疯子,你这个疯子!带着个小怪物!救命……救命啊!”吴宏升又是疼痛又是恐惧,被他们吓得涕泪横流,浑身哆嗦地往外爬。

    陈妙泷喃喃道:“子晋,陆少侠教育弟弟的方式是不是有点问题?”

    周子晋无言以对:“……”

    他们哪里知道,陆洲自己就是个大杀器,自然不会因为谢清桥的凶残而不能接受,相反,他乐意看到谢清桥有自保的能力,只是……他希望谢清桥在他身边的时候,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天真快乐,不必手染血腥。

    “不过算了,反正吴宏升也是个人渣,仗着他爹是城主没少做谋财害命的事,不值得同情!”陈妙泷摸了摸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

    烈阳门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男弟子往前一步,颇为忌惮的问:“你是什么人?”

    陆洲抬手掷出一枚令牌,道:“让你们师父过来跟我说话。”

    女弟子狐疑的接过令牌,看了一眼,倏地瞳孔一缩,一把拽住身旁的人,低颤着嗓音惊恐道:“师兄,天,天穹剑宗!”

    男弟子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地捏碎了李长老给他们的信符。

    就如同烈阳门覆灭三家很容易,天穹剑宗覆灭烈阳门,更容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