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 第28章 亲一下吧

第28章 亲一下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前的谢清桥是个团子,亲来抱去怎么都行,现在的谢清桥……看看陈妙泷他们几个努力克制还是忍不住瞄向谢清桥的视线,就知道这张脸的魅力有多害人了,简直不分男女老幼,无视性别,秒杀一切。

    陆洲也是人,是人都会被诱惑。

    而谢清桥虽然外表长大了,心思却还单纯,所以陆洲很严肃的拒绝:“不可以。”

    “洲洲果然是嫌弃我了!”

    谢清桥一落寞,再美的风景都黯淡了颜色,仿佛开得正美的鲜花瞬间凋零一般,这才是真的叫人心碎。

    叶钧三人好像受到暴击,齐齐捂心口。

    “不是……”陆洲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顺口就想找个借口哄他:“小桥,你难道不觉得……我现在亲你,是在占你便宜吗?”

    谢清桥不解,“现在亲是占便宜,以前就不是了?以前跟现在为什么不一样?以前能亲,现在怎么就不能亲了?”

    他一连串的疑问快把陆洲弄晕了。

    陆洲理顺了思路,谨慎回答:“以前你是个孩子,现在是大人了。”

    “哦……”谢清桥点头,想了一会,忽然想通了,凑近了,飞快地在陆洲脸上亲了一下,笑吟吟的说:“我变成大人了,洲洲不能亲我,可是洲洲没有变,所以我亲洲洲,还是一样的,对不对?”

    陆洲石化。

    这究竟哪来的逻辑!

    一时竟无法反驳。

    谢清桥自觉无比机智,心情变好,重新牵着陆洲往前走。

    陆洲绷着脸,看似面无表情,很正常,实则一路发呆,等回到三大世家的院子,他还没缓过来,叶钧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反应。

    谢清桥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陆洲目光一凝,随即镇定的反问:“什么事?”

    “公子,您打算怎么安排令弟?一下子从小孩变成大人,这也太诡异了……”叶钧摸摸后脑勺,“我们会守口如瓶,可若被有心人查到了,您会很麻烦的吧。”

    “麻烦?”谢清桥道:“谁敢在洲洲面前闹事,我就杀谁。”

    陈妙泷一脸“你最美你说什么都对”的表情。

    陆洲在沉思。

    叶钧发现没人应他,一手搭在周子晋肩上,摆出哭丧脸,“子晋,我好无力……”

    周子晋以为他累了,搬过来一张凳子给他,认真道:“你坐。”

    叶钧捶桌:“……”多年的发小竟然都不懂我!

    陆洲终于开口:“麻烦永远不会缺,多一点少一点有什么区别?你们先回去安排一下,我们明天离开碧云城。”

    从遇见谢清桥开始,陆洲的生活注定会发生变化,他没觉得以后的生活会平静,而且早已做好了准备。

    叶钧还想说什么,周子晋更为敏感的发现了陆洲跟谢清桥有话要单独说,冲陆洲拱手致意后,一手拽着摸不着头脑的叶钧,一手拖着花痴谢清桥的陈妙泷,费力地离开。

    谢清桥有些饿了,拿出灵果咬了几口,塞得脸颊鼓鼓的,陆洲见了就无语,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一点没变,外表长大了,内心还是个孩子。

    他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想到这里,陆洲那点被亲了下的不自在就淡去了。

    谢清桥眨了眨眼睛,“洲洲,你为什么一直在看我?”

    陆洲随口道:“你好看。”

    谢清桥“咦”了声,笑弯了眼眸,凑到他眼前说:“那你这样看,是不是更清楚一点。”

    肤光胜雪,美如玉瓷。

    陆洲有点招架不住,往后退了些,淡淡道:“小桥,以后不要这么突然地靠过来。”

    “洲洲,你变得好奇怪,”谢清桥撇撇嘴,“以前你可没那么多规矩和讲究。”

    “你既然长大了,就不能再像个孩子似得,哪怕亲如父子兄弟,也该有别,”陆洲知道他不怎么明白,便冲他招招手,坐下倒了茶,“你过来,以前没跟你细说,现在正好跟你讲讲,什么是成年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了。”

    “好啊。”谢清桥饶有兴趣地在他身旁坐下,双手捧脸,很乖的模样。

    陆洲有点欣慰,开始跟他认真地讲道理。

    一会儿之后,谢清桥双眼发晕,开始打哈欠。

    再一会儿,谢清桥趴在桌上,直接睡了过去。

    陆洲的声音被他当成了好听的催眠曲,重点什么的都是那天边的浮云。

    “小桥,小桥?”陆洲以手扶额,有点哭笑不得,本来是气,转念想想谢清桥的性子,还真是要感谢他开始的认真,真算是给面子的了。

    谢清桥的侧脸极美,闭目沉睡的模样显得很是静雅,眉眼淡漠而秀致,像有一股清气氤氲漫延,隔绝着他与尘世的距离。

    陆洲盯着看了一会儿,拿出外衣,轻飘飘地给他披上。

    罢了,还是不为难他了。

    陆洲这样无奈的想着,底线又朝墙角挪了挪,不知躲在哪个犄角哭去了。

    这时候,海羿的那一番话重新回荡在陆洲的耳边,让他生出几分不安,他不愿去深思,却不得不去想。

    感情是相互的,他养了谢清桥那么久,谢清桥舍不得他,他就能舍得谢清桥吗?

    幻境中因谢清桥而重生,仇恨中得谢清桥陪伴,这个孩子的存在,某种程度上,是他新生的开始。

    如果不幸被海羿言中,其实他并不担心自己,他只担心谢清桥。

    想要变强的渴望又深重起来,因为他心知肚明,只有拥有最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

    剑声随风,剑影回落,树下,玄衣人随着剑势仿佛进入了某种玄妙的境地,一招一式,浑然天成,杀伐之气斩落花叶,花叶却不凋落,仍停留原处,仿佛丝毫未损一般,隐隐有种破碎的美感。

    夜幕无声无息间笼罩大地,明月撕裂一道口子,流泻如水的月华。

    不知过了多久,谢清桥还没有醒来,陆洲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小桥?”陆洲拍了拍他的肩膀,抬高声音,“小桥!”

    谢清桥没有反应。

    陆洲捏住他的右手腕,灵力探入他的体内,这一回没有像上一次那样遭到强烈的反弹,但他体内的灵力竟不受控制地往谢清桥体内涌去!

    “嗯?”陆洲皱眉,手却像被无形的劲气环绕,黏在谢清桥的手腕上,怎么也挣脱不开。

    谢清桥似乎被惊醒一般,眼中掠过一丝血光,而后瞬间恢复清明。

    “洲洲,你怎么……”谢清桥话刚开口便察觉到了不对劲,他脸上骤然出现惊疑之色,“怎么会这样?”

    陆洲眉头却是眉头一松,“你醒了就好。”

    谢清桥见他短短时间内灵力已被吸取大半,顿时抬起左手,对着自己右手腕就是一划。

    “你别!”

    鲜血溅下,灵力断开,陆洲被一股力道震退几步,又连忙冲过来,扣着他的手撒药,脸绷得有些冷:“又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你伤害自己做什么?”

    谢清桥却比他更严肃,“洲洲,海羿的法器令我身体发生变化,有些力量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以后你要小心一点。”

    陆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谢清桥慢慢地低下头去。

    “重点不是这个,”陆洲缓缓道,“小桥,我是保护你的人,我不希望,你在我面前受到任何伤害,你明白吗?”

    谢清桥闻言,轻轻一笑,他突然张开手臂抱住陆洲。

    “洲洲的好,我一直都知道。”

    陆洲一怔,随即便察觉到失去的灵力重新涌了回来。月色如水,徘徊且悠长,月影之下,这样一个简单的拥抱也显得分外缠绵起来。

    “但我更想要洲洲知道,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

    海天界。

    季天扬大步迈进议事大殿,行色匆匆,“有什么要紧的事找本尊?”

    大殿中坐着三个人,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面貌慈善,人称“拐尊者”,一个胖胖的矮个子,手上不停地打着算盘,贪财好赌,自封“善财尊者”,还有一个对着镜子照个不停的年轻女人,她相貌一般,却爱美成狂,容不得旁人说她一句不美,自称“凌波尊者”。

    此三人都是化神期的修士,与季天扬并称海天界四尊者。

    “听说你得到了一颗明心养魂果?有没有兴趣卖给我啊?”善财尊者一上来就谈交易。

    季天扬眉头一掀,凌波尊者笑盈盈的说:“善财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人家为了忠心耿耿的属下找了许久的养魂果,好不容易得到一颗,你开口就谈这个,岂不是存心要惹毛他?”

    季天扬流氓惯了,说话毫不客气,“看来本尊来得太早了,没给你们说完废话的时间!”

    拐尊者脾气最好,一直扮演着和事老的角色,闻言便道:“天扬,你有所不知,是海域四洲派遣了使者过来,说是要与我们谈个‘十年不战之约’!”

    “他们历来强势猛进,会主动提起休战?”季天扬可不信。

    拐尊者叹了口气,“前几日海域异象,我们四人联手都没能探个究竟,加上这一出,我敢肯定他们有所图谋,只是我不敢妄下决断,才找你们过来商议,你们说……究竟是战是和?”

    季天扬沉吟片刻,道:“先让我见见那使者再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